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68节 谋主荀攸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68节 谋主荀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地均静,止不住漫天的花瓣,却凝住了相思的情缘。

单飞怔祝

或许刹那、却如烟火般的绚烂多彩

花瓣纷落间,有掌声响起。

被台上的变化所惊,众人都被吸引了全部的心弦,蓦地听掌声响起时,这才如梦方醒。

扭头望去,见抚掌的是刘表,众人中倒有大半也跟随抚掌,就听刘表赞叹道:“好戏法、真是精彩的戏法,这实在是老夫此生看到的最好看的戏法。”

众人不得不点头称赞那是、那是!

他们这一次应和倒是心有戚戚。

这真是他们从未见过的戏法。

铁板切人、黑箱内以花换人、白莲花移形换位的再从空中随花瓣跌落,每一步都是出人意表。众人中不乏聪明之辈,多认定这是幻术,虽然白莲花如何做到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举措,还是让人想不明白。

单飞亦想不明白。

他不明白莲花今日的举动。

至于旁的幻术,在他看来虽是玄奇,可不脱机关、暗道、技巧几字。

双唇分开那一刻,单飞不由轻声道:“莲花我”他一直想找机会和白莲花说个明白,可始终不得其变。他没想到白莲花如此大胆,见白莲花轻吻其唇,他不是躲不开,可他怎能躲开?

白莲花轻轻的落在台上,拉住单飞的手掌并未松开,低声道:“单大哥,你若要找到云梦秘地,就和我将这出戏演下去。”

单飞怔祝

演戏?

白莲花是在演戏?那方才的一吻

他心中困惑,可听白莲花这般讲,一时间反倒不好多说什么。

台下的庞季摇头晃脑道:“楼兰公主如此幻术实在让人目眩,可若没有单先生精彩的同演,或许还不能这般扣人心弦。”

众人均是点头,认可庞季的说法。

如今回想,这一切不过是楼兰公主安排好的巧妙戏法,包括西域壮汉紧急送上铁锤的环节,亦是在戏法的安排之内。

铁锤一出,黑箱就散。

然后有花瓣纷飞,白莲花从天而降。

没有了单飞,台上的变化不会有太大的不同,但就是因为单飞表现的紧迫焦急,让这场戏法看起来更逼真、更加的动人心弦。

掌声经久方歇。

白莲花拉着单飞的手向刘表的方向盈盈一礼,娇声道:“就算戏法精妙,若没有荆州牧宽宏大量的褒奖,小女子也不敢有此一演。”

众人纷纷点头,自然知趣的又将荣光归到刘表的身上。

不过事实倒真的如白莲花所言。

白莲花出演虽是出彩,但多少有点冒险,若遇旁人,说不定会吓出个好歹,刘表能当先鼓掌很是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

刘表抚须微笑时,就听鲁肃笑道:“荆州牧说的好,楼兰公主戏法好,单兄弟不知内情,却也让这场戏更加的精彩,亦是好的。眼下戏法已过”

鲁肃说话时,不经意的看了眼孙尚香,暗自忧心。

周瑜和孙策是总角之交,鲁肃和周瑜却是铁杆的兄弟。

孙策一统江东前,得周瑜助力最大,而鲁肃随周瑜过江辅佐孙策,极得孙策的赞赏。之后孙策身死,周瑜将鲁肃径直举荐给孙权。

鲁肃极具想法,又得孙权的重用。

和周瑜生死结交,能得孙策、孙权相继重用的人,绝不会是个老实木讷的人物!

这些年来,鲁肃为人豪爽,行事却是谨慎,看到孙策死而复生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他亦是非常人物,很快的镇定下来。

他知荆州一行定会阻难重重,说不好就会葬身于此。他不求太多,更明白孙策的嘱托之意,不经意间就在拉拢郡主和单飞的关系。

得单飞一人,他来荆州的大事可说完成大半,其余事情就算有差,江东何惧?

鲁肃虽然从未见过单飞,可信孙策所言,更信郡主的目光。

孙尚香望向单飞那一刻,白莲花能看出孙尚香眼中蕴含的情意,鲁肃如何不知?

白莲花蓦地闹出这么一出戏,鲁肃望见后心中戒备。

这不仅仅是戏法。

戏法是假的,可白莲花对单飞的爱意却是炽热的可怕。戏法过后,白莲花仍大大方方的和单飞十指紧扣,一个女子在大庭广众下对个男人如此,不是傻的痴的,就是在向众人表明着什么。

怎么来看,白莲花都不是傻的痴的。

她在向郡主***!

孙策能派鲁肃前来荆州,不是看其长的高大威猛,而是信任鲁肃的能力。

鲁肃察言观色中很快的捋顺了事情的脉络郡主对单飞有意,白莲花亦喜欢单飞,白莲花不是一般的女子,她公然在台上亲吻单飞,是在向郡主宣战。

一般的情敌战,还是关系到别的方面?

鲁肃脑筋急转时,还能留意到一件事单飞有些怔和意料之外,这么说单飞根本不知情,是白莲花扣住单飞的手指,而不是单飞主动握祝

细节虽鲁肃却觉得大有可为他若轻易放弃,也不叫鲁肃了。

就是想到这些,鲁肃才不经意的点醒郡主,希望孙尚香亦能明白这点。

孙尚香未看台上,她只是望着墙角的数枝梅花。

冬梅含苞。

雪至方开。

冬梅经寒更艳,可情感呢?莫非很难经得起冬日的严寒?

鲁肃想得多,孙尚香那一刻想的却是出奇的少,她只记得初见单飞时,听单飞的直言我来丹阳寻我最爱的女人!

场面稍静。

鲁肃见孙尚香并不接话,改口道:“我们此行前来,除了要恭祝”

他要切正题搅情局、伺机抢回先手时,就听有知客唱喏道:“天子、司空大人同遣荀攸荀公达前来荆州祝寿,祝荆州牧年年今日,岁岁今朝,福寿尽享,得养天年。”

众人哗然。

鲁肃心中一惊,孙尚香亦是倏然回头望向唱喏的方向,均是想到许昌果然派人来了,而且派来的是荀攸,很是犀利的人物!

戏法已过,众人惊诧惊奇惊叹中纷纷落座下来,可听知客一语,不少人纷纷再次长身站起向远方望去。

有数人随知客前来,为那人颌下长须尺许,身材中等,行进间衣袂飘飘,很有清雅的书生意气。

是荀攸?

台上的单飞方才被众人望着,不好挣开白莲花的纤纤五指他很难当众做出让对方难堪的事情。

不过见众人转目,单飞终挣开莲花的五指,低声道:“莲花,如何能找到云梦秘地?”

单飞知道荀攸。

荀攸和许攸极为不同,许攸为人张狂、仗着官渡一战献计曹操后不可一世的作死,终于自陷不作不死的境地,荀攸本事远胜许攸,更被称作是曹操的谋主!

三国各方势力难数,每方势力都有不少谋臣支撑。

谋主相当于司令旗下总参谋长的位置。

能当上曹操的总参谋长,荀攸的能力可见一斑。

单飞对荀氏双杰荀、荀攸均有认知,当初在许都、邺城时,还和荀氏的荀恽、荀奇起过冲突。

荀恽就是荀攸的从弟,不过这两人的年纪显然相差太多。如今的荀攸看来是风度翩翩的书生意气,可应年近半百,此人比他叔叔荀还要大上数岁,在荀恽那辈,绝对是顶梁柱的存在。

单飞脑海中飞转过这些念头时,对荀攸的到来也不是很留意他看重的就是云梦秘地。

当初在许都时,他栖身曹洪府上,还得看二世祖、官二代的眼色,如今他已然海阔天空,早就不想被曹氏势力所束。

他最初来到这里,想要的成功是自由,而不是当家奴!

摘下面纱的白莲花甜美的更和雨后盛开的莲花般,听单飞询问,白莲花的红唇轻轻凑到单飞的耳边道:“单大哥,只要我们取到刘表暗藏的地图后就能去云梦秘地。”

众目睽睽下,白莲花如此亲昵,单飞难免尴尬,好在众人的目光都被荀攸吸引,倒没人再看台上。

白莲花低声细语后,缓缓离开单飞的耳边,眸光却向孙尚香投去。

孙尚香簪轻颤,似未看到这面的动静。

白莲花嘴角带丝不易觉察的笑。

荀攸不紧不慢的走到刘表近前,拱手施礼道:“荀攸荀公达奉天子旨意、司空之令,祝荆州牧福寿尽享,得养天年。”

他这般说话,却没拿出什么圣旨。

众人微有窃语。

刘表人在座上,闻言终于起身拱手道:“多谢天子美意。”

众人均知刘表为何这般态度,荀攸传天子旨意却不拿出圣旨,更像是在传曹操的话。这些年来,曹操没事就传天子的旨意,可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就算天子刘协都不知道。

若真的是天子传旨,刘表终要恭敬相待,不过若是曹操矫诏传令,刘表如何会客气?

“我想荀侯远来,恐怕不止为了祝寿。”一人旁坐冷冷道。

说话的正是刘备。

荀攸扭头望去,微微一笑道:“原来左将军亦在此地,司空曾有嘱托,若见左将军,还请代其转达对左将军的思念之意。”

刘备神色微冷。

“左将军对司空最是相知,司空当年青梅煮酒,亦道左将军和司空才是天下的英雄,余子不足道哉。”

众人勃然变色。

荀攸风采迷人,可此言一出就带着对在场众人的轻蔑,他话里有话,显然就是在说我不是说某位啊,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ps:求月票,求订阅!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