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67节 戏假情真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67节 戏假情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冬日微暖,碧空如洗,这正是贺寿的好天气,也是交锋的好天气。

白莲花在台上望着孙尚香时,挑衅的意味极为的明显。

黄月英见状,心中总算舒服些原来这个公主是见到出色的女人就撕的,当初倒未见得是对她黄月英有什么不满。

女人喜欢为难女人,女人也懂得女人。

黄月英不解鲁肃怎么会和单飞扯上了关系,可却一眼就看出白莲花对孙尚香的敌意极为深切的敌意。

孙尚香讶然。

她自来后、目光就始终未曾离开过单飞,哪怕向刘表祝寿的时候。

他为何消瘦了许多?

看他边幅不整,益发沉默的模样,想必还是没有晨雨的消息,她没有出口安慰,因为她不是一般的女人。

很多人习惯展现自己的可怜博得旁人的同情和怜悯,证明自己的意义所在。

单飞不是那许多人中的一个。

他看似谦和,可始终如独狼般,默默的****伤口,不将麻烦说给旁人来听。

无法解决的麻烦,他喜欢一个人抗着。

她就是明白这点,才在大哥建议和单飞同行的时候,悄然的拒绝。她不是不想援手,而是知道若没有真正的解决,空虚的劝慰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单飞不需要这种无谓的劝慰。

听到后能如何?反过来向安慰的人表示感谢?

冬日暖暖。

她来到此地,没有想到太多,更没想到鲁肃会说吴侯让她给单飞敬酒……

这是大哥的安排?

孙尚香心中微有涩然,她不喜欢这般强拉的感觉,可她见到单飞的萧索,还是想敬他一碗,告诉他我们……是我、希望你振作一些,若有需要帮手的地方,我会出手。

可她没想到酒碗才端,竟有人制止。

是个不认识的少女。

楼兰公主?

她来此前已知道楼兰公主的事情,但这个楼兰公主为何对她有着深切的敌意?因为……单飞?

她不知道白莲花的来历,更难猜白莲花的仇视何来,却不知道她虽不知白莲花,白莲花却早将她调查的清清楚楚。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白莲花自孙尚香前来那一刻,就看穿孙尚香的情感。

这女子喜欢单大哥。

她看单大哥的目光和当初她莲花不是一样?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的情感,只是比她莲花当年更含蓄,更文雅一些。

白莲花出声前已有了决定,见众人望过来,白莲花盈盈笑道:“荆州牧,这戏法还要演下去吗?”

众人有的摇头,暗想你这女子就是在胡闹,江东、荆州重归于好是何等重要的大事,这时候刘表怎有心情看你的戏法?

不想刘表笑道:“自然。公主难得有此雅兴,老夫怎会阻拦?”

他话一出,一帮手下立即道那是、那是!

白莲花看着孙尚香道:“久闻江东郡主孙尚香刀箭双绝,巾帼英雄。如今黄‘英雄’已然下场,孙郡主是否有兴趣上台和我同演这个戏法?”

众人这才留意到黄“英雄”早就灰溜溜的到了台下不起眼的地方,见众人望来,黄射看起来要找地缝钻下去,眼中却闪过丝怨毒。

白莲花知道黄射这种人睚眦必报,却根本未将其放在心上,她只是盯着孙尚香道:“郡主不敢吗?”

有心之人留意到白莲花只说戏法,不说“杀人”二字,深思之下,都是心中发凉。

孙尚香微有茫然。

单飞一旁道:“莲花……公主,郡主远来是客,岂有强迫客人献技的道理。我……和你合演这杀人的戏法如何?”

他心中凛然,亦看出白莲花对孙尚香的敌意,却不知道白莲花的敌意何来。他真的没有自作多情到认为白莲花是因为他要除去孙尚香。

他看出白莲花对他的喜欢,亦想找机会和她说明此事,眼见白莲花如此,单飞只怕闹得一发不可收拾,终于想要了结此事。

可他一言落地,众人惊错。

关羽拍案赞道:“原来单兄弟这种人才是真汉子,真豪杰。不像某些人事到临头,却做了缩头乌龟。”

他憋着许久的怨气,一朝发泄,众人均知他在骂黄射是个懦夫,暗自好笑。

黄射脸色更青,握紧了拳头。

白莲花怔了片刻,随即柔声道:“单大哥,你若有意,那是再好不过。”

单飞不想如黄射般做那种无聊的炫耀,他规规矩矩的顺着台阶就要走到台上时,白莲花已轻盈的走到台阶前,伸出纤纤玉手等待……

众人愣祝

单飞不想白莲花如此,暗想我没有得老年痴呆,用不着这么相扶,可见到白莲花执着的眸光中有分忐忑时,单飞心中微软,伸手拉住佳人的纤手。

玉帘罩面,众人始终看不到白莲花的容颜,可却在二人双手相握的那一刻,觉得台上那女子倏然绽放。

无比璀璨。

冬日的阳光本不热烈,但照在少女的身上,灿烂耀眼。

见孙尚香的目光从二人相握的手掌上一掠而过时,白莲花眸光更绚,拉着单飞的手轻盈一转。

众人就见一朵洁白无瑕的莲花绕着那少年缤纷飞舞,片刻间就移到了箱前。

那一刻,众人已忘记了少年的潦倒默然,只感觉台上二人联手才是珠联璧合、天下无双!

有默契难言。

相较而下,白莲花方才和黄射的表演,更像是戏耍猴子般。

他们不知道白莲花轻功绝佳,单飞亦是精善此道。

白莲花轻盈一舞,单飞知其用意,根本不用发力,不过随其舞姿而动,就如武学中随波逐流的顺其自然。

可如此一来,在众人眼中,二人实在是配合无间,倒像是演练一生的模样。

刘表不由抚掌点头。

众人见状,除了寥寥几人外,均是鼓掌喝彩。

箱门开启。

单飞才待钻入箱子……

他虽不知很多事情,可知道莲花不会害他,方才莲花故意展示铁板的锋利,亦像是魔术中切活人的一种噱头。

箱子内有机关。

单飞不熟知这戏法,可知道这种箱子必定有供人藏身的空间,不过是巧妙的利用光线和构造让外人无法看出。

他不知机关,但认为想找不难,不想白莲花握紧他的手掌,轻声道:“我来1

单飞怔了下。

就见莲花轻盈的钻入箱子,推开箱门上方的一块铁板,露出蒙着玉帘的容颜。

早有西域壮汉将先前那块锋锐的铁板送上。

众人讶然。

黄射心中咒骂,暗想若真的这样,我也敢埃怎么方才就是我要到箱子里,如今这小子就在外边露脸呢?

可众人急想知道结果如何,倒不去计较哪个在外。

单飞接过那铁板时手掌微颤,他虽知道这是假的,莲花也绝不会傻到自取灭亡,但真让他下手,他实在有些犹豫。

“没事吗?”单飞看着白莲花的秀眸问道。

白莲花眸中闪过喜悦的光芒,“单大哥,你关心我,我真的喜欢。”见单飞将铁板轻轻贴近黑箱,白莲花轻声道:“无妨1

单飞微吸一口气,轻推铁板,只想感觉不对时,立即将铁板抽回来。

“嚓”的声响。

铁板突然加速前行,全然切入黑箱之内。

单飞心中一沉,他那一刻根本没有推动铁板,可铁板似有大力吸附,倏然入了黑箱。

在外人看来,却是单飞将那铁板猛然推入黑箱之内。

天地静寂。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单飞手掌颤抖,失声道:“莲花?”他伸手去拉铁板,根本摸不到铁板,用力去开箱门,箱门根本不动分毫。

他看到白莲花眼眸中的光彩倏然黯淡了下来。

众人看出了不对,倏然站了起来。

喀!

黑箱上面板位置的铁板倏然合上,众人再也看不到黑箱中白莲花的动静。

台上的那几个西域壮汉见状,脸色巨变,大声呼喝着什么,有人急然的奔上台来,送来一柄大锤,有壮汉接过大锤,就要向那黑箱砸去。

众人不想会有这种变化,霍然上前一步,除黄射外,倒均是露出关切之意。

“等等。”

单飞见那西域壮汉抡起百来斤的锤子就要向箱子砸下去,一把抓住喝道:“做什么?”

莲花还在箱子内,这么一砸,箱子未见得会开,但莲花如何能够承受?

那西域壮汉乌拉哇啦的叫着,向箱子不停的指着。

众人不明白他的言语,可知道白莲花已出了意外,这西域壮汉开箱要救人!

“刀来1

单飞额头冒汗喝道,关羽见状不妙,早抽腰刀隔空掷来,单飞伸手接刀,周身气息急转,运气一刀劈下。

他劈的是箱门那侧,暗想无论如何,先开箱门,却不会伤到莲花。

刀下如风。

“砰”的大响!

众人被声响惊的后退一步,脸上都露出骇异的神色箱门未开,箱子却炸了开来。

箱体四散。

有无数五颜六色的花瓣从箱子中飞舞而出,蔚为壮观,可是箱子里的白莲花却已消散不见!

白莲花如何会消失?

众人看的嗔目结舌,呼吸都是不能。

单飞心中凛然,立在四散的箱子上高声急叫道:“莲花1

有女子的惊叫声倏然从高空传来。

众人霍然抬头,就见白莲花自空中跌落。

这女子如何会从空中落下?

所有人心中都转着这个念头,看的目眩神摇时,单飞却是掷刀在地,双手去接半空跌落的莲花。

不能让莲花受伤。

那一刻,他如同面对当年那无依的少女,心中升起的只有保护保护这柔弱的少女不受伤害。

双手相握。

白莲花凝在半空绽放开来,绚烂的如银河亘古、昙花初绽。

众人怔祝

不为白莲花突然能停在半空,亦不为这女子不过刹那间就改了众人提心吊胆、惊怖错愕的心境……

白莲花半空抓住单飞的右手,左手却揭开了脸上的纱巾,露出那娇美无瑕的容颜。

在漫天飞花飘落下……

有红唇一点,述说着今生思念,轻轻的吻在了单飞的唇边.

ps:其实求票是为了让作品能被更多人知晓,让更多人阅读才是作者最大的快乐。所以,老墨烦劳诸位兄弟姐妹帮忙投票,宣传下《偷香》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