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66节 情敌 (第三更!求月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66节 情敌 (第三更!求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感谢‘冰河咖啡’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谢谢你!也感谢火箭盟,道长等兄弟们的打赏!多谢诸位对我的支持!谢谢你们!

黄射额头汗水都出,他虽看好白莲花的美貌,却从未看得起白莲花的本事。

一个女人会有什么本事?

可他如今再望眼前的女子时,心中竟有畏惧之意。

白莲花轻声道:“黄公子不敢吗?”

她言语轻淡的如云烟般,所有人都听出她的轻蔑之意。

若是方才,黄射说不定会放声大笑——你一个女人能玩出什么名堂?我有什么不敢?但他如今亲眼目睹白莲花不过轻轻一切,那碗口粗细的木桩就被切成两截,白莲花让他钻箱子里切上一下……

那些西域壮汉对他满是敌意……

眼前这女子也像和他有仇般?

他黄射入了箱子,那真的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白莲花说这是个戏法,若不是戏法呢?虽说他黄射自认白莲花不敢在台上对他不利,但这女子若真的敢呢?

黄射看着白莲花如凝冰般的眼眸,那一刻倒是觉得,这女子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不止黄射,在场许多人物听闻白莲花轻声曼语,心中亦有惊惕。若让他们和黄射换个位置,他们一样会犹豫的。

这已不像是戏法!

黄射本是狡诈之人,这会儿更是疑神疑鬼的——若是自认英雄入箱,那他这条命今天说不定就送在这里,可若要退缩的话,他还有什么脸面留在襄阳?

刘备暗自叹气,这才醒悟过来——白莲花原来是在为单飞出气,她布下这个局,算定了黄射会主动请缨,而白莲花的目的,就是要让黄射左右为难的丢脸。

台上席间静寂。

许久的光景,白莲花轻声道:“原来黄公子真的不敢的。”

你说什么?

黄射想说的四个字噎在嗓间却是吐不出来,差点背过气去,就听有人唱喏道:“江东鲁肃鲁子敬连同江东郡主孙尚香奉吴侯之令前来贺寿,恭贺刘荆州福寿永全。”

后园倏然而静,随即微有哗然!

鲁肃和孙尚香来了?

为刘表贺寿?

这怎么可能?

众人心中惊诧。在场众人均知时势,亦明晓这些年来,因黄祖在岘山射杀了孙坚,荆州和江东早就势如水火。

刘表对曹操或许还有点含情脉脉,可对江东一直如临大敌。

这些年来,荆州、江东互相攻伐,死伤难数,孙策差一步就***黄祖、削平荆州,而不久前,黄祖手下甘宁又是射死了江东大将凌操,可说是仇上添恨。

两家的恩怨,唯有血还,不要说贺寿,就算交往都难,可今日江东居然派鲁肃、孙尚香来给刘表贺寿?

江东是什么用意?

在场众人对孙尚香所知的不多,更多人唯一知晓的是此女子是个刁蛮的郡主,从小使刀弄***的,比男儿还要强悍,可众人却都熟知鲁肃。

周瑜、张昭、鲁肃三人,本是孙权如今最为依仗的三个人物。

刘表坐在那里神色不变,缓缓望了刘备一眼,终道:“有请1

文聘、蔡瑁如临大敌,早低声传令下去,调遣荆州精兵悄来防备意外。

不多时,前方有脚步声响起。

单飞举目望去,就见孙尚香平静的随知客前来,眸光不经意的落在他的身上。

后园宾客难数。

嘈杂繁乱。

伊人第一眼看到的还是单飞。

不过转瞬的光景,孙尚香已轻移眸光,和身旁的鲁肃并肩而立,齐声道:“江东鲁肃、孙尚香恭祝刘荆州福寿永全。”

鲁肃体貌魁伟,双眉横刀般。可他的神色倒是真挚至极,和孙尚香齐齐向刘表施礼,礼数不缺。

刘表默然片刻后,露出笑容道:“刘表何德何能,竟劳吴侯遣使前来贺寿,来人啊,设座、请坐。”

言一落,众人微舒口气。

在场众人均知江东、荆州的恩怨,以为鲁肃、孙尚香一来,此间恐怕剑拔弩张,蔡瑁更怕这两人对刘表不利,早带高手守在刘表身后。

如今听刘表出言的风向,居然并无恶言,那就是还有得谈。

庞季一旁不失时机道:“荆州牧实在是威德远播,从江东都要遣人贺寿可见一斑。”

众人附和道——那是、那是。

蔡瑁让人将座位设在刘备、关羽之上。他这般设座自然有他的打算,有人见了,心中暗想——蔡瑁是刘表的心腹,最明刘表的心意,他们如此对待江东使臣未免有些轻视,是防范、还是傲慢?

鲁肃并不介意,却也没有立即坐了下来。目光转望,落在刘备、关羽身上,鲁肃扬声道:“江东、荆州积怨多年,鲁肃只以为再无和睦的可能,可左将军锐身赴难,其意诚诚,更亲身助江东平定山越作乱,江东足感盛情。鲁肃更从左将军身上看到——事无不可为者,只在志诚。”

旁人若是同样的话,或许比他说的漂亮,却没有他这般坦陈感慨。

鲁肃凝望刘备,沉声又道:“吴侯有言,让鲁肃见到左将军,当敬薄酒一碗。”

刘备微怔。

在荆州他刘备无甚资历,只是客卿,实在算不上什么。别人轻慢也好,嘲笑也罢,可他一心联兵抗曹,早将旁事置之度外。可今日听鲁肃一言,刘备不由鼻梁微酸,那一刻觉得出生入死的这久终究有个期盼,端起案前的酒碗,张嘴想什么,终究只是起身道:“多谢1

酒水一饮而荆

刘备缓坐。

鲁肃衣襟上酒水淋漓,却看也不看一眼,伸手从刘备身旁取过酒坛,转身走到了单飞的身前笑道:“单兄弟,原来你在这里。我鲁肃早闻你的大名,恨当初不能相见,今日得见,甚有荣焉。”

众人哗然。

他们见鲁肃为人爽朗,先贺刘表、后敬刘备,有的心中有些不满,暗想你鲁肃也算场面人物,尊卑道理却不懂得吗?

刘备算什么?

你要敬也应该按顺序敬下去才对,如此这般,又将我等置身何地?

可刘备毕竟名声在外,鲁肃如此做法,众人虽有不满,还算能够忍耐,可见鲁肃视他们于无物般,竟又到了单飞面前,对单飞如此推崇的模样,难免哗然。

黄月英、诸葛亮均到了此间。

不过黄月英身为女子,诸葛亮更是无名无份,二人上不了主席,只能远远的坐着看戏。见白莲花如此对待黄射时,黄月英心中微凛,暗想这楼兰公主看似温柔,但行事风格却是如此不留情面的狠辣,自己再和她交往,可真要小心一些。

诸葛亮见鲁肃先重刘备,后对单飞这般礼遇,更是神色讶异,实在不知道这个不起眼的少年如何能够做到这点。

单飞微有意外。

他在丹阳时,和鲁肃家人有过交往,但同鲁肃始终缘悭一面。不过以仆知主,鲁大海为人不差,鲁家人亦是和善,单飞就觉得鲁肃应该不差。

今日见鲁肃、孙尚香同来,单飞暗想这两人一是江东的新派势力、一是开明明睿的女子,孙策这般派遣可见深意。

这两人托名吴侯,实则应是孙策暗中调遣而来。

要是程普、太史慈那帮人前来,恐怕说不了两句就打了起来,谈何联手?

单飞知道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他不是小瞧程普、太史慈,而是知道他们很难迈过心中的那道坎儿。

孙策有魄力,这般派人前来,就是真的有意合谈。

单飞眼见江东、荆州联合有几分希望,心中却有茫然。

时局如何来变?

他熟知的历史已在悄然改变?

单飞正沉吟间,不想鲁肃居然到了他的面前,而且对他极为熟络。好在他早见惯了这般场面,微笑道:“鲁兄过奖了,当初我亦想见鲁兄一面,难有机缘,今日得见,实在有幸。”

众人议论纷纷,除少数知晓内情的人外,均是露出愕然的神色。

官场多讲场面话,卑谦尊卑很是讲究,称兄道弟的口吻用出,那都是熟的不能再熟的关系。

鲁肃成名人物,称呼单飞一声兄弟已让众人意外,单飞毫不客气,居然如此称呼鲁肃,那更让人意想不到。

他们不知道单飞对称呼一事素来随意。

在单飞看来,人之称谓本不应该那么复杂,真心的交往,不是看称谓上挂了多少礼数和尊敬。

鲁肃哈哈一笑,“江东承蒙单兄弟援手,一直感激不荆”他这句话说的真心真意,自然让一帮人又是惊诧,就算刘表都是神色奇异,专注的倾听。

不管旁人的举动,鲁肃又道:“吴侯有令……”

“莫非吴侯也准备让鲁兄敬我一碗?”单飞哑然失笑。

鲁肃大笑道:“非也非也。”见单飞一怔,鲁肃高声道:“吴侯是想让郡主代他向单兄弟敬上一碗酒,聊表谢意。”

后园立静。

众人神色讶然,不可思议的看着鲁肃,只以为他在讲着笑话。

官面上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有心之人进行行为解读,古今中外从不例外。鲁肃在众人面前如此,就是表明江东对刘备和单飞的尊重,这已是难以想像的事情,可江东让孙尚香给单飞敬酒,这其中又是几个意思?

众人浮想联翩时,孙尚香已轻轻的端起一碗酒,凝望着单飞的眸光中似有万语千言,可她不等开口,一人冷冷道:“我倒觉得这碗酒不急于喝的。”

声音冷淡,甚至还有敌意暗藏。

众人愕然,孙尚香会向单飞敬酒已让众***跌眼镜,有人会阻止孙尚香敬酒更是让众人打破头都想不到。

孙尚香缓转螓首,望见台上说话的那少女满是敌意的眼光时,心中微怔。

白莲花冷望孙尚香。

日光暖暖。

眸光却寒。

她那一刻想起曾和姜叔叔说过的几句话。

——你爱单飞?

——爱!

——若是别的女人也喜欢他呢?

许久的功夫,那自信的少女冷漠且决然的回道——那她一定会后悔!

ps:大戏开场,请兄弟们用月票捧场!三更送到,月票投过来吧!!!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