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63节 打脸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63节 打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感谢书友‘dsadsadwea’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谢谢你了!也感谢众多订阅打赏投票给老墨的书友们,谢谢你们的支持!

天晴朗,虽是入冬的季节,可无风日暖,正是贺寿的好天气。

单飞和刘、关二人早起离开废园,向荆州牧府走去。

他们讨论了半晚,对吕布究竟是哪些人搞出来的还是一头雾水。若是依照旁人的性格,经历昨晚的恶战,说不定早就离开襄阳。

刘备不然。

他坚持再入荆州牧府为刘表贺寿。

单飞不能不说刘备很有种,敢于正面残酷的现实,认定的事情绝不会中途放弃。单飞没有鬼丰的见知,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很热闹,可知道入荆州府肯定麻烦一堆!

果不其然,三人离荆州府还有段距离时,就听荆州府前呼哨连连,有一队兵士从荆州府院墙角落处冲了出来,将三人围在正中。

为首那人赫然就是刘琮。

“刘备,你还敢前来这里?你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刘棕喝道:“你昨日杀了刘石将军,证据确凿,你还胆敢前来这里,莫非真的以为我等对你无可奈何不成?”

单飞心中突然有了点儿疑惑这个刘琮真的是脑袋进水了?

刘琮在历史挂名更多的原因是由于曹操。

曹操当初在刘琮举荆州土艘痪洹拥比缢镏倌保蹙吧尤綦嗳?p> 这句话就是说,养个儿子得像孙坚的儿子孙权那样,超越父亲、将父亲的基业发扬光大,刘表的儿子从来就知道败家,和***狗差不多。

刘琮被老曹的这一句话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不过刘琮毕竟不是***,他若知道昨晚之事,今天还敢和刘备、关羽叫板,脑袋里真的装的只是***油?

刘备淡然道:“琮公子何出此言?不知谁看到是刘备杀的刘石将军,你找出来,刘备可和他当场对质。”

刘琮一滞,随即道:“不是你刘备,是关羽!昨晚传舍所有人都听到了杀刘石者关羽!这个、你如何狡赖?”

关羽上前一步,却被刘备伸手拉住,“琮公子此言差矣,都说耳听为虚,眼见才实,昨晚云长的确一时气愤说了这话,但那也是刘石将军不论青红的对我等出手,云长实在迫于无奈。可他说了那句话后,刘石却被旁人斩杀,在场那多的眼睛,刘备不信无一人会仗义执言的站出来讲个清楚1

见刘琮脸色铁青,刘备沉声道:“琮公子若真想为刘石将军报仇,就应找出真凶。我等前来此地,本是要和荆州牧共寻真凶。琮公子还请稍安勿躁,莫要做些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1

“刘备……你……你……”

刘琮气势汹汹的带一帮兵士而出,可知道壮胆可以,要打恐怕是不行。可他没想到若论言谈,更不是刘备的对手,不由恼羞不已。

就在这时,就听一人放声笑道:“早听说刘备是天下少有的仁德之辈,可如今看来,亦不过是虚伪之徒。”

众人怔祝

单飞听刘备三言两句就化矛盾为盾矛,以攻为守的让刘琮招架不住,倒也暗自点头。他欣赏关羽的真性情,可知道在这世上能成事的还得刘备这样的人。

专注目标,对小人有一定的容忍。

刘备不管别人对他如何来看,还想联手江东共抗曹操!

对于这个目标,刘备到现在还在坚定的施行,这也是他冒死都要来荆州牧府的一个重要缘由。

这世上喜欢把屎盆子往别人脑袋上扣的人绝非一两个,如今来的又是哪个?

单飞一听来人言语,就知道此人是无事起事吸引关注刷存在之人。他回头望去,就见远远处大踏步行来一人,貌似风流倜傥的俏公子模样,身后带的十数人倒是各个步伐矫健,精干强悍。

见单飞似有询问,刘备道:“原来是江夏太守黄祖的公子黄射将军。”

他这么嗦的称呼,看似尊敬,实则是向单飞介绍此人的来历。

黄射?

单飞摇摇头,暗想这名字倒也陌生,可对单飞而言,黄祖的名字却是绝对的熟悉此人干翻了孙坚,亦是荆州反曹的关键人物。

心中蓦地一动,单飞想起夜星沉曾经说过荆州那神秘的刺客组织的首领和黄氏有很大关系,和黄祖似有牵连。

如今黄堂会不会到了襄阳?甚至在暗中谋划?

他想的出神,倒感觉昨晚的鏖战不过是开胃菜,眼下襄阳风平浪静,实则风雨欲来。

无视关羽的怒然,黄射大踏步走到刘备面前,盯着刘备道:“刘备,你口口声声说想要给刘石将军报仇,但你若真的问心无愧,此刻就应该自缚双手去向刘荆州表明心迹才对,而不是在此间故作大义凛然的和琮公子辩解。”

刘琮连连点头道:“不错,黄公子此言正合我意。”

单飞不能不说人以群分的,什么人交什么样的朋友,想看一个人的品行,看他交的什么朋友也能看出七七八八来。

刘琮和黄射之间的关系,倒很似许昌的夏侯衡和荀恽,看事情的角度也是类似我做不到的事情,你做到了,你就是虚伪找我麻烦!

刘备淡然道:“我倒觉得黄公子此言差矣。”

黄射目露寒光道:“那还要请刘将军‘指点’一二。”

刘备坦然道:“若是自知有错,自缚双手未尝不可,如廉颇将军向蔺相如负荆请罪般,天下哪个会有轻视?可若是没错,却自缚双手的明辨是非为了哪般?罔顾对错只求个仁德之名,那在刘备看来,才是真正的虚伪所为,不知道黄公子以为然否?”

黄射不想刘备如此驳他,脸上狠意闪动,随即大笑道:“都说刘将军仁德之辈,我却不是这么认为,我听说刘将军逢人便说仁德,亦说这荆州牧的位置,好像应该由刘将军来坐的。”

刘备微笑道:“黄公子此言又错。”

黄射缓缓吸气道:“我又错在哪里?”

“刘备平生少言仁德,这仁德二字却是公子这般人物反复提及。”刘备盯着脸色铁青的黄射道:“刘备从未说要坐荆州牧的位置,不知道黄公子从何人口中得知?若能找出此人,刘备真可自缚双手向荆州牧请罪1

黄射不想刘备如此较真,哈哈笑道:“不想刘将军‘仁德’如此,唇***舌剑亦是厉害,仁德之人也会如此辩解吗?”

顿了片刻,见刘备沉默不语,黄射又道:“就是不知对曹操屡战屡败之人,真正的本事如何?”

他此言一出,关羽勃然变色。

单飞暗自摇头,心道都说上帝要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这个黄射实在有点做过了头,你小子坐井观天的自大好了,何必一定要找人抽你?

不过世间这种事情太过常见,很多人或许一辈子都不懂他的能力来源于他的位置,而不是在于他真正的斤两。

黄射在黄祖的光环下,对自己自视太高了。

刘备仍旧微笑:“看来黄将军是想‘指点’刘备一二了。”

一言落地,长街鸦雀无声。

众人知道黄射是在找茬,可见刘备素来卑谦,暗想大家也就过过嘴瘾罢了,哪想到刘备居然会向黄射挑战。

黄射先是一愣,随即哈哈笑道:“我的确想要‘指点’刘将军,看看刘将军手上的功夫,是否比嘴上更高明一些。”

众人精神振作,都抱着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想法静候双方的手段。

黄射转身向身后一人道:“甘宁,你来向刘将军请教两招。”

单飞微怔,闪目望向黄射身后的那个汉子。

那汉子衣衫蔽旧,是黄射带来十数人中最落魄的,汉子手中捧个礼盒,谁看到都以为他是个下人,单飞亦没想到此人竟是赫赫有名的甘宁。

单飞到丹阳前,曾在江边劫杀山越,后来证实这帮人是在冒用甘宁之名,但由此可见甘宁在水上的名气。不成想如今一见,甘宁在黄家人的眼中,竟和下人无异。

刘备皱下眉头,见甘宁出列,抱拳道:“刘备倒是久仰兴霸大名了。”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再无任何言语。

黄射示意另外的手下接过甘宁手上的礼盒,哈哈笑道:“甘宁,家父说你武功不差,一直想委以重任,但奈何你一直未曾建功立业。昔***射杀江东贼校尉凌***就觉得你有点本事,今日再是立功的话,我会在家父面前……”

他话未说完,就听一人曼声道:“烦劳让让。”

众人怔祝

此间先是刘琮带兵冲来,后有黄射找茬,荆州牧府前早就拥堵起来。不过寻常百姓看到这般阵仗,均是离远点看热闹,就算前来贺寿的荆楚名流,亦不会轻易搅合其中。

这时居然有人让他们让让,而且是个女子?

黄射冷然回头,目光却是一亮。

远远处,有一少女带着莲花盛开的芬芳,娉婷的走来。

这时红日方起,照在那少女的身上,如有圣洁的光芒耀了开来,让人一眼望去,自惭形秽下不敢正视可忍不住想去偷望。

黄射见到那少女的芳华绝代,戾气全消,甚至忘记了刘备一事,弹了下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埃,潇洒道:“佳人有令,还不退让?”

众兵士退却,黄射却是迎了上去,拱手施礼以自认最风流却不下流的姿态道:“仙女可是楼兰公主?家父江夏太守……不才黄射,忝为镇守江夏的将军。今日才至襄阳,可久仰楼兰公主在西域三十六国的芳名,今日一见,幸何如哉?”

他张口就报出地位不俗、房产所在、更展出文雅见识、风度翩翩,料想必定博得佳人一笑,不想佳人看他如空气般,径直从他身边掠过,到了个不修边幅的少年身前,轻轻挽住少年的手道:“单大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对你……很是想念。”

众人错愕。

黄射色变!

ps:本月最后一天,手里有月票,想投给老墨的兄弟就请投票吧,多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