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61节 幕后之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61节 幕后之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月明星希

寒鸦铁铸般的立在枝头。

冬夜萧瑟。

单飞明白的越多,越发现曹棺这人简直是坑王的祖宗。这家伙当初见到他的时候,居然还能装作很“天真”的模样。

当然了,很多人看那时的曹棺,都会觉得此人有点阴险,可比起如今的认知,单飞对当初的曹棺只能用“天真”来形容。

鬼丰没有被曹棺“天真”的外表所骗,鬼丰亦知道曹棺的计划!鬼丰当初利用他单飞对晨雨关切,甚至送他一根免费的无间香,要他单飞去杀曹棺,是不是也和曹棺在斗法?

他单飞杀了穿越过去的曹棺,鬼丰就铲除个心腹大患,他单飞杀了以前的曹棺,他单飞就径直的消失在这个世界。

单飞从前一直不明白,可如今使用通灵镜的次数多了,每次使用的时候,都有种提心吊胆的感觉。

他明白的越多,对无间影响规则理解的越深刻。

天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

是曹棺带他单飞到的这个世界!

他杀了以前的曹棺,就是毁了现在的自己!

鬼丰丢来那根香的时候,蕴藏的杀机极为可怕。

曹棺、鬼丰这两个人知己知彼的,鬼丰***,曹棺亦是不差——我就喜欢你鬼丰看我不顺眼,又干不掉我的样子,你有本事,来十数年前杀我埃

单飞想到这里时,见赵云紧张的望着自己……

赵云是怕单飞让他解释。

单飞“哦”了声,“我知道了。我尽力而为吧。”

众人皆晕。

他们见单飞对灭世这件事情淡然处之,真的好奇这少年的脑袋里究竟装的是什么。见单飞满不在乎的样子,不知道他是打肿脸充胖子,众人难免振奋,赵云抢先道:“单飞,你知道怎么阻止鬼丰了?”

我知道才见鬼了呢。

鬼丰灭世的方法和夜星沉一样吧?

单飞摇头道:“你让我再想想。鬼丰和吕布恐怕会有关系,我等眼下要对付的不仅仅是吕布了。”

刘备慨然道:“单兄弟,对付吕布一事你不用担心,我等会有计划。你只管处理自己的事情就好,你对付鬼丰若有什么需要,我等必定全力以赴的供你调遣。”

这是要绑在一条船上吗?

单飞望向远方黑夜,轻轻的叹了口气。他心中暗想,襄阳本来就热闹,如今鬼丰来了,恐怕热闹的要炸了,可鬼丰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也是为了云梦泽?

***

月西转。

有人影顺长街而走,背负黑剑,等远离襄阳传舍喧嚣之地后,那人转入条僻静的幽巷。

前方高墙横隔。那人对高墙视若无物的模样,脚一抬的功夫,就硬生生的跨过高墙,如落叶般飘落到了院中。

庭院深深不知几许,那人却是熟知地形的模样,毫不犹豫的前往一处没有灯光的阁楼前,翻身径直上了三层,他身法干净利索,落地仍如黄叶飘零般。

可他人才落,阁楼中就有女子娇声叱道:“哪个?”有飞针破窗而出,径直到了那人的面前。

那人淡然道:“老朋友来了。”

他说话间,不过稍侧下身子就避过那要命的飞针,推门而入,如入自家房间般坐了下来。

房间幽暗。

香气缭绕。

房中那女子居然不再下手,冷漠中带着惊奇道:“鬼丰,你怎么……”她话说半截,静默下来。

来人正是鬼丰。

青铜面具在暗夜中闪着狰狞的光芒,可他口气倒很平静,“你想问我怎知你住在此地?”

那女子淡淡的“嗯”了声,很快恢复了平静。

“我不但知道你住在这里,我还知道——今日襄阳传舍热闹的紧。”鬼丰揶揄道:“你将吕布放了出去,难道不想知道结果吗?”

“你……”那女子的语气再是讶然,半晌才道:“看来你知道的事情真的不少。”

她这么说,无疑承认了鬼丰所言。

“我倒忘记了。”

鬼丰笑道:“你不用亲自去看结果的,和许都不同,这里几乎可说是你的地盘,你手下难数,女人更多,传舍观战的女人不少,说不定早就将结果话于你知了。”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那女子淡然道。

鬼丰抚掌赞道:“不是要说这些废话,而是真的想要赞美你。吕布复活后迷迷糊糊的不堪大用,你竟能想到借他的恨意来恢复他的记忆,已经得窥异形香的门径。这次尝试,你很成功。”

顿了片刻,暗夜中鬼丰的眸光闪亮,一字字道:“如仙,你高明了许多1

一点火星半空划过,不偏不倚的点亮了阁楼中的灯火。

如仙端坐在木塌之上,静静的看着鬼丰一言不发。

她看起来和在许都时没什么两样。

服饰奢华,明眸善睐,坠马髻都和当初许都梳的那般,随着螓首颤巍巍的轻动,勾人心魄。

她的一举一动无疑很能吸引男人的目光,哪怕她坐在那里话都不说。

可她还是改变一些。

少了三分媚意,多了两分冷然,还有一分萧杀藏在了面容之后,让人望了难以亲近。

灯火下,鬼丰脸上的面具益发的狰狞,亦是益发的闪亮。

“这就对了。你这样的表现,很让我喜欢。”

鬼丰面对诱人的如仙仍和当初般的冷静,“喜欢”两字说出时,如同商贾评价着货物价格几许般。

“我早说过,你那些媚态用来蛊惑毛头小伙子绰绰有余,但对我而言,你最有价值的地方是在你的头脑。”

“我觉得你最有价值的地方是你的剑,而不是唠叨的嘴巴。”如仙好像难以忍受鬼丰的傲慢,反唇相讥道。

“可惜我这柄剑没人买得起。”

鬼丰叹息道:“这世上能让我想聊两句的人本不多。我见到后难免多说两句……”

如仙冷然道:“废话说完了,那你现在可以说说正事了?”

“痛快1

鬼丰赞道:“你这么单刀直入的,我更喜欢。”顿了片刻,鬼丰终道:“当年是貂蝉带人劫走了吕布的尸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如仙不咸不淡道。

“你不用告诉我,我猜猜就好。”

鬼丰并不介意道:“据我所想,貂蝉对吕布很是一往情深,她一直守在吕布身边。董卓曾发狂般的寻找三香,妄想得到更强大的力量。”

摇摇头,鬼丰讽刺道:“可惜董卓始终没有明白一点——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不是三香的玄奇,而是三香背后的力量。”

“不过有三香的人,也可称霸在这世上的。”如仙接了一句。

鬼丰的面具似露出诡异的笑。

如仙见状,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鬼丰喃喃道:“你说的有点道理,不过……”他没说下去,回到话题道:“当年吕布是董卓的亲信,董卓用了异形香一事吕布自然知晓,若有人寻到三香送给董卓,吕布极可能截下。”

如仙沉默。

鬼丰思索道:“吕布能成为天下名将,勇力难敌,应也是有异形香的助力。不过强中更有强中手,武力再高难敌背后算计,不然蚩尤也不会败给了黄帝。”

如仙神色淡漠,没什么兴趣的模样,鬼丰倒是兴致勃勃道:“吕布那时已处绝境,知道离死不远,因此可能之前就使用了长生香?可长生香使用后,并不能让人长出个脑袋的,也不能让砍掉的脑袋自动接上的,是不是?”

如仙淡然道:“那是你不能而已。”

鬼丰抚掌赞道:“这就是我最好奇的地方,你们究竟找到了何等人物做到了这点?不知道能否给我引见一下?”

“我为什么要将那人引见给你?”如仙反问道:“因为你每次见我时,都对我很是‘赞赏’吗?”

女人发起脾气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如仙看起来也不例外。

青铜面具后的鬼丰让人看不到表情,不过摇摇头道:“我就是问问,你不说的话,我自然不会勉强。”他说完后,起身就要推门而出。

如仙很是意外的神色,突然叫道:“等等。”

鬼丰立住,缓缓转过身来,“怎地?”

“鬼丰,我低估了你。”如仙凝声道。

“是吗?”鬼丰满不在乎道:“被一个女人低估,我应该开心还是沮丧呢?”

如仙并没回答,曼声道:“张角兵败,黄巾军一败涂地后,你手持四道之一的楼观宗主令牌来见我,我只以为你要继承张角遗命,想要寻到三香,一统天下,这才称呼你一声宗主。”

鬼丰狰狞的面具似笑非笑。让人根本看不出他的表情。

如仙缓缓道:“可你对三香的了解绝非伊始表现的那样!你在许都时,不但在骗我,还想骗过马未来。能轻易找到冥数的人,对三香的了解,绝非当初对马未来提及的那么肤浅。你野心要大得多!你究竟是谁?你究竟想做什么?”

鬼丰轻淡道:“看来我没有骗过你,那就更骗不过马未来了。可你何尝不在骗我?”

如仙脸色微变。

鬼丰缓缓道:“那时候我只以为你是为义母寻找义父的,你虽不像个寻常的女子,可我还是小瞧了你,我那时候只以为你最多不过是荆楚神秘刺客组织的头领……”

见如仙秀眸微寒,鬼丰纠正道:“我说错了,你不是这组织的头领,你还太年轻。那组织的头领说不定是你义母?”

如仙未语。

“饶是这样,我对你了解的还是不够。”鬼丰笑道:“勾结黄堂,想要颠覆冥数的女子,野心也是不小的。”

如仙霍然站起,秀眸闪过冷芒道:“你怎么知道?”

“这是你告诉我的。”鬼丰笑道。

如仙错愕,她直到如今自认没透漏什么信息,不知鬼丰为何有此一说。

鬼丰解释道:“我到冥数一事极为隐秘,除了冥数的几个外逃人物能和你提及此事外,我实在想不到你还能从谁口中知道此事?夜星沉当初就判断黄堂和你们有勾结,但他亦是判断而已,却不能确定。”

见如仙脸色微白,鬼丰道:“如今看你的模样,我想这件事板上钉钉了。我也明白你们放出吕布的真正用意了,要不要我顺便说说?”

ps:求月票!求订阅!当然是越多越好,哈哈,有点小贪心。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