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54节 闹洞房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54节 闹洞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书友‘快乐571117’的打赏,《偷香》又添了一位新盟主!谢谢你!也感谢投票订阅打赏老墨的书友们,谢谢大家。

单飞对刘备说的不喝酒并没什么意外。

关羽这个样子,刘备若还要痛饮,那刘备的心也忒大了点,可刘备要求他什么事情?

单飞望着刘备道:“刘兄请讲。”

刘备微笑道:“我有个仇家可能要找上门来了。”

单飞看了眼关羽,见关羽只是垂首望着桌面不语,暗想有哪个仇家如此胆壮找你们的麻烦?除了刘琮那种二愣子外,会有别人吗?

他感觉不是刘琮。

若是刘琮的话,刘备不用这么慎重其事,刘琮根本不到让刘备重视的地步。

刘备缓缓道:“单兄弟,因益德之故,我知道你以前的一些事情。”

单飞不解刘备突然提及往事的缘故,静等刘备下文,听他道:“我许多年未见到你这种人物,我知道你是我刘备要交的人。”

看着单飞,刘备沉声道:“我在丹阳见到单兄弟第一眼的时候,就一直当你是兄弟,一日兄弟、此生兄弟1

若是旁人这般说的话,单飞倒还会琢磨会不会是向他借钱,但见刘备如此,他真的不怀疑刘备的诚意。

刘备行事靠的是真诚,而不是传说中的眼泪。

“刘兄究竟让我做什么事情?”单飞终于道。

“我只请你到时候莫要出手。”刘备慎重其事道。

单飞怔祝

半晌的功夫,单飞才道:“你请我不要出手?”他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刘备笑道:“不错。我知道若请你出手,你不会置之不理,但这是我、云长和那人之间的恩怨,我们的恩怨,一定要我们自己来解决。”

他说的轻松,一旁的关羽拳头却已握紧。

“单兄弟如今这般作为,我多年未见。”刘备感慨道:“因此我绝不想你卷入这件事来。你放心,愚兄不才,但还能做点事情,我也能解决眼下的事情。”

单飞见刘备说的极为正式,终于道:“好。”

刘备展颜笑道:“多谢。”

看着单飞拎来的那坛酒,刘备道:“等我和云长处理完这件事后,再和单兄***饮一常今蛙自己小心。”

单飞点点头,回转自己的房间坐下,听隔壁房间寂静若死,心中暗想,听刘备的意思,对方今晚就要下手?

能在襄阳对刘备、关羽堂而皇之下手的人,会是哪个?

他一时想不明白索性不再多想,盘坐在木塌之上调息养气。

夜幕垂。

北风萧冷。

单飞闭目养神间,就感觉传舍的喧闹渐渐冷凝了下来,时不时还有推杯换盏的声音传来,笙歌丝竹声幽幽,但亦细弱难闻。

更鼓一响。

房门处突然传来索索的脚步声响。

单飞霍然睁眼,就听有人在门前道:“单先生,你歇下了吗?”

竟是个女子的声音。

单飞感觉今晚可能很是漫长,却没想到会有佳人前来陪伴,缓声道:“哪个?”

“张舍长见单先生房中的灯还未熄,就让奴家过来问问。”那声音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模样,“张舍长想看看单先生是否需要人来陪伴?”

单飞未语,反倒闭上了眼睛。

“单先生开门可好?”那女子声音中带丝哀求的味道。

“门未栓。”单飞回道。

“咯吱”声响,房门缓缓推开,月色铺来,将一高挑婀娜的身形映入了房中。

香气袭人。

寒冷的暗夜因香气亦带着撩人的妖娆。

那女子站在门前,声转娇媚道:“单先生原来还未安歇。”她说的是废话,可这时候除了废话外,一男一女间本没有太多的话可讲。

如今情况明了。

张舍长得荆州牧吩咐、张财嘱托,只怕照顾不周,在这寒冷的夜里,送来佳人为单飞暖床。

这种风流韵事,在如今天下实在司空见惯。

地方豪强、诸侯土皇帝拉拢人才的手段看似繁多,可哪样离开了权色二字?

那女子轻盈的走进房中,悄然的带上了房门。

她的一举一动都是端庄的不要不要的,可她做的事情却未免让人浮想翩翩。

房中孤灯盏亮,照室内昏黄。

女子立在那里虽再无言语,可她的举动已说明了一切。

她高挑的身子上披了件银白的大氅,共系了两条丝带。

一条围在白玉的脖颈上,一条缠在盈盈一握的腰间。

见单飞望来,那女子嫣然笑道:“单先生,长夜漫漫,你就准备枯坐一晚吗?”她说话间轻轻拉动下脖颈上的丝带。

大氅缓缓褪下。

其下除了亵衣包裹的白玉般的身躯外,竟无一丝累赘之物。

单飞见那大氅似水般从那女子肩头滑下时,皱眉道:“你要做什么?”

女人立在灯前,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女人的正影,却始终看不清那女子的面容。女子的面容隐在灯光之后,若隐若现的更是***。

就是如此,才让许多男人迫不及待。

那女子一听,笑的弯腰下来,露出更多莹白的娇躯道:“单先生真会说笑,我来这里不是为你解闷,难道是要杀了你吗?”

她身躯都是颤的,似是不堪寒夜冷清,亦像是一种***。

“杀了你”三个字从她口中说出,有着无尽的挑逗。

单飞目光微闪,淡然道:“你看起来不是要杀我。外边那些人随你悄然潜来,莫非是要闹洞房吗?”

话说半截,灯光已灭。

房中刹那间冷过了房外的冬夜。

香气更浓。

可在香气袭来时,暗室有娇喝传出,但娇声未及时,早有铺天盖地的暗器向单飞打来。

那女子出手。

她不能不出手,她暗杀的人物难数,可在进房的那一刻,就知道眼前这少年绝对是个难缠的人物。

她先怜后媚来打动男人要奔,甚至以色相诱之,都是在找寻对方的破绽。

少年木讷。

木讷看似少了***,但亦少了冲动的破绽。

她只能再用言语挑动分了对方的心神,等后援来到,可她没想到这少年在这种时候,竟能听出外边的伏兵赶到。

她立下***。

女子是个刺客——第一流的刺客,她知道时机稍纵即逝,亦知道这少年不好对付,可她还是想试试。

灭了灯光后,她那一刻最少打出十三种暗器。

暗器细校

她这种装束下,也很难带上什么大件的暗器,不过这些细小的暗器已然足够。

暗器有急旋、有劲飞、有的甚至以弧线划过,只求能沾到单飞一点。

只一点,那暗器上的麻药就能让大象倒地不起,更不要说是眼前的少年。

那女子出手后有些犹豫,那一刻不知道应该上前再下***,还是退后观看动静。她若是单飞,感觉绝对躲不开自己出手的一招。

她不是单飞。

单飞出手。

有狂风大作。

叮叮当当的一阵急响中,那狂风不减,竟向那女子铺天盖地的冲至!

女子大骇。

她灭了灯光,就是要杀单飞个措手不及,可她做梦也没想到过,单飞在这种暗室出手,比她还要熟练。

少年如何挡住了那些暗器,他如何出手这般强悍?

女子不解,可在那种攻势下根本没有躲避的余地,娇躯爆退,女子一掌向前方击去。

喀嚓!

女子臂骨已断。

她那一刻就感觉有沛然无俦的大力冲至,转瞬感觉如被钢板拍中,痛哼声中,已经破门飞出房外。

砰!

一声大响后,房间震颤,四周如同地震的模样,有床榻飞出。

房外人影憧憧。

有的人方要冲进的光景,却被突然飞出的床榻拍中,***中倒飞而出。

伏兵惊诧。

那女子倒飞而出还不让他们意外,可他们亦是没想到过房中竟飞出张床榻。

是单飞的床榻。

单飞在灯灭的瞬间,已有了举动。他身形一滚就到了床后,手腕陡旋间就将身前的床榻举起,然后运力挥了出去。

简单、干脆、有效、狠辣!

他是个和平爱好者,但对要杀他的人从不会有什么客气。

我非圣贤。

你有杀我的借口,我有反杀的缘由!

他武道天成,出手素来不拘一格,可说身边有什么就用什么。床榻本是钝物,但他在运劲砸出那一刻,已和钢板般的犀利。

床榻拍飞了那女子的暗器连同那女子,顺便砸飞了几个要冲进来的人手,外方的伏兵大骇。

黑影一道从房中窜出。

射!

有人低喝。

院中伏兵四起,举起手中硬弩向黑影击去。

怦怦怦的数声大响,铁矢将那黑影硬生生的击落,可伏兵随即发现那黑影不过是个木墩。

窗棱断裂。

再有一道黑影从窗窜出。

射!

伏兵中的领头人物毫不犹岳。

他们来此本是为了刘备、关羽,顺便将单飞放倒,因此派个女子先行对付单飞。他们只准备一拿下单飞随即发动总攻,哪想到这个默默无闻的少年,实力竟如洪荒怪兽般的惊人。

可既然斩草、就要除根,领头人物咬牙间,决定先将单飞做掉。

怦怦再响。

又是木墩!

有人惊呼。

领头人物心中微凛,他未看得起房中的少年,只以为对方击退刺客,随即就要冲出,哪想到少年的机智远超他的想象,少年两用疑兵之计吸引他们的注意,居然还能稳得住不急于***。

破!

领头人物知道不好,手臂急挥中,有数人居然持破城门的巨木向房间撞来。

轰的大响。

惊天动地的传开。

房间门面全破。

烟尘滚滚中,屋顶遽响,一人雄鹰般破开屋顶冲天而起。有伏兵早至屋顶,但不等出手时,已被那人抓住甩落下来。

月正明。

冬风寒凝了世间的管弦笙歌。

有少年一飞冲天后不逃反进,竟在半空踏破寒月萧瑟反向伏兵的方向杀来……

.

Ps:哈哈,书友们很强大,老墨佩服!有月票的兄弟还请投几票,多谢了!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