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53节 索命 (第三更)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53节 索命 (第三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4

为‘火箭残党’盟主加更!也感谢众多打赏老墨的书友们!

关羽飞身而起后,如苍咏墙头,随即翻入了墙后。

他们仍在荆州牧府前。

关羽翻墙而入是回到刘表府内。

刘备、单飞惊凛不安,暗想你好好的正门不走,非要翻墙而入?刘表身边戒备森然,你这样进去,刘表不当你是刺客才怪。

二人虽是这般想,还是不约而同的纵身而起。

这时候多说无益,关羽如同撞鬼一样,他们不能让关羽独自赴险。

刘备身手利索,两步就到了墙下,手脚并用的翻身而入,同时不由向单飞看了眼,就见单飞身如柳絮般,一个纵身就到了墙头,手掌轻拍下已入庭院。

这招看似信手而至,刘备却知非高绝的轻功难以做到。不过这时候他顾不得赞叹,见关羽人在院墙下茫然四顾,刘备一把拉住道:“云长,究竟怎么回事?”

“大哥,你看到了没有?”关羽双眸泛寒道:“我看到了,是他1

“谁?”

刘备和关羽相知多年,可从未见关羽这般怪异的情况,更猜不到关羽眼下在想什么,不由心惊。

呼哨声大作。

有府兵远远冲来,刹那间就将三人围住,长矛挺前,寒光森然。

“住手1有人快步走来。

喝令那人正是蔡瑁,见到单飞、刘备、关羽三人时,蔡瑁愕然道:“三位在此作甚?”

刘备见关羽仍旧凛然四顾的一言不发,正想着如何措辞,单飞一旁道:“我等方才见有人在墙头闪过,以为是对刘荆州不利的刺客,这才翻进来看看。”

蔡瑁方才得刘表吩咐,要将单飞当朋友来看,听他这么说,蔡瑁倒没有咄咄逼人,只是皱眉向周围的府兵问道:“你们可曾见到有可疑的人物出没?”

众府兵摇头,心道就眼前这三位有点可疑。

单飞见状笑道:“那可能是我等一时眼花看错,还请蔡将军莫要见怪。”

若是一天前,蔡瑁说不定大耳光就打过来了,如今他记得刘表的吩咐,含笑道:“单先生客气了,你等关心荆州牧的安危,我等足感盛情。不过……”

他看向关羽欲言又止。

蔡瑁能成为荆州军方第一人,凭的不全是裙带关系,亦有非常的本事。

关羽有问题。

刘备扯了关羽一下,低声道:“云长,既然没有刺客,我们出去再说。”

关羽也像回过神来,点点头跟着刘备出了府。

张财早迎了上来,亲自送三人前往传舍。

荆州牧大寿,虽不说四方来朝,可地方土著豪强什么的亦有许多赶到襄阳,传舍内倒是颇有些热闹。

张财领三人到了向南的三间上房。

此间独幽,少了别人的喧嚣,显然是刘表用来安置贵客的地方。

刘备等张财走后,不由笑道:“托单兄弟的福,以前到襄阳时,倒从未住过这种奢华的地方。”

单飞一笑,随即望向关羽。这一路来,关羽一声未出。

自从白莲花提及关羽字“长生”后,关羽似乎就有点异样,方才在荆州府外更是怪异到了极点。

关羽究竟看到了谁?为何说绝无可能?能让关羽这般震惊的人物究竟又是哪个?

单飞一肚子疑问,可还秉承人家不说也不强迫的原则。

刘备笑道:“今日再无旁事,倒可和单兄弟多喝几碗了,我这就去买酒……”他伸手入怀,略有尴尬的样子。

单飞见状笑道:“***买酒就好。”

他快步出了庭院,心中暗想——刘备一方面是没钱,可能也想支开他。

单飞心中没什么不悦,暗想关羽、刘备对他并非刻意隐瞒,或许只是因为此事和他无关罢了。

见单飞离开房间,刘备不慌不忙的拿起茶壶为关羽满上杯茶,终于道:“云长,你看到了哪个?”

关羽向单飞离去的方向望了眼,伸手握住了茶杯。

喀嚓!

茶杯已裂。

刘备见关羽如此不能自控,也是暗自心惊,还能沉声道:“云长,我等戎马半生,素来问心无愧的行事,无论面对何种强敌,亦是能坦然面对。你今日……”

他话不等说完,就听关羽道:“我看到了他,绝对是他,不会错的。”

“谁?”刘备还能耐着性子问道。

关羽涩然道:“大哥,他回来了。”

刘备从未见到关羽这般情形,心中困惑到了极点,陡然见关羽追忆的神色,刘备心头一震。

“他不是对你说过,他会回来的?”关羽一字字道。

日西转,冬阳早落。

唯有最后的点点光辉照进了房中,却是丝毫不带温暖。

刘备舒了一口气,透过成霜的蒙蒙冷气道:“你是说……”他那时候的眼皮子也是不由自主的跳动,生平少有如此心惊的时刻。

“当初他被吊死前,不是对你说过,他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关羽望向刘备,神色凝寒道:“他说过,一定回来找你索命的,如今、他回来了。”

刘备霍然站起,身前的茶杯落地,茶水淋漓的撒了一身却是全然不觉的模样。

“绝无可能1

刘备寒声道,可他说出这四字时,眼角不停的抽搐,亦如见鬼的模样。

***

单飞出了庭院,暗想传舍肯定会备酒,那何必破费去买?

虽是这般想,他还是走出了传舍,信步走在襄阳的长街上,走到酒肆处买了坛酒后,单飞拎着回转,暗想刘备和关羽要说什么恐怕也已经说完。

他未到传舍门前,就见门前有些吵闹,随即见舍长耀武扬威的站在门前道:“这里是荆州牧招待贵客的地方,不是阿猫阿狗都能来的地方。记住,以后这样的人,不要让他靠近这里。”

单飞见有两人倒在传舍大门前狼狈不堪的模样,立即明白怎么回事。

这种事情数千年来每天都在上演,若是管起来,胡子白了也管不了九牛一毛的。

单飞暗自摇头,还是向那两人走去,望见那两人的情形时,单飞略皱下眉头。

那两人一老一少,老的那个比魏伯阳扮的那个老者还要苍老,一头苍白的头发随风摇曳,无论脸上、手上,都是层层褶皱如同苍老欲裂的树皮般。

单飞从未见过这般苍老的人。

年轻的那个倒是长的健硕,可见单飞望来,只是傻傻的笑。

这个年轻人好像是个傻子!

路过的人对二人指指点点的议论,有的脸上已是露出不忍之意,可在传舍的舍长才下令后,倒没人想惹这个麻烦搭理二人。

单飞缓缓走过去,蹲在二人的面前,见那年轻人还是向他嘿然的傻笑,老者抬起头来无力的看了他一眼,嘴唇颤抖,哀求的话却是说不出来。

见老者无助的看着他,单飞想了想,走到舍长面前道:“舍长贵姓?”

那舍长在单飞入住的时候,就得张财的吩咐,要好好接待这三人,有什么事情,立即向荆州牧禀告。

虽不知道单飞是何方神圣,那舍长怎不知道这种人物得罪不起。

“单先生,免贵姓张。”

“张舍长是吧?”单飞客气道:“这两位是我的朋友,需要找个地儿暂住几天,你若能安排下,我真的感激不荆”

他说话时握住了张馆主的手,将点碎金子塞到张舍长的手中。

张舍长虽不在乎这点碎金,但见单飞这般给面子,知道脸是别人给的,面子是自己庵质焙颍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