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52节 绝无可能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52节 绝无可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嘴唇喏喏,许久的时光,终于涩然笑笑。

不是晨雨。

晨雨从来对他都是直呼其名。

是楼兰公主在叫他,楼兰公主为何要叫他单大哥?那声呼唤很是轻微,不知道旁人是否听到,可单飞却听出熟悉的感觉。

不是晨雨,却是对他很亲很近的一种的呼唤,就是这种亲切的语气,才让他那片刻间,觉得面前的白莲花就是晨雨。

楼兰公主如何会对他这种称呼?

单飞见到灭世境况,瞬间忆起在邺城和晨雨见女修之棺的情形,又听有人这般呼唤,难免心情激荡,可他终于觉察到旁人异样的目光,蓦地望见楼兰公主莹莹的泪眼……

心中微震。

单飞从那秀眸中看到一丝许久前的痕迹。

他在哪里见过?

电光石火间、已在脑海中搜寻来到这世上的记忆,单飞陡然身躯微震,失声道:“你……莲花……”

他忽然记得在哪里见过这双泪眼了。

是莲花!

他初见莲花时,就见她这么含泪的望着自己,如今再见,怪不得有种熟悉的感觉。

可怎么会是莲花?

单飞心中诧异,他自认不是健忘的人,若是莲花出现在他面前的话,他没道理这久才忆起。

眼前的楼兰公主无论声音、风姿、举止都和莲花截然不同,除了方才唤的那声“单大哥”、还有如今泪意朦胧的眼。

众人见单飞如此,不知道他那片刻心绪起伏跌宕,只以为他操劳过度,脑袋有了问题。

他面前的当然是白莲花公主,他一片茫然,像现在才认出楼兰公主的模样难免让人觉得诧异。

白莲花眼中的泪光隐去,轻轻的点点头,等转身面向刘表时,她又恢复到伊始芳华绝代的荣光,“刘荆州,你如今可信单公子就是玄女传人了?”

刘表连连点头道:“信,我自然是信的。”

在旁人面前,他还能端得起架子,可在白莲花、单飞面前,他这一刻可用和蔼可亲形容——尤其是方才经过那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

白莲花从单飞手上取过玉瓶,又呈回刘表。

刘表慌忙让文聘收好,听白莲花道:“方才单公子以不可思议的神通带我等重见玉瓶中记载的云梦秘地所在,可那是几千年……甚至更远之前的时光。”

众人相望无言。

诸葛亮饶是睿智之人,仍难想象单飞如何做到这点?古人又是如何能留下这种时光,让他来解释的话,也只能用神仙、神通的字眼来形容。

不过他亦知道扬长避短的道理,和黄月英均是沉默无语。

反倒是刘备神色感喟,实则是他已见过冥数异地,对于这种东西见过了,慢慢就有了接受的能力。

“怪不得云梦泽如此荒凉,原来是数千年前的……时光。”刘表反倒更能理解的模样。

单飞心中一动。

从往事跳脱出来后,他比任何人都开始积极思考方才见到的一切。

玉瓶不简单,是西王母送予周穆王的,如今看来,这玉瓶还有投射影像的功能!

不止是投射。

方才单飞出神的光景,看堂中一切如同局外人般,但他终究知道,他带着所有的人离开堂中短暂的时光!

当初晨雨带他见到女修之棺,是否也是一样的原理?

这个玉瓶还有和通灵镜类似的功用?

单飞对这点并不惊奇,九天玄女如果和黄帝等人是一路的,所通的科技自然都在同等的层次上。

不过他有一点想不明白——他看到灭世景象,有宇宙飞船离开了云梦泽!云梦秘地不是应该是宇宙飞船降落的地方?为何是离开?

在场众人除了他,恐怕都难想象那道光环就是宇宙飞船了。

单飞奇怪的时候,听白莲花道:“刘荆州果然与众不同,当年黄帝、蚩尤等人交战,几乎毁灭了这个世界,很多地方不但是人,就算草木都是不生。”

在场众人都是暗自惊疑,难信先祖会有这种神通。不过他们方见到那奇诡的景象、经历过难以思议的片刻,已知世界玄奇远非他们能够蠡测。

看白莲花仍侃侃而谈,众人对其亦是有敬畏之感。

这个女人的见识也不简单!

“如今经过数千年,草木重生,反倒掩盖了当年秘地的所在。”白莲花又道:“刘荆州,我等能做的事情暂尽于此,接下来,还要看你那面的消息。”

刘表缓缓点头,“公主、单先生辛苦了,还请到传舍暂歇。老夫寿宴过后,再请两位详谈。”

他支支吾吾不肯透漏底细,众人见了,暗想刘表坐镇荆州多年,肯定知道点东西,他老奸巨猾并不肯说。

白莲花并不介意,微笑道:“我自有休憩之处,听闻明日就是刘荆州寿辰,小女子不才,还请在寿辰之日为刘荆州献技,不知道刘荆州可否准许?”

众人微怔。

黄月英暗自扁嘴,心道你今日难道还没出够风头吗,要明天接着卖弄吗?

她自视极高,但今日不但难比白莲花的风采,就连一向自负的才学见识各方面在白莲花面前无不落入下风,人非圣贤,谁能无怨?

刘表很是喜悦,“楼兰公主肯在老夫寿宴一展技艺,老夫欢迎不及,有什么不准的道理?来人啊,先送单先生、玄德和关将军前往传舍小憩,明日老夫寿宴,三位绝不能不来了。”

他笑着吩咐,亲执单飞的手将其送到府前,叮嘱之后,又向刘备、关羽含笑示意,才转身回府。

关羽脸有怒容,低声道:“大哥,军情不说了吗?”

刘备轻叹口气,暗想看样子军文早就送到刘表之手,但其全然不闻不问的模样,说了又有何用?

“明日寿宴后再说吧。”

刘备低声吩咐道,见单飞怔怔出神的模样,刘备不由道:“单兄弟,怎么?”

单飞回头望不到白莲花,抬头却见到前方长街驼队仍屹立在原地,铁打不动的模样,心中困惑。

是莲花?

楼兰公主白莲花真的就是莲花?

他自然记得那天真活泼、心思灵巧的少女。

初见时含泪委屈的眼眸;再见时如见亲人的欢欣;捧着蜂蜜到他面前的大方;专研馒头在他每天路过酒楼时,送上两个特别制作馒头时的手巧……

一幕幕的流转,单飞神色茫然。

他一直觉得这丫头肯学上进,也一直当莲花和妹妹一般。

可莲花对他呢……

他以前或许不知,因为莲花始终将一切小心翼翼的掩盖,从不透漏。可到如今,他没有办法不知。

暗室盈香那一刻眷恋的依偎,堂前轻轻一点封唇的直白……

“单兄弟,你认识楼兰公主?”刘备小心翼翼的问。

单飞茫然未答。

“为兄看她认识你的模样。”刘备又道。

关羽心直口快道:“我看楼兰公主是在挑堋!?p> 刘备忙扯了关羽一把,含笑道:“怎说是挑逗呢?说不定是佳人重英雄呢?单兄弟年少英雄,有女子一见就喜欢也再正常不过。”

关羽摇头道:“大哥,并非如此。如果她以前并不认受,那她的举止绝对是挑堋5バ值埽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