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51节 咫尺 (第一更)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51节 咫尺 (第一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皆惊,茫茫间不知身在何处。

天空灰蒙蒙的阴冷。

骄阳都暗,被灰色的尘土掩盖。遮挡日头的不是云朵,而是弥漫在半空中、极为厚重的灰尘。

有蘑菇云层远远处冲天而起,灰尘洒落下来,无穷无尽的模样,亦带着难言的死机。

无花草、无蓝天、无鸟兽、无人踪……

天地间只有灰茫茫的颜色,窒息的让人近乎疯狂。

众人眼中都是露出惊骇欲绝之色,他们那一刻才发现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天地间所有人尽数死去,唯独你还清醒的活在世上。

怎么会是这样?

所有人震惊眼前发生的一切,无力逃避、甚至无力去想。

“单……先生。”刘表终于叫了声。

他是荆州牧,一方的土皇帝,一直觉得威严无限,就算皇帝都没有他那么逍遥自在,可身处这茫茫的大泽死地时,才意识到自身的微不足道,忍不住向单飞求教。

众人尽数望向了单飞。

单飞立在那里无语。

额头汗滴滑落,脸上神色坚毅。

众人那一刻才真正发现这少年的与众不同,或许红尘繁华,少年不过泯然如众的湮灭在那虚幻的光环里,不引人注意,可天地死机,这少年却如最耀眼的明星般亘古闪亮。

红尘浮影喧嚣,千百年来留下什么痕迹?

星月无言,滚滚长河中有谁忘记?

众人惊诧时,只有白莲花没有任何慌乱,任凭周围景物变迁,她始终定定的望着单飞,眼中光彩更盛。

单飞独静。

天地震动!

众人虽是惊诧莫名,可见单飞如此冷静,纷纷镇定了心神,随单飞的目光看过去,每个人的眼珠子立即又瞪的和牛眼珠仿佛。

前方浩瀚的大泽上,有浮光升起。

那是一道极为壮阔的光环,众人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觉得那光环涵盖方圆十数里的模样,内似实体。

怎么会有道光环凭空浮起?

神迹?

众人脑海中那时候只能想到这两个字。

刘表虽是向往神仙一事,但真正见到这种匪夷所思的景象时,还是心下敬畏,不要说上前,就是仰视都是有些不敢。

那道壮阔的光环冉冉升起,停到半空良久,宛如全是死机的世界残留下来的最后一道光迹。

不知许久,有刺眼的一道光圈从光环中直冲而下,撞在浩瀚无边的大泽之上。

惊涛骇浪。

无边的泥泞被光圈冲击而起,海啸山崩的向众人扑来。

众人失声惊呼。

天空那道巨大的光环不用眨眼的功夫就已冲破云霄,陡然消失不见。

景色突换。

众人额头尽是冷汗,面面相觑间,蓦地发现死地不见,铺天盖地冲来的泥浪也是消失不见。

“我们回来了。”文聘突然叫道。

众人扭头四望,才发现仍旧处在大堂内,四周似乎从未变过。

怎么回事?

除单飞外,所有人心中都在转着这个念头时,就见堂外有人冲进来,径直到了刘表的面前,焦灼道:“荆州牧,你方才去了哪里?”

那人却是蔡瑁。

刘表一怔,他毕竟是荆州牧,见过大场面。方才那奇事绝对震撼,可他已经缓过劲来,敬畏的看了单飞一眼,皱眉道:“什么去了哪里?我一直在这里。”

蔡瑁眼露骇然之意。

刘表见蔡瑁如见鬼一样的表情,蓦地想到了什么,失声道:“你……方才,难道没有看到我们?”

蔡瑁缓缓点头,眼皮子抑制不住的跳动,“方才有护卫传信,说单……单……”他转望单飞,神色满是惊吓之意,“说这个单医生拿着什么玉瓶片刻,玉瓶就有光透出,罩住堂中所有的人,然后不止荆州牧,堂中所有的人全部不见。”

众人骇然失色,齐齐扭头望向了单飞,异口同声道:“单先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单飞缓缓坐下来,并无任何言语。

众人那一刻对这个默然的少年已带着难言的敬畏之意。

黄月英本是对白莲花所言有些不信,暗想你说玄女传人就是玄女传人?我还说自己黄帝的传人呢!

可见单飞转瞬间运用那玉瓶将众人带离此间,去了个诡异的死地,黄月英震撼的再难有反驳之心。

此种本事不要说做,她连听都没有听过。

单飞如何做到的这点?

在场众人均在想着这个问题,可无论哪个,对单飞再不敢大声言语。

这个少年恁地神通?

他究竟还能做到什么,没有人知道。

刘表平复了心中的激动之意,还能威严道:“然后呢?”

蔡瑁急道:“我以为……我以为……单医生……劫……对大人……”他见到堂中这种情形,终于没再说下去。

刘表知道蔡瑁是以为单飞劫走了他,哈哈笑道:“单先生这般神通之人,如何会对我不利?我等和单先生是朋友1

他挤了下眼睛。

蔡瑁吃吃道:“朋友?”这从何说起?

他不知道刘表本对单飞也有些怀疑,不过刘表一直急于寻到云梦秘地的下落,还是对单飞极为恭敬。

等亲眼目睹到奇事发生,刘表早就坚信单飞是九天玄女传人一说。他终究是个人物,对刘备信而不重用是为了权利所需,但如今他知道白莲花说的不错,要寻云梦秘地,单飞绝对是个至为关键的人物,又如何能再有怠慢?

这种奇人,不到万不得已时,自然拉拢第一。

刘表玩弄这些权术亦是顶尖高手,当下向蔡瑁申明此事,心中早就盘算接下来要做什么,为了确信,刘表还是问道:“之后你就去找我等?”

蔡瑁点点头,“我等搜了附近的一草一木,不见大人的下落。就在这时,有人说堂中光现,我急急赶回,正碰到了大人。大人,究竟怎么回事?”

我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表心中嘀咕,可见单飞一直坐在那里沉默不语,刘表搞不懂这小子的心意,这会儿却是不想冒犯,挥挥手道:“没什么的,此事严禁外传。退下吧。”

蔡瑁搔头退下。

刘表见单飞仍旧茫然不语,终看向白莲花道:“公主……方才……”

“方才单公子带我们到了云梦秘地所在。”白莲花一字字道。

众人惊诧。

黄月英质疑道:“荆州云梦泽绝不会有我们方才看到的那种地方。”

刘便头,这些年来,他不知牺牲多少人命探访云梦泽,大泽中有着太多难言的凶险,可大泽毕竟还是活的。

他用这个词来形容云梦泽时,自己都有点好笑,不过这的确是他心中的感觉。

方才他们见到的大泽的确很像云梦泽,但那是死地!

死了的云梦泽?

“那黄小姐认为那种地方会出现在哪里?”白莲花反问道。

黄月英一滞。

白莲花讽刺道:“黄小姐,荆州牧寻访云梦秘地多年,秘地若非处于那种玄奇之地,荆州牧如何会多年寻访不到?你不知云梦泽有此种死地,亦是你始终无法帮荆州牧寻找到秘地的关键所在。”

黄玉英虽是不服,却是不能不赞同白莲花所言,反问道:“那如何能再找到那种死地,还要单……先生带我们去吗?”

众人暗自苦笑,心道若云梦秘地真的就是他们见到的那死地,恐怕真的只有单飞能带他们去那里。

白莲花不再理会黄月英,缓步走到默然的单飞面前,握住单飞的手柔声道:“单大哥……”她的眼眸中温情无限。

单飞一震。

泪水盈眶,他那一刻全然忘记了身在何处。

方才众人的言语,他全然没有听到。

众人惊诧时,他却如被流年的惊艳击中,瞬间的回到了邺城的时光。

这和当初晨雨带他去见女修之棺时的情况何等的相像?

那一次是晨雨带他见到了两千年前的影像,这一次是他带着堂中众人见到灭世时的时光?

是灭世的时光!

无论那布满灰尘的天空、无生机的大泽,还是远方冲天而起的蘑菇云都让他清楚的明白,这是灭世的景象。

他不知道这是将来的景象,还是以前的轮回,但他知道这种事情早已存在。

见过冥数的奇异文明,他早猜想邺城的梦幻是一种高度文明记录下的时光重演,就像他拿着玉瓶将其中的影像重新放出来一样。

托住玉瓶底座的时候,他就感觉神女灵符瞬间活了起来。

神女灵符很久没有什么变化了。

自从他借神女灵符初窥武学门道后,神女灵符似乎就静寂了下来,直到他再摸到玉瓶的时候。

内息激荡。

他感觉到神女灵符接触玉瓶后如同见到亲人般,其中的无数热力经过他的手臂,注入了了玉瓶之中,玉瓶这才重演了记录的时光。

他是镇静的,因为他已知道这不过是历史在重演,不会有什么危险;可他亦是孤独的,因为这一次,他不但要面对灭世的凄凉,还要重新感受那相思的断肠。

冬欲雪。

相思无极。

他沉湎在曾经的时光中,他只以为自己已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感,但蓦地听到“单大哥”三字时,他才发现自己不表达只为了保护自己脆弱的期盼。

时光倒转,宛若又回到邺城握住晨雨纤手的时光。

流年悄转的时过境迁下,只有那不变的眸光才是今生的牵绊。

银河远,喜鹊不见。

相思在畔。

泪眼朦胧中,单飞嘴唇蠕动,“晨雨”两字哽咽在嗓间,并没看到那近在咫尺、黑白分明的眼眸中亦有泪光莹莹。

变的是流年。

不变的呢?

是相思的缠绵?横亘的银河?还是初见第一眼时,就注定的永世情缘?

ps:书友们都很强大,对玉瓶的玄机判断也很贴切,你们强!哈哈。另外,‘火箭残党’书友你太厉害了,居然从普通用户,几天的功夫用打赏老墨的方式升级到高v,火箭盟主,名不虚传!老墨谢谢你的厚爱!也感谢众多打赏老墨的书友,谢谢你们!今天三更感谢!月票也请给力!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