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50节 玉瓶玄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50节 玉瓶玄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堂中众人皆惊,就算刘备、关羽都是满脸惊诧,没想到单飞还有这个身份。

这小子如何会有这么多的头衔?

刘表起身后快步急行到单飞身前,激动道:“阁下真的是九天玄女的传人?”

我不知道埃

单飞感觉这话说出来后肯定会挨打,微微一笑却不言语。

这就是他的高明所在。

高人行事莫测不是做的多,而是说的少,就像猴子如果坐在祭坛上,肯定让人觉得神秘通灵,可要是抓耳挠腮的爬高露出红***来,别人再看它感觉也不过是只猴子罢了。

单飞如此,刘泵此子深不可测。

看年龄,单飞不过弱冠之年,但此子的沉稳老辣实不让七八十岁的老头子。

刘表心中揣度时,竟伸手握住单飞的手掌,试探道:“玄女传人亲临荆州,不知有何贵干?”

我想找个说明书……

单飞微笑仍没开口,因为他见到白莲花向他眨下秀眸。

“单公子前来荆州,一方面自然是要给荆州牧祝寿。”白莲花轻声道。

刘表看起来都要亮起,欣喜道:“真的如此?”

单飞这时候倒不好当众打脸——我根本不知道你过生日,微笑道:“今日本是刘兄、关二哥约我在此给荆州牧祝寿,不过一直不得其便来见荆州牧。”

刘表满脸红光,向刘备、关羽看了眼,见刘备点头示意无错。刘表不知道单飞含糊其辞的功夫更高,想当然的认为是单飞约定了刘备和关羽前来贺寿。心中喜悦,刘表紧握单飞手掌道:“刘景升何德何能,当得起玄女传人亲临荆州恭贺。”

诸葛亮暗自失色。

他虽知能和刘备、关羽结交的人物绝非等闲,但始终难以对单飞重视起来,如今见刘表这般对待单飞,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白莲花轻声道:“荆州牧当得起的。不过想当年周穆王亲临昆仑,才得求见西王母一面,今日玄女传人亲至荆州为荆州牧贺寿,看来荆州牧的功德更高一筹了。”

关羽一旁皱眉,就连刘备都认为白莲花言过其实。

要知道周穆王为周天子时,可说比汉武帝还要炫目很多,那时候四方来贺的诸侯难以尽数,而刘表眼下不过是个荆州牧,白莲花将其和周天子相比,对当今天子已是极大的不敬,这事要是传出去……

刘表却是毫不介意,或许人得到赞美时,除少数清醒外,谁不想得到更多?

“白莲花公主、单……先生真的客气。”刘表见单飞虽是年轻,可玄女传人这个称号早让他心动神摇,是以用“先生”称呼以示恭敬。不过这“先生”二字恐怕是自他求学后,再没出口过。

“荆州牧,我倒觉得如今骗子横行,你要小心一些。”黄月英突道。

堂中静寂。

刘表激动的神色终于冷却些,回头皱眉道:“你说什么”

黄月英见姨丈那一刻少有的失态,不由提醒道:“什么九天玄女,我怎么从未听过?”她虽未明言,可言下之意就是——玄女都是虚幻,玄女传人更是值得考究。

什么都是你们说的,我可什么都没说过。

单飞含笑不语,心中却在琢磨白莲花的用意。

白莲花不像简简单单的和黄月英斗气,那她这般用意究竟所为何来?

“你没听过只能说是见识短浅。”

白莲花嘲弄道:“《山海经》有云,当年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则请天女魃止雨驱雾,终大胜蚩尤……”

黄月英脸色微变时,诸葛亮忍不住道:“公主是说……天女魃就是什么九天玄女?”

“看来诸葛公子倒也有些见识。”白莲花赞道。

单飞心中恍然。

当初他在冥数时,就曾听徐慧提及过这段历史,但那时候他没有多想。后来他听魏伯阳所言,倒认为黄帝那些人是组团穿越的。

来到这世界的不止黄帝、炎帝、蚩尤三人。

那时的他并未深究,如今再听白莲花重提《山海经》记载,单飞立即意识到一个更深广的问题。

黄帝命应龙蓄水攻蚩尤于冀州之野,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驱浓雾围困黄帝之兵,而黄帝则请天女魃止雨驱雾……

这显然是三军海陆空开战的描述。

无论应龙、风伯、雨师还有天女均是具有极高文明程度的人类,这才能帮助黄帝和蚩尤发动如此规模的战役!

魏伯阳击杀破军后、初见他的时候就曾经说过——神女就是天女。天女就是天女魃!魏伯阳和马未来般,都知道四兄妹的往事。

天女就是玄女。

九天玄女!

玄女帮黄帝击败蚩尤,却又帮蚩尤逃到楼兰,这是个矛盾的女人,也是让人难揣摩的女人。

刘表不是老糊涂,他坐镇荆州十数年,若没有确信的证据,不至于见到那玉瓶就如此激动,不至于听到九天玄女传人到来就如此失态。

单飞脑海中转过这些念头时,就听白莲花轻声道:“荆州牧若不信单公子,那就是不信白莲花。那我等祝寿后就会离开荆州……”

她话不等说完,就被刘表急急止住道:“公主何出此言?月英女孩家不懂事。”瞪了黄月英一眼,刘表低沉道:“你再在这里胡说八道,就算你姨母让你来的,我也会轰你出去1

黄月英“哼”了声,垂下头来,随即抬头道:“荆州牧,我不敢胡乱质疑了,可这玉瓶如果是西王母赠予周穆王的,这位……单先生又是玄女传人的话,荆州牧难道不想听听他对这玉瓶有什么高见吗?”

众人的目光刹那间落在单飞的身上。

单飞心中叹息。

这风头不好出,怎么撕来撕去,事情会撕到他这个吃瓜观众的身上。

不过他多见这种场合,还能保持镇静道:“这个嘛……”

“荆州牧若让单先生评点,总得将玉瓶给他看看了。”白莲花一旁道。

刘表一拍额头笑道:“我可真的糊涂了。”

他摆手示意,文聘只好又将那金匣拿过来,暗想真的好一番折腾。可荆州牧有令,他除了照做外,倒没有别的想法。

刘表接过金匣,亲手交到单飞的手上,恭敬道:“单先生请过目。”

黄月英眼珠急转。

她自白莲花来到此间后,就感觉这女人很有问题,可直到如今,她始终看不出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单飞硬着头皮接过金匣,伸手取出了玉瓶,不由向白莲花瞥了眼。

白莲花轻轻走过来,柔声道:“单公子,你能看出来的。还请你不吝指教。”

她这么说,着实给足了单飞面子。

单飞那一刻得楼兰公主欣赏、荆州牧器重,感觉所有人都在望着他,却没什么自得。他知道捧得高、摔的亦狠,他若真说不出子丑寅卯来,恐怕有个地缝都要钻进去了。

白莲花对他的情感特别,单飞却觉得不是要害他的模样,白莲花一定要让他来看这个玉瓶,肯定有她的用意。

以他的学识,胡诌一通不是问题。

或许不用胡诌,就拿点考古知识来说一通,也绝不逊诸葛亮方才所言,可单飞知道不行的。

刘表在等他的干货!

他若是信口胡柴,只要和长生香无关、和云梦泽无关,那他很可能“先生”变“后生”,“后生”变“超生”了。

转动着那个玉瓶,感受着其中的凉意,单飞故作沉吟道:“此中的玄奥,本不足向外人道……”

黄月英小嘴微扁才要开口,却被刘表用严厉的眼神止祝

刘表很是热切道:“这里并没有外人。”

关羽、刘备互望一眼,都看出彼此的无奈,他们在刘表手下已有时日,可直到今日,才听刘表当他们不是外人。

一切还是因为单飞的缘故。

单飞本在拖延时间,可左手在把持玉瓶的时候,右手不经意的触碰到了瓶底,脸色倏变。

“大人小心。”

文聘人在此间对旁事并不关心,就是在照顾刘表的安危,见单飞脸色有异时心中惊凛,倏然上前就要横在刘表面前。

刘表微退半步。

他心中对长生一事极为迫切,可毕竟老谋深算,见单飞似有异样时,刘表还是有了些警惕。

单飞未动。

他手持玉瓶看起来似已石化当常

所有人均是看出他的异样,刘备、关羽霍然站起道:“单兄弟?”他们那一刻在担心单飞出了问题。

就算黄月英、诸葛亮都看出单飞并非做作。

顷刻间,单飞额头见汗。

白莲花明眸中带着关切,可却没有任何担忧之意,只是在众人没留意时,轻轻拉住单飞的手臂。

单飞周身微震,陡然间大喝一声。

砰!

有大响突然传来。

堂中蓦地灰暗一片。

众人均是大惊,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文聘带刘表立退丈许,刘备、关羽却是前行数步,黄月英、诸葛亮惊骇欲绝却未有举动。

文聘随即止住了脚步,脸上现出骇异之色,失声叫道:“这是哪里?”

他说了一句极为奇特的话。他们均在荆州府的议事堂,他文聘退了丈许还在堂中,又能去了哪里?

可那一刻的功夫,几乎所有人心中都在转着文聘一般的念头——这是哪里?

流年飞逝。

景色偷转。

大堂已非大堂,而变成了一片汪洋的大泽。

云梦泽?他们怎么会突然到了云梦泽?可又不像是云梦泽,云梦泽亦没有他们所在之地的凄凉。

四周死寂,竟是完全没有任何生机的模样!

ps:貌似四兄妹谜底,书友胖子龙基本猜对了,点赞!书友‘神づ风云浪子’从《拾遗记》挖出冥数的依据,赞!哈哈,你们都很强大!求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