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48节 最有资格的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48节 最有资格的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人错愕。

在单飞看来,黄月英说的没错,怎么看关羽都和刘表图谋一事无关的,可偏偏听白莲花一讲,河东关家竟和长生香亦有很大的关系。

一个人名和字本相关,亦和此人的行为、父辈的期待有很大的关联。

关羽字长生?单飞并不知道此事,可见关羽的神色,他已知道白莲花说的绝对不假,能给关羽起字“长生”,这更像是父辈有意为之。

到目前为止,单飞对三香所知远较初至许都时为多,不过他还是仅知三香来源,却不知三香的去脉。

三香若隐若现的隐藏在华夏数千年的进展中。

异形香流传下来,转为神话中神仙的超能力,无间香更像是神话中的后悔药,而长生一直都是人类永恒的课题,千百年来长盛不衰。

伊始三香的功用绝对强悍,可经过数千年一些人的刻意掩盖——很多人不都是自己得不到,宁可毁掉也不会传下来的?

经过两千年的演变,三香的去向早就支离破碎的难以复原,可无论哪个用到三香,都会演变成一个新的神话故事流传下去。

十二金人就是众多神话故事的一个演变,到后世变成难解的历史课题。

关羽是河东关氏,关氏和长生香有关?那关羽呢,对长生一事知道多少?

单飞脑海转着这个念头的时候,相信在场所有人都对这些问题很有兴趣,刘表眯缝着眼睛看着关羽,头一次认识关羽的模样,“关将军,不知关家怎和长生香有了关联?”

关羽脸色巨变,那一刻如见鬼一样的看着白莲花,凝声道:“你究竟是哪个?你如何知道我本字‘长生’?”

“我自然知道。”白莲花轻声道:“我请关将军前来,本因为关将军说不定可助荆州牧寻出云梦泽中神人所居之所。”

关羽喝道:“绝无可能1他断喝声中,一张脸红的近乎发紫,拒绝的斩钉截铁。

众人微有错愕,不知道关羽如何会有这大的反应。

白莲花并不介意,亦不再提及关羽的往事,看向刘表道:“荆州牧,黄小姐和她的意中人和此事无关,人多除了吃饭多些,不见得能成事了。”

黄月英震惊之心未平,听白莲花这么说显然嘲讽她无用,才待反唇相讥,就见刘表望来,伸手示意她莫要多语。

白莲花又道:“虽然我觉得此事少人知道最好,不过荆州牧喜欢,这位黄小姐留下也无妨了。”

刘表闻言捋须满意一笑,暗想这个白莲花倒懂得照顾他的威严。

白莲花道:“我们正事紧要。”

她一语落地,众人皆静,均想白莲花言及的正事究竟是什么?

刘表呼吸开始变得粗重,刘备心中却想——白莲花和刘表早有联系,要完成这件正事,需要单兄弟和云长出手?

刘备和关羽结交多年,从未听关羽提及长生香一事,不过他心中毫无芥蒂。兄弟间,该说的说,不想说的就不说,你当对方是兄弟,就不应当他是你的附庸,而应该当他是个独立的个体。

终于明白白莲花为何要找单飞前来,刘备如今对单飞知晓的亦多,暗想天底下若真有人适合寻找长生香,那单兄弟绝对是当之无愧的人选!

“我们要趁旁人觊觎云梦泽前,寻出云梦泽的神仙所在1白莲花对着刘表说话,却是若有意若无意的看了单飞一眼。

单飞心中微震。

冥数流传两千年,一直被古人当做是海外仙山的存在,据魏伯阳所言——云梦泽本是黄帝等人最先降落的地方。

黄帝、神农、蚩尤那帮人如今自然不在,不然就算大禹、秦始皇这种人物都是没得玩的。可黄帝等人并非凭空的出现在云梦泽,很可能是乘坐了太空船。

黄帝不在,太空船还在,就在云梦大泽下!而且看起来太空船中还有人存在,这亦是云梦能成为四大秘地的缘故。

刘表在荆州十数年不挪窝,就是为了云梦大泽内的太空船!

那他单飞的目标倒和刘表不谋而合。

不过刘表的观念显然还是比较陈旧,因此白莲花对刘表还是用神仙言语来代替那批人的存在。

事实也是如此,在如今世人的眼中,拥有超越这个时代能力的人,基本都是归于神仙一类。现代人对这种人叫做异能者、未来战士,本质有什么不同?

“荆州牧,我送来的那匣子本有玄机,还请让在场的众人过目。”白莲花轻声道。

刘表似有犹豫,可终究摆摆手,文聘捧着那黄金打造的匣子出来,放在大堂正中的桌案上。

白莲花将匣子转下方向后,伸手掀开。

有温和的白光从匣中传来。

刘备、关羽都是脸露惊奇,单飞眼中却露出欣赏之意。

黄月英见状气不打一处来。文聘放置匣子时,匣子的开启方向是向她和刘表的方向,白莲花轻轻一转,却让匣子面向了单飞。

这个不经意的举动看似随意,却明显是表达对她黄月英的蔑视。

黄月英虽知刘表是自己的姨丈,只要自己想看的话,终究能看到匣子中的东西,可她始终难忍下来。

忍下来就不叫黄月英了。

霍然站起,走到那匣子面前,黄月英眸子中闪过分惊诧,可随即镇静了心神,小心翼翼的从匣子中取出个尺许长的玉瓶道:“亮哥哥,这玉瓶好生……美丽。”

她那一刻对玉瓶难有旁的形容。

金匣中原来放有一只尺许的白玉瓶,而那白玉瓶近乎通明般,上面绘制着极为精美的图案。

单飞眼中闪过赞叹。

这如果是玉瓶的话,可说又是划时代的产品。

远古的彩陶、夏周的鼎器、战国的漆器、秦汉的雕塑……

每个年代都有其独特、难以逾越的艺术巅峰,后人虽能仿制,但终究失去了初创的独特个性和灵魂特征。

这玉瓶看起来薄如卵壳的几近透明,单飞虽未详细观摩,但想就算华夏明朝、最负传奇的瓷器制作年代,都难做出这种瓷器瓶子来,更不要说将玉器做到这种程度。

玉质坚硬,凭玉器做出这种精致玉瓶的难度可想而知。

“原来黄小姐看到的不过是玉瓶的美丽,刘荆州,我倒觉得……”白莲花又是摇摇头。

刘表神色略有不悦,更有点紧张喝道:“月英,把玉瓶放下来。”

他知道这个外甥女看似粗犷,实则细腻,绝不会让玉瓶有所损伤,可这玉瓶对于他来说,实在意义重大,不然当初他见到这玉瓶,也不会露出狂喜之意。

黄月英却不放下玉瓶,冷望白莲花道:“我想和你说件事情。”

白莲花淡然不语。

众人都看出她诚心要和黄月英作对,心中均是奇怪。

无论如何来看,白莲花和黄月英都是初次见面而已,而白莲花的美艳远胜黄月英,黄月英对白莲花一直在强压怒火,众人都看得出来,可黄月英毕竟没有对白莲花有太过的举动,反倒是白莲花处处似在针对黄月英。

为什么?

在场的男人都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如果要解释的话,只能说女人总喜欢为难女人了。

“我是否能多看出什么来,用不着向你说明。”黄月英不客气道。

白莲花似是无声的笑笑,“我很好奇黄小姐能看出什么来?”

黄月英明知对方是在激将,还是忍不住道:“不但我能看出来,亮哥哥也能看出来。亮哥哥,你来说。”

诸葛亮微皱眉头,可见黄月英蹙眉跺脚的模样,终于不好拂她的面子,缓步走过来看了一眼就道:“这玉器上绘制是穆天子见西王母图。”

一言落地,刘表缓缓点头,再看诸葛亮时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黄月英笑道:“亮哥哥果然非同凡响,一眼就看出这幅图的真意。”

诸葛亮略有脸红,继续道:“穆天子就是周穆王,本叫姬满,是周王朝的第五位帝王,也是中原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一位君王。”

顿了片刻,见白莲花根本看也不看他一眼,诸葛亮略有迟疑,还是道:“据史***载,周穆王最负传奇的一件事就是以擅长制造的造父为车夫,以诸侯进献的八匹神马来拉车,一路西征,抵达到传说中神鸟栖息之地——也就是昆仑,遇见了神话人物西王母。”

黄月英见白莲花仍旧沉默,不知她是吃惊还是早有预料,但这时候不想让诸葛亮自说自话,问道:“亮哥哥,这传说本是极为隐秘,有人见识浅薄不知道也是寻常。可你怎么一眼就能看出这是穆天子见西王母图呢?”

诸葛亮笑道:“玉瓶上不过寥寥几笔,就画出昆仑山势的飘渺高绝,山前有辆马车,马车规模甚宏,驾辕的健马正有八匹之多,符合周穆王传说中拥有的八神马之数。而看马车样式,又是周朝王室所乘马车的样式,若这图不是描述穆天子见西王母的情况,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解释。”

众人举目望去,见玉瓶图案的确如诸葛亮所言,不由叹服其学识的渊博、观察的仔细。

黄月英眉飞色舞的望向白莲花道:“或许有人还有旁的解释,或许在白莲花公主眼中,这些不过是肤浅之语,在场众人还有人比亮哥哥有资格品论这个玉瓶的。”

她终于报了方才白莲花说她和诸葛亮没资格在此的一箭之仇,心中痛快方起时,白莲花轻淡道:“黄小姐果然聪颖,居然猜中我的想法。黄小姐亦知道这些肤浅之语何足道哉?”

黄月英一怔方怒,就听白莲花讽刺道:“方才诸葛公子的一番言论可算是世俗不差了,但要说得窥真意,还远远不够资格。”

“我很想知道哪个才能说出够资格的话语。”黄月英怒极反笑道。

白莲花纤手轻指,正向单飞的方向,“在我眼中心里,最有资格点评的本是他,其余的人、说的都是废话1

单飞怔祝

众人惊诧。

.

Ps:每个月都有不少兄弟的月票浪费了,老墨请你看完书后就点击下投月票选项,没准就能有票投出来。哈哈,谢谢了!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