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46节 心意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46节 心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可能!

这女子是冥数中人,怎么会是什么西域楼兰国的公主?这么说这女子楼兰公主的身份很可能是假的?

单飞想到这里时又有迟疑,冥数招揽五湖四海的人手入内,荆州都有非洲人士呢,冥数有楼兰人在,似乎也不稀奇。

更何况、那百来匹骆驼已是豪奢,看铺在地上的红毡绣锦做工精细,在这个年代铺出来,就和将铜钱夹杂金豆子铺在地上差不多。

每只骆驼上均有大箱的货物,装的只要不是土,那加起来绝对是笔巨富,再有那白莲花身上的白衣,似绸非绸、似缎非缎的,可更胜绸缎百倍。这世上就算汉武盛世,只怕也织不出白莲花身上的那件白衣。

那件衣裳若是被后人在墓中起出,价值还远在那数十丈的红毡之上。

这等豪奢的出场手笔,就算刘表坐镇荆州多年,仓促间也是准备不来,若非以一国之力支撑,如何能做到这点?

单飞心中惊疑不定,暗想就算这女子是楼兰公主的话,但她的确是在冥数呆过,她来到这里的目的难道和冥数有关?

白莲花似未看到单飞,听刘表笑语落地,轻声道:“荆州牧当得起这祝贺。要知道中原大乱这些年,长安难安,洛阳更是废墟一片,荆州牧以一已之能保荆州百姓十数年的安宁,此等壮举,天下有谁能够做到?”

刘表抚髯更笑,台阶众人连连附和,长街百姓更是交头接耳的点头,觉得白莲花所言丝毫不错。

关羽嘿然冷笑,才要开口却被刘备拉到身后。

刘备和关羽、张飞兄弟多年,兄弟开口要说什么,他是心知肚明你刘表不是有能力,而是捡到了便宜。想益州刘璋、汉中张鲁不也是让属地百姓平安了多年,那不过是因为没人去攻打,你和我大哥换换地方试试?

刘备知道关羽素喜直言,暗想这种时候让刘表开开心就好,何必计较这些事情?

“因此荆州牧不但当得起楼兰国的祝贺,小女子还有一点心意送上。”她说话间,纤手微扬。

众人虽见不到她的花容,但见她纤手微扬时指若春葱般,阳光斜下,更照得她的掌心似有分透明的模样。

有人早就看得呆了。

刘琮跟着刘备出来,远远望见白莲花楚楚动人的模样,也是咽了口水。

诸葛亮微蹙眉头的看着白莲花,蓦地感觉身边有道异样的目光,回头望去时,正见到黄月英轻轻的移开了目光,而黄月英素来开朗的脸上似有了丝阴霾。

单飞诧异白莲花的来意,但众人皆痴的时候,他反倒很是清醒,瞥见黄月英这般黯然的神色时,单飞倒有些好笑。

再聪颖的女子,在这种时候,看来还是有点疙瘩。

黄月英是个极具睿智的女子,若不是肤色不符中原人的审美,在非洲也可算是非洲皇后的级别,偏偏她看得透很多事情,但在意中人眼中,她内心仍过不了自身容颜的一关。

这是世俗常态。

如庞统那般才华能如何?他虽是有才,可世人的判断多是你有才我看不到,你丑得倒很明显。

黄月英方才提及白莲花时淡淡然,甚至有些调侃的潍真见楼兰公主的那一刻,见到她出场的气派、天仙般举动,黄月英难免还是心中难安。

不再理会黄月英、诸葛亮的事情,单飞倒很好奇白莲花会有什么心意奉上。

刘表堂堂荆州牧的身份,这刻亦像是完全被白莲花吸引,微笑道:“公主客气了。”

白莲花身后突然跃出一人,那人长相倒是不差,可身材却如侏儒般。

众人见状,多是哑然失笑。

刘表长眉微扬,似也有些意外,可随即目光就落在那侏儒的手上。

侏儒手上捧着一个黄金打造的匣子,恭敬的向白莲花奉上。

众人一见那匣子是黄金打造,就知道其中所藏之物更在金匣之上,都是睁大眼睛瞧去。

白莲花伸手拈过金匣,轻盈的走到刘表近前。

文聘神色阴晴不定,不知如何处置的时候,刘表缓缓下步台阶,伸手接过白莲花手上的匣子,缓缓揭开。

有柔和的一道光芒缓落刘表的脸上。

文聘微惊时,单飞却见到刘表眼中闪过丝狂喜之意,随即泯灭。

合上匣子,刘表“淡然”道:“刘某倒要多谢楼兰国主和公主的美意,此间不宜详谈,里面请。”

他虽是声音淡淡,可很多人已看到他的衣袂无风自动,显是极为激动的样子,更是好奇那匣子里装的是什么。

刘表已将匣子递给了文聘。

文聘知道这是刘表对他的信任,不敢有丝毫怠慢,可拿住那匣子的时候,文聘心中暗惊,这匣子比他想象的要沉,几乎像是通体都是黄金打造的一般。

他不惊诧如此贵重的匣子,而是刹那间想到,方才那楼兰公主不过一只手就从侏儒手上拎起匣子

这种腕力,亦是惊人!

刘表侧身一旁,向白莲花做了个礼让的手势,这种举动,自从他入主荆州后,就再没有对旁人做过。

可众人见到白莲花出场的声势,倒觉得他这般举动自然而然。

二人并肩上了台阶后入了荆州牧府,刘琮、刘琦被二人气势所迫,都是慌忙躲到一旁。单飞素来不喜欢站在显眼的位置,更知道这种官方场合下,你最好老实呆着,不然很容易当作***来对待。

他选个最不起眼的地方打仗、捉贼都是难以牵连他的地方。

白莲花看似就要入府的那一刻,目光却向他的方向望来。

时光凝固。

单飞愣祝

白莲花就那么凝望着他,不知许久。谁都看不到她的花容,但谁都知道她这么凝目,定是有非常的事情发生。

刘表发现了白莲花的异样,也顺着她的眸光望来,见到单飞时,刘表皱了眉头,不解道:“公主,怎地?”

帘妆后的花容似是笑笑,白莲花终于回转螓首,轻声道:“那位公子好生面善。”

众人微惊。

如今在众人眼中,白莲花就和天仙般,一举一动都是牵挂着众人的目光,听白莲花这般说,刘备、关羽均是讶然,暗想这小子果然不是盖的,怎么像个黑夜中的萤火虫那样,到哪都能引发女人的注意?

刘琮之流心中却想我看此人也是稀松平常,他是公子?真让人笑掉大牙。

白莲花说了一句后再不耽搁,和刘表并肩入了荆州牧府。

众人见不到白莲花的身影,议论纷纷中缓缓散去,只有那百来余的驼队立在长街上,一如要守候到地老天荒般。

刘备见状苦笑道:“单兄弟,看来我和云长要叨扰你一晚才行了,我们才到荆州,还没有落脚的地方。”

单飞一口应允。

刘琮跟随父亲、亦可以说跟着白莲花入府,好似将刘备忘了。刘琦见弟弟如此,倒不肯错过这个机会,忙过来道:“刘将军,你还不走吗?”

单飞暗想怪不得刘表不喜欢这个儿子,这完全是***队友埃

刘备一心抗曹,眼看大计有了希望,这时候如何会离开?再说离开荆州,不更证实杀死刘磐的罪名?

刘备沉吟道:“我问心无愧,就等向荆州牧说个明白,怎能离开荆州?可看来”刘备略有失落道:“今日只怕没什么可能。”

他向关羽示意,就要和单飞离去,一人快步走出道:“刘将军慢走。”

刘备见到那人后很有惊喜道:“蔡将军招呼刘某何事?”

单飞见那人长得如长方体般棱角分明,暗想今日荆州军方高层倒是尽聚此地。

能让刘备尊称蔡将军的恐怕只有荆州军方的一把手蔡瑁了。

蔡瑁快步到了刘备面前,“荆州牧说请刘将军和云长兄”看向单飞,蔡瑁皱眉道:“这位是单医生是吧?”

众人惊诧,不想蔡瑁亦知道单飞这个人。

见单飞点头,蔡瑁上下扫了单飞一眼,“商量”道:“荆州牧还请单医生和刘将军等人一同进府一叙。”

刘备、关羽嗔目结舌。

单飞也是略有意外,可随即想到一点刘表会认得他单飞是哪个?如今刘表找他入府,会不会是因为白莲花的缘故?这个白莲花在刘表眼中倒是份量极重,不过这片刻的功夫,就能改变刘表的主意?

“舅舅,我也要去。”黄月英一旁道。

蔡瑁微愣,摇头道:“月英,你胡闹什么?这里有你的什么事情?”

“怎么没我的事情?”

黄月英振振有词道:“姨丈这么看重那西域来的女子,不是沉迷她的美色,而是因为她带来的东西。”

众人均有点这种感觉,但又觉得刘表若再年轻几岁,说不定想要财色双收呢?就听黄月英又道:“姨丈根本不认识单医生,绝对不会请单医生的。姨丈要找单医生,是不是因为楼兰公主的主张?”

蔡瑁沉吟不语,众人见了,立即明白黄月英猜的不错。

“这女子原来是认识单医生的。”黄月英下了结论。

单飞见众人望来,略有尴尬。

蔡瑁微有意外道:“单医生真的认识楼兰公主?”他这么一说,倒坐实了黄月英的说法。

“这个嘛”单飞暗想我也不知道啊,可这种话说出来难保不让众人觉得他脑壳进水,正迟疑间,就听黄月英道:“她若是不认识你,你好看在哪里?值得她看你那么久?我看她是对你有意才对1

s:求几张支持!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