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44节 神秘来客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44节 神秘来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房外二人说话声音极低,诸葛亮、黄月英虽不如单飞听的清楚,可见刘琦的紧张神色,还是知道大有问题。

黄月英翩然出房,见刘琦急得顾不了旁人道:“刘将军,我对你极为敬仰,可舍弟对你素来不满,他听闻你杀了刘磐,已带刘磐的弟弟刘石等人找你算账,家父最近又是不理政事……”看刘备还是凝立未动,刘琦忍不住去拉刘备道:“刘将军,马匹我已给你备好,你还是先离开襄阳再说。”

“我不能走。”刘备沉声道。

刘琦一怔,“什么……”

黄月英一旁道:“不错,刘将军不能走,他一走,不是坐实了杀死刘磐的罪名?刘琦,你从哪里听到刘将军杀死了刘磐?”

刘琦焦灼道:“我今日本想拜见父亲,见刘琮、刘石等人去见蔡夫人,路上议论此事,还说定要让家父斩了刘将军,因此这才来通风报信。”

刘备心思飞转。他想的和单飞略同,不过他不知单飞、孙尚香均知晓此事,暗想当时在场只有太史慈。

虽说双方交战,无不用极,可太史慈绝不会出卖他刘备!

难道说当时还有别人在场看到此事,然后再传了出去?

转念间,刘备镇定道:“多谢琦公子美意,不过刘某问心无愧,无须躲避。”

刘琦连连跺脚时,陡然神色改变,因为他已听到远处有脚步声急骤,随即有数十荆州精兵冲过来围住了这里。

“刘琮,你做什么?”刘琦大声喝道。

房外惊变时,单飞、关羽闪身到了门外,关羽更是立在刘备身侧,冷然不语。

诸葛亮略有迟疑,还是起身出了房间,低声对黄月英道:“月英,怎么回事?”听黄月英略提事端,诸葛亮诧异道:“刘将军怎会杀了刘磐?此间必有误会。月英,你要为刘将军美言几句。”

黄玉英纤眉微蹙,却未言语。

那面兵士中走出个弱冠的公子,扬声道:“刘琦,这里没你的事情,滚到一边去1

单飞见刘琮对刘琦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暗自皱眉。

转望刘备,刘琮喝道:“刘备,你实在胆大包天,杀我从兄刘磐竟然还敢大模大样的出现在襄阳!你真以为自己做的事情,能瞒得过我刘琮吗?”

他声音才落,身边有人怒吼声中,向刘备飞扑而至。

单刀出。

寒光闪烁。

那人是个壮硕的汉子,一直跟在刘琮的身边,望着刘备时,眼中有深切的怨毒之意,听刘琮话出,那汉子二话不说的出刀。

眼看那单刀就要斩到刘备的脖颈之上。

刘备动也未动。

众人惊呼中,“砰”的一声大响。

呼!

众人就见那汉子扑的快,退的也快,倏然从众人头顶飞退后,重重的撞在一棵大树上,满脸通红的滑落在地。有枯叶急落,洋洋洒洒的挡不住众人惊诧的表情。

刘备身边已多了个红脸的汉子。

是关羽!

众人均知刘琮这方出手,刘备绝不会束手待毙,可见刘备尚未出手,关羽似乎只是一拂下,刘石就已败退,不由大惊失色。

出手要杀刘备的叫做刘石,本是刘磐的弟弟。若论领军能力,刘石或不如刘磐灵活多变,但若论勇猛之处,刘石绝不让刘磐。

在荆州军士心中,这个刘石已是极高的高手,可他在关羽手下,居然走不了一招?

怪不得传言中,关羽乃万人难敌之将,千军中斩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般轻而易举!

击败千军靠的多是用兵指挥的精熟,但能在千军中斩杀敌方高手,那靠的绝对是强悍的功夫!

官渡一战中,关羽于千军中力斩袁绍手下第一高手颜良岂是侥幸?!

众人骇然之际,单飞眼皮子也跳了下。

在场众人能看清刘石出手的人已然不多,能看清关羽出手的更是少之又少,他单飞就是其中的一个。

刘石扑来,刀锋还差刘备脖颈半尺的时候,关羽已然出手。关羽一出手,刘石单刀立即转向关羽的手腕。

关羽破刃而入,一掌拍在刘石的胸口!

一掌拍飞了刘石!

简简单单的动作,根本没有没有任何花哨,这本是身经百战的武功,每一招不求炫目,但求克敌制胜。

关羽的武功已到大巧不工的境界。

刘琮在刘石扑上时上前两步,在刘石飞出后退后三尺,本是趾高气扬的脸开始苍白起来,尖声叫道:“刘备、关羽,你们要背叛荆州牧吗?”

他心中震惊难言。

刘琮一直看不起刘备,顺便也就看不起关羽,刘备此人一直惶惶有如丧家之犬般,走到哪里就把灾难带到哪里,就是这样的人物,居然还有人说刘备是仁德之辈,甚至认为他父亲百年之期后,应该把荆州让刘备管理?

刘备何德何能?

一个见谁连话都不敢大声的人物,居然还要取代他刘琮?

在刘琮心中,荆州是他父亲的,亦是他刘琮的!绝不是属于刘备、关羽这种窝囊废的。

不过他虽不知道有人的谦逊并非无能,却知道关羽那一掌绝对不是蒙的。呼喝中,刘琮退入士兵之中,色厉内荏道:“刘备,众目睽睽之下,你若敢动我,你看家父会不会放过你?”

“我大哥若是要动你,不用等到今日。”关羽冷笑道:“再说你算个什么东西,也值得我大哥……”

他不等说完,已被刘备止祝

刘备对这种场面经历得多,不想矛盾激化,轻叹道:“琮公子,我想这其中多半有什么误会?你从哪里听说是我杀了刘磐?”

单飞不能不说刘备很有特点——仁义,从不意味着应该是傻子!狠辣,却也不应该转变成杀人如麻!可为了目标,却也会选择使用些手段。

刘备一直希望和荆州高层能够真诚相待,可这世上真诚相待的能有几个?他杀刘磐是问心无愧,因为从他角度而言,那实在是刘磐将他逼的没有选择。以刘备的心性,如今正要借荆州、江东势力抗曹,自然不想荆州再次内讧。

刘琮嘿然冷笑,眼珠子乱转道:“你想斩草除根吗?”

刘备暗想无风不起浪,当初他借丹阳兵大破山越还可对旁人说是形格势禁,不得已而为之。可若真的被刘表知道是他杀的刘磐,那他在荆州只怕无有太平之日。

“琮公子所言差矣。”刘备微笑道:“荆州、江东恩怨多年,刘备还想以一番诚心化解开来,如今捕风捉影之事,刘备更想早日解开这误会,我等大敌是曹操,此刻实不易自乱阵脚。”

“你若真的问心无愧,就和***见荆州牧分辨此事。”刘琮喝道:“不要带着关羽。”

关羽眉头微竖,不等回话时,刘备沉声道:“好1

众人微惊。

不知内情的见刘备答应的爽快,暗想刘备果然是问心无愧,刘琮这是成心找事了。

刘琮微有意外,转瞬喜形于色道:“那好,你跟我们来。”

他见刘石已挣扎站起,却无大碍,向刘石使个眼色,带着兵士正要押解刘备离去……

前方突有些嘈杂,转瞬有脚步声传来。

众人一怔,就见前方有十数人转了出来,各个身着劲装,精悍强干的模样。为首那人身材雄壮,膀阔熊腰,人未至可气势迫人。

刘琮见状急道:“文将军,你可是来捉刘备的?”

文聘?

单飞一见那人的举止步履,就知道其是武学高手,一听刘琮所言,立即想到——这恐怕就是荆州刘表手下的第一高手文聘。

那人听刘琮这般说后微有发怔,“捉左将军做什么?琮公子,你莫要胡闹。”他这般说话,刘琮自然不悦,可那人的下文随即镇住了刘琮,“荆州牧来了。”

刘琮遽然而惊,“家父出来做什么?”

谈话间,刘琮已见到一人在众守卫的簇拥下急步而来,正是荆州牧刘表,刘琮忙叫道:“爹,刘备要反了。”

单飞远远望去,见刘表身材高大,两鬓华发早出,很有些年迈。可其举止着实风流倜傥,若是再年轻三十岁,刘表不见得是万人敌,却绝对会是个万人迷的人物。

听儿子叫喊,刘表微皱眉头,却不惊慌,摆手止住刘琮道:“莫要胡言。”

刘琮急道:“爹,我没有胡说,你不是派刘磐去了江东,他被刘备杀死了!刘备杀了刘磐,只怕很快就要杀你取代荆州牧的位置了。”

一言落地,庭院静寂。

刘表长眉似跳了下,轻声叹道:“玄德若会如此,也不至今日的地步。”

不理儿子,刘表似着急去做什么事情,不过还是走到刘备身前。文聘还要上前护卫,却被刘表伸手止祝

刘表和刘备二人面面相对,半晌的光景,刘表微笑道:“琮儿无知,玄德弟大量,定不会介意此事?”

刘备涩然道:“景升兄知我为人,误会解开就好。”

“你算什么,也敢和家父称兄道弟?”刘琮一旁叫道。

“住口1

刘表倏然转身,远指刘琮喝道:“你今日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打落你满嘴的牙齿?”

刘琮惊凛中垂下头来。

在荆州,他可以仗着父亲的名头横行,最怕的却也是这个父亲。

刘表气的似乎身躯都颤,良久才转过身来笑道:“玄德弟,我近日来忙碌旁事,一切……缓缓再说。”

他向刘备点头示意,再不多言,已和文聘快步向荆州牧府外行去。众人不想事情这么解决,舒口气中又有些惊诧,不知道刘表着急忙慌的出府做什么?

府外有驼***响,虽不宏亮,可悠远清越之处,却让人心驰神往。

单飞听了一怔,暗想这驼铃本是西域那面的产物,听驼铃这般声响,绝非一两只能发出来的,荆州怎么会有大队的骆驼出现呢?

黄月英纤眉微扬,突然道:“难道是……白莲花来了?”

ps:求月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