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42节 卧龙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42节 卧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备很有些尴尬。他当初说以自己薄面,荆州牧府总不会将单飞拒之门外,可他没想到单飞没被人家拒之门外,被挡在门外的居然是他刘备!

而要入荆州牧府,看起来还要看单飞的面子?

刘备啼笑皆非时又不由暗叹,单飞这小子就是有门道——别人的地盘、在丹阳时就是单飞为东道,这里地盘也是?

这小子在哪里好像都能吃得开?

可为何他刘备在哪里都是处处碰壁?

叹口气,刘备摇摇头才要跟在单飞的身后入府,单飞突然道:“张管家,这两位是新野的刘备将军和关羽将军。”

张财一怔。

他是荆州张允的叔父,张允在荆州的军方,可说是仅次蔡瑁的二把手。张允又是刘表的外甥,就是借这层关系,张财最近才能在荆州牧府当个管家。当管家的人本是八面玲珑,对荆州的大事小情均是了解。

带单飞初至荆州牧府的时候,说实话,张财真没看得起单飞——在他眼中,这小子和土鳖一样。

可听蔡夫人和黄月英都在议论单飞,张财就留个心眼。

管家就得管理好这个家!

刘表现在对蔡夫人言听计从的,黄月英又是蔡夫人最喜欢的外甥女,蔡夫人无子,一直视黄月英如己出,这两个女人关心的事情,管家怎能可能置之不理?

等黄月英又说请单飞入荆州牧府时,张财再次亲自去请。

关系都要事先做的,你临时抱佛脚的称兄道弟的,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你的禀性,如何会当你是兄弟?

张财就是如此想,才对单飞变得热络,对单飞身边的人却不留意。等听单飞介绍时,张财虽不认得刘备和关羽,如何会没听过这二人的名字?

肃然起敬,张财忙道:“原来是左将军和汉寿亭侯前来,张禄,你怎能如此无礼、让这两位大人在门前等候?”

张禄就是方才那眼高过顶的人物,本是个接客的门房,也是张家的人,见张财对单飞亲热时就知道不妙,听张财这么一说,张禄更是畏惧,早取出那块金子道:“管家。方才这位将军和什么猴……”

汉寿亭侯四字太复杂,张禄记不得许多,可态度恭敬的如见到远祖般,继续道:“他们说要见刘荆州大人,我看……你看……我于是……”

他不等说完,张财已经明白,赔笑道:“左将军、汉寿亭侯,小子有眼不识泰山,还请莫要见怪,里面请。”

张财知刘备、关羽绝非和这种小人斗气的人,当先恭敬的将三人领进去,内心对单飞更是诧异。

他伊始只感觉单飞这小子有女人缘罢了,可能和刘备、关羽交朋友的人岂是等闲?

将仨人让至间高雅的客房中,张财道:“左将军、汉寿亭侯,我这就去禀告荆州牧,不过……荆州牧最近……身体不适,未见得会见两位贵客,若是未能相迎的话,还请莫要见怪。”

刘备、关羽心中郁闷稍减,刘备更是含笑道:“刘荆州知刘备前来道贺即好。不过……刘备还有军情禀告,请张管家将刘备之意传至,刘备不胜感激。”

张财微凛,忙道:“我会禀告刘荆州,还请两位贵客稍等片刻。”

他转身快步离去。

关羽笑道:“单兄弟,你怎会成为荆州牧府的贵客?”

单飞亦笑答,“张管家是在说笑罢了。”他并不隐瞒,将自己医病一事简单说了。

关羽赞道:“难得单兄弟还有这般本事,不似我这等人,除了用兵打仗……唉……”他说到这里,连连摇头,心中着实闷然。

单飞安慰道:“刘兄和关二哥都是经纶天下、济世救人的大才,眼下只是时运不济罢了。大丈夫能曲方伸,何必计较一时的得失?”

关羽、刘备均是目光微亮时,就听房外一人笑道:“好一个大丈夫能曲方伸,好一句‘经纶天下、济世救人’,只凭单医生这几句,可见眼界开阔,胸中抱负亦是非同凡响。”

众人微愣,扭头望去。刘备和关羽眼露讶异,单飞不用看,只听那声音就知道是黄月英前来。

黄月英是荆州牧府的常客并不稀奇,奇的是这女子总是盯着他做什么?

单飞心中奇怪,刘备、关羽互望一眼,心中都道——这女人烧炭出身的吗?

大男人忧天下、小女子愁盐茶。

他们以前未曾见过黄月英,可见这样的女子在三人面前自信流露、不卑不亢,且出口一反小女子的常见言论,就知道这女人并不简单。

男人自信靠实力,女人自信靠娇容,这种女子没有美貌——最少在刘备、关羽眼中是没有的,还能如此自信的话,那绝对是有相当的实力!甚至惊人呢!

刘、关二人虽有讶异,随即泯灭,避免让对方误以为不甚尊重,可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单飞。

单飞低声道:“蔡夫人的外甥女——黄月英,父亲黄承彦。”

刘备、关羽轻轻点头,均是有原来如此的表情。

二人对荆州的人士熟如掌纹,一听单飞寥寥几句,就知道这女子的背景惊人。刘备心中诧异,暗想这小子怎么到哪里,都能认知当权的女人?

那面的黄月英嫣然一笑,凭白添了几分妩媚。

“亮哥哥,我早和你说了,这个单医生不简单,你可信了没有?”

单飞一听这话,知道诸葛亮又至。举目望去,他就见黄月英身后一人玉树临风般的站着,不是诸葛亮又是哪个?

黄月英并不避嫌,拉着诸葛亮的手走入房中,男人般抱拳施礼道:“左将军、汉寿亭侯,小女子黄月英拜见。”

刘备、关羽互望一眼,起身微礼道:“黄小姐客气了。”转望诸葛亮,刘备道:“这位公子是……”

“诸葛亮,字孔明。”诸葛亮长身而出,向单飞点头示意,然后向刘、关二人施礼甚恭道:“亮早闻将军、汉寿亭侯的威名,今日一见,幸何如哉?”

他出口客气,刘备、关羽见其气度不凡,倒是没有怠慢,均是回道:“诸葛公子过奖了。”

诸葛亮这才转望单飞,犹豫片刻才道:“我闻月英提及单医生乃大才之人,本有不信,今日相见,得闻佳言,方知月英并未虚言。”

他这般说,可说很给单飞的面子。

单飞微微一笑,“诸葛公子过奖了。”他见诸葛亮风度翩翩,暗想千古名相气度果然不凡。不过看这局面,这三顾茅庐的场面只怕不会提前上演。

他这是常理推之,刘备不是没眼力的人,一看如今的局面就应知道黄月英在为意中人忙碌,而且是在省长这面走关系张罗。

刘备名头不小,眼下却不过是刘表的客卿,也就是个县长,还是没什么正式委派。无论诸葛亮如何有才,这时候和刘备初次见面,刘备怎能会冒然请诸葛亮去他那里做个支书?

历史又改了?

单飞暗自挠头时,就听黄月英笑道:“我今日找亮哥哥前来,本来是想和单医生随意聊聊,不想两位当世豪杰到此……”

“诸葛不虚此行。”诸葛亮微有振奋道。

黄月英来此并不见外,和诸葛亮并肩落座,笑盈盈的望着刘备道:“听闻刘将军数月前曾被荆州牧派遣江东,商议联手一事,不知……有何进展,能否告之?”

诸葛亮不由向黄月英使个眼色。

他本布衣,如今甚至还不如庞统般有个一官半职,眼见黄月英出口军机之事,难免觉得逾越。

关羽微有扬眉,刘备倒是一笑道:“刘某幸未辱命,江东已然应允,不日将遣使者回访。”

诸葛亮显然不知此事,微有动容道:“左将军能人不能,大能也1

他知道荆州、江东世仇多年,从来只是打、没有谈的可能,若是派遣旁人去江东,不给斩了骂一顿都是轻的,刘备居然能说服江东回使商谈,在很多人看来,已是绝无可能之事。

黄月英微扬纤眉,接道:“那以左将军看来,江东回访的真正用意何在?”

“月英。”诸葛亮不由低喝了声。

关羽神色不悦,暗想我大哥和你个小女子这般谈话已是破格,你如何这般不知轻重?你这般问话,明显是不信大哥所为。

刘备倒不介意道:“能谈可谈,总比两地生灵涂炭的交战要好。刘某尽力为之,剩下的事情,并非刘某再能左右。”

“那刘将军认为谁能左右?”黄月英不理诸葛亮的告诫、关羽的不满,坚持问道。

刘备慨然道:“都说精诚至之、金石可镂。两方若都有精诚合谈,左右局面何难?”

黄月英若有所思,终于点头道:“左将军所言极是。亮哥哥,你如何看待今日之局?”

单飞一直在做个旁听。

眼下黄月英这般举措,明显是为诸葛亮在铺路搭桥。道理很简单,诸葛亮无论以后怎么有名,可眼下还是个籍籍无名之人,无论怎么自诩、无论黄月英怎么知道诸葛亮有才,可资源都被地方豪强先占着呢!

诸葛亮的机会不多。

这世上不是你有才就一定能发挥的。

有才更要有磨砺,磨砺才能增进经验的积累。

黄月英不错过点滴的机会,希望磨砺诸葛亮,让其在有能力之人面前展现出自身的能力,为其日后一鸣惊人悄然的积累资本。

ps:每个要出场的人物,都需仔细揣摩,所以写的慢点,见谅!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