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40节 关二爷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40节 关二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起身的时候,门前早有排队的百姓等候。

他医术好,诊费随意,贫富贵贱都是一视同仁,百姓最喜欢的就是这般的医生——我管你来历门第,能看好病的才是好医生。

因此不过数月的功夫,附近的百姓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出去,倒是尽数知道富平家来了个好的行脚医生,有的百姓甚至不远数十里的赶来医玻

富平为单飞着想,将一帮病人按轻重缓急的梳理送来,单飞对寻常的毛病都是举手而治,若遇疑难杂病,亦是细心求证,验之以天人之道,往往亦是妙手回春。

等到晌午时分,富平院中又留下许多的蔬菜蛋肉。富平按时去关门板,而富婶早做了几道菜肴端上,却也无非挑些青菜放点荤腥后再煮几个鸡蛋、加个咸菜之类。

单飞正等富平回转用饭时,就见富平领着个汉子走进来。单飞见状本不在意,以为又来个病患,他放下筷子才待招呼,蓦地一怔。

那汉子身材极高,比他单飞要足足高出一头。汉子脸色红赤,胡须足有尺许,自信的用过飘柔一样。不过他身上的袍子看起来颇为蔽旧,雕牌都用不起的模样。乍一看,那汉子为人极是落魄。

可此汉子不凡!

非但不凡,还有傲世天下之感!

此地怎么会有这么个汉子蓦地出现?

单飞暗自诧异时,座位上拱手施礼。那汉子一进来,目光就如电般将周遭看了遍,最后目光落在单飞的双眸上。

就感觉那汉子的目光出奇的明亮,但其中并没什么凌厉敌意,单飞微笑道:“不知阁下来此作甚?”

富平一旁道:“单兄弟,我看这汉子可怜,你看他满脸通红的模样,应该是病的不轻,然后就放他进来了。你不是说过……有病人求诊,能放就放了?”

单飞笑而不语。

那红脸汉子道:“我既然来了,总。”他坐在单飞对面,伸出了手腕道:“还要烦劳单……医生看看。”

单飞微扬下眉头,不过还是默辨那红脸汉子的脉象,片刻后松开手道:“阁下有玻”

那红脸汉子反倒一怔,“我有什么毛病?”

“我看阁***魄少有的强健,外邪难入;阁下内息悠长,内邪又不生的。既然如此还来看病,只怕头脑有些毛玻”单飞笑道。

那红脸汉子先惊后笑,“单医生果然非同庸医。实不相瞒,我非头脑的问题,而是饿出的毛玻早听说单医生仗义疏财,不知道能否略施援手。”

单飞从桌下拿出个托盘放在桌案上——那本是他从刘表府上得到的诊金,“阁下若有所需,尽管取去。”

那红脸汉子揭开托盘上的红绸,见上面竟有四块大金,着实有些惊诧。

“不过我倒觉得阁下不应是借钱的。”单飞笑道。

红脸汉子目光微闪,反问道:“你怎知不是?”

单飞含笑道:“阁下实乃我少见的高手,若取钱财容易之事,何必向人索要?”

“这世上本有太多的以武凌人之辈。我说不定先礼后兵,要不到就会动手的。”红脸汉子淡然道。

“阁下衣着蔽旧,经久多年不换,显然是安贫乐道之人,怎会强人所难呢?”单飞反笑道。

那红脸汉子听到“安颇字时,神色间有感慨之意一掠而过,随即道:“但这世上也多是虚伪取名之人,我说不定故作落魄搏你同情罢了。”

单飞为那汉子辩解,那汉子偏偏拿脏水自污,倒让一旁的富平嗔目结舌。

“这世上的确是有沽名钓誉之辈,但阁下不会。”单飞缓缓道。

那红脸汉子讶然失笑道:“你小小年纪,认识多少是非?这世上最难知的就是人心……”

“我虽不知多少是非,可阁下自和义兄结义以来,宁弃朝廷封侯厚禄追随兄长,到如今任凭风尘落魄,却少有怨言,这非沽名,而是本心相守。”单飞笑道。

那红脸汉子目光中有厉芒微闪,失声道:“你怎知……”他说到这里霍然回头,就见一长臂大耳之人正倚在门旁微笑,那红脸汉子叹道:“大哥,我不是让你晚些时候再来吗。”

那长臂大耳之人正是刘备。

那汉子睿智之辈,一见刘备到此,立即明白单飞为何知晓他的身份了。

听那汉子之言,刘备走过来盘腿坐在桌案旁笑道:“如今正是用饭的时候,我再晚来,这菜就凉了。”他说话间顺手抄起单飞桌旁的一双筷子,举箸夹了口菜笑道:“单兄弟,许久不见。”

单飞见刘备前来,倒有意外之喜,“刘将军没事就好。你回转荆州了?”

他问的是废话,可除此之外,他心中千言万语倒不知从何说起。

刘备吃了两口才道:“匆忙赶路,如今倒还没有吃饭,单兄弟莫要见怪。这位……”他拿筷子一指那红脸汉子,不等开口,就听单飞道:“关将军之名,我倒是久仰了。”

那红脸汉子奇道:“你见过我?”

单飞摇头时,刘备笑道:“二弟,我早和你说过,单兄弟与众不同的,你恐怕一踏入此间,单兄弟就看到你口袋中有多少枚铜钱了。你不听我言,偏偏要试试,如今可信了?”

单飞本有猜测,见到刘备闪身到了门前时,心中早有确信。

那红脸汉子就是关羽关云长!

无论知不知演义的华夏人,对关羽都不陌生。此人和张飞、刘备桃园三结义,这一拜,可说是华夏最有名的一拜。

关羽叹道:“我本是将信将疑,不信此子小小年纪恁地会有这般厉害。但今日一见,倒是不枉我来襄阳一常”向单飞抱拳微礼,关羽道:“单兄弟,我是不信大哥所言前来试试,并非存心戏弄,还请勿要见怪。”

点惊奇,没想到关羽慎重其事的致歉,微笑道:“关将军何出此言?我平日闷得不行,难得关将军竟肯前来打趣,我实在再高兴不过。富平,再添几副碗筷来。”

等接过筷子,单飞递给关羽一双道:“关将军若不嫌饭菜简陋……”

他不等再说时,关羽已笑道:“不嫌不嫌的,我再嫌弃的话,只怕这饭菜都被大哥吃完了。”

单飞莞尔。

刘备终于抬起头来,抹了下嘴边的饭粒,哈哈笑道:“谁让你唠唠叨叨的客气,我和你说过了,单兄弟为人最好相处,绝不会见怪的。”

“可我会见怪。”关羽突然道。

单飞怔住道:“不知道关将军有何不满?”

“你吃饭不喝酒的吗?”关羽咽了下口水道。

单飞明白过来,“偶尔也喝。富平,多取些酒来。”

富平这次极为知机,快手快脚的早送来两大坛酒来,单飞拍开酒坛上的泥封,为关羽满了酒道:“关将军请用。”

关羽端起酒碗却不喝下,缓缓道:“我此生饮酒有三不饮。”

单飞乍见三国极具名声的关羽,又遇刘备,心中其实喜悦。虽有心问问刘备别来的情况,可见关羽兴致倒高,单飞凑趣道:“不知道关将军有哪三不饮?”

“兴致不高不会饮,碰不到对脾气的不饮。”关羽看着单飞道。

单飞满了自己面前的酒碗,“能有幸与关将军对饮一碗,我倒是荣幸之至。”

他这般对待关羽,并非全是因为关羽的威名。

对曹操、对刘备这些人,他都能平静视之,因为他是连国家元首都见过的人。可见关羽如此威名、却和刘备般奉行克简之道,单飞心中很是尊敬。

心中还是有些好奇之意,单飞问道:“那第三种不饮的情况是怎样?”

“他是没钱的时候也不喝。”刘备一旁笑道,也拎起酒坛子满了自己面前酒碗,端起道:“单兄弟,我没他那么多的臭规矩,我是有吃就吃,有喝就喝。来,干了一碗1

三人相视而笑。

单飞心中倒是少有的这般痛快,再不说二话,端起酒碗一饮而荆

关羽、刘备亦是豪饮而尽,关羽亲自拎起坛子,又为自己和单飞满了碗酒。

刘备突然道:“二弟,我们还有事情。”望向单兄弟,实不相瞒,我和二弟来此,是为刘荆州祝寿前来。”

关羽摇头道:“我知道大哥就会扫兴。我听大哥你说单兄弟是世间少出的少年英雄,本自不信,今日见到,见其为人本事高,作风却简,身有巨财却是甘于这等饭菜……”

“这等饭菜如何了?我兄弟不是常菜吗?”刘备不住筷子道。

“不错,我等是常用的饭菜,有时候甚至连这种饭菜都没有。可单兄弟这般人物,年少得志不骄,自甘平淡,却是极为难得。这世上,这种人本少,遇到了,怎能不多喝几碗?”关羽正色道。

单飞笑道:“关将军过誉了,说不定我早算到会有来客,这才备下这等饭菜,等客人走了后再大鱼大肉呢。”

关羽听单飞和他方才一般的说法,忍不住哈哈一笑,端起了酒碗又是一饮而尽,低声对单飞道:“你以后要喝酒尽兴,找我就好,千万不要找大哥和……子龙。”

“为何?”单飞听出关羽口气的犹豫,暗想关羽唯独不提张飞,想必是知道他和张飞的恩怨,被刘备嘱咐不要轻易提及的。

“我大哥素来就是正事要紧,少尽兴而归。而子龙呢,更是滴酒不沾。”关羽连连摇头道:“听说单兄弟见过子龙?他哪里都不错,就是老学究一样,毫不痛快。”

他终于放下酒碗,看了眼刘备,用起了饭菜。

刘备这才抹下嘴巴,打了个饱嗝道:“二弟,我不是不让你喝酒,可我们这是去给刘荆州贺寿,你酒量很高,但开口就是酒气熏熏的难免失礼。单兄弟,你要不要同去?”

.

Ps:中秋赏花赏月赏《偷香》,哈哈,今天两更,大家没想到吧?节日快乐!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