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36节 非洲人士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36节 非洲人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荆州本是古九州之一。

大禹之后,古荆州历代来领的属地多有不同。东汉时荆州本有七郡,分为长江北的南阳郡、南郡、江夏郡和江南的桂阳、武陵、长沙、零郡四郡。

不过在东汉末年,朝廷从南阳郡和南郡又划出一部分地盘,多增襄阳、章陵两郡,这才有后世“荆襄九郡”的说法。

熟悉演义的应该都知道“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的俗语,实际上刘备借的绝非是全部的荆州,只能说是荆州的一半。

当然了,在刘备心目中,这本来是属于他的地盘,根本和借无关。

刘备在赤壁之战时和周瑜联手,赤壁之战后,曹操败北,刘备、孙权两家联军乘胜追击,从赤壁朔江而上直扑江陵。

周瑜径取江陵,经过一年的鏖战后,终夺下了江陵和南郡,为***曹操建立起江北最重要的根基。

这里没什么诸葛亮三气周瑜的说法,更没有诸葛亮和周瑜约法三章,在周瑜取不下江陵、南郡再后取的说法。

演义中,好像是刘备、诸葛亮很大方,将这两地取下来后,碍不过情面,又将这两地还给了江东。可事实上这两地完全是周瑜虎口拔牙、硬生生从曹操手上抢回来的。

曹操先赢后输,只留下荆州的襄阳。赤壁之战后,襄阳一直是曹营顶住江东反扑的前沿。

而早在周瑜取得江陵前,刘备就在近长江处造起一座新城,叫做***城。刘备同时顺势连取荆州长江南的零陵、桂阳、武陵、长沙四地。

在刘备心中,这四郡就是他打下的江山,也就是他的,没什么借的说法!

而在孙权的心目中,你小子落魄没人收留时向我求救,你就是给我打工的,我让你开拓市场,你把这市场据为己有是怎么回事?

当年刘备、孙权对抗曹操时,都是拼了老命的孤注一掷,根本没有想到后来还能有ipo融资增发什么的,也就没有具体签什么合同,但后来双方地盘壮大,尤其多年后刘备挡住了孙权西进的道路,地域矛盾才益发的纠葛。

然后孙权和刘备曾经因此***,更引发了一系列的合同纠纷,甚至关羽都死在其中……

不过此时离赤壁之战还远,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赤壁之战。

夜星沉真的能灭世?

对了,刘备建立个***城是怎么回事,这老小子难道还有什么现代的思想?

刘备应该回来了吧?

***城如今还没有建起来呢!

单飞想到这里时,打了个哈欠,挥笔写下个方子递给对面的一个大娘道:“你按照方子所写抓药水煎,服三日应无大碍。对了,有些药材这里就有,你直接找富平要就好。”

那大娘千恩万谢的起身,从身边拎起个鸡笼递上来道:“单医生,你尽心为我等治病,我等却是无以为报。这只鸡就当诊金,你一定要收下补补身子了。”

单飞见那是只下蛋的母鸡,可说是鸡类中的补给机,微笑道:“你留着这鸡下蛋给家里贴补下家用不是更好?这只鸡我不能要。”

那大娘面红耳赤的推搪半晌,见单飞执意不收,终于又拿了一篮鸡蛋递上来道:“那这些鸡蛋,你可一定要收下。”

单飞这次倒没推辞,接过鸡蛋放在一旁。那大娘高兴的跟着旁边那个叫富平的汉子离去,不多时,大娘取药离去。

富平回转后,见单飞闭目不语,关切道:“单兄弟,你累了吧?我早就关了门板,乡亲们也知道你的规矩,李大娘是今天晌午前的最后一个病人。”

单飞“嗯”了声,长身站起道:“我出去走走,如果有个老头儿来找我……”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要命也要把他留下来。”富平咬牙道。

单飞看着那质朴的汉子片刻,微笑道:“那多谢你了。”

富平感激笑道:“单兄弟说的哪里话来,你来襄阳这久,一直都是你在帮我们。要不是你给我治病,我说不定还躺在床上呢。你看……”

他伸手一指院中,萝卜、青菜什么的都堆了半院子,“你给这附近的孤苦百姓看病,从不要什么钱。就算是这样,乡亲们感激你的恩德,给你送来的东西都够我家吃几年的。你在这里住下是看得起我,我若再连这点事都做不好,那怎么说得过去?”

他唠叨的功夫,单飞已出了门,走出襄阳的贫民区,向北方行去。

魏伯阳这老头子死了吗?

单飞心中暗自嘀咕。

他从东海一直赶到荆州,这才想到荆州九郡,咱应该在哪里等魏伯阳呢?

刘表是在襄阳治理荆州之地,单飞转念间就到了襄阳。

当初他从邺城到了丹阳,还有一帮兄弟跟随,也带了盘缠,这次却是急了点,一摸身上,就算是一些零散的铜板都被他当暗器打个干净。

他倒不担心留在丹阳的那些兄弟,暗想看起来孙策绝非势利的人,亦有豪气,就算知道赵一羽那帮人的身份,也绝不会为难他们。

有本事的人也要吃饭,可却从不愁吃饭。

单飞不过在襄阳城转了转,就见富平在求诊却无钱问医。他用半刻的时间让富平信了他,然后用了小半天的功夫让富平好转,接着就在此间住了下来。

富平病好后,他随便教富平和富婶点认知草药的常识,让他们采摘药材赚钱。这夫妻对他感激的五体投地,单飞也顺便给附近的百姓看看病,混口饭吃。

他就是觉得能混饭吃就好,暗想魏伯阳一来,大伙就杀进云梦泽,找到冥数的使用说明书,然后把冥数搞回来。

那潜水艇是他单飞的!

然后他开着潜艇对白狼秘地宣战——你们不把我的女人交出来,别怪我率先使用核武器!

嘴角带丝无奈的笑,单飞感觉最近穿来穿去,交织在古代和史前文明的年代间,很有些困惑。

无间香这玩意使多了,恐怕会造成神经***的。

他什么都知道,可又什么都难以预测。

曹操、刘备、孙权看起来都在走正常路线,但突然冒出来的灭世军团又是怎么回事?

单飞摇摇头时,顺便在个路边摊子坐了下来,买了份汤泡饼,就着点腌制的咸鱼吃了起来。

已近年关。

他在襄阳一呆竟有数月,魏伯阳居然一直没有找来。单飞伊始不过是在混饭吃,没想到后来竟然做成个营生。他医术还没到华佗、张仲景那个档次,但一来他对身体内在了解的益发透彻,二来起步就高——他行医的***一个是张仲景,另外一个是万古丹经王,他勤奋的专研下,本事能差到哪里?

再加上他知道百姓疾苦,看诊收取诊金什么的都是意思意思而已。他不炒作,可行医的好名声悄然在百姓间流传,很快来的人越来越多。

看到单飞暗自挠头,富平只怕累坏了他,这才定下过午不再看诊的规矩,倒给单飞空出点时间。

单飞暗自困惑。

他不认为魏伯阳有危险,不要说魏伯阳是近乎成仙的人物,就说魏伯阳的身手,也绝对是惊世骇俗的存在。

能搞定魏伯阳,得用死光才行。

单飞就是这般想,才是心中奇怪。

魏伯阳看起来救世的心挺急切的,那为何直到如今还不来找他单飞?

单飞吃着泡饼却没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暗自摇头时,就听街头突然传来一声喊。

——打劫啦,抓住他!

单飞一怔,就见街头那面有个少女正大声的呼喊,而一人手拿个褡裢如飞的向这个方向冲来。

暗自叹口气,单飞四下看了眼,见周围的人都是义愤填膺、袖手旁观的样子,自己也想如此,可偏偏厚不下脸皮。

他就是这样的人,有些事情,始终难做的出来。

眼见那窃贼如飞般就要冲过这里时,单飞脚尖一动,已将身边的一个木墩踢了出去。

那窃贼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木墩,被那木墩击中小腿,整个人飞了出去。

单飞不想要那窃贼的性命,不过是略施惩戒。饶是如此,那窃贼飞出去后还是重重摔在地上来了个狗抢屎,手中的褡裢也是飞了出去,正落在泡饼摊旁不远。

有个长着龅牙的食客立即捡了起来,见众人都是望过来,眼中的意味均是——你想独吞不成?你太***了吧?见面分一半!

那龅牙食客见状讪讪道:“我是捡起来准备还给人家的。”

正有襄阳巡城的兵士路过,快步向这个方向跑了过来。那窃贼见状不好,早滚身而起,狼狈的窜入条巷子,不见了踪影。

街头那喊叫的女子快步走来,径直到了泡饼摊前。

单飞见那女子望过来,本不想多事,只想埋头继续吃饼,可和那女子四目相对时,单飞实在难掩神色的讶然。

他绝不认识那女子,可这女子真的让他吓了一跳。

那女子的秀发微黄、天生自来卷曲,倒省了烫***浪的费用,可在这个年代,这种发质显然很是另类,最要命的是——她是黑皮肤的女子。

这绝非中原的肤色。

炎黄子孙都是黄皮肤的人种,这女子更像是非洲来的。

这怎么可能?

单飞见过非洲人士,在现代亦是没少和外国人打过交道,但蓦地在三国的襄阳城看到个非洲女子,还是吃惊不已。

ps:猜,这女子是谁?求月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