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35节 剑指荆州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35节 剑指荆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海浪声声,女人的心思素来都如大海上天气般难测。深海处,夜星沉的脸色看起来比女人的心思更加的难以捉摸。

他根本没什么表情。

坐在主控室中,看着前方虚拟的冥数影像,夜星沉沉默无言。

房门无声无息的划开,一人缓步到了夜星沉的身后,脸上的青铜面具狰狞可怖。

“鬼丰,此间只有你我,你戴着面具做什么?”夜星沉头也不回道。

鬼丰止步。

青铜面具后的那双眸子咄咄生光,但终究转向了室中虚拟的影像。

“每个人都有个面具的。我将面具戴在脸上让人提防,总比那些笑里藏刀的、让人难以防备的人要好很多。”鬼丰淡然道。

他蓦地出现在冥数之内,甚至到了冥数的主控室内,夜星沉竟没有丝毫意外,“你来找我,就是想说这些废话?”

鬼丰道:“你就算站在这里百年,也拦截不住魏伯阳、单飞他们离去的,你不知道拦截的命令。”

夜星沉霍然转身,眼中有寒光闪现。

有沛然的压力倏然传来。

鬼丰轻轻的吸了口气,背后那柄黑剑虽未出鞘,但似要颤抖起来。

许久的功夫,夜星沉移开了目光,鬼丰背后的长剑也静了下来,“宗主,我说的是实话。”

“也是废话。”夜星沉冷冷道。

鬼丰摇头道:“不是废话。实际上,宗主你虽为冥数之主,亦得传黄帝的神通,武功之强,在四处秘地都难有匹敌之人,可你对冥数的了解,还不到千分之一。”

夜星沉“哼”了声,却未反驳。

鬼丰接着道:“我等均知蚩尤曾动用了此间的力量一举毁杀数万人,这绝无疑问,可我们的疑问是——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如何输入的命令,更不能去试。”

夜星沉竟叹了口气。

鬼丰缓缓道:“冥数自单鹏以后,对此间的操纵根本一片茫然。有历代宗主不听单鹏所令,擅自输入命令,却给冥数造成极大的变故、甚至伤亡。最大的变故本是徐福那次……”

见夜星沉不语,鬼丰倒是不急不缓道:“徐福故意用秦皇镜为诱饵混入冥数,结果却妄想将此间献给秦始皇。”

夜星沉冷笑道:“他天生就是个奴才!亦是个蠢材,和徐先生简直一模一样。我早说过,冥数不能容留女人的,有女人就会让人改变——变得蠢不可言。”

他看向鬼丰道:“你送来的那个女人呢。”

“她很好。”

鬼丰道:“宗主,我倒觉得不能一概而论。此女子本是我们计划的最关键所在。我只要赢了,马未来愿赌服输就要加入我们的计划。宗主你当然知道,一个马未来的作用,就算百来个黄堂都比不上。”

“我只希望你莫要让我失望。”夜星沉冷淡道:“你莫要忘了,你当年就是栽在女人的身上。我警告过你,你如果信任女人,就是自取灭亡的开始。当年的蚩尤,就是败在女人的手上。他若是不对玄女有意,也不会自陷灭亡。”

鬼丰不以为意,回转到方才的话题道:“可惜历代冥数之主都是无法精熟冥数的一切,徐福妄想将冥数开往海岸,又让秦始皇移兵东海接应,不想被人发现后,徐福慌乱中却将冥数撞入此间地下。”

轻轻叹气,鬼丰遗衡也让冥数从那以后再也无法移动,不然冥数还是傲啸海上,何等的逍遥自在?”

夜星沉冷笑道:“嬴政贪得无厌,得到天下后还不满足,妄想接掌冥数,却被震怒的冥数反击所伤,死在了路上,不然嬴政倒还能活上几年。嬴政虽效法女修,营建秦皇陵多年,但他变成了一具腐烂的尸体,难道也能复活吗?”

他眼中闪过丝讥诮,接着道:“徐福却是逃出了冥数,听说在东方一个海岛落脚下来。这些事情都不用你说的,我身为冥数之主如何不知这些往事?”

鬼丰看出夜星沉的不耐,缓声道:“我想说的是——这世上的人实在让人失望。冥数如此真心对待徐福,不想徐福却暗怀狡诈之心,这世上……最难看出的本是人心。”

顿了片刻,鬼丰感慨道:“当年蚩尤觉得这些人不足教化,灭世就是希望救世,可惜世人不解蚩尤的苦心,反倒对其很是误解。如今世间动荡了两千年,除尧舜时,再没有安宁的时光,如此看来,黄帝却是错的。”

“你不过用了根异形香而已,和蚩尤没什么太大的交情,似乎不用给蚩尤辩解什么。”夜星沉淡淡道:“你和我的心思一样,都是厌倦了数千年来世人的贪婪丑恶、轮回循环,亦想做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灭世重生的创世者,此等志向素来不需凡夫俗子认可,你我心知肚明、坚定执行就好。你突然说了这些,可是有了悔意吗?”

鬼丰笑道:“我不是有了悔意,而是想要提醒宗主,其实我等甚至可以不用蚩尤的手段,也能实现灭世的计划。”

“哦?”夜星沉眉头微扬。

“徐先生、黄堂等人逃离冥数,对冥数本是好事,宗主需要的是坚定的跟随者,而不是贪图红尘享乐的那些蛀虫。”

鬼丰继续道:“魏伯阳突入冥数倒让人意外,可他亦是无法对抗宗主,只能带单飞等人离去而已。”

夜星沉径直道:“我少算了一招,败了就是败了,你不用担心我会改变心意。不过败了并不意味就输了。”

“不错1

鬼丰抚掌笑道:“宗主说的不错,宗主不但未输,甚至可说反倒得偿心愿。宗主此战虽说没留下他们,可也算肃清了冥数的叛逆,冥数根基尚在,宗主只要向未逃离之人宣布黄堂等人的罪名,这冥数之主的位置,倒可以一生坐下去。除非……”

他故意顿了下,见夜星沉问也不问,鬼丰终于道:“除非单飞想回来抢你的位置。”

夜星沉未语。

谁都看不出他的心意。

鬼丰回到话题道:“可他如今根本没有和你对抗的实力,除非他能入了云梦秘地。”

“我很希望他能找得到。”夜星沉喃喃道。

“不错,我们都希望他能找得到1

鬼丰大笑道:“黄帝等人伊始就是落在那里。那里本蕴藏着黄帝那些人的全部秘密,那里应该也有冥数的全部秘密。可就算单鹏都是未到过那里,留下的记录也是没有确定那里的位置。”

夜星沉目光微闪,望向那虚拟模型。

“云梦大泽自春秋来,本是方圆数千里,后来虽屡经变迁,却也有数百里的磅礴。”

鬼丰叹息道:“要在那里寻到云梦秘地本和海底捞针般,更何况云梦中人不喜外人打扰,更有无数障碍让入云梦泽者更增困惑。我入云梦许久,亦是无功而返,宗主想必也没有太多的收获?”

夜星沉摇摇头。

“听说刘表也在寻找云梦秘地。”鬼丰突然道。

夜星沉冷漠道:“他也配?”顿了下,夜星沉道:“刘表亦是贪得无厌之人,他想做皇帝多年,可就是不敢。如今他年纪老了,应该开始怕死了,也就开始想找三香续命了?”

“他是不配,但他着实下了不少功夫。他当年单***匹马的入主荆州,自肃清荆州后,就再无异动,据我所知,他本是对云梦秘地有所知才如此作为。”

夜星沉终于有了点兴趣,“这么说,他可能也有点收获?”

他远在海外,可对世俗的事情并不陌生,暗想刘表入主荆州十数年,云梦泽又正在荆州管辖范围内。刘表以一个荆州牧的身份来找秘地,还是可能会有线索的。

鬼丰点头道:“不错,听闻他做了什么《荆州星占》和《周章句》,一心在研究《周易》和关心荆州数千年的星相。”

夜星沉哂笑道:“我明白他的意思了。”

鬼丰似笑,“我就知道宗主明白。刘表一番功夫,想必有所收获,但他是无能之辈,我们倒不妨取而代之。”

“你有计划从刘表手上得知一切?”夜星沉不出意料道。

鬼丰赞道:“宗主倒是一猜就中,我已有了行动。只要得到刘表所知,我们再有单飞探路,要寻云梦秘地能多些把握。”

“那你说的无需蚩尤的能力就能灭世……又是怎么回事?”夜星沉凝声问道。

鬼丰问道:“荆州是块肥肉,刘表嫉妒心重,虽有天下豪杰避难荆州,刘表却是不知任用,若曹操进攻荆州,取之不难,可曹操一直未取荆州,宗主知道为何?”

“如果我知道我面前有盘肥肉,吃不吃都是我的,我也不急于吃的。”夜星沉淡然道。

鬼丰大笑,“宗主说的好。看曹操本意,应是肃清北方势力后,再全力南下。可如今局面已然不同,这块肥肉有别人觊觎了。”

夜星沉眼中寒芒一闪,缓缓点头。

鬼丰见夜星沉不语,沉声道:“孙策逃离冥数后,如虎归山。孙权守成可,进取难,可孙策当年几乎大破荆州、活捉黄祖,若不是因为异香之故,荆州如今说不定已在孙策手上。有孙策出马,曹操当知问题所在,怎会任由孙策将荆州收入囊中?”

略有沉吟,鬼丰道:“黄堂怕宗主追杀,说不定会联合孙策?”

“此二人貌合神离,在冥数反我就是彼此有利用之意,如何能够联手?就算他们联手,我破之何难?”夜星沉并不介意道。

“因此孙家和刘表仍要开仗,再加上个曹操不甘寂寞,只要我等再是稍有举措,这天下最大的***就可能在荆州元气大伤。汉时天下还有数千万人口,但如今屡经战乱,中原人口已不足汉时的十分之一,但他们仍会不知死活开战的,这本是人的劣根所在,就和狗见到根骨头不会不理般。”

鬼丰负手而叹道:“因此宗主就算不扶植孙家,却也可在荆州做个了结,等三家势力衰弱后,宗主顺势推动灭世的计划不更是简单,不知宗主以为如何?”

ps:今天就一节,容我理顺下后面的内容,好吧?求点推荐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