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23节 末日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23节 末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众***惊,无论识或不识魏伯阳的人,对其都不由另眼相看。

在众人眼中,夜星沉已是武学巅峰的存在,黄堂又下毒又召集帮手的,才敢对夜星沉下手,徐先生这般人物,被夜星沉一招击得呕血,就算江东小霸王孙策如此豪放之人,对夜星沉都是忌惮的不敢放手一搏,可魏伯阳居然说夜星沉没什么机会?

这人恁地张狂?

夜星沉居然没有反驳。

黄堂、贪狼等人见状均是脸露喜意,倒感觉魏伯阳所言绝非虚言恫吓。

“夜星沉,你实在是个聪明的人,聪明的让人难以想象。”

魏伯阳叹息道:“你破绽极少,若说唯一的破绽就是太自信一些。不过你有资格自信,冥数上下都在你掌控中,黄堂勾结外人要为乱冥数,你知而不揭,黄堂鼓动秦奋反你,你早心知肚明,却也并不说破。”

黄堂脸色改变。他自反叛以来,处处受制,只以为自己是棋差一招,可听魏伯阳如今提及,才发现自己一举一动都落在夜星沉的眼皮下,他和夜星沉差了几条街道呢。

那他如何会不败?

魏伯又道:“你倒如郑庄公般,为了目的,养亲为患再以道义行铲除之法,削减你实施计划的阻力。”魏伯阳不紧不慢道:“你如此难测的心术,应是出身帝王官宦世家、百经其中的勾心斗角才能养出这种心机才对,不过奇怪的是我竟查不出你的来历,你如石头缝中蹦出来的一样。”

夜星沉脸色似变。

“夜姓也是奇怪的姓氏。”魏伯阳又道:“黄帝以下千年来,似没有什么夜姓,你蓦的以此为姓,应该也是隐藏自己的身份。当年我就奇怪,你刻意的隐藏身份进入冥数,磨砺这些年是为了什么?如今看来,徐慧说的不错,你是为了灭世1

众人错愕。

单飞亦是困惑不已。

他知道夜星沉是冥数之主,暗想冥数之主都是经过磨砺考验才出,冥数又多接纳大有来头的人物,无论黄堂、徐先生、秦奋都算身世显赫,按理说夜星沉也应大有来历,可他的确一直不知夜星沉的来历。

看黄堂的神色,似也不知道夜星沉的来头。

可就这样的一个人,居然坐到了冥数之主的位置,倒真是奇怪的事情。

魏伯阳摇摇头,回到话题道:“秦奋反你,在通风管道下毒是个好主意。”他赞赏的口气道:“医药、下毒、习武都是一脉相通,正所谓一法通,百法精,高手下毒也要知晓天时地利甚至要看对手的性格走向、情绪变化。”顿了下,魏伯阳舒口气道:“其实万法均是一同,不过道若偏了,什么法门都会变成了祸害。”

看着夜星沉,魏伯阳道:“夜星沉,你难道还不肯认输放手吗?”

众人暗自摇头,心道这老头子只怕是老糊涂了,夜星沉若和你聊几句就放手的话,那还是夜星沉吗?

不想夜星沉冷然道:“你什么时候对我下的手?”

众人惊诧。

他们本以为魏伯阳是老糊涂,哪里想到听夜星沉的口气,二人的斗法早就开始,而夜星沉迟迟没有发动,竟是中了魏伯阳的算计!

黄堂等人虽不知道魏伯阳如何下手对付夜星沉,可脸上不由露出分喜色。

“秦奋已经很不差了。”

魏伯阳还是微笑道:“他以龙涎香加上大王乌的五脏炼化所出的毒药的确无味无色,亦是厉害无比,可你夜星沉既然知道秦奋、黄堂的算计,见到黄堂到来,想必早就以胎息内转封住了九窍。九窍闭塞,外邪不侵的,秦奋的毒药虽是厉害,可还是对你无可奈何。”

单飞暗自叹息,知道夜星沉的内息比他要高明很多。单飞知道此间高手如云,藏身通风道中早绝了外息,运用胎息维持生机,可饶是如此,还是中毒乏力。

心中蓦地凛然,单飞看向孙家兄妹,暗想方才那种激烈的场面,孙尚香居然没有动手,难道也是中毒了?

魏伯阳见夜星沉神色微恍,点头道:“你如今只怕想到了,在秦奋在通风道下毒后,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顺便也在通风道中下了点药物。我这种药物就算封住九窍也不行的,只要你手脚皮肤还露在外边,身上还有毛孔的话,肯定都会侵入。你应该知道,我比秦奋要高明一些。”

不但夜星沉脸色变白,黄堂等人都是心下大骇,从未想到有人下毒竟会有如斯的神通。

魏伯阳仍是不紧不慢道:“黄堂、徐慧都想和你拖延时间,让你多吸点毒气,你知晓他们的计划,这才任由他们。可你实在自信了些,却没想到我下的药已入你的毛孔,你不想此招,蓦地催动内息想要速战速决,正让我下的药物再深入血脉。”

黄堂等人骇异之际亦有惊喜。

夜星沉衣袂无风自动,身躯微微鼓胀。

“你还想和我一斗吗?”魏伯阳淡然道:“我老了,筋骨也不利索了。”

这老头子在使诈!

一招击杀破军的身手,还算筋骨不利索?

单飞心中嘀咕,就听魏伯阳继续道:“你还有反击之力,可我不急的,药物从你肤孔进入你的体表,方才在你激战的时候,又进入你的血液,你可闭气,但你如何能够闭住气血在体内的循环?我说这些话的功夫,药物已经开始侵入你的五脏,削弱你的内息我虽然老了,支撑你几百招还不是问题,更何况他们都会帮我的,是不是?”

他不看众人,可在场众人中,倒是大半在点头。

黄堂等人本以为生机断绝,暗想如今脸皮撕破,夜星沉对他们绝不会留情,若落在夜星沉手上,只怕所有人都会毙命。

魏伯阳虽是来意不明,不过眼下无论如何,总要先联手对付夜星沉再说。

微笑看着夜星沉,魏伯阳全不如他般战意昂然,“夜星沉,放手吧。”

夜星沉本是沉默,蓦地放声长笑起来,“魏伯阳,你错了,我夜星沉不会败1

他话才落地,长亭内外陡黯。

众人先是不明所以,随即发现长亭外夕阳突落。

夕阳落了?

冥数两千年来从不坠落的夕阳落了?

所有人心中大骇,可转瞬间,就发现光华万道,倏然全部罩在了夜星沉的身上。

这是什么功夫?

单飞人在通风道,都被那光芒刺眼,就见长亭中的夜星沉那一刻如被笼罩在霞光万道中

夜星沉要放手一搏?

他还没有败?他从哪里借来的力量?他变成了什么怪物?

单飞正错愕间,就听廉贞放声惊呼道:“拦住他,他要毁灭冥数1

廉贞在夜星沉和黄堂等人争斗时,一直紧皱眉头没有参与争斗,在魏伯阳述说间亦是沉默,可见到这般异相,他一丝不苟的脸上却现出惊骇欲绝之意。

那一刻,他如同面对着世界末日般。

喝声未起时,廉贞已冲到亭中,伸手已向夜星沉抓去。

光华大爆。

有小半竟撞在廉贞的身上。

廉贞闷声中,***倒飞而出。

众人没想到夜星沉这时候居然还有这般能力,一招就击溃了九星之一的廉贞。可黄堂、贪狼等人转瞬想到个最可怕的事情,怒吼声中,纷纷向光华处冲去。

孙策虽是冷眼旁观,不得已才会出手,但见众人神色惊惶,亦知道冥数有要命的事情发生,早飞身入了光华处。

光华突暗。

夜星沉消失不见!

众人纷纷倒飞而出,黄堂等人狼狈不堪间更多的是惊骇欲绝。

长亭内外全黯,夕阳只剩残影。

冥数深入海下,此间的光明本是来自夕阳,可夕阳突然变得淡得不能再淡后,此间黯淡的已连人影都有些模糊。

四周红影突闪。

红影闪烁的惊心动魄,一闪一闪间,更有尖锐的响声四面八方的传来。

黄堂等人互望中,巨门最先叫道:“跟我来1他说话间,伸手在夕阳那面的石壁一推,前方竟现出条甬道。

黄堂、贪狼、禄存等人毫不犹豫的跟随巨门窜去。

九星之中,巨门不但武功高强,亦擅长机关之术,他对冥数的了解,远比众人要精通许多。

徐先生亦是神色惊凛,抱着女儿跟随几人之后,转瞬闪身不见。

孙尚香、孙翊有了焦急之意,齐望向孙策。

孙策毫不犹豫的窜到魏伯阳面前道:“还请老先生救我孙家。”他是个当机立断的人物,内心知道绝不能随黄堂等人离去,见魏伯阳在这种关头仍旧不急不缓的,暗想这人不是找死就是另有计算。

能让夜星沉逃走之人,怎会不留给自己退路?

孙策好赌,那一刻不选择夜星沉、亦不是黄堂,却选择站在魏伯阳的这面。

魏伯阳喃喃道:“夜星沉抽走了支撑冥数运行下去的力量源头,冥数毁灭不毁灭难说,但大水肯定会很快灌进来,那时候能活命的人绝对不多。”

孙策、孙尚香、孙翊都是心中震惊,不等问话时,就听头顶裂响,单飞从上空摔下来,人在半空道:“魏伯,那怎么办?”

孙翊一惊。

孙尚香伸手扶住了单飞,单飞立即感觉到伊人纤手的无力,知道她恐怕和自己一样。

魏伯阳伸手拿出三颗药丸道:“一人先一颗。”

他将药丸递给了单飞,单飞毫不犹豫的先吞了一颗,递给孙尚香另外两颗药丸时,略有犹豫。

孙家三个人,为何魏伯阳只给了孙家两颗药丸,魏伯阳总不是想让他单飞牺牲吧?

孙尚香接过药丸,分给孙翊一颗,自己也是毫不犹豫的服下。

她未见过魏伯,可信单飞!

孙策没有中毒吗?是因为长生香之故?魏伯阳知道?魏伯阳这般头脑,没有算到夜星沉会逃吗?魏伯阳对夜星沉离去为何并不出手阻拦?

魏伯,你不要告诉我,你也中了自己下的毒了吧?

单飞那一刻实在太多困惑,魏伯阳已道:“单飞,现在大家说不定都会玩完,如今能救我们的,只有你了。”

s:求订阅,求票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