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21节 机关败露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21节 机关败露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徐慧一语落地,简直可说是石破惊天。

夜星沉不但傲视冥数,甚至可说傲视苍生,如今根本无人匹敌,徐慧居然说他大限已至?

徐慧话才说完,除孙家兄妹、徐先生、廉贞外,黄堂和贪狼、巨门、禄存三人齐齐的后退数步,全力戒备。

廉贞错愕、徐先生意外,孙策未动,孙尚香和大哥并肩,孙翊一脸茫然。

单飞听到徐慧所言时心中一颤,他那片刻看到所有人的表现,立即明白黄堂等人的确是在蓄意对付夜星沉。

徐慧和黄堂是一伙的?

廉贞、徐先生却像并不知情。

夜星沉闻言眼中寒芒一现,拳头微握,却不急于出手。

徐先生非但不退,反倒纵越到女儿身边,失声道:“慧儿,你说什么?”

他虽知绝对抗不住夜星沉,可仍闪身挡在女儿的身前。

徐慧眼中有泪,轻轻伸手握住父亲的手掌道:“爹。”

徐先生身躯微震。

他这辈子只听女儿称呼他两次“爹”,上次女儿是为了孙翊求他,这一次呢?女儿要求他什么?他为一生大志抛弃发妻,不知为何到了冥数后,大志反淡愧疚益重,听女儿一声“爹”字出口,徐先生泪盈眼眶,暗想无论女儿要做什么,只凭这个“爹”字,他就要为女儿抗下所有的一切。

众人惊凛。

夜星沉环视众人,反倒最是冷静道:“我很想看看你究竟如何让我大限来到1

徐慧不理夜星沉,凝望着父亲紧张神色,轻轻拉他到了声,你不用担心我的,我有办法。”

徐先生感觉女儿在他手上塞了什么,微微发怔。他实在想不出女儿有什么对抗夜星沉的计策。

可见女儿早有准备的模样,又感觉女儿在他手上似塞个布团,徐先生一时茫然,却不放松戒备。

徐慧冷冷望着夜星沉道:“黄帝、炎帝虽有大神通,可悲的是——无论他们再是神通,但只凭几个蛀虫就能吞噬他们努力的一切,先有大禹、后有秦始皇嬴政……”

夜星沉双眉微扬,淡然道:“对于你说的这点,我认为再正确不过。”

单飞眼下虽是对夜星沉戒心极重,但见他此刻的模样,还是佩服此人不愧为冥数之主,气度着实非凡。

“可你还是做了第三条蛀虫。”徐慧诘责道。

夜星沉淡淡道:“我真不知道你所言是什么意思?”

“自你入主冥数后,用的手段和秦始皇没什么两样。”徐慧神色仍旧漠漠,可语气中终于有些忿然,“秦始皇是在清除黄帝、炎帝在尘世间遗留的一切,你却是清除单鹏、巫咸在冥数留下的一切。你想将冥数变成你灭世的工具。”

众人骇然,不解夜星沉如何能做到这点?

夜星沉目光一寒,拳头倏紧,徐慧突道:“你知道这世上有一种龙涎香?”

单飞心中费解。

他知道徐慧说的龙涎香多半就是抹香鲸的排泄物。

海中的抹香鲸对大乌贼有特殊的胃口,总能将海中大乌贼一口吞下,但对乌贼的某些部位无法消化,估计为了菊花不受伤,就产生分泌物包裹异物后再排出来。

这种道理和珍珠的形成类似。

龙涎香被抹香鲸排泄出来是很臭的,不过如果经干化燃烧后倒会发出极为浓郁的香气,在当代是稀有之物,你要是有一大块龙涎香,也能大发一笔。

徐慧突然提及龙涎香做什么?

夜星沉冷然道:“我知道又如何?”

“龙涎香极臭,燃烧起来却香,听说这是一种奇特的鲛鱼吞噬乌鱼所得。”徐慧说的和单飞所知大同小异,“这种东西运到中原、西域,本是一种极为奇特贵重的香料,可世人却少知,龙涎香和乌鱼王的内脏进行炼化,就会产生一种粉末,那粉末点燃起来,却是无色无味,让人无法察觉,人闻得久了,就会全身渐渐无力。”

她话未说完,夜星沉脸色终改,突然抬头向上看了眼。

“你现在才想到吗?”徐慧冷然一笑,突然一把推到徐先生身上道:“逃1

徐先生不提防女儿对他下手,被徐慧全力推得踉跄后退。

夜星沉终于发动。

他一伸手就抓到徐慧的面前。

寒光微闪。

徐慧不知从哪里摸出了***,根本不理夜星沉的手掌,径直刺向夜星沉的心脏。

众***骇,从未想到过徐慧居然敢向冥数之主出手。

单飞心中沉冷。

夜星沉手一挥就将徐慧手上的***击飞,余力已拍在徐慧的肩头。只听“喀”的声响,徐慧一口气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已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

众人惊诧。

他们见徐慧敢向夜星沉出手,暗想这少女见识高明,莫非还是深藏不露的武学高手,不然何以会这般胆量?可他们没料到徐慧根本连夜星沉半招都接不下来。

徐慧在寻死!

单飞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时,就听徐先生悲嚎声中,已接住女儿的娇躯。

徐慧让徐先生逃命,可徐先生怎么会逃?见到女儿被夜星沉击飞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他一直认为揭穿孙翊利用女儿的目的,是在保护女儿,可在女儿看似放下,却根本早存了死志。

既然不爱,为何存在?

她蓦地攻击夜星沉,却是在寻死!

徐先生飞身接住女儿时,夜星沉转瞬一掌击来,徐先生空着双手都全然不是夜星沉的对手,抱着女儿怎能抵抗夜星沉?

二人对了一掌,夜星沉飞身而起,再不看徐先生,已向黄堂杀去。

徐先生连退数步,憋的满脸通红时,软倒坐在地上后,一口血喷在了地上。

黄堂心中发冷,还能放声叫道:“莫要再犹豫,夜星沉要尽杀我等1

他只说了这几个字,和贪狼、禄存、巨门联手接了夜星沉数招。场上爆喝声中,贪狼、禄存、巨门翻身***,神色骇然。

眼看夜星沉一只手又要拍到黄堂的头顶。

这一次,看来再无任何人能救黄堂。

“波”的声响。

长亭都摇,枫叶激荡得漫天飞血般,夕阳都暗。

一人出手接了夜星沉一掌后倏然后退,背依墙壁时仍悄无声息。

众人惊喜交集。

在场之人多是武功高手,知道发自如的重要。

夜星沉武功极高。

他每一招都是极少花俏,可出招后,就是逼你不得不接,不得不抗。

这已是武功的至高境界。

没什么无招胜有招,你出手就是在出招,出招就是有招,出招的目的就是要击倒对手,不然出招做什么?

夜星沉将招式化繁为简,每一招都是清清楚楚的有招。

可众人却根本没招,他们没有***之道,只能死拼。

被绝对的实力压迫下,挣扎都难,谈何***?

这时候居然有人接夜星沉一掌还能行有余力的模样,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是孙策!

孙策终于出手,他看似孤寂落魄的模样,可他毕竟是江东小霸王,武功高强再加又用异形、长生,看起来身手还在九星之上。

黄堂死里逃生,连退数步,指着夜星沉嗄声道:“你……”

他那一刻脸上尽是不信的模样。

“你很奇怪我为什么没中你们的算计是不是?”夜星沉淡淡道。

场上变化极快,可不过兔起鹘落间,局面已然稳定下来。

夜星沉出手先伤徐慧,再创徐先生,要杀黄堂时虽有孙策出手阻拦,可单飞人在上方看得目瞪口呆。

单飞听徐慧的意思,感觉徐慧应和黄堂悄然对夜星沉下了毒药。

徐慧、黄堂敢这么下手,这种毒药自然无色无味,根本不会让夜星沉察觉出来。

这毒药果然无色无味无人察觉,可这毒药根本也没作用!

眼下夜星沉威风凛凛的模样,实力根本无伤,这也难怪黄堂惊诧。

这也叫毒药?

“怎么回事?”廉贞喝道。

夜星沉不理廉贞,冷望黄堂道:“你一定奇怪,你明明说服秦奋以奇毒施放在冥数通风道中,你也感受到奇毒已在冥数弥漫,为何我根本没有反应?”

单飞微提气息,心下大骇,他一直蜷缩在通风管道,根本难以出手,也没想出手,但那一刻才发现自己气息凝滞,居然冻住了一样。

你黄堂这是什么损招,怎么损人不利己的?

单飞瞬间明白了黄堂的打算。

他记得穿越到三天前,曾见黄堂拉秦奋说了几句,黄堂那时曾恭维秦奋,单飞知道黄堂是拉拢秦奋的意思,可如今想来黄堂是看重秦奋的本事,终于说服秦奋在通风管道下毒暗算夜星沉。

秦奋擅长医药,自然对毒药也很有研究。

这实在是高明的手段。

冥数深在海底,肯定不是从海上汲取氧气,而是有专门制造、输送空气的管道,而这管道四通八达全方位的给冥数供给氧气,秦奋只要在通风管道内下毒,夜星沉就会中招。

秦奋、黄堂等人会自备解药,黄堂就是有这个后招,这才有把握纠集冥数四星来和夜星沉摊牌。

可黄堂做梦也没想到过夜星沉并未中招。

夜星沉嘴角带笑,叹息道:“可你只怕没想到过……”他话未说完,突现骇异之色。

众人在冥数多年,从未见过夜星沉显露这种表情。

何事发生?

夜星沉凌空而起,就要向黄堂冲去,黄堂再退、孙策要迎时,夜星沉突然倒翻而回,坐在了长亭之中,神色凝重道:“你来了?你终于来了1

众人霍然回头,就见不远处的廊道口现出一人。

那人容颜苍老,佝偻着身子看起来上气不接下气、随时就要倒毙的样子,孙尚香见到那人,伊始还以为那人是敖伯,可随即就知道不是。

天底下绝对没有任何一个老船公能让夜星沉如此如临大敌的模样。

是魏伯!

魏伯终于来了!

单飞心中舒了口气,暗想这老头子怪不得和马未来很熟的模样,也很能震得住场子,竟能让不可一世的夜星沉也是如此戒备。

魏伯微笑道:“夜星沉,我说过……我会回来陪你玩玩的。”

.

Ps:求月票,有保底月票的兄弟,还请投给老墨几票,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