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19节 传承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19节 传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明白许多,心中反增困惑。

他听徐慧所言,先是豁然开朗,随即很是困惑,觉得按照自己的逻辑和所见,黄帝、神农、蚩尤三人是穿越过来的未来人并无疑问。

只有如此,方才能解释他来到这世界后遇到的各种古怪的事情。

就听徐慧道:“《山海经》本根据伯益所言所行记录。伯益是上古人物,本黄帝长子少昊的后裔,传说中此人能领悟飞禽之语,指挥禽兽百鸟行动,被世人称作‘百虫将军’。他是黄帝的后裔,《山海经》的记载可能会对当年的征战夸大其辞,但绝不排除真实的可能。”

我信我信!

徐慧说了往事三种历史的记载,她无疑更倾向最后的一个版本。

可一个真实的历史为何会冒出这多版本出来?

如果我们祖先真的如此犀利,那我们现在怎么会变的如此?

单飞心中浮起的最大疑问始终无法解答,没想到徐慧问了出来,“你们一定奇怪为何我等先祖有如斯的能力,我等反倒如此的不成器,是吧?”

众人面面相觑,虽觉得徐慧说的很不好听,可事实如此,让众人根本无从反驳。

在场的众人,除了孙家人外,均是认知超凡。

实际上,就算孙策、孙尚香兄妹都很有思想领悟,孙策在冥数数年,静思悟得的东西,恐怕不在冥数的话事人之下。

唯一不通的就是孙翊。

但就算是孙翊,在当世亦是响当当的人物——丹阳太守,武功高强的年少得志,少有人敢于轻视。

在场众人若是到了世俗,均可说是翻云覆雨的人物。

不过徐慧说众人不成器,众人倒觉得她说的好有道理,他们竟无言以对。

相比神农、黄帝、蚩尤等人,他们简直是判若云泥。就算比起单鹏、巫咸二人,他们都是自愧不如。

单鹏、巫咸能寻到此地,加以利用自创冥数,他们绝对不能。

一代不如一代?

单飞脑海中闪过这句话时,倒有点啼笑皆非。在他那个年代,这句话是老人、教师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未免有些偏激。可事实是——眼下这帮人比起神农他们,的确差了很多,用一代不如一代形容反倒极为贴切。

为什么?!

除孙翊外,倒是所有人都怀有这个念头,孙翊没问,因为他根本不信,他一直觉得徐慧在胡说八道,他心中此刻只想着离开这里再说。

“徐慧姑娘想必有个解释?”夜星沉很是客气道。

剑拔弩张的局面居然似被徐慧三言两语就化解了?

单飞从上望去,就见众人均是凝神倾听的样子,暗想故事完了后……会有什么样的局面?

他从徐慧所言得到极大的领悟,贯穿了许多从前困惑的地方,虽还想听听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但他心中总有些不安。

这里时刻要“爆”的。

他心中就是这么想!在如今平和的局面下,早就波涛暗涌,矛盾一波波的,各个都在怀着不同的心思,此间事情绝非徐慧讲个故事就能摆平。

“这个缘由,我也多少知道些。”徐慧漠然道。

众人均是精神一振,除单飞、孙家人外,均想黄帝、神农等人能参透的秘密、得到的能力,我等却是不能,这其中只怕是有我等错过的玄奥。

若能获得此中玄奥,那不就会变成神农、黄帝那样的人?

众人有的想到这里,已是面红耳热,不由向夜星沉、黄堂二人看了眼。

徐慧知晓这多秘密让众人很是意外,可见夜星沉似有预料的模样,众人均想黄堂这般费尽心思争夺冥数之主的位置,恐怕就是为了知晓更多的***,习得黄帝、神农等人的神通。

徐慧垂头片刻,“因为黄帝、神农、蚩尤那些人和我们本不是一类人。”

“是神吗?”孙翊不由讽刺了一句。

正所谓无知者无畏,他根本不明白这些人在谈论什么,早有些不耐。

徐慧不看孙翊,却答道:“不是神。你不会懂的,我不是说给你听的。”她那一刻对孙翊如同对待陌生人般,口气很是冷漠。

孙翊从未听到过妻子对他这般言语,不由面红耳赤。

徐先生微舒口气。

他知道女儿对孙翊一往情深,可孙翊明显在利用女儿,女儿如此对待孙翊,全然没有以往的感情,或许冷漠些,但对徐先生而言却是好事。

冷漠的人,最少可以使得自己少受些意外的伤害。

单飞却是心头微动。

他发现徐慧面向夜星沉,可足尖却是向着他的方向。

如今有句比较流行的话——嘴里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这句话往深挖掘的意思是——人类习惯在言语中撒谎,可很难延伸到让肢体语言进行撒谎,因为人体很多时候的举动是自然而然,不像谎言那样多加磨练。

肢体语言讲的多是真话!

因此一人是真笑还是在假笑,从面容上完全可以看得出来。真笑笑的均匀,假笑是强拉嘴角,小孩子说谎多会捂嘴,***成熟后虽是刻意掩盖了这个动作,有时候还会不自然的触碰下嘴唇。

所以如果有人在你前面总是不经意的用手指触碰嘴唇,不是挑逗你的话,多半就是要掩盖什么。

古代对这种事情的观察演变为看相摸骨,现代就成为了行为学,因此很多政客在发言的时候,就有一堆对手派一帮行为学专家通过政客镜头上的表现研究这人是否在撒谎。

不过很多政客也不是傻的,开始进行特别的训练,对形体纠正来掩盖自己行为透露的信息。

根据科学证明,女人这种观察别人是否说谎的本能天生就比男人要高强,不过当女人陷入恋爱中,更享受耳朵听信甜言蜜语带来的感觉,因此属于自废武功,就产生了拉低这种能力的现象,俗称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负。

不过报仇中的女人重拾这门武功后,素来都是很可怕的。不要得罪女人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单飞习惯冷眼旁观,不信言语多经思考观察人的行为举止,对此道不算异常精熟,可也知道大概。

徐慧的脚尖是向他这个方向。

根据行为学解释,几个人交谈时,一个人可能对谁都表现的很热情,但此人交谈时脚尖向谁才是对谁最有兴趣。

很多内向的男人若是明白这点的话,就不要看女人表面上对你有多热情,应该看她脚尖的方向就知道她对你究竟有无兴趣,如此可避免太多自作多情的悲剧事情发生。

当然了,男人对男人也可以如此观察。

徐慧对夜星沉说话,可脚尖对着他的方向,徐慧方才又答孙翊——我不是说给你听的。

难道徐慧是在提醒他,她的这些话是对他单飞说的?

单飞心中诧异,他知道徐慧早发现他的行踪,这会儿又对他说了这些事情,是要提醒他什么呢?

徐慧已道:“黄帝、神农并非敝帚自珍的人,这些人虽然竭力的将神通流传下来,可后人能习得的真的极少,就算黄帝后人伯益都是仅从黄帝手上习得驱兽、指挥飞禽的绝技,却对黄帝其它能力领悟的不多。”

或许是因为变异、穿越的缘故?

单飞暗想我用通灵镜穿越,不是单家的绝学,而是单家变数人的绝学,可你让我教会我的儿子这门手艺,恐怕我是力不能及。

咱还没有儿子呢,做个比方而已。

黄帝、神农他们也是同样的情况?

“对了,伯益本是大业之子,你……们想必知道?”徐慧问道。

众人均是点头,很多人对此不以为意。

单飞脑海中却是光亮一闪。

伯益是大业之子,大业不正是女修之子?

原来伯益是女修的孙子辈!

单鹏是女修的护卫。

《山海经》是根据伯益的言行进行记载,记载是当年的情况……

这些事情千头万绪却是一脉传承,原来徐慧想告诉他单飞的是——这都是和你单家有关的事情?

单飞若不是一.门.心思的想着这些人物关系,还是个考古学家知晓这些历史,说不定早就蒙圈,可他捋顺了其中的关系后,才发现徐慧说的所有事情和他关系极为密切,他原来也是传承的一份子。

“我说的这些事情在当年是众人皆知,黄帝、神农等人传下的神通亦多,可到后来,反倒无人听闻,就算冥数对其都少有知晓,不知黄帝、神农的太多本事,更无从习得,其中最大缘由是……”

徐慧环望众人,见众人均是侧耳倾听,嘴角似有分不屑道:“这些事情被大禹刻意的遮掩。”

众人一怔。

夜星沉目光微闪。

“你们一定奇怪大禹为何要掩盖这些事情?”徐慧见众人又是点头,喃喃道:“这其实不离人性本来的劣根。当年大禹虽是不差,不过在众人心目中的威望,绝不算顶尖人物。尧舜之后,如果禅让的话,继承权利的本是大业。”

单飞对这段史实倒也清楚。

得益于大禹治水的传说,大禹这才广被世人所知。

实际上那个邺城之祖的大业在真实的历史中是个牛掰的人物,甚至比大禹还要有名,而舜帝选中的继承人本是大业。

“大业本女修之子,黄帝、炎帝当年虽击败蚩尤,可蚩尤那脉以异形香为乱天下,造成世间魑魅魍魉横行,为乱苍生。女修得以传承黄帝的无间香,这才以诛杀使用异形香者为己任,亦传令给手下单鹏、巫咸,让其世代警醒使用异形香之人,单鹏、巫咸后来找到此地,这也就是冥数的由来。”

她说到这里,轻轻叹口气。

众人环望水下冥数,夕阳古道,一时间只感觉人生如梦,梦若未醒……

.

Ps:两天三更还要延续一阵子。因为最近身体欠佳,琐事还多。书友们组织的无锡小聚都不能去,实在抱歉了。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