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17节 三香之源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17节 三香之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惊诧。

他知道夜星沉、黄堂辩驳时看似在讲道理、实则是在拉势力、争取***的支持。

世人本来就是明智的少,被煽动的却多。

这股***力量绝不容小瞧。

夜星沉、黄堂一来一往的,黄堂就想揭穿夜星沉虚伪的外皮,夜星沉还想将事态控制到可以控制的地步。二人很快发展到泼脏水、人身攻击的地步也是在单飞的意料之中。千古以来,这种套路简直就是人类攻讦的固定模式,权术再高明,也不过是将这种套路包裹层文雅点的外皮罢了。

都说君子和而不同,可都是君子的话,那还打个屁?关键是很多事情大家都想做个君子来表态,最终却是难免辱骂拳头来收常

单飞预料到这结局,却没想到会是这种开始。

一切从黄堂说出“灭世”两字后就变的不同了,而在这之前,夜星沉直接给黄堂扣下个颠覆冥数的罪状。

夜星沉要灭世?

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一种暗语,还是真的就如黄堂说的,夜星沉要毁灭这个世界?

这家伙疯了不成?

单飞感觉冥数扶植孙家一统天下、推行***的念头已经有点疯狂,可灭世真的就是只有疯子才能想到的计划。

夜星沉如何会有这大的能力?要灭世那比要一统天下难得何止要百倍?

不过夜星沉是否有灭世的能力谁都难猜,但众人都不怀疑有能干掉黄堂的能力。

夜星沉一出手,再不是先前那种迅疾文雅,收发有余的潇洒,而是充满了死机。

他想要黄堂死!

黄堂呼吸都滞。

他竭力回击,但他的反击看起来如朽木般被夜星沉摧枯拉朽般的破坏,眼见夜星沉的手掌就要拍到黄堂的头顶。

空中“啵啵啵”数响。

夜星沉一个翻身退回了亭中,脸色阴暗。

贪狼、巨门、禄存、廉贞四人都是后退了一步,贪狼、巨门二人一个双眼凸出、一个涨红了脸皮,禄存的面容发绿,廉贞还是一丝不苟的喘气,可脸色铁青到了要发蓝的地步。

黄堂嘴角有血丝溢出,居然挺立在那里,非但没死,还很精神。

兔起鹘落,场上变化极快,单飞看的清楚。

贪狼四人未救黄堂,反向夜星沉出手。

这四人用的是攻其必救之法。

夜星沉武功高绝,可对九星中的四人合击还是不能视而不见,他在那片刻分接贪狼四人的攻击后,居然还能游刃有余的退回亭中,但他的神色,再没有方才那么冷静。

“你们要***不成?”夜星沉叱道。

贪狼四人都是长长的吸气后,平复了胸中的气血翻涌,廉贞脸色最是难看,可最先说话道:“宗主,冥数是个公平的地方。”

“你是说我不公了?”夜星沉还有昔日的从容,笑容却早就不见。

廉贞并未径直回答,沉声又道:“我等均知世上为何轮回如此。无非先有人立志救世,随即会有阻难重重。尘土十分归冥数,乾坤大半属窃偷。世间轮回因人之劣根全是定数,世俗始终无法击破这个可悲的轮回,偶尔有掌控乾坤者亦是不明所得,归于天赐,却浪费了天赐。”

稍顿片刻,廉贞肃然道:“有克服阻难一统天下者,少数经历无伦的磨难还记得百姓之苦,可更多传承者却是骄奢的忘记了本心,认为获取的一切是理所当然,开始挥霍无度的榨取民脂民膏,导致民心疲惫而反,重新进入新一轮的苦难轮回,因此世间兴亡,百姓均苦。宗主,我方才所言是否有错?”

夜星沉冷哼声中,并未反驳。

反驳之道在于寻找对方的漏洞,让对方站不住理,而不是先把***露出去给对方踢。廉贞说的丝毫不错,夜星沉此刻反驳无疑是自找麻烦。

“兵者本不详之器,败之可悲,胜亦难以称喜。喜之者,绝非悲天悯人之士。因为待用兵用武决定胜负之时,人已和禽兽无异只知用爪牙来攫取所得。可人若不脱禽兽所为,万事诉至武力,没事就耀武扬威,何谈击破轮回?”

单飞暗自点头。

他习武多是自悟、出手亦是***,大多时候,他还喜欢用思想解决问题。

这些道理如果放在当代,值得很多人警醒,不过山姆大叔肯定不会听的,他们获利的渠道就是挑动战争,牺牲无辜的民众。

夜星沉神色益冷。

廉贞望着夜星沉,毫不畏惧道:“因此冥数创建来,虽是人尽习武,可知动武一事,本是不得已而为之。若是简单的一言不合、就以武凌人,那冥数和世俗何异?有何资格引导众生?黄堂有错,宗主若能以理服人,让我等信服的话,我等绝不会出手”

“我若说不出道理,你等就会拦阻了?”夜星沉轻淡道。

廉贞沉默片刻道:“不错1

他一言出,长亭内外都冷。

天地间仍旧夕阳斜照,永不落幕的样子,可冥数看起来就要成为历史的模样。

廉贞正视夜星沉的冷然,昂然道:“这是宗主这些年来都在宣扬的道理,亦是单鹏、巫咸两人创建冥数后,让冥数中人遵循的道理,还望宗主遵循,才能不负众望。”

他看起来不像善于言辞之人,可说及这些道理倒是侃侃而谈。

单飞因檀石冲之故,对九星没啥感觉,不过听廉贞这人说的亦是一套一套的,感觉此人还是有点料的,但他还不清楚廉贞是否真的言行合一,还是另有目的。

在他看来,这世上让人困惑的地方本来就是说一套、做一套。

人格的认知偏差也是从此而来。

谁都说的明白,指责别人也都是大义凛然,可轮到自己的时候,能做到自己所言吗?

说得到做不到,说了不做却强迫别人去做到才是人类最大的问题。

大家好聚好散最好不过,看来廉贞也是在做这方面的努力,单飞内心赞同廉贞说辞,却对眼下的局面绝不乐观。

“徐慧,你过来。”夜星沉默然片刻,嘴角浮出微笑道:“我看起来是心急了一些。如今我们不妨慢慢查个明白。”

徐慧未动。

徐先生拉着徐慧亦不让女儿前行,森然道:“宗主,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查查宗主想要灭世的问题。”

他一言出,众人几乎均是并肩而立,冷对夜星沉。

夜星沉叹口气道:“黄堂说的你就信吗?”

“我倒不想信,奈何在冥数多年,我也听到些隐秘。”

徐先生严肃道:“世俗传说什么三香在手、天下我有,其实并没有夸大三香的神奇能力,反倒有些在贬低三香。三香本不是属于这世上的产物,而单鹏、巫咸二人虽能用香,但亦不能发挥出全部能力,据说三香流传伊始,不是为了统一天下,本是涉及到一个灭世的目的。”

单飞心中不由发颤。

这灭世和创世差不多吧,三香还有这种能力?怪不得三香带来能力的同时,更多带来的却是不幸。

“看来你也知道不少。”夜星沉微微吸气道:“于是你就信了黄堂之言,认为我不离宗主之位,是为了灭世?”

“难道不是吗?”徐先生反问道。

夜星沉叹息道:“那如何灭世,我还想请教你们两位。”

徐先生一怔,不由向黄堂望去。

黄堂似也有尴尬之意,随即道:“这是冥数宗主才能掌握的秘密。”

夜星沉微微一笑,道:“黄堂,你技穷了不成?你经营多年,一心勾结外人颠覆冥数,贪图冥数之主的能力,等被我揭穿后于是反咬一口,安我个子虚乌有的灭世之名,企图混淆是非、逃脱罪责,真将我等太过小瞧。”

“你”黄堂额头汗水又下,嗄声道:“这绝非子虚乌有的事情。”

“那你不妨好好说说。”夜星沉又恢复到往日的从容,“廉贞说的不错我等还需以理服人才对。”

黄堂一时间嗔目结舌,众人均皱眉头时,一人淡淡道:“他说不清,我倒可以说清的。”

众人怔住,扭头向发声那人望去,均露出错愕之意。

说话之人赫然是徐慧!

徐先生紧张道:“慧儿”

他知道这件事关系重大,一心保护女儿不想其卷进来,没想到她在这当头居然敢发声。

夜星沉目光微闪,略带讥诮道:“哦我倒很想听听你说些什么。”

徐慧轻轻挣开徐先生的束缚,有恃无恐的上前数步,反倒最为靠近了夜星沉。

众人惊骇。

他们均知道眼下是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的节奏,众人眼下无形中变成齐心对抗夜星沉的局势,亦知夜星沉武功实在太强,均是不敢靠其太近。

可这少女柔弱的一击就倒的模样,居然敢直面夜星沉?

夜星沉见状,反倒负起了双手。

他毕竟是冥数之主,铲除叛逆出手还是情有可原,若是对这种女子出手,自己都觉得自贬身价。

徐慧似算准了夜星沉不会出手,石破惊天道:“你们想必都知道两千年前神农曾用长生香救世,可你们恐怕不知,当年长生、无间、异形三香本就是神农那三人带来的。”

哪三人?除了神农还有哪两个?

单飞人在通风道内急的冒汗,幸好徐慧似听到他的心声,揭破谜底道:“另外两人就是黄帝和蚩尤1

s:起点今天维护,发布的晚了些,月初了,求几张月票装点门面,哈哈。拜托诸位投几票,多谢了!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