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13节 一杯茶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13节 一杯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徐先生见女儿咄咄逼人的模样,先怒后叹道:“好,你跟我来。”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霍然转身出了房门。

徐慧并未立即跟随着父亲出门,反倒迟疑片刻,这才从怀中掏出面小小的铜镜。

单飞精神振作。

他最近见到的铜镜都是不走常规,这时候见徐慧蓦地拿出面铜镜,他倒感觉铜镜可能有点古怪。

徐慧拿着那铜镜仔细的端详下镜中的自己,梳理下额头的乱发,细心的端正发髻后,这才放回铜镜,又整理下衣襟,这才缓缓的走出了房门。

单飞在上方愣了片刻。

原来徐慧拿着镜子只是在梳妆。

他知道根据行为学来说,女人这么做,都是比较重视接下来要面对的对象。

要不怎么说如果一个女人见你却是头都不洗,一种可能是老夫老妻,一种可能就是她根本没有把你看在眼里。

你见到女汉子在敬佩的同时,也要考虑下人家根本没有丁点意思为你变得温柔美丽。

徐慧这般认真的打扮去见孙翊,看起来并没有她自己说的那么自信。

单飞心中得出这个结论时,心下不安。辨别下方向,单飞顺着管道跟了下去。

徐慧走的并不快,通过透过的隐约光线追踪,单飞倒是可以跟得上。

前行半晌,徐慧终于止住了脚步。

徐先生站在不远处看着一处地方,等女儿接近时,轻拍下墙壁。

房门无声无息的划开。

单飞立即向房间的方向行去。

前方光亮又现,单飞很快见到前下方又出现了一间房。房中亦是布置简单,一人正坐在屋内,感受到门外的动静,沉声道:“我大哥、大嫂在哪里?”

是孙翊!

单飞没见过孙翊,但听这句问话已断定说话那人的身份。

悄然望去,就见房内那少年眉宇俊朗,长相极为刚毅的模样。单飞知道这种少年都是性格耿直,少绕圈子,不由暗自皱眉。

以单飞的角度来说,眼下最好的结果就是大家搁置内部矛盾先出了冥数,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你们夫妻的事情自己解决就好,别人参与不来。

不过这种情况不太可能。

性格耿直的人,从来留不住话,非要当场算个明白!

孙翊问话时,并未向房门处望去,听不到有人回应,孙翊转头向房门处望去,见徐慧正立在那里,孙翊霍然站起就要冲过去,却又止步道:“你来了?”

徐慧见孙翊将要奔来时,亦要奔出,可见到孙翊止步,徐慧亦是止住了脚步,“我来了。”

二人房中门外的站着,竟良久无语。

许久的光景,孙翊才轻声道:“既然来了,怎不进来坐会儿?”

单飞目光微凝。

他正在孙翊的头顶上方不远,看得到孙翊负着手,双拳握紧。这不是去见妻子的举动。孙翊看似悠闲,竟是蕴藏杀机!

单飞凛然之际,几乎怀疑眼前这少年并非孙翊。

孙翊怎么会对徐慧有了杀心?

徐慧远远看着孙翊,举步走进两步,昂首看着孙翊的脸庞,轻声道:“孙郎,你瘦了很多。”

她不过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其中蕴藏的情意让单飞听的都是叹息。

那本是平凡的女子,因为这句话靓丽了许多。

这人是孙翊!

凭徐慧对孙翊的深情,没道理认错孙翊。单飞想到这里的时候,更加的困惑,感觉这对男女之间的关系很有点问题。

孙翊握紧的拳头缓缓松了开来,“对了,你怎么会来这里?”

徐慧略有诧异道:“不是你写信让我来的?那……是你的笔迹。”

孙翊略凝下眉头,点头道:“哦,我最近心忧大哥大嫂的下落,倒忘记了这事儿。不过你能来到这里,实在是太好了。过来,坐吧。”

他举手投足间很有些犹豫,徐慧嫣然一笑,妩媚了许多,“好的。”

徐慧轻盈的走过来,坐在桌案的一侧。

孙翊见状又沉吟片刻,这才在桌案另外一侧坐下来道:“这里极为隐秘,你又是怎么找到的这里?”

徐慧轻声道:“你忘记我说过……曾经来过这里吗?”

孙翊怔了下,失笑道:“不错,你和我说过,你和冥数有点关系。”顿了片刻,孙翊缓缓道:“至于你和冥数什么关系,我倒从未问过。”

徐慧盈盈笑道:“我父亲徐先生是冥数中人,在冥数中算是有点权利。”

孙翊略有讶异,显然没听过妻子说过这些。

“但这些都是父亲抛弃我娘亲和我之后的事情。”徐慧简洁道:“我听你说及长生香的事情,这才想到了这里,然后找到这里后又将这里所在告诉了你。”

孙翊眉头微皱,“你当初在丹阳见到我后,离开那段日子,就是在寻找冥数?”

他说话间,提起茶壶满了两杯茶水,就要将一杯茶水推给徐慧。

徐慧突然道:“孙郎。”

“怎么?”孙翊推茶杯的手停了下来。

徐慧脸上的容光似有黯淡,半晌后才道:“我在寻找冥数之前,并未见过父亲。”

“什么?”孙翊有些意外。

徐慧垂下螓首,看着孙翊握紧茶杯是那只手,良久才道:“我见到你的时候,是个孤儿。”

孙翊握茶杯的手有分抽紧,缓缓的退后一分。

“那时候我不知道父亲是哪个,娘亲也死在云梦泽,我流浪在云梦泽中,无依无靠的如同待宰的羔羊。”

徐慧并未抬头道:“到处都是人***的世界,我东躲***的,还是被人抓了起来。”

孙翊右手又缩回半分,强笑道:“我倒没有听你说过这些事情。”

徐慧缓缓抬头看着孙翊,眼眸中有了秋霜凝雾的凄凉,“我那时候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我没想到孙郎救了我,那时候的你亦是孩子,可你披挂铠甲的模样,已像个英雄。”

孙翊望见妻子眼中的泪光,许久才道:“很远的事情,我倒不太记得。”

“可我记得1

徐慧一字字如印在心中的模样,“你一直是我心目中的英雄。那时候本是入冬的时节,天冷的都已凝冰。那是个特别冷的冬天,也是个让人开始放弃的冬天,就算那些人没有找到我,我也不想再去等待春天。”

孙翊的手缓缓的退回来,沉声道:“为什么?”

“因为春天过后,还是要面对冬天的,是不是?”徐慧反问道。

孙翊怔了下。

徐慧涩然道:“你恐怕永远不知道,那时候在我的心中,没有希望、苦苦挣扎的每一天都是让人绝望的冬天。”

孙翊沉默许久才道:“我不知道。”他垂下下头来。没有再直视妻子的眼眸。

”直到我见到了你,像在寒冷的冬季看到春风扑来。”

徐慧嘴角泛起丝笑意,只一丝,却如柳丝抽芽那一刻的期待。

“你救了我,给了我食物和武器,告诉我,你要随父亲攻打黄祖,没有时间留下来,你让我等你回转的那一天。”徐慧看着丈夫的黑发,轻轻伸手想要触碰,可手到半空时,见丈夫微歪下头,一只手停在空中片刻,缓缓的又收了回来。

“从那一天开始,我才算是真正有了希望。”

徐慧低声又道:“我一直在等你,我知道你不是失信的人,可我没有等到你,就知道你有了意外。我开始尽力去找你,听到令尊逝去的消息后,我只怕你承受不起,发誓一定要找到你,帮你渡过最艰难的时光。”

孙翊身躯震了下,想抬头说些什么,可握着茶杯的手紧紧难以松开。

“我一找就是多年。”

徐慧看着眼前那没有抬头的丈夫,黯然道:“直到我在丹阳遇到了你,听你对我说——我记得你;看你奔过来抱住我说——你没事,真的太好了。你可知道,那时候的我告诉自己,等了这多年,找了这多年,全然是值得的时光。”

孙翊缓缓抬起头来,看着眼前妻子黯然神伤的表情,嘴唇动动,“我……你说这些做什么……”

“你不知道吗?”徐慧反问道。

孙翊垂下目光,手掌微紧,摇头道:“我不知道。”

他本有分犹豫的样子,可握紧杯子的时候,眼中闪过寒光。

“我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孙翊微微的吸气,凝声道:“孙家人就是太傻,很多事情才不知道。”

徐慧看着孙翊再次握紧茶杯的那只手,神色黯然道:“可你现在都知道了?”

“不错1

孙翊霍然抬头,紧盯着妻子道:“我知道徐先生是你的父亲,亦是冥数的话事人,冥数这些年处心积虑的推行一个计划——利用孙家,平定天下。家父就是因此这个计划而死,而我大哥亦是因为这个计划陷身冥数。我孙家人没有得罪冥数?”

他那一刻眼中终有怒火呈现,反问时恨意森然。

单飞心中微震。

孙翊说孙坚之死也是因为冥数?

这件事很有可能,要知道孙坚是斩华雄、退董卓的主儿,被一个黄祖射杀岘山的确有点蹊跷。

见妻子摇摇头,孙翊咬牙道:“那冥数为何处心积虑的算计孙家?就连你……”他没再说下去。

徐慧凝望着孙翊,泪水盈上眼眶,接着丈夫的意思说下去,“因此你以为我也是因为冥数的关系接近你,才特意为我准备了这杯毒茶?”

.ps:周一了,求点推荐票!兄弟们帮忙投票了!多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