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12节 鸭子、鸡和雄鹰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12节 鸭子、鸡和雄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房中凝冷。

单飞不想去看徐慧脸上的表情,他对徐先生不怎么感冒,对徐先生解决这种问题的方式也难说对错,可他知道这个结论对徐慧会造成什么后果。

房中突然传来徐慧“咯咯”的笑声。

徐先生、单飞均是目瞪口呆。

二人见徐慧笑的极为欢畅的模样,真不明白她究竟在笑什么。

许久的功夫,徐慧这才止住了笑,指着徐先生道:“我明白你什么意思、我明白你的意思……”

她重复的说了数遍,像是在强化自己想法。

徐先生皱起眉头。

“我知道你这些年来一直想要扬眉吐气。”徐慧面带笑容道:“你和孙策差不多的。”

徐先生怔了下,他倒是头一次听到别人认为他和孙策差不多。

二人有什么相同之处?

“孙策为了个孙家的荣耀,不惜使用异形香,最终落到如今的下常你为洗刷曾经的屈辱,选择抛弃发妻进入冥数。”

徐慧冷望徐先生道:“男***多不都是这样?为了某些***,总能认为自己是逼不得已,又能找出各种理由,认为是别人不了解自己?不过因为知道自己做的很有问题,最后又可怜的希望别人原谅自己?”

徐先生脸色阴沉下来,半晌才道:“我觉得你说错了一点。”

“我哪里说错了?”徐慧反问道。

“是人都会这样,不但是男人。”徐先生缓缓道。

他这般反驳,本以为女儿会反唇相讥,没想到徐慧居然认真想了片刻,点头道:“你说的不错。”

徐先生见女儿赞同他所言,略有意外道:“如果你明白这点的话,就应该知道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难处。男人、女人都不例外。”

“我知道每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可我鄙视的是你对待难处的态度。”

徐慧神色嘲讽道:“我见过孙策,他是个不错的人。”

“你又知道?”徐先生皱下眉头道:“慧儿,你还是个孩子……很多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徐慧不等他说完,截断道:“我就知道1

“我很想听听你的道理。”徐先生诚恳道。

“孙策虽然迷失过,可他无论遇到任何问题,都是习惯为了亲人,自己抗下了所有的一切,这让亲人只有感激。”

见徐先生脸色难堪,徐慧讽刺道:“你可以吗?我想你为了大志,既然可以选择牺牲发妻,说不定有朝一日也可以选择牺牲女儿的……”

“够了1徐先生喝声中难抑神色的愤怒。

徐慧却没住口,她直视徐先生道:“你的计划和孙家有关,可孙家是不是不同意?”

徐先生不解女儿为何提及这点,可听她岔开话题,不由怒火稍熄,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径直回答。

“你不说,我也知道的。”徐慧了然道:“你们的计划,根本就是个笑话。”

“你说什么?”徐先生几番忍耐,可听到女儿否定自己的计划,倏然握紧了拳头。

谁不愤怒被别人否定自己行事的意义?

徐慧却不畏惧道:“我说错什么了吗?我听你说,冥数有感世间苦难,这才想要扶植孙家改变世间轮回的情况。你们希望帮孙家一统天下,同时在天下实施冥数的方法。”

“这有什么错误?”徐先生上前一步,昂声道。

“冥数的方法或许没错,这世上很多方法都是好的,可是方法是要人实施才行的。”

徐慧讥笑道:“黄堂深陷权术,秦奋空谈长生,你徐先生为了个计划,牺牲发妻都是毫不犹豫,你们这帮人来推动这种计划,不和几只鸭子教一群鸡如何高飞一样的可笑?”

徐先生怔祝

单飞一直在静静的倾听这父女的辩论,此刻也是讶然。

徐慧的这个比喻听起来异常可笑,但真的仔细想想,其中蕴含的道理却是异常深刻。

鸭子教鸡高飞的事情在当代也绝不算少,而且鸭子都有着雄鹰般的计划。

可是结果呢?

“夜星沉把你们三人捏合在一起,不是为了完成冥数这个计划。”徐慧摇头道:“夜星沉绝对是个聪明人,他应该早就看出这点问题,可他还是这么做,他肯定是有他的用意。”

徐先生神色微变,低声道:“你说他……有什么用意?”

单飞皱了下眉头,他感觉有点问题。

他听黄堂说过夜星沉的计划,认为夜星沉这人不动神色***争取连任,做法比美国大选狗咬狗要文雅很多。

华夏若论***斗争,流血撕咬都是下层的做法,高明点的都讲求在血腥磨砺之外包层文雅的外皮。高明的当权者都是不动声色***后还能博得个好名声,等像唐太宗那样诉之武力的对待亲人的时候,无论怎么改变史书,都难掩后人的抨击了。

更多高明之辈运用权术的手段都像郑庄公对公叔段、汉景帝对梁孝王那般。

纵容对方,等对方犯错后,再将一切过错都推到对方的身上。

这些人将亲情、权术完全结合在一起,将亲情也化作权术的一种手段,处心积虑的算计亲人还能让人觉得他是逼不得已,这算是权术的上层境界。

不过在单飞的心中,这绝不是做人的理想境界。

他太明白这些圈子里的事情,可知道千百年这种情况非但没有灭绝,反倒愈演愈烈,这才在很多时候都选择了置身事外。

不参与,不代表不明白。

夜星沉不但武学高明,权术的运用也到了极为高明的层次,如果放在中原,夜星沉绝对是帝王将相之流。

不久前众人冲突时,谁都看出夜星沉继任宗主的位置再没什么悬念,徐先生也应知道,可他还问徐慧有关夜星沉的打算……

难道在徐先生看来,夜星沉还有别的算计?

单飞暗自琢磨时,徐慧却未理徐先生的询问,嘲弄道:“在我看来,长生对你们这些人来说,根本就是个笑话。冥数不需要女人,不需要爱,可没有爱支持下去,活的那么久究竟是为了什么?在贪婪、恐惧、勾心斗角中享受快乐吗?”

单飞暗自点头。

他知道徐慧是个执着的女人,可如今听她的言语,倒感觉这女子有着非同一般的性格,见识亦是卓然不群。

长生是人类追求的终极梦想,但一个没有任何希望的长生,本没有什么意义。

徐先生的眼角跳动了下。

徐慧又道:“你们一直想推行计划,可我和孙策谈过几句后就知道,他厌恶了勾心斗角,如果再让他选择的话,他宁可立即死去,也希望家人能够平安喜乐。既然如此,他怎么会和你们这些人搅在一起?”

顿了下,满是清醒的讥诮,徐慧接着道:“可我实在清楚你们这帮人会怎么做的,你们为了达成目标,满口的仁义道德,其实暗地里都会选择不择手段罢了,你们一定会逼迫孙策同意的,这里是冥数,你们自诩比俗人高明些,选择的方法却和世俗没什么两样。”

徐先生眼角不停的跳动。

他本要反驳,可徐慧句句尖刻,陈述的却是事实,让他无力反驳。

“你们选择用孙策的亲人要挟他,你们虽然不重亲情,可你们看得出孙策是最重亲人的,是不是?不过到如今,你们应该还没有成功,不然孙郎不会还在这里,孙策不会还在这里……”

她说到这里时,目光像不经意的扫了下房顶。

单飞正迎到徐慧的眸光,暗自吃惊。

徐慧原来早发现了他的行踪!

徐先生垂头握拳,却没有留意到女儿异样的目光。

徐慧又咯咯的笑了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可眼角却有泪滴滑落。

“在这个世上,这完全是个可笑又可悲的事情。好心、善良、天真的人永远都会被别有心机的人所鼓动,为了所谓的理想去牺牲,而这些别有心机之辈获利以后,却也逃脱不了贪婪的控制,自相撕咬直到毁灭的下常然后这世上就出现了极为奇怪的循环,一代代人流血牺牲的为了理想,一代代人贪婪无度的吞噬着这些人的努力。”

看着徐先生,徐慧道:“我本来以为冥数会打破这个宿命的,可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你们并没有打破宿命,你们无非是将权术发挥到巅峰的一些可怜虫而已。可你们要明白,好人也不会甘心你们贪婪无止境的索取,好人***到绝路,也会放下一切对你们进行反击的。”

“你说够了没有?”

徐先生忍无可忍,一步就到了徐慧的身前,挥掌就要打过去。

徐慧并未退缩,昂头迎着徐先生的怒火。

手掌停在了半空。

泪水从徐慧脸颊滑落。

许久的功夫,徐先生的巴掌并没落下,徐慧噙着泪水道:“我多希望你能反驳我,可是你反驳不了的是不是?你费尽心机说了孙郎的那么多坏话,就是希望我帮你去算计孙郎是不是?我明白你的用意1

徐先生手掌无力的落下,喃喃道:“不是这样的,慧儿,你很聪明,你和你娘亲一模一样,可你真的也有不知道的地方。为父没有骗你,孙翊真的对你没什么情意。”

“你撒谎1

徐慧目光咄咄道:“你说孙郎的坏话,不过是想让***帮忙骗孙郎。”

“我没有撒谎1徐先生怒吼道。

徐慧倏然而静,淡淡道:“那你为何不敢让***见孙郎,你是怕我见过他后,揭穿你的谎话吗?”

徐先生眼有火光,一字字道:“好,我带你去见他,不过、你莫要后悔。”

徐慧沉默片刻才道:“我从不后悔1

.

ps:昨晚半夜到家的,今早起来有点乏,写出来就到这个时间了,挺累,就求点推荐票吧!谢谢诸位了!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