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03节 看得破、躲不过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03节 看得破、躲不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才壹秒缀→.』,您提供精彩小。

夜萧瑟,风萧索。

海风带着透骨的寒意吹到单飞身上时,让他身躯微颤了下。

摸金校尉的统领如何想?

孙尚香真的早知道他单飞的来历!

若是旁人到了这种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戒备退后。危机关头,保命至先。

单飞不过笑笑,无视伊人的冷漠,岔开话题道:“你大哥当初在我手上写了两句话。”

伊人不语,可却在侧耳倾听。

“第二句应该和你无关,第一句其实也很简单。”单飞重复孙策的嘱托道:“他让我带妹妹离开,绝不要回来1

天有明月,眼中光淡。

雾气又涌上伊人的双眸,朦朦胧胧遮掩,真真切切的情感。

单飞以前一直不解这少女为何会有这般多愁伤感的心思,但如今已然明白。

“我何德何能可带郡主离开?我想孙将军真正想嘱托我的是他想让我‘尽量’不让你回转罢了。”

单飞着重“尽量”二字,无奈中带着感喟,“他只和我说了这两句,但和你说了很多不是吗?”

见伊人静默,单飞坚持道:“我知道以郡主和家人的感情,这刻多半早就猜到孙将军想说什么。我如今再说,不免有蛇足之感,可我还是想说几句,不然难免愧对孙将军的信任。”

见伊人仍在望着海面,单飞抬头看向天上的明月,“孙将军一直强调令尊会有遗憾,我当初并不明白,可现在想想,他想说的并不是令尊对他的遗憾,而是想告诉郡主,他怕重蹈令尊的遗憾。”

缓缓上前一步,单飞看着悄然握紧纤手的少女,真诚道:“在孙将军心中,令尊是疼爱你们的,哪怕令尊放弃什么心愿,也不愿他孙策变成今日的模样。郡主不也说过,令堂亦是这般想1

伊人仍未回身,可娇躯已在颤抖。

“我想不但令尊、令堂这么想,孙将军想必也是这么想。他当初一腔意气是为了孙家,如今不离冥数,亦是为了孙家。在他的心中,你们的安危早胜过了一切大志愿望。你们能平安的从这里离开,这才是他最大的愿望。你们平安,他才不有任何遗憾。”

默然片刻,单飞叹道:“郡主,你也看到了,海底很危险……夜星沉的能力……”

他“深不可测”四个字不等开口,蓦地收声。

孙尚香已转身,满是忿怒的模样。

“因此我就眼睁睁的看着大哥再次承担孙家的一切困难,甚至明知他是在送死,就这么安然的离去?”

单飞沉默。

很多事情,与己无关时总能侃侃而言、不痛不痒,可安慰别人的人,永远无法体会到当事人的那种伤悲。

理解、却无可替代。

“你很聪明,的确什么都知道。”孙尚香的声音都哑,“可我告诉你,这世上很多事情,就是你看得破,可却是无法躲过1

霍然上前一步,逼近了单飞,伊人咬牙道:“当年我年幼无知,只知道大哥是家里的一切,每次见他匆匆一面,都是敬仰他的成功、赞扬他的大志、崇拜他的辉煌……可我却不知道那每一次期待和称许,都将他推的无处可躲、无处可藏,让他没有片刻休息的时光。”

单飞未退,但垂头看向脚尖。

“我们那时如果没有那么期盼,或许劝他一句,都不会变成今天的模样。我三哥已然懂了这点,这才负疚来寻大哥,我也懂了,亦来寻找他们。可你懂的这么多,说了这么多,难道就是想劝我我大哥既然决定送死来救亲人,我还要和当年幼稚的模样,不管不问,只是期待?”

单飞沉默。

瞪着单飞,孙尚香一字字道:“你既然这么看得破,那你告诉我,你最爱的人如果为了你,决定担当了一切苦痛,你是否还会安然的观望?”

明月静。

海风凉,吹拂着伊人飞扬的秀发、压抑着无从述说的凄凉。

许久,单飞缓缓抬起头来,涩然道:“对不住,是我考虑的不周。”

伊人愣住,没想到单飞竟然这么回答,可望见那少年眼中无法隐藏的伤感,伊人心中歉然,“真正该说对不住的是我。”

她只说了这么一句,转过身去,又望向了海面,“你走吧。”

不闻身后少年的动静,伊人补充道:“曹操从未泯灭吞并江迹磺鬃远越霰恢倍际鞘被吹桨樟恕U獯捂@拦唇岵懿伲锰妹鹦N就沉煊值搅说ぱ簦萌撕苣严嘈耪庑┦潞筒懿俚募苹薰亍!?p> 顿了良久,伊人听不到单飞的反驳,抑制住回头的冲动道:“你走吧,莫要让我再看到你1

海浪声阵阵。

波涛起伏。

许久,孙尚香终于回头望去,见单飞还在抬头望天,蹙眉道:“你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

“听到了。”单飞笑笑。

“那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莫非觉得留在这里还能捞到什么?”孙尚香语气中少见的尖刻。

单飞笑笑,摊摊手道:“我是觉得能捞到点什么。”

伊人反倒怔住,不解的看着单飞。

“或许我能捞到点希望吧。”单飞含笑道。

伊人凝望单飞良久,见其没有回避自己的目光,反倒转过头去,“我倒没看出,你还是个很天真的人。”

单飞不以为意道:“别人怎么想,我制止不了的;别人怎么看我,我也不太理会。不过天真没什么不好。”见伊人并未反驳,单飞回忆道:“我初见郡主的时候,总觉得郡主太老成一些。”

“我也不用在乎别人怎么想的。”孙尚香反驳了一句。

单飞微笑道:“我有一事始终弄不清楚。我当上摸金校尉统领其实没有多久,江东离许都、邺城又远,如今消息传递的不算快,郡主是怎么知道的这个消息?”

孙尚香道:“人以群分,曹操既然重权术,他手下自然多是勾心斗角之人,你年纪轻轻当上统领一位,难免有人想要算计。你自己得罪了哪个,难道自己并不清楚?”

她虽未明说,可单飞一听,就知道伊人说的是曹营内部的人出卖了他。

事实也应如此,如非单飞的“老相好”,还真难有人这快将消息传到了江东。

“是荀奇吗?”单飞问道。他感觉这小子明的不行,开始发展到使阴招的地步。

孙尚香摇摇头,“我不知道。那人写了封信送到太守府,洋洋洒洒的将你的来历连同‘阴谋’和‘机心’列在其上,我想他一定很‘关心’你的。”

单飞苦笑不得,“他都写了什么?”

“你不是不理会别人怎么看你吗?”孙尚香反问道。

我是不关心他怎么看我,但我很关心这小子是哪个。

荀奇,如果我确定是你的话,你就莫要再撞我手上,不然我不会揍你一顿那么简单了。

单飞心中嘀咕,亦问道:“你明知我是曹操的人,为何还任命我为统兵,甚至让我出兵救援江乘等地?”

“我或许不过是在利用你。”孙尚香轻淡道。

单飞一笑了之,“我不走,或许也是想要利用你的。”见伊人沉默,单飞喃喃道:“郡主没了双亲,只剩下几个哥哥,不过我呢……在这个世上本没什么亲人。”

伊人芳心颤了下,她一直在想着自身的事情。见到孙策送她和单飞出来后,伊人立即明白事情根本没有解决,大哥想要独自承担所有的一切!

她心中忿然。

不为单飞的隐瞒,而为孙家的无奈。

她知道单飞劝她是遵大哥所托,大哥没有信错人,但在听到单飞劝说的那一刻,她还是忍不住爆发了不满。

若不是这般,她痛苦的几乎要炸了开来。

可她毕竟不是无理取闹的女子,爆发后意识到单飞没错,难免心中歉然,听单飞说一个亲人都没有的时候,伊人不由内心震动。

她还有几个哥哥,可单飞呢?

孤单单的在世上,他是怎么挺得过来的?最爱的恋人亦是消失不见,她那番话语是不是刺痛到他最深的情感?

那嘴角带笑、看似不羁的少年,很多时候让人看到的只是他满不在乎的外在。

他看穿了太多事情。

可谁能看穿他的伤感和无奈?

“我也没什么伟大的目标。”

单飞看似轻松道:“但我总算还有点头脑的,知道很多人说的,不见得是她想的;很多人做的,又不是她曾经说的。”

默然片刻,单飞道:“我知道劝不了你,我也知道冥数很危险。我或许还知道……郡主早知道我的身份,一直没有说出,不是想要利用我,而是郡主知道,人生最重要的地方不是勾心斗角。每个人的身份或许不同,但每个人的本心只有一个。本心不坏的人,无论站在哪个阵营,郡主不会对其出刀的。”

孙尚香并未反驳。

单飞又道:“我也‘天真’的想到郡主故意揭穿我的身份、激怒我、让我离开,只是不想***犯险。郡主本不想无关的人为这件事死难,这才又让太史慈带人离开。”

孙尚香仍旧沉默。

摊摊手,单飞笑道:“你看,所有的一切我都明白。”

孙尚香哼了声。

“可明白是一回事,怎么去做是另外一回事。”

抬头望向天上的明月,单飞轻松道:“郡主说的不错,看得破、躲不过,永远是你我这种人的无可奈何。可我喜欢坚持这种无可奈何。”

顿了良久,单飞诚恳道:“因为这本是支撑我走下去的最大快乐。”

月光明澈。

单飞的目光亦明澈,“我如今想告诉你的是我已遵人所托做了劝说,而我的想法始终和郡主一样,挚爱的人有难,你不会旁观,我亦不会1

.

Ps:写出来有点晚,更新就晚了些,请见谅!明天周一,还请诸位朋友能把推荐票投给老墨,提前拜谢了。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