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400节 一刀两断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400节 一刀两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对冥数还是孙家一直所知甚少,他以为自己是在吃瓜好不好?可吃瓜吃出了路演,炒股炒成了股东都是让人实在意料不到的事情。

怎么来江东送卷医书会送出这大的问题来?

他又掉“坑”里了?

掉坑不可怕,人这一辈子谁没掉过“坑”里,最重要的是怎么爬出来励志下人生!

冥数内部和孙家狗扯羊皮的时候,单飞的脑袋也一直没闲着。

他对如今形势已是清楚了解,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绝不乐观。

孙策因秦奋之故加入了冥数。

冥数自秦越人死后,就准备对天下接盘,这计划等待了多年,到孙策这时已是箭在弦上。

徐先生是准备拿这个项目做上任业绩的!

黄堂因为对这个项目不满,这才勾结外敌黄姓氏族捣蛋。荆楚的黄姓世家哪个强?单飞只记得荆楚诸葛亮的老丈人姓黄,叫什么黄承彦,是荆楚的***名流。

不过这个人很神秘,史载资料很少。

荆楚神秘组织的后台难道是诸葛亮的岳丈?

单飞暗自挠头,但这刻无暇感慨诸葛亮的***远瞩。他眼下最关心的是孙家和冥数的纠葛。

无论从伊始孙尚香的态度,还是听孙策眼下的口气,这个项目很有夭折的可能!

冥数岂会善罢甘休?

徐先生怎会放弃?

“大哥。”孙尚香轻声唤道,似有什么话说。

孙策不过摆摆手,止住了妹妹的下文,平静道:“如今孙策已达成心愿,可孙家也为此付出太多。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可孙策双亲已逝,自身更是不堪回首,真的不想孙家亲人再有什么损伤。”

默然片刻,见徐先生眼泛厉芒的向他这个方向望来,孙策仍坚持道:“冥数为了天下,孙家自是举双手拥护;冥数能助人平定天下,孙家定是依骥尾的响应;冥数若能改朝换制,孙家虽是从未听过此事,但既然此事于天下百姓有益,孙家也会赞同。可孙策真的累了……”

微微的吸气,孙策决然道:“冥数对孙家的厚爱,孙家很是感动。可冥数扶植孙家平定天下的计划,孙家却是不想参与。”

凝望夜星沉,孙策缓缓道:“记得宗主说过,冥数是个公平所在,绝不会强人所难是不是?”

徐先生脸色冷然。

夜星沉微垂目光,终于答道:“是1

孙策如释重负道:“既然如此,孙家就不想再和冥数有什么瓜葛!冥数和孙家所有的事情,就请在孙策这里一刀两断,孙策如今只想带亲人离开这里,不知宗主能否同意?”

话音落地,堂中又寂。

单飞心中微颤。他对孙策这么选择并不意外,如果他是孙策的话,只怕也会这么做。

冥数的承诺不是好玩的。

从听到秦奋诱使孙策使用长生香后,单飞对秦奋的所为就没什么好感。

这是个让人不舒服的举动。

真正伟大的科学家素来都有伟大的情怀——关爱人类的情怀。如果缺乏这种对人类的关怀,这些人的所为无论再高明,对人类就很难是爱,更可能的反是伤害!

秦奋可说是个科学家,但选择了一种不近人情的做法——他无权在不对实验者告之所有后果的情形下,在别人身上做实验!你利用孙策失控的时候诱骗他使用长生香,是在剥夺人家的选择权。

无论你如何有道理,如何有伟大的想法,但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你有权实现自己的理想,但你无权拉着别人一块去做同样的事情。而你自己都做不到这件事情,却绑架别人去做更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问题从秦奋之时就已埋下。

徐先生、黄堂看起来更是心机之辈。

夜星沉表现的伟大,到现在为止,单飞看不到他的任何瑕疵——黄堂的指责只是控方证据,不能作为理智人裁决的证据。

可单飞不知为何,心中总对夜星沉保持着警惕。

古话说的好,人以群分的。

冥数四个话事人中,有三人都是权谋之辈,你说第四个会是圣人?圣人会在权谋之辈中停留十年?

单飞听黄堂言及夜星沉所为时,脑海中其实早想到个历史故事——《郑伯克段于鄢》。

这是《左传》中的名篇,讲的是郑庄公看胞弟公叔段不顺眼,又知道母亲溺爱弟弟,郑庄公故意纵容弟弟——我就让你狂!等弟弟公叔段狂到一定地步******的时候,郑庄公早就准备多年,一举干掉了公叔段。

这绝对是权术的做法!无论当时的***怎么讴歌,都是不改权术的本质。

那时候的史官还是秉承着媒体人的忠诚,在记录这段事实中,忠实的描述,也含蓄的表达了自己的批判。

想当圣人,你得想办法去教化弟弟,让他变好,而不是等他变坏时再大义凛然的除去他!

夜星沉一举发力***黄堂的做法和郑庄公如出一辙,也是有备而来!

孙策怎么说也是个有名的当权者,又在冥数静思了数年,对夜星沉的了解远比他单飞要深刻。

夜星沉真的想推行民.主制还是鸠占鹊巢,谁会知道?

请神容易送神难!

因此孙策这是个聪明的选择,我惹不起你,我躲一下总是可以吧?可孙策做的也是个艰难的选择。

孙策不参与冥数的大计划,那徐先生在这项目上就是失败了,徐先生失去了继承冥数之主的希望,又如何肯算?

在场几人不过寥寥数语,可单飞思考着其中的门道,却是着实有点惊心动魄。

良久,夜星沉这才望向徐先生道:“这件事本是由徐先生处置的,我感觉还是先问问徐先生的好1

众目睽睽下,徐先生脸色青了又****:“我等为求***百姓苦难的轮回,着实等待了多年,这个机会若是错过,再次推动不知何年何月。”

他说话间,感喟的看向孙策、孙尚香。

孙氏兄妹没有任何反应。

徐先生涩然道:“可我等若想破除数千年的陋习,总不能先自陷勾心斗角,更不能强人所难。如果那样,我等和历代统治者何异?”

转望夜星沉,徐先生神色惭愧道:“宗主器重,可我却是有负宗主厚望,实在汗颜。宗主问我对此事的想法,我只是自感无能,对孙策的请求,我不会反对。”

他蓦地这般表态,单飞略有意外。

夜星沉凝望徐先生半晌,皱眉道:“徐先生,你知我非贪恋权位之人,坐此位置亦是迫不得已。本来若是事成,冥数宗主一位本非你莫属。在我心中,你就算不成此事,本也是如今冥数继任宗主的不二人眩”

秦奋老眼微咪。

黄堂嗤之以鼻。

“可冥数早有定规,要成为冥数之主,本需要为冥数做成一件大事。想当年,我接任宗主一位,也是历经考验。”

语气有憾,夜星沉无奈道:“无规矩难成方圆,我虽有心,可冥数规矩却不能破。”

徐先生低头道:“就算宗主不提冥数的规矩,我亦无颜再提继任宗主一事。孙策一事,还请宗主做主。”

众人微微吸气,目光均落在夜星沉身上。

夜星沉默然半晌,亦叹息道:“徐先生说的不错,机不可失,失难再来。我等多年大计,难得选中极佳的人癣等到最好的时机,若能成就大事,说不定真的能破除百姓苦难的循环。可是……”

他看了孙策一眼,言下之意是——可我们若是不等推动计划,自家人先是打了起来,那推行计划何用?

缓缓站起,夜星沉道:“孙将军,你来此地,多少受人驱动,夜某已有愧疚。你若离开,夜某为补过错,绝不会有什么阻拦。”

他拍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终放下一切的模样,吩咐道:“只盼你等离去后,莫要对世人提及此处就好。”

“宗主信守承诺后,孙策若是再给冥数添加麻烦,***狗不如1孙策决绝如铁道。

“我信你的,不然如何会选中你?”

夜星沉目光掠过孙策,落在单飞身上片刻,似想说些什么,终于只是道:“徐先生,你带孙将军和无关人等前往冥数的出口。我送他们离去。”

他不再多说什么,轻松的向来时的方向走去,却是看也不看黄堂一眼。

单飞、孙尚香微有错愕。

孙策微舒一口气,面向徐先生、秦奋道:“这几年,承蒙两位照顾,大恩难言谢。如今还要有劳徐先生。”

徐先生冷哼一声。

孙策轻声道:“对了,还不知我亲人何在?”

徐先生突然道:“孙将军,你真的不想再考虑一下?此等大业本是千载难逢。”

全身被遮盖的孙策看不出表情,可口气坚定道:“我已经考虑许久……”顿了片刻,孙策轻声反问道:“难道徐先生还要考虑什么?”

徐先生目光微寒,随即感慨道:“可惜流芳百世的功业,就被这般平白错过。孙将军,不过请你放心,既然宗主下令,我等不会对你如何。请随我来。”

他说话间,向着和夜星沉相反的方向行去。走不多远,他先领孙氏兄妹和单飞到了一间房间。

房间空荡,并无人踪。

孙策不等发问,徐先生道:“孙将军,还请稍等片刻,我这就将不相关的人等带来。”

一等徐先生离去,孙尚香立即道:“大哥……”

伊人似有千言万语,但一直无暇说起,不想孙策止住了妹妹的下文,望向单飞,我想和你说两句。”

他不由单飞反对,拉住单飞笑道:“若是许多年前和你相识,你我说不定会成为兄弟……”

单飞一怔,不为孙策这时的闲话,而是因为孙策在拉住他的手的时候,飞快的在他手上写了几个字——请带尚香离开,绝不要回来!

.

Ps:开放了个Q群,群号57.27.82.61.2,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先入群,老墨回家后,有空会在群里和大家聊聊。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