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96 自相矛盾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96 自相矛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堂中静的似听到云雾缭绕的声音。

孙策在叙说往事的时候,除单飞、孙尚香认真倾听外,夜星沉几人都像石雕木刻般没什么言语,秦奋更如老迈衰败的就要睡着了一样。

可听孙策质疑,秦奋的老眼中有精光微闪,缓慢道:“孙将军的意思是?”

“到如今,冥数还准备瞒着我不成?”孙策反笑道:“我在冥数呆了许久,秦先生帮我制住了胡思乱想,亦让我清醒了许多,也想通了很多问题。”

秦奋咧嘴像在笑,可嘴角的褶皱却如同沙皮般耷拉着,让人看去,只感觉他很是不爽的模样。

“不知道孙将军究竟想通了什么?”

孙尚香玉容愤怒,才待说话,就听孙策道:“尚香,我来说就好。”

伊人冷哼一声,终究还是听从孙策的吩咐沉默下来。

孙策语气平和道:“冥数的单、巫两家因为女修之令,一直利用无间捕杀使用异形香之人。不过单、巫的后人终于又发现,长生香的确能修补异形香的缺陷,他们这才想方设法的找到长生香,希望冥数中人不但能***长生之秘,甚至对异形香的缺陷亦能弥补。”

单飞略有诧异,没想到先祖的志向竟然不校

“许生、严虎都知道这点,对我所言并无欺骗,我当初对这两人下手,是我愧对他们。”

孙策直言不讳,话语中有着深切的内疚之意,“不过他们都不知道的是……和长生之秘一样,除神农外,亦是无人知道怎么修正异形的缺陷。而冥数不知多少代人下了多少苦功,还是无法***这个秘密。”

沉默片刻,孙策又道:“可秦先生还是很想***这个秘密的,是不是?”

秦奋良久才道:“是。”

“秦先生虽有***的恒心,但却无神农般亲身试药的决心。”孙策又道。

秦奋并未应声。

孙策对秦奋的反应已在意料之中,望向单飞,你若是这种情况,会如何选择?”

“我不会有这种选择的问题。”单飞摇头道:“我没有做这种事情的脑袋。”

他脑洞虽有,但知道没有太多科研的兴趣。

孙策良久才道:“你也没有做这种事的决心。”

单飞一颗心颤了下,他对孙策所言并没有什么不满。对于一些事情,有些人真的做不出来。

他想到孙策对秦奋质疑的话语,再听到孙策说的这些话,已经猜到孙尚香为何会这般愤怒了。

他的确没有做这种事的决心!

因为他不想伤害别人来换取一些成就,不过别人凑上来主动让其打脸除外。

果不其然,孙策揭开了秘底道:“秦先生没有以身试药的决心,可却想在别人身上看看长生香加异形香会有什么变化。不过这世上用异形香的人不多,秦先生虽有长生香,却找不到使用异形香之人,一直没有付诸实践,直到秦奋先生知道了我。”

顿了片刻,孙策轻声道:“于是秦先生就游说于吉带来长生香见我,鼓动我使用长生香。”

堂中有明月亮光,裂云破雾的洒落在秦奋的身上。

孙尚香出刀!

刀如月起,全无征兆,等你察觉时,月光早罩。

可月光才是明耀千里时,有乌云笼月。

乌云一起就散,明月才出就隐,转瞬间天地间云腾雾升,又如方才般朦胧飘渺。

孙尚香俏立那里未动一样,可花容稍改,秦奋脸上的褶皱更加的深沉,右手衣袖无风自动,激荡的如同风中雨丝般。

单飞脸色微变。

他知道在这刹那,孙尚香出了一刀,秦奋亦回了一招,看起来孙尚香没占到便宜,而秦奋亦没有占据上风。

伊人的武功极为高明,从当初一刀就击退冥数的破军、武曲可见一斑,但伊人愤怒的一刀,居然不能奈何这个行将入木的秦奋,甚至可说是秦奋坐着还了一招?

冥数中人的实力恁地这般深不可测?

二人交手,堂中的众人并未惊诧,徐过客、黄堂对二人不过稍加留意,可夜星沉居然看也不看一眼。

夜星沉料到孙尚香会出手?他知道秦奋会回击?他根本无动于衷,是不是早知道这个结果?他亦知道还能掌控这个局面?

单飞暗自警惕的时候,却知道伊人为何会愤怒出刀。

孙策虽未说完,但单飞已明白孙策能到这般地步,原来是秦奋这老家伙在暗中策划。

秦奋一直在***长生之秘,又知长生香能修正异形香的缺陷,他虽有神农的精神,却不想以身试药。

这事情看起来好玩,但用在自身上,绝非是好玩的事情。

可秦奋还一直想看看双香合并的效果,于是他选中了孙策。

秦奋知道孙策用了异形香,于是让于吉带来了长生香蛊惑孙策使用,不然长生香何等贵重,于吉怎么会随随便便就有一根?

除了冥数,谁会有这般大的手笔?

那时候孙策使用异形香的负面效应全面的爆发,难以控制自己,终于在于吉的说服下使用了长生香。

孙策变成具活着的白骨,竟是秦奋一手策划!

孙尚香就是知道这些内情,才对冥数的众人如此愤怒,亦对始作俑者的秦奋深恶痛绝,这才出刀要给秦奋一个教训。

这一刀没给秦奋教训,却试出了秦奋的实力。

此人老是老了,可功夫更老,老的成了精一样!

单飞心中叫苦,暗想如果以秦奋的实力来估算,这圆桌会议旁的四人都不见得好对付,更何况夜星沉身为冥数宗主,实力恐怕还远在秦奋之上。

孙尚香,你有话好好说,冷静一下,莫要冲动,咱们硬拼的话,胜算的把握不大。

可单飞又知道孙尚香还能如此克制,已是少见的理智。

这是她的亲人被害,她怎能淡漠视之?

孙尚香出刀之际,孙策倏然上前半步,见妹妹并未有事,轻叹口气道:“尚香,你忘记了我和你说过什么?”

伊人花容戚戚然,听大哥口气中少见的严厉之意,终于道:“我没有忘。”

孙策似稍松了一口气,轻声又道:“你记得就好1他回到原先的话题道:“我用了长生香后变成如今这模样,自然怒不可遏的斩了于吉。”看向秦奋,孙策缓缓道:“秦先生,我不知道于吉是不是知情,但你让他过来蛊惑我试用长生香,恐怕早想到了这个结果?于吉虽是被我所杀,但你也有难以推卸的责任。”

秦奋冷哼一声,并没有反驳什么。

他仍在震惊孙尚香方才出手的那刀。

冥数人远离世俗,却非不理世俗。他们长居此地,知晓太多秘事,更得长生香相助,各个能力非凡。秦奋虽老,对自身的能力绝对自负。

可他没想到孙尚香方才的那一刀,他几乎接不下来。

虽是竭力的保持着镇静,但他心中想着另外几件让他很是忧心的问题,对孙策的指责并未反诘。

“不过长生香倒也不是全无用处,竟镇住了我烦躁的情绪,同时让我清醒很多。”

孙策苦涩道:“我知道自己那般模样,再也完成不了家父的遗愿,这才交代下后事,让仲谋和张昭先生接管江东。我请张昭先生若见仲谋有为,就辅佐仲谋卫护江东父老,让百姓再不受战乱之苦。若是仲谋碌碌无为,还请张昭先生取而代之,或缓回江北。”

单飞记得史载的确是这么说的,看来张昭后来在赤壁之战主降曹操并非无因。

“然后我传信公瑾请其帮手。公瑾和我兄弟一场,对此事并不知情,我亦无意让他参与此事。叔弼年轻气盛,我只怕他重蹈我的覆辙,因此让仲谋制衡叔弼,可没想到……”

孙策叹口气,一时静默。

单飞这才想到孙翊可能也找到这里,听孙策的口气似也见过孙翊。本想问那具白骨究竟是否就是孙策,不过单飞还是稍忍好奇之心,沉声道:“后来孙兄就找到了这里?”

孙策似愣了下,半晌才感慨道:“除了公瑾,许多年来,倒少有对我这般称呼之人。”似瞥了孙尚香一眼,孙策点头道:“我知道自己这般模样,平定天下已是无望,交代完江东的事情后就开始寻找冥数。我能到了这里,倒要多谢秦先生的引导。”

单飞听孙策言语中略有嘲弄,暗想秦奋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做实验,如何会错过?秦奋自然是想方设法的将孙策引入冥数。

“我到了冥数后,本以为要有腥风血雨、或是奇诡的事情发生,可没想到这里的人居然对我很是热情,秦奋先生不问可知的亲切,就算夜宗主亦是对我许诺,让我安心在此间停留,不必担心江东一事,必要时,他们甚至可助孙家一统天下。”

单飞早知道这个结果,闻言还是有些吃惊。

孙策终望向夜星沉道:“夜宗主,当初我感激非常,可我在冥数四年,很多事情想的透彻。要知你曾对我说过,冥数所有的决定,都需在你们四人的知晓下才能实施,那于吉……让我使用长生香一事,宗主想必也知道?”

堂中再次静了下来。

单飞想到方才夜星沉解释的冥数规则,心中发凉。

怪不得孙尚香对夜星沉很不客气,檀石冲要杀单飞的事情,夜星沉可说是檀石冲自身所为,但孙策涉及的事情关系重大,身为冥数宗主的夜星沉怎么可能不再知情?

孙策变成如此的模样,不仅仅是因为秦奋,还有夜星沉在幕后推动?

良久的功夫,夜星沉轻叹道:“我一直以为,木已成舟后,怨天尤人之类话语都是于事无补。当年你若没有长生香,或许还熬不到如今的时光。”

见伊人玉容更恼,夜星沉又道:“但这件事的责任毕竟还是在于冥数……”

“因此冥数想助孙家的决定,只怕补偿的意思居多?”孙策反问道。

夜星沉默然片刻后,凝声道:“不错。”

远方的孙策静寂片刻,淡然道:“那夜宗主不知能否解释一下,冥数既然想帮孙家一统天下,却和妫览、曹操和黄祖等人联系,想要颠覆丹阳,甚至推翻孙家的江东基业,究竟是什么意思?”.

ps:求票!求订阅!写点稿子不容易,还请订阅支持,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