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95节 预谋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95节 预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云起雾漫,遮掩不住那男儿的声音激荡。〔

众人默然。

单飞看着远方那执着的男子、近处伤感的少女,心中难免戚戚。谁看到的都是江东的霸业的辉煌,但又有几个知晓,江东的霸业,本是由孤儿寡母的血泪支撑起来的?

“可只有决心远不行的。”

孙策叹息道:“要实现父亲的大志,我还需要人马和帮手。家父身死,袁术趁机吞并了家父的势力,我在袁术帐前跪了一天一夜,求他将家父的兵马还给我,可仍一无所获。虽有家父的几个手下要想撇开在袁家的一切跟着我,但被我拒绝。我知道他们是看在家父的面子帮我,可我不能害了他们。”

他说的简单,但单飞想到那少年跪在袁术帐前的凄凉和执着,再望那男子时,心中隐有同情之意。

很多人拥有太多坐享其成的荣耀,可又有很多人想要获得成功,注定要付出比别人更艰辛的努力。

“那时候的我已经别无选择。”孙策自嘲道:“我不能埋怨什么,因为我那时无权无势,除了要完成家父扬名天下的雄心外,可说近乎一无所有。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无人帮手再是正常不过,何况我还有几人跟随。”

他一句话就道破了世态炎凉,可望向孙尚香时,声音又柔和了起来,“……我亦拥有亲人期盼的目光。”

孙尚香强忍泪水,许久终于回转身道:“大哥,我们对不住你,我们那时太不懂事……”

孙策放声大笑起来,许久才道:“这和你们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不肯再见到娘亲的眼泪,亦不肯让你们和我一样,受到别人轻贱的目光。孙家的人,由孙策跪一次已经足够。”

他声音斩钉截铁般的坚定,继续道:“尚香,你如今懂事很多,就不要我再嘱托什么。”

孙尚香娇躯微颤。

单飞见了,心中有丝困惑。他第六感也是敏锐,总感觉孙策、孙尚香之间似有什么约定,而孙策的语气,也不像大业将成的模样。

如果真如夜星沉所言,由冥数扶植孙家完成一统,孙家蓦得强援,平定天下的希望绝对大增。

可为何孙尚香、孙策的对话间,对此完全没有欣喜?

单飞默然不语时,孙策偏偏又望过来道:“单飞,你想必也知道我最后做了什么?”

“你用了异形香?”单飞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

“不错,我用了异形香。”

孙策长舒一口气,似要吐出多年来的不平之气,“用了异形香后,我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我总感觉自己要抓紧去做些事情。然后我就先找了我的兄弟……”顿了下,孙策语气中满是骄傲道:“我找到了我的结拜兄弟公瑾。”

是周瑜!

单飞听孙策的称呼中满是浓烈的兄弟之情,立即知道能让孙策这般重视的兄弟只有一人周瑜周公瑾。

史载中,周瑜气量恢宏,兼通音律,而江东更是有“曲有误、周郎顾”一说,可见此人对音律的精熟。

周瑜和孙策是总角之交,江东霸业虽说是孙策成就,但周瑜在其中的功劳绝不可没。

演义中将周瑜说成气量狭窄、不能容人的人物,却不过是为了衬托诸葛亮的光辉。

真实的历史上,周瑜和诸葛亮本少交集,更没什么诸葛亮三气周瑜的说法。

孙策言语沧桑,不过在提及周瑜的名字时,终重回昔日的慷慨激昂,“我对他说,孙家不能倒、更不会再受旁人的轻蔑,家父留下的人马,这次我一定要向袁术要到。”

他蓦地回忆起往事,单飞只以为冥数会有些无趣,可夜星沉微笑不语,徐先生等人尽数垂头,似是神情不属,根本没再听孙策说些什么。

“当初公瑾对我道我和你一块去!我那时却请他照顾孙家老幼,说若是事成,和公瑾并肩来打天下,若是事败死了,家人还请他多加照料。”

单飞知道孙策用了异形香后,不知道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那时候对周瑜的托付,几乎和托孤无异。

“公瑾倒没拦我,不过对我道你成行后,我助你完成大志,你若死了,我为你报仇。”

孙策所言不过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单飞听了,心中却不由热血沸腾。

或许兄弟间,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安慰,关键时,能拉你一把就好!

只需一把足矣。

多了都是自觉惭愧。

孙策声调渐转激昂,似又回到当年金戈铁马的豪情,“于是我孤身到了袁术帐前,求见袁术。当时有一人曾是家父的手下,见我前去,却是阻***见袁术,甚至羞辱于我,被我格杀当常”

他甚至不屑提及那人名字,轻淡又道:“我再见袁术后,说我不能约束家父部下作奸犯科,很是愧对家父。我那时请袁术将家父部下重归我统领……再行约束。”顿了片刻,孙策哂然道:“袁术那时对我很是客气,或许心中有愧,或许良心大,竟答应了我的请求。”

你那时拿着斧头好不好?

袁术能不客气吗?

单飞听孙策说的意气风,脑海中早闪过当初的画面。

那曾经的稚子蓦地变成猛虎般,先杀人立威,再直入袁术的帐中讨债。

孙策说的简单,可袁术的手下那时怎会不加阻拦?不过孙策得异形香相助,绝非袁术那些手下能够拦截。

袁术看着一帮鼻青脸肿的手下,望着杀气腾腾的孙策,再加上做的事情的确不厚道人家老子总算顶着你的名义为你出兵平叛,如今为你打仗公亡了,你连一百块都不给人家,还吞了人家的产业,做人做你这样的,也就怪不得你临死时喝不到蜜糖。

看着远方那孤高的男子,单飞心中不但有了同情,还多了点好感。

孙策继续道:“那时家父的忠义手下程普、黄盖等人早在帐外等候我多时,我那时带领他们,再无愧疚心理,因为我知道这次不会辜负他们的信任,而会带他们打下大大的疆土!我带着要来的千余人马去找公瑾,然后我和公瑾渡江击刘繇、捉王朗、平江东、取庐江,败黄祖后,再取豫章,不断的壮大着声势。”

他说到这里,并没有什么自豪之意,反倒有着无边的惆怅。

“那时我一路高歌猛进,但心中总有担忧之意,因为……”他说话时,伸手摸了下头顶,又缓缓放了下来,“我那时身体有了些异样,我知道是使用的异形香开始出了问题。我感觉我可能等不及一统天下、完成家父的理想就会倒下。”

是他的脑袋有了问题?

单飞留意到孙策摸头的动作,暗自揣摩。

“那种想法一冒出来,就再也无法除去。”孙策轻叹口气,“而且这种想法整日纠缠着我。”

他说的奇怪,单飞对此却有理解。

当初孙尚香曾对他说过,三香均有缺憾。以孙尚香的看法是无间能去不能返,徐先生却认为就算能返也是无法改变什么。长生让人变成白骨不容于世。异形香却是让人能力暴涨的时候,变得难以控制自己。

人不但有躯体,还有个大脑在控制躯体。

在单飞看来,异形香的这种变化,极可能是激活脑部能量来***身体变异。

在古代这种变化是用“修昆仑”的专业术语来解释,如果放到当代的话,这和开人脑的实验大同小异。

根据科学认知,如今人类对大脑的利用程度不到百分之十。

如果将人的大脑潜力全部开出来,那这人肯定是个人!不过因为这种实验还没达成,产生的副作用亦没谁能够讲清,眼下看来,孙策用异形香后,开始产生了副作用。

孙策涩然道:“这念头益的强烈,整日困扰着我,让我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逐渐变得暴躁不安、不通情理起来。”

单飞向孙尚香望了眼,见到伊人眼中的清光如同花瓣上无依的泪。

“等遇到严虎时,我这种念头益的强烈,甚至每日想到的都是我明天会怎样。”

孙策说到这里,右手又不经意的触碰到头顶的部位。

单飞留意到孙策不是用力去按脑袋,而是去触碰脑袋,暗想以常理判断,这种触碰不是脑袋内部出现了问题,而更像脑壳的问题。

孙策不是长角了吧?

单飞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个匪夷所思的结论,自己都感觉有点奇怪的时候,就听孙策继续道:“那时严虎给了我一个***,他告诉我……要***异形香的缺陷,一定要用长生香。我那时候着魔般,一听到这个结论,立即痴迷起长生香来。”

心中微动,单飞暗想怪不得孙策执意要用长生香,这种举动让太史慈难以理解,实则是孙策可能被异形香影响到精神出现了问题。

孙策那时不见得是精神病,可听他描述自己的状态,很可能比偏执型人格和极端强迫症更严重一些。

“后来的事情,你想必已然知道。”孙策简略道:“我再见了严虎,对严虎的那种情况惊骇欲绝,这才出手杀了严虎和许韶。但那之后,我脑袋里除了转着异形香的念头外,居然多了个只有长生香才能让我重新振作的想法,而且再无休止。”

轻叹口气,孙策望向一直垂头不语,似已瞌睡的秦奋道:“秦先生,于吉能找到我,是受你的命令吧?”.

ps:求票,求票,求推荐票!哈哈!.

未完待续。8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