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94节 我行我上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94节 我行我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徐先生等人目光惊错,没料到单飞竟猜到这点。

单飞望见徐先生等人目光时,心中其实更是骇异。

他竟说中了冥数的计划?

冥数想要扶植孙家,一统天下?

单飞这般推测绝非信口而出,实则是知道对一些事发生时,有些人是在批判,更多人的心理是你行你上啊,但这两种态度均是旁观态度,于事无补。

真正要强的人素来是我行就我上!

冥数对当今的现状诸多不满,偏偏极具实力,有我行我上的想法不足为奇。

这个冥数和他曾经设想的完全不同。

冥数竟像个救世主!

先有长桑君忧心民苦传业秦越人,后有黄石公择良除暴授计张良,就算徐福拿来秦皇镜,看起来都是致敬神农,***长生之秘为天下苍生谋取福利。

冥数忧心天下苍生苦难,屡次为民造福,可结局却让冥数失望,于是冥数抱着我行我上的念头,准备扶植孙家一统天下解决世上动荡,创建个和谐***?

夜星沉不按套路出牌啊?

可你冥数藏在曹操阵营对付孙家是怎么回事?

单飞要不是还在保持脑袋清醒,几乎相信了冥数所做的一切,眼下的他仍持保留态度。

夜星沉却已赞道:“单飞,你不愧是单家之人,哪怕对往事少知,却能凭头脑想出来冥数的计划。”

“我真的很想听听冥数扶植孙家、一统天下的计划。”孙尚香冷漠道。

伊人秀眸中少有的燃着火一般的愤怒。

众人接触到伊人的眸光时,除单飞问心无愧外,余众的神色居然都有点尴尬。

夜星沉嘴角的笑容似乎僵凝片刻,终究还是叹息道:“我今日请孙郡主到此,本来就是要将所有的一切说个清楚。”

“我也在等夜宗主说个清楚。”

面对冥数宗主夜星沉,孙尚香没有表现出任何胆怯。

单飞望着那怒火中烧的少女,实在难想是什么支撑她这般态度。他没见过夜星沉显露功夫,可他知道天下若有高手排名的话,在他单飞的认知中,夜星沉绝对可以排名前三的。

檀石冲有气场,但在单飞的眼中,那种气场已像是在作秀。

而夜星沉的气场已到大巧不工的境界!

听孙尚香的言语满是对冥数的不满,夜星沉轻叹道:“冥数和孙家的关系,本是从令尊开始的。”

孙尚香漠然无语。

夜星沉倒不介意,继续道:“令尊是胸怀大志之人,旁人或许不知,但我却知道,令尊本是兵圣孙武的后人。”

孙尚香秀眸微现诧异。

单飞怔了下,暗想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原来在场众人都是大有来头,就算那个黄堂都有黄石公在背后撑着,而孙家更是孙武的后人,怪不得江东孙家从父到子,从男到女,均是武功韬略远胜常人。

“不过除孙膑再放异彩后,孙武之后倒多是默默无闻之人。”

夜星沉转望孙尚香道:“令尊心气极高,旁人若是有这等身份,多是大肆张扬,以此为荣,令尊却是以不能超越祖上为耻,因此令尊一直韬光隐晦的习练兵法武功希望能一鸣惊人。令尊有天赋,又肯下苦功,若***夫,在当世绝对算是好手。”

单飞知道孙坚曾干掉过华雄,而华雄本为董卓帐下仅次于吕布的高手,如此推算,孙坚的武功不差,谋略亦是不凡。

“可是以令尊的武功,想必还是比不上郡主的大哥孙策,亦难比郡主。”夜星沉淡淡又道。

孙尚香玉容似有些凛然。

夜星沉道:“令尊死于岘山,传说是被黄祖派人射杀,至于***嘛……我也无从得知。但令尊一去,孙家立崩,那时候孙策似也没有太高明的功夫,不要说一统江东,就算支撑孙家的门户都难。而郡主那时,更不过是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单飞见夜星沉对孙家一事说的极为详尽,知道他必定有点用意。

“虽说武学一事,青出于蓝也是大有可能,可无论是孙策还是郡主你,武功都达到世俗顶峰之境,这就让人难免奇怪,你们兄妹的武功远超父亲,究竟从何习来?”夜星沉问道。

堂中云起。

往事朦胧。

夜星沉不得孙尚香的回答,似在意料之中,“旁人并不知情,可冥数却是对诸多秘辛均是知晓……”

孙尚香芳容微变。

“不过冥数没有查出郡主的武功出处,却知道孙策的武功为何突然霸道起来。”

顿了片刻,夜星沉见众人均是静默无声,静待***的时候,才要开口,就听一人轻声道:“我的功夫能如此精进,本是因为异形香。”

声音轻淡的如同年轻人的意气,可声音回荡在此间,却带着难以磨灭的沧桑。

话语落地,除单飞外,众人竟都是沉默,甚至头都没回,孙尚香更是娇躯颤抖,眼中蓦地有泪光涌现,可出奇的是伊人亦没有转身。

单飞转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等看到云雾尽头伫立的那人,单飞心中震颤。

那人一身黑衣,脸上带着面巾,头戴的斗笠又遮住了额头。

冥数飘渺。

那人站在远方,更是朦胧的如同个影子般,只剩下一双深陷的眼眸,让人望了心冷。

这人和董胆描述的一模一样。

孙策!

来人就是孙策,他果然没死,只不过……

远望孙策遮的极为严实的身躯、不露于外的脸庞,单飞心口剧烈跳动了下他已想到那严实的服饰下,罩着的只怕还是一具能走动的白骨。

孙策没有复原,他若复原了,就不会这般模样。

孙尚香神色激动,却没有迎上去。伊人早入冥数,是不是也早见过了大哥孙策?

伊人如此愤怒的模样,不是为了自己,却是因为亲人在此事中的受伤。

单飞脑海中念头急转时,随即被孙策所言吸引孙策武功精进竟也是因为异形香!

徐先生等人对单飞、孙尚香的来到很是诧异,可孙策蓦地出现,众人竟没丝毫意外,由此来看,众人早知道孙策在冥数。

单飞想到这里时,见孙策远远望过来,目光竟落在他身上。

那是一双根本看不到的眼眸。

被那双眼眸盯着,再想到其下白骨暗藏,单飞背脊微有发凉。可他毕竟早知此事,亦有非常的见识,暗想佛家有一种白骨观的修持方法,通过观身为骨的修持意念,转五蕴俱空,灭人对肉身的依恋。

白骨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的偏见。

他不是修行者,可见惯了白骨,暗想人死化骨,人生变骨引发的惊惧无非是眼界的遮掩。

庞统那么丑的人,看惯了都觉得可爱。孙策就算是活着的白骨,不过形体有异罢了,他单飞问心无愧,又有什么值得害怕?

一念及此,单飞反是露出微笑,向孙策轻轻点头。

堂中云气缭绕。

孙尚香似根本未向单飞看来,但那一刻,如月般的眼眸中,蓦地有雾气迷离。

孙策定定的望了单飞许久,竟也稍加点头道:“单飞,我已听过你的名字,今日一见,实属幸事。”

单飞虽看不到孙策的表情,但听出他说的极为真诚恳切,略有意外。

孙策为何会听到他的名字?

怎么这里的人,都和他很是熟稔的样子?

孙策语气平和,若非早知其威名,单飞几乎感觉面对的不过是个谦谦君子,怎么也想不到他是那驰骋江东的小霸王。

默然半晌,孙策终道:“夜宗主,孙家接下来的事情,不如我向单飞来讲。”

夜星沉点点头,并无异议。

远方的孙策无声无息的在笑,很是苦涩的模样,“你一定奇怪我怎么会有异形香?”

单飞不解孙策为何独对他发问,或许是因为这里就他全不知情的。心中苦笑,单飞还是接道:“是有点奇怪。”

“那是家父从华雄手中取得。”孙策揭开秘底道:“当年董卓为乱天下本是有异形香相助。董卓为人贪婪无度,一直让手下追寻三香的下落,希望得到更多的异香被其所用。”

众人均是沉默没什么异样,显然都知道这段往事。

“华雄为虎作伥之际,亦在帮董卓寻找三香。不过华雄找到了半支异形香,不等交给董卓时,却被家父所杀。家父从华雄身上得到异形香,却是一直没有使用。单飞,你知道是为什么?”

你们怎么什么问题都问我?

偏偏你们知道的都比我多。

单飞暗暗叹息,听孙策话语中满是寂寞之意,终于回道:“因为令尊知道使用异形香,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有趣?”

孙策似在笑,笑的落寞,“不是有趣,而是无趣极了。家父从华雄心腹口中得知异形香的问题,将异形香交我保管,同时告诫我,这异形香虽能给人带来难以想象的能力,可却也能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

沉默了良久,孙策轻声道:“可随后家父就殒命岘山。家父辛苦创下的基业转瞬土崩瓦解,被袁术收了回去。孙家只剩下娘亲、我、仲谋、叔弼……”看着妹妹的背影,孙策感喟道:“……还有嗷嗷待哺的尚香。那时候、尚香还小,不想转眼间,竟已成为了大姑娘。”

众人看不到他的神色,但听到他柔情似水的话语,实则是对这个妹妹极为的疼爱那本是亲人间血浓于水的关怀。

孙尚香娇躯颤抖,昂首却不让珠泪流淌下来。

孙家的人素来流血不流泪,男儿如此,女儿亦是一样!

单飞远望那如幽灵般的男子,心中突然有分伤感那时孙尚香嗷嗷待哺,孙策亦不过是个才十六岁的少年。

孙策立在远方,声音亦如天籁传来般的遥远,“我那时候只有一个念头,孙家不能倒,父亲的希望不能灭。父亲不在了,可还有孙策孙伯符在!孙家的希望,孙伯符能够承担下来1

声音远,但如钢铁般的硬朗,那一刻,本是柔情如水的男儿终于有了几分笑傲疆场的孤高,可更多的却是命数下悲凉的无奈。

“这是孙伯符的命,永远不会更改的命!如果再让孙伯符来选,孙伯符还是会这么眩只因为……”

看着那颤抖的如雨中梨花的孙尚香,孙策轻声但坚决道:“我是叔弼、尚香他们的大哥,如果亲人中一定要有人承担这个责任,孙伯符责无旁贷1.

ps:求推荐票!还请看书的朋友投点推荐票,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