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93节 一统天下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93节 一统天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书友‘木幻之灵’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老墨谢谢你了!也感谢众多打赏订阅投票给∧书友们,有你们的支持,老墨才能专心写好这本书。<.??1〕Z〕W.谢谢!

单飞心震撼。

长桑君是冥数人,在研究长生之秘的时候已有收获。他送给秦越人副药,秦越人服下后,双眼就和秦皇镜样了,可以看穿人体的病患。

那秦越人不就是可以移动的秦皇镜?

秦奋那刻眼神极为凌厉,他也有如秦越人般的双眼?这倒有点可怕的。

“长桑君给秦越人的那副药,本是冥数通过研究长生香所得?”单飞知道这个***再不会有错。

徐先生等人神色惊诧。

他们伊始真的没瞧得起这少年,可如今见这少年对往事所知甚少,偏偏能抽丝剥茧的得出越来越接近***的***,这种头脑绝不简单。

夜星沉赞赏道:“你说的丝毫不错,长桑君是冥数第个***秦皇镜秘密之人,亦现了秦皇镜和长生香的关系。他效仿神农自己使用了长生香后,竟能双眼看透人体,实在算是冥数成立以来,在长生香上最大的现。”

单飞对长桑君的执着倒是肃然起敬。

这时候虽没有科学的说法,但在单飞的眼,长桑君就是在搞科学研究呢。长桑君为***长生之秘,不惜以身试药的精神,只怕少有人能够比拟。

真正的科学家本来就需要个执着思考的脑袋、勇于探索的精神。

“冥数虽与世隔绝,但并不是对世俗漠不关心。”夜星沉又道:“长桑君有此现后,却又现他的方法除了自己外,对旁人并不适应,于是长桑君认为这种药物只是适应某些特定人体。”

单飞对此倒不奇怪。

在医学上,很多事例偶然性很大,这和人体的特殊性有很大关系。

人类眼下直在致力于基因研究,就是想要***人体的常例和特例,甚至找出长生基因。

“于是长桑君出了冥数,寻找合适的人眩他双眼既然能看透人体,也就开始选和他体质类似的人物,直到他找到了秦越人。”

单飞暗自点头原来秦越人看上长桑君的时候,长桑君亦是选上了他。不过有双可看透人体症状的眼睛,远比自身透明,被人看透要强了很多。

“这是种奇异的能力。”夜星沉道:“可这种能力定要传给有志百姓苦难之人,若落在居心叵测之人的手上,只会带来灾难。”

单飞想起夜星沉说的有关用刀的理论,很是赞同。

这就和核能力样,奥本海默和爱因斯坦这帮科学家开出来这种震撼的能力,本是为了造福人类,可山姆大叔偏偏用在战争。

直到如今,核计划用在毁灭上的用途居多,造福人类的方面却是少之又少。

冥数有这种见识,比山姆大叔要强很多呢。

“长桑君就是有感于此,才对秦越人诸多考验,不过秦越人也没有辜负长桑君的信任,之后悬壶济世来救治天下苍生,造福难数。冥数对此,也算有点小小的功劳。”夜星沉倒不居功道。

“这不是小小的功劳,而是极大的功业。”单飞大声赞道。

徐先生、黄堂脸上都露出喜悦之情。

无论哪里人,只要是人,听到赞扬都还是高兴的。

秦奋却是冷哼道:“但我先祖秦越人也是死于救治天下苍生之心。”

单飞怔,想到秦越人的结局,心感喟。

秦越人是神医,也是个好人,却没有得到好人的下常根据史载,秦武王有病,太医令李醯不行,结果秦越人那时正在关,三下五除二帮秦武王将病医好。秦武王感觉秦越人的医术比李醯高出不止个档次,有意封秦越人为太医令。

不过秦越人知道达官不缺药,百姓却短命,感觉给百姓看病才更让自己充分挥作用,因此无意在秦宫为官。而李醯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不但在秦武王面前百般诋毁秦越人,甚至在秦越人离去后,还派人杀了秦越人。

这是个人类的悲剧,亦是人类的损失,可这种悲剧偏偏从未停止。

远的如秦越人,近的如为科学奉献,却被诬陷叛国的爱因斯坦、奥本海默,这种事情,古今外屡见不鲜。

单飞想到这里时,暗自摇头。

夜星沉也是收敛了笑容,叹气道:“长桑君知晓秦越人死去事后,亦是郁郁寡欢的逝去。长桑君虽有留药,但却没有继承他能力的传人。幸好冥数后来找到了秦越人的后人,说服其尝试此药,竟将这眼能透物的能力传承下来,眼下的秦奋,就有这种能力。”

孙尚香本是神色漠漠,听到这里秀眸略现惊奇之意。

“不过长桑君逝去前说过的句话,却让我等很是伤感。”

夜星沉指敲石桌,沉声道:“长桑君说了为何如今这世上,再无黄帝、炎帝、尧舜那般垂手治而天下安的统治者。为何统治世上的当权者,许多都是贪婪残暴之人?”

单飞感觉这问题实在不好回答,孙尚香亦是蹙眉思索。

堂时沉默,有云山雾罩,让众人身在其,飘渺难测。

“而这个问题在秦始皇掌权时,冥数困惑到了极点。秦始皇本是有志统,能力也是非同凡响,我等本以为他就算不如尧舜那般,却也能高山仰止,会成为代明君。不想他被十二金人蛊惑,转瞬沉迷长生事,又在秦皇陵、阿房宫大兴土木,耗尽天下资源,弄的民无生存之境。”

叹口气,夜星沉凝声道:“正如孟子所言,君视臣如手足,臣视君如腹心;君视臣如土芥,臣视君如寇仇。秦始皇后来不拿天下百姓当人看待,百姓自然难当他是治国之君。冥数虽是不想插手世俗,但那时对秦始皇亦是忍无可忍。”

单飞心微动,“那冥数做了什么事情?”

“你可知道汉初三杰之张良?”夜星沉突然道。

单飞听夜星沉引经据典的,倒没想到冥数之主不但实力深不可测,居然还能通古博今,学识亦是不凡。

他知道张良,这可是汉高祖刘邦手下“运筹策帷帐之,决胜于千里之外”的人物。

刘邦能取天下,有三人必不可少,那就是张良、韩信和萧何。

见单飞点头,夜星沉道:“张良本是奇才,认为那时天下***之源本在秦始皇,若是能举击杀之,快刀斩乱麻,天下或许还在始皇帝家族控制,但说不定换人统治后,对百姓的压迫也不会那般的惨绝人寰,百姓也能稍解倒悬之苦。”

单飞诧异道:“难道张良请的大力士竟然是冥数人?”

夜星沉眼露赞赏之意。

他和单飞谈及很多往事,可单飞并非填鸭般接受,而有自己的主见和判断,只凭这点,在夜星沉看来,单飞能力亦是非凡。

单飞见夜星沉点头,立即想到古博浪沙的段往事。

据史载,张良曾前往东海拜访仓海君,寻大力士出马在博浪沙袭击秦始皇。

那力士所用的铁锤有百来斤之重,下就将秦始皇的马车砸个稀巴烂。不过狡兔三窟,秦始皇不但在阿房宫多建地道,连宫人每天都找不到他,出巡时,秦始皇更是多设疑驾,让张良也摸不准哪辆车内乘坐的是秦始皇。

张良误副车,还能逃得性命。那大力士究竟如何,史书却没有记载。

可就算如今奥运的什么举重、铅球冠军,你让他拿着百来斤的铁锤丢出数十丈,也是绝无可能的。

百多斤的铁锤最少要丢出数十丈的距离!

秦始皇从来都是在极为宽敞的官道上行车,前呼后拥的规模浩瀚。刺客不可能在路边等候行刺,那刺客最少要藏在路边的隐蔽之处。

如此推算,刺客离秦始皇车驾的距离可想而知的遥远。

这击可说惊天动地,非高手不能为之。

东海不是正近冥数?能有如此匪夷所思巨力的高手,极可能是出自冥数。

“当时是冥数武曲出马,可依旧难耐秦始皇。”

夜星沉叹口气道:“那时候秦始皇手下高手着实难数,亦防备森然。武曲击不,立即带张良抽身而退。当初冥数的些人认定击杀秦始皇无疑是以暴制暴,后果难料。而冥数的黄石公更是不赞同这点,因此授张良兵法秘术,希望他能择良主替换暴秦。”

黄石公?

那个喜欢丢鞋的老头?

见黄堂不自觉的挺直了胸膛,单飞感觉黄堂多半是黄石公的后人了。

单飞亦知黄石公这个人。传说此人是张良的***,将绝世兵法《太公兵法》授于了张良。那时张良刺秦始皇不果,躲避逃命,却在下邳桥碰到黄石公。黄石公在桥上先后丢鞋三次,让张良为其捡起扶着他穿上。

张良的修养还是很不错的,要是放在现在,扶老人那是绝对不敢的,更何况三次之多?家里再是豪富也是架不住这种奢侈的举动埃

往事如烟,历历眼前。

单飞感觉夜星沉所言飘渺,偏偏所有的事实又都是有根有据,让人难以不信。

“可结果却仍让冥数大失所望。”夜星沉叹息道。

单飞真的错愕。

“张良辅佐汉高祖刘邦统天下,冥数对这个结果仍不满意?”

夜星沉缓缓道:“汉高祖所为,我等倒不好妄自评价,但我们现汉朝的所作所为,亦是陷入千百年来古怪的循环。大汉称霸时,但亦逃不脱腐朽贪婪、崩溃分散的下常如今天下的人口,已不及汉时鼎盛时的成,百姓的遭遇由此可见斑。百姓何辜,要遭受这般苦难?”

单飞默然。

夜星沉说的听起来是尖刻,可如今百姓的凄惨,还过秦朝当时,而之后元清时代,华夏百姓只有更惨。

“冥数不满这种可怜的循环,于是冥数的大计划开始慢慢形成。”夜星沉看着单飞道:“以你的聪明,听到这里,想必已知道冥数的计划究竟是什么?”

单飞这次没有摇头,目光从众人身上掠过,终究落在孙尚香的身上,他轻声但凝重道:“你们不满别人的统治,于是想要取而代之的统天下?”

言出,四座惊诧。

夜星沉竟赞同的点头,不过还是补充了句,“冥数不是想取而代之,而是想要扶植孙家,统天下1

.

ps:,旅游就是遭罪,对我来说。

.。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