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92节 大计划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92节 大计划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冥数内部有问题!

单飞听夜星沉一问,知道这四人若不是奥斯卡影帝在合伙欺骗他,那冥数内部一定出现了什么问题。

冥数眼下更像是***集中制和三权分立的结合体。

宗主夜星沉在冥数多出一票否决权,可冥数做出的决定,却要全部人知晓通过才行。

夜星沉竟不知道檀石冲要杀他单飞!

有人绕过了夜星沉做了此事!

这件事是谁在主使?

是黄堂?

他单飞根本不认识此人,黄堂为何会派檀石冲对他下手?

如今单飞得夜星沉的解释,加上自己的所知,总算明白了冥数的历史大概。

冥数是单鹏和巫咸共同开创的,历来的任务看起来不是要杀变数人单鹏本身就是变数,如何会追杀自己?

冥数是奉女修之命,追杀使用异形香之人,同时试图***长生之秘。

两千年前,竟是神农亲用长生香、利用秦皇镜,以大智慧和大毅力***了长生之秘。

虽不知真正***的内情,可听夜星沉的意思长生香和秦皇镜一样,都是让人长生的工具!

现代科学家早就放言人能活到二百岁以上,这是个梦想、亦是个目标,却早被神农实现。

冥数本和世俗无关,不过在***长生之秘的过程中遇到了难题,又被徐福说服,冥数这才开始融合外部的力量。但冥数怕自身出了问题偏离本心,遂采用***的方法做事。

秦奋是“扁鹊”秦越人的后人,能坐在这里定是因为医学世家的缘故,徐先生坐在这里,应是因为徐福取了秦皇镜立下了功劳。

在这里的人,看起来都像大有来头的样子,这已经不能用官二代、富二代来形容,或许用“传说二代”来形容更加贴切一些。

可这个黄堂为何能出现在这里?总不是因为黄帝?

黄帝不姓黄,传说中黄帝本姓公孙,后改姬姓,因居轩辕之丘的缘故,又号轩辕。

这个黄堂和黄帝不会有什么关系,更不应和他单飞有什么瓜葛。

单飞心思转动时,黄堂神色亦是诧异,“宗主,冥数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派人出外查看世情、打探消息,这本是冥数的惯例。破军、武曲出外,的确是由我来指派,可宗主和诸位亦是知晓。武曲居然对单飞下手,我根本没有想过。这两人至今未归,我亦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单飞皱了下眉头。

这冥数的制度接近***,看起来做事的风格也开始接近公仆,一有事情先推个干净,只怕随后就是推了再拖,大事化小了的策略。

夜星沉笑意不减,“原来如此。”他摊摊手向单飞笑道:“我本不算清楚”

他话未说完,一人问道:“冥数对单飞一事并不知情,我觉得倒是有情可原,毕竟人在外,命令可以不受。可是冥数对孙家一事,也是毫不知情吗?”

话才出,徐先生三人已现怒容。

这里本是冥数议事之地,无关人等严禁入内。

正所谓“无以规矩,不成方圆。”规矩立下,到哪里都要遵守,不然立下何用?

冥数更重规矩!

夜星沉将单飞放入冥数后又带到这里,不让其余三人知晓,本是破坏了规矩,徐先生等人发难就是为此,不过夜星沉一句“去掉一人”让三人暗自心惊,这才暂时搁浅此事。

可听又有人到了这里,而且像是个女人在说话,实在让三人忍无可忍。

豁然回头望去,三人才要呵斥这里怎么会有女人发声的余地?

等见到说话那女子面容时,三人豁然站起,竟齐齐退后一步,脸上均露出惊骇欲绝之意。

“女修?”徐先生最是惊诧道。

黄堂、秦奋亦是嘴唇动动,看其口型,说的亦是“女修”二字。

来人正是孙尚香!

伊人如立在远处云中的仙子,飘渺无依。

孙尚香素来冷漠。

这刻更冷的如同冰山一样。

可单飞偏偏听出伊人语气中带着无边的愤怒。

孙尚香为何这般愤怒?

单飞心中不解,可他心中多少还有点奇怪孙尚香果然安然无恙,而且看起来到这里竟是通行无阻。

徐先生等人如此惊愕,应是第一次见到孙尚香。可要通行这种地方,没有内部人放行怎么可以?

是夜星沉放他单飞入内的,难道也是夜星沉放孙尚香进来的?夜星沉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徐先生三人初见孙尚香时,本是极为错愕。可他们毕竟是冥数之人,很快就镇静下来,齐齐转望夜星沉道:“宗主,这是怎么回事?此地怎么会有女子入内?”

夜星沉嘴角含笑,“这是孙策的妹妹孙尚香,你们难道从未见过?”

徐先生三人紧绷的神色略有放松,徐先生更是冷哼道:“我等未出过冥数,又如何会见到她?”

黄堂迟疑道:“她为何会到这里?”

夜星沉微笑道:“方才这女子所言,你难道没有听清?冥数对孙家所做的一切,冥数没有道理不知。”

黄堂脸色阴晴不定,徐先生、秦奋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

“我们这个大计划已实施了多年”夜星沉又道:“如今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孙尚香这女子在孙家很是重要,若不经过她,恐怕也是无法再实施下去,你们难道不是这么认为?”

徐先生、黄堂仍旧没有吭声,秦奋咳嗽几声道:“既然如此,宗主为何不找更多相关的人到此?”

“这倒不急。因为我们在这之前,很多事情要捋顺清楚,而且我感觉我等还要将所有的一切告诉孙尚香和单飞两人,这才不算违背单鹏将军和巫咸的本意,亦算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

徐先生等人并未反对。

孙尚香冷漠依旧,她在这里只有看向单飞时,神色才会稍有和缓。

单飞却是精神振作,他最喜欢听到的就是“所有的一切”。

冥数有个大计划,相关孙家?

单飞对孙家往事知晓的已经七七八八,但听夜星沉这么说,倒感觉自己知晓的或许仍不过是冰山一角。

“不过事情的确很是复杂。”夜星沉似也考虑从哪说起,沉吟半晌才道:“或许从秦皇镜说起来更好一些。”

转望单飞,夜星沉似知道这里最迷糊的就是他,耐心解释道:“我等一直在***长生之秘,自徐福带来了秦皇镜后,这里又添了两个位置,形成了如今的议事方法。自冥数出现后,其中着实出现了不少的杰出人物。”

“比如说扁鹊秦越人?”单飞接道。

他这是顺理成章的猜测,毕竟秦越人的后人在此,古代若是有什么医学奖项,秦越人这种人说拿第二,没人敢说拿第一的。

单飞本以为这次预测不会有什么问题,没想到夜星沉摇头道:“不是秦越人,虽然秦越人也很出色,但他的医术能到了尘世无可颇程度,还是因为冥数的长桑君。”

秦奋并未否认。

长桑君?

单飞发现这名字很有点熟悉,蓦地想起一件事情,“长桑君是秦越人的***?”他记得历史上是有过长桑君的记载。

那是出自太史公的史记扁鹊仓公列传。

单飞记不清楚原文,但知道记载大概说的是秦越人年轻的时候曾当过舍长,这职位和招待所的客房部经理差不多,秦越人是那时遇到的长桑君。秦越人那时候的医术究竟如何别人倒不清楚,古人看起来也喜欢做什么跨界之王,张仲景从太守做到了医圣,秦越人也从客房部经理当起了医神,这固然是医疗系统的问题逼得大伙只能自学成才,但也可见有志者事竟成,真正能决定你前途的绝不是你的专业,而应是你的志向和兴趣。

不过这都是题外话,最关键的是秦越人那时候观人的眼光不错,就看长桑君很顺眼,亦对长桑君极为恭敬的服侍。

原来长桑君竟是冥数之人?

据史***载,长桑君也和秦越人看对了眼,就对秦越人说看你招待我这些天,也不要我的钱,这世上难得有像你脑袋这么有病的人了,我这正好有点药,你就吃下去吧。

然后最激动人心的一幕出现了,秦越人以目视病,尽见五藏症结!

这句话翻译成白话说的就是秦越人服药后,一双眼能看穿人体五脏,也能看到人体五脏哪里有了病变!

太史公在史书上记录了此事,着重强调了一点秦越人是有一双神奇的眼睛,可以直接看穿人体观病,而秦越人看病时所谓的望闻问切,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这段历史记载引发的争议自然极大。

史记名列华夏二十四史第一史,那绝对算是教科书般的史书了,如果史记都不算史书,那这世上还有史书吗?可史记很多方面的记录,偏偏看起来像是玄幻。

虽没人将史记当作玄幻来看,可有人就开始质疑司马迁做史的真实性,甚至以偏概全的认为司马迁就是瞎掰,华夏连五帝都没有。

不过好在最近考古接连的有新发现验证了司马迁对五帝记录的绝对正确性,可算是实力打脸。那些质疑的人也就当自己说的话放屁一样,臭过就算。

单飞考古素来是存疑思索,考虑根源所在。当初他见到这段记载后,倒没有过多感慨,只是觉得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但如今再想到这段历史,他蓦地想到最关键的事情。

“秦越人的眼睛那不是和秦皇镜仿佛?”

一言落地,秦奋的眼眸中有精光微闪,那一刻才显露这冥数统治阶层的凌厉所在!

夜星沉抚掌笑道:“很好,你终于又想通了一点,这也是我们大计划开始的源头所在。”

s:历史啊,有时候就是很玄幻,要不然咋那么多草根逆袭,逢凶化吉,变不可能为可能!扯远了,哈哈,求票求订阅!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