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90节 圆桌会议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90节 圆桌会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早被神农往事吸引,一时间反忘记长生一事,见夜星沉说的凝重,单飞关心问道:“那神农究竟有没有被毒死?”

神农,就是炎帝!

华夏中人自称炎黄子孙,就是说全是炎帝、黄帝后代的意思。````

不过神农最有名的地方不是曾为华夏统治者,而是他普渡众生,遍尝百草拯救世人的经历。

这种经历的传说色彩很是浓厚,单飞亦是听过,可今日再听夜星沉言语证实,单飞仍旧热血澎湃。

他向来都尊敬这种以身作则的人士,听夜星沉的意思,神农很有绝地反击的意思,遂忍不住问了句。

夜星沉感喟道:“他这种人若是被毒死,这世上还有什么指望?”

单飞楞了半晌,见夜星沉又在负手望天,倒和郭嘉平日的举动仿佛。

或许这是高人的标配吧?

不过就因为这样,单飞反看不到夜星沉的表情。可听到夜星沉反问中带着肯定的回答,单飞振奋中多少感受到悲凉的味道。

沉吟片刻,单飞又问:“那神农长生不死了?”

夜星沉这次毫不犹豫的点头。

“那他现在何在?”单飞皱眉道。

夜星沉默然片刻才道:“没人知晓。实际上,这本是两千年前的疑案,太史公做《史记》传世,但对当年情况也是无从谈起。若非单鹏、巫咸寻到此地对往事做了记录,这些事情不会再被世人所知。”

单飞知道夜星沉说的没错。

《史记》开篇做的本纪第一篇就是五帝本纪,记载了三皇五帝的事情。神农、黄帝同属三皇,黄帝又在五帝之列,不过史书对这些人的记载泛泛,可说简约不能再简。

受限古代记录工具和毁于战争,能流传下的史实资料实在不多,司马迁对两千年前的事件如此记录已算是难得可贵,若没有冥数这个奇怪的所在,单飞做梦也想不到会接触到两千年前的记录。

而这些事情距离他那个年代,足足有四千年之久的历史。

而那时候人类的医术,就已发展到长生不死?

单飞很是困惑,可却听明白一点,发问道:“长生之术在炎帝时就已存在,秦始皇因是女修的后人知晓此事,得十二金人鼓动,这才不舍的追寻?”见夜星沉点头,单飞道:“可长生之法却失传了。”

夜星沉仍旧点头。

“为什么?”单飞试探问道。

夜星沉默然片刻,“听闻是因为之后发生的一场***。不过冥数并没有记载。”

“你们一直在***长生之秘?”单飞又问。

夜星沉并没有否认,“若非如此,我们也不会答应徐福的请求。”

“不但徐福,就算你们都认为,***长生之秘除了要长生香,还需要秦皇镜的辅助?”单飞整理着长生香的脉络道。

夜星沉笑笑,“光有这两样远远不够,***之人还得有神农般的头脑。”

单飞对此很是认同。

不是你听了《英雄交响曲》能演奏后,你就是贝多芬了,创造性的天赋对人类而言,本是无可替代。

“冥数这里虽没有神农的头脑,不过聪明的人总算不少。”夜星沉又道:“那时冥数本严格与世隔绝,不过自徐福提议以来,这种情况发生了改变。”

单飞心中微凛,“冥数自那后开始插手世俗的事情了?”

他知道冥数对于世俗中人,倒类似华夏乒乓球对国外般,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冥数若是正式入了世俗,只怕世上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并非你想象的那种变化。”

夜星沉摇头道:“此地自被单鹏、巫咸发现后,一直致力长生香的***,其间也有过杰出人士……”

他话音未落,突然扭头望向日落的方向。

仍是黄昏。

单飞终于发现了这里的反常——这里的人造环境只有一种日落的状态。

日落的方向只余彩霞涂抹着天空,却不见夕阳,夕阳已入海。不过此时落日入海的方向却有红光闪烁。

是通讯灯?

单飞脑海闪过这个概念时,就听夜星沉道:“看来他们已经等不急了。”

他们是谁?不会是刘备、孙尚香他们,因为这些人等不急也得等!

夜星沉说话间,缓步出了长亭,由着古道向前走去,“你想必有兴趣和我见见他们。”

单飞绝对有兴趣跟随。情况出乎他的意料,本来和魏伯交谈后,他对冥数有着极深的忌惮,但他知道终究需要面对才能解决问题。

他问心无愧,他决定面对。

一入冥数,见夜星沉饶有兴趣的给他讲了许多往事,单飞除被往事吸引,更注重另外一个方面的暗示——夜星沉和檀石冲不同!对要死的人,像夜星沉这种人根本不用浪费太多的唇舌。夜星沉和他讲往事,就是要和他谈谈。

事情有转机?

单飞不知道***问题的关键在哪里,却很有耐心的进行和谈。

见夜星沉走的不快,他还能抽空问道:“自徐福后,冥数究竟想怎么改变?”

不想话音方落,单飞就听远方有人冷漠道:“无论怎么改变,冥数都不想再重复单家的那种改变。夜星沉,你擅自放单飞入内,可得我们的同意?”

单飞怔祝

那声音很是冷漠低沉,让人一听就感觉其人的孤傲冷酷。

夜星沉不是冥数之主吗?这里怎么会有人对夜星沉这种语气?而且此人对他单飞、甚至单家,都绝不客气!

古道不长。

前方拐弯处,蓦地现出个大堂。大堂古朴凝重,地面是玉石铺就,玉石洁净的近乎透明,正因为这种效果,人在其上,竟如置身云中般。

而堂中墙壁亦是玉石砌成,其中若有影像透出,看起来如山如石般飘渺。

这里倒挺像仙境。

单飞心道——就算他这个现代人到了这种环境都是惊叹,也怪不得古人入内,会有此地为海外仙山之感,

每次见到新奇古怪的地上、地下建筑,常人多被光怪陆离吸引,单飞出于职业习惯,脑海中却先形成此地的立体和剖面结构。

听夜星沉说此地可以在海底移动,单飞内心早将这里当个潜水艇来印证。

此地看似壮观开阔,但和苏州园林借景的方法类似,有点像用立体画像增加空间般,实际上,此间更应是个狭长地域。

四千多年前的潜水艇?而且看起来更像核潜艇!经过几千年,此间仍能运作照明,只凭这点痕迹,非核动力以上能源不能完成。

这考古发现若是揭露出去,人类发展的文明史一定要改改了。

不过单飞对此却不意外,未听魏伯所言时,他也早知道眼下的人类文明史不过是地球几十亿圈中的几千圈罢了。

这个比例是极为悬殊的。

有聪明的人类,早就开始假设流逝那些岁月里,地球绝非是在进行简单的物种进化,而地球也更可能是多种文明结合的产物。

这发现虽是震惊,但单飞眼下顾不得熟悉地形,先向发声的地方望过去。

此间看似飘渺的如同仙境,堂中却是极为简朴,一张石桌旁坐着三人,却有四个石凳。

单飞知道剩下那只凳子恐怕是夜星沉的。

果如他所料,夜星沉进入此间,缓缓走到空下的那个石凳上坐下来,微笑看着单飞道:“此间本来只有两个凳子,后来变成了四个。”

“宗主带单飞进来,难道准备再填上一个凳子?”一人冷冷发问道。

单飞一听那人的声音,知道是先前质疑夜星沉那人。他举目望去,见到那人有个地方和驴子相似——嗯,不是说别的地方,而是说他的脸挺长的。

除此之外,此人看起来乏味至及。

单飞知道人都是互补的,这种看似乏味的人肯定会在某些方面找到他自己感兴趣的地方。

这人看起来最有兴趣的地方就是找他单飞的麻烦。

可他和这人初次见面,这人就像单飞挖了他家祖坟一样的嘴脸,倒多少让单飞感觉奇怪。

夜星沉从容依旧,“那也不用,或许我们可以考虑去掉一人也好。”

在场三人都是脸色微变。

单飞见除了那驴脸外,其余两人一个极为老迈,整张脸几乎都被褶皱占据,乍一看如同沙皮般。

另外一人却像个商贾,脸上挂着可折算的笑容。

听夜星沉所言,三人动容之际,异口同声道:“宗主这是什么意思?”

夜星沉笑而不答,望向单飞道:“还忘记向你介绍一下,这位徐先生……”他指向那驴脸之人道:“他是徐福的后人。”

单飞心中微颤。

看来徐福取了秦皇镜后,不但进入了冥数,还在冥数占据了重要的地位,不然徐福的后人也不会在这里坐着。

这小小圆桌旁的四人,极可能是冥数最有决定权的人物。

“他姓徐,先生是他的名,而不是什么客气的称呼。”夜星沉强调道。

单飞没什么异样。

这名气听起来奇怪点,但战国时还有人叫做徐夫人呢。这个徐夫人说的不是徐慧,而是此人姓徐、名夫人,战国的徐夫人是个堂堂男子汉,更是一代响当当的铸剑大师,荆轲刺秦王时,所用的***就是此人所铸。

古人起名称呼远没有某些现代人想的那么刻板,反倒是现代的某些人对这些名字称谓很是刻板,认定了什么,就和井底之蛙般认为没有任何改变的余地。

夜星沉看向那商贾模样的人道:“此人姓黄,名堂,字正大。取义堂而皇之,正大光明之意。”

单飞微笑示意,黄堂回以等量的笑容。

夜星沉随即望向那垂暮老者,介绍道:“此人姓秦,名奋。本是秦越人的后人。”

.

ps:求订阅!求票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