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89节 鼻祖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89节 鼻祖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秦始皇是女修之后?

单飞知道这个史实——大业,女修之子,是为邺城的创建者,但大业还有个显赫的身份,他是秦国的嫡系先祖!

如此算来,秦始皇绝对是女修的后人。

不过他那时脑海中却闪过了另外一段往事——鬼丰曾对他说过,大业本秦始皇始祖,秦始皇陵的营造之法,听说就是从女修墓葬中汲取的经验。

当初他听过就算,可如今想来,秦始皇、长生和长生香、女修之间,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鬼丰、曹棺等人都在探寻这个***,而夜星沉看起来已知道这个***。

“秦始皇是女修的后人又如何?”单飞虽有猜想,但知道夜星沉肯定知道的更多。

夜星沉叹息道:“自女修到秦始皇时,本已过了千年之久。秦始皇非同凡人,一统六国前听说就得异人相助,后来习得女修下葬之法开始营建秦始皇陵。我们所处之地自古已有,我们不过是加以利用。但秦始皇陵却不知是动用多少人力、牺牲多少性命所建。”

顿了片刻,夜星沉继续道:“大业的后人不少,但除异地之人外,世上知晓三香一事的人本是少之又少,甚至都是斥之虚妄。秦始皇专注大业一统,伊始对长生香并无兴趣,可一切却因为……变数人而发生了改变。”

单飞听到“变数人”三字时,心口剧烈跳了下。

夜星沉却没因此对单飞稍有敌意,接着道:“你可知道影响秦始皇的变数人是谁?”

单飞一时间倒真的想不到是哪个。

夜星沉也不介意,微微一笑道:“那次的变数人极多,足足有十二个。”

“十二金人?”单飞失声道。

夜星沉点头道:“不错,十二巨人用了无间香后,均是到了秦时狄道,却被秦始皇所见。”

“然后呢?”单飞不由问道。

“那十二巨人对到了秦朝很是茫然,并非所有人都会适应另外的一个年代。”夜星沉似有所指的说道。

单飞当作没有察觉,“这些人改变了什么?”

他跟曹棺探险掉入“坑”中,和石来讨论后才发现十三金人的***——这是无间引发的改变悲剧,悲哀之处就在于——这些人想改回原状,结果却越跑越偏。

“他们想回到从前的年代,甚至就算高大的像怪人也无所谓了。”夜星沉道。

单飞心中悲哀,“他们没有回去?”

这十二人若回去了,他当初看到的可能就是十三具巨人棺了。

夜星沉神色也有些无奈,“不错,他们没有改变自己悲哀的命运,可他们却改变了秦始皇的命运。”见单飞讶然的样子,夜星沉解释道:“他们将长生、无间的事情详细对秦始皇提及,希望能借秦始皇的能力帮他们的回转。本来秦始皇虽知女修之秘,但并未下定决心去寻,可是十二巨人的事情对他而言,实在是无法抗拒的吸引。”

单飞知道这世上难有什么淡泊名利,有的多是引力不够。

秦始皇一心统一六国,但到达权利巅峰时,突然知道长生并非飘渺,又有十二金人佐证三香奇异的能力,动心不可避免。

“这里一直远在世外,可以秦始皇之能,要到达这里不难。旁人对三香一头雾水,但秦始皇本女修后人,详细探寻三香一事并不为难。”

夜星沉说到这里,叹口气道:“因此他派徐福出海前来寻找冥数。在千年前,这里本是靠近陆地,那时候世人航海能力寻常,虽有人听说过这里,但能到这里的少之又少。可秦始皇一来,这里只能远遁,因为冥数本不应该插手世俗之事,更不想和秦始皇有什么瓜葛。可或许是冥冥中总有定数,徐福在海上寻找许久,竟然接近了这里。”

“因此,你们就弄翻了徐福的船只?”单飞慢悠悠道。

夜星沉听出单飞暗讽之意,微微一笑道:“这件事本和我无关。”

本来就应该和你无关,你如果在那时就已存在,真的让人无法想象。

但这件事和冥数对世俗的态度有关!

单飞盯着夜星沉,听夜星沉解释道:“秦始皇那时,船只营造能力虽是不差,但航海经验欠缺,他们在海上不可避免的遇鲛……应该是你们说的鲨鱼。结果他们不改人之劣性,视万物为敌,冒然攻击鲨群,这才导致船毁人亡的下常你也看到了,我等虽是自诩万物之灵,但在很多自然现象面前,其实渺小的和蝼蚁一样。”

单飞怔了下,不由问道:“然后呢?徐福如何了?”

夜星沉道:“他们的船只在冥数附近遭遇了海难,冥数众人虽屡次被外人所骗,可还是网开一面,将徐福和一些人救了下来。然后冥数劝告徐福,长生虚妄,请他莫要再费力寻找。”

徐福或许不想找,但以秦始皇的冷酷,徐福找不到冥数只有死路一条的。

单飞清楚这点,立即道:“不过徐福还有第二次出海寻找冥数的经历。”

夜星沉点点头道:“他能再次找到冥数,那是因为他说服了冥数。”见单飞困惑的模样,夜星沉凝声道:“他告诉冥数,他会想办法从秦宫取出秦皇镜,帮冥数***长生之秘1

***

单飞听夜星沉提及徐福的事情,虽认为遥远,可感觉多知晓点冥数的事情总没坏处。等听到夜星沉提及秦皇镜时,单飞精神陡然振作。

“秦皇镜和长生香有关?”单飞径直问道。他知道自己所知肤浅,倒不隐瞒自己在这方面的看法。

夜星沉微笑道:“你想必知道《黄帝内经》?”见单飞点头,夜星沉道:“你也知道古人动辄百岁行动不衰,但今人多有夭折,半百已算高寿?”

单飞暗想不要说三国,现代人年过半百的多,但过古稀之年的人都不多,更不要说过百之人。

如今更有甚着,年纪轻轻就会猝死。

“《黄帝内经》的玄奥,直到如今也没有认识完全。”夜星沉又道。

不但在三国,就算张仲景根据《黄帝内经》做出的《伤寒杂病论》,到现在也少人搞懂呢。

这两人的医术更像是艺术,到达了难至的巅峰后,后人根本无法超越。

“你知道奥秘究竟何在?”夜星沉问道。

单飞已知道夜星沉所言必有关联,略有思考就道:“黄帝做《内经》时,有秦皇镜的帮助?”

这个***几乎呼之欲出。

每个人类的巅峰都是人类对其有着深邃的认知才能达到,医学要想突破,对人体内部运作亦要有高超的认知理解。

当代解剖学对人体的认知本是流于表面,更是孤立辨别,可就像你知道自然有树、有风、有云、有水,你都认识个遍,可你不知道它们之间的属性运作,还不能说是认识自然,更不说知晓自然生杀的玄奥变化。

人类应自然而生,亦如自然。单飞在学会内息后,对这点了解的更是深刻。

解剖不能发现人体内如自然般的玄奥,可秦皇镜能!

黄帝能做出《黄帝内经》这种妙绝天成的人体认知方案,极可能靠的是秦皇镜!

不想夜星沉缓缓摇头道:“不是这样。”

单飞一怔。

夜星沉倒也没有故作高深,随即道:“黄帝是和岐伯、伯高、雷公三人共同专研做出的《黄帝内经》。”

那你说秦皇镜做什么?

单飞正困惑时,就听夜星沉道:“岐伯、伯高、雷公三人都是上古神医,所知所精的事情让我等瞠乎其后。不过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

顿了片刻,见单飞凝眉思索,夜星沉微微一笑:“他们的***就是神农。”

单飞心中微震,他捕捉到个模糊影子,但一时未能说清。

他知晓神农,到这个年代后,他亦见过神农的雕像,而就在那时,他又见到了马未来。

马未来曾带他去见过神农的雕像,那个雕像除了脑袋和四肢外,其余部分都是透明的……

单飞想到这里时一颗心几乎是在颤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