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88节 渊源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88节 渊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听到“夜星沉”三字时,心中震颤。

这人竟是夜星沉?

冥数之主!

单飞虽然早料到会有见到夜星沉那一天,却没想到入地下后见到的第一人就是夜星沉!

这人神经好像不太正常,他居然在地下或者说在海下挖出这种地方来,又种上枫树,盖上长亭的,这里好像还有日光

单飞感觉一轮红日似已在远方垂落,只留下明亮的余晖。同时他感觉这里的光线极为柔和,却搞不懂光线究竟是从哪里来。

从滑落的距离计算,这里深入地下,甚至是海底!

那怎么还会有阳光出现?

现在不是夜晚吗,他怎么突然又会到了黄昏?

若让单飞解释,他只能认为自己入了一个比天坑还要诡异的环境,这里是可控的人造环境!

无论如何,这种奇景可说是世所罕见,就算他那个年代,能这么折腾出这种人造环境的人都是少之又少。

这里藏着隐的不能再隐的隐者,隐的很是彻底!

单飞见夜星沉微笑的看着他,似乎等他的答复,叹口气道:“我叫单飞。”

夜星沉笑笑,“我听过你的事情。”

单飞倒有些受宠若惊,可转瞬想到如果是檀石冲也在这里,冥数听过他的名字绝非好的事情。

不过见夜星沉笑容可掬的模样,单飞倒不急于提及此事。

他有个优点是不到茨时候,别的事情都可以马虎计算。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他比很多人都要明白。一个人要想吃得开,只要不像夜星沉这样几乎藏在了海底不见世人,该圆通的地方还是要圆通。

“这里并不好找。”夜星沉负手又望向前方的枫树,感慨道。

单飞对这点绝对赞同。

如果这就是仙山的话,秦皇汉武再派几个徐福、几百只船来找也是无济于事,秦皇汉武干的根本是缘木求鱼的买卖。

在常人眼中,仙山如果不在天上,也应该会是海岛朦朦胧胧的,就算没有仙气缭绕,最少一眼望过去应和想象中的美轮美奂的仙境仿佛,那才符合常见的认识嘛。

谁会想到仙山会在海底?

“这里本来也不在这里的。”夜星沉又道。

单飞一时间真的不明白夜星沉究竟什么用意。

好在夜星沉很快开始解释了这点,“你难道不知道,是女修的手下巫咸、单鹏单将军发现了这里”

单飞一怔,失声道:“单鹏发现的这里?那不是”他没再说下去,夜星沉却明白他的意思,君是你的祖先发现了这里,你的根、本在这里1

长亭寂寂。

单飞看起来要晕过去的样子。

他之前对冥数诸多猜测,和孙尚香认定了徐慧的娘家在这里,可他真的没有想到过,自己辛苦找到的冥数,竟是他自己的老家?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单飞心道如果我祖先发现了这里,那你们在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鸠占鹊巢吗?

夜星沉轻叹道:“这件事说来话长。”

见单飞准备听到地老天荒的模样,夜星沉感喟道:“自单鹏、巫咸经营此地以来,如今已过了许久。此间的目的本和世俗无关,因此非有关之人难得进入。”

“我应该是有关的人?”单飞问了句,心中很感觉滑稽这里原来是他祖上的产业呢,他原来也是富二代?难道夜星沉他们是所谓的开发商,强占了这里?

夜星沉看起来比强拆的开发商要客气很多,微笑道:“你若非有关之人,我也不会开启入口放你进来。你若不是有关之人,也不会一入此处就会见到我。”

单飞沉默片刻,“那点光亮是你弄出来的,那是你给我的指引?”

夜星沉微微点头。

“那我的同伴去了哪里?”单飞问道。

夜星沉笑笑,“他们没什么问题。不过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和他们会过。”

单飞稍有放心,他虽然看不出夜星沉究竟是笑里藏刀还是怎地此人见他,丝毫没有檀石冲那种剑拔弩张的模样。

不过依夜星沉的本事,没必要在这点骗他。

夜星沉是个真正有自信的人,单飞看不出他的能力,但知道能有这种自信的人,能力绝不会差到哪里。

“你为什么要见我?”单飞问道。

“因为我发现你对很多事情还是一无所知。”夜星沉和善回道。

“还是”一无所知?

我本来应该知道很多事情吗?

单飞想要询问的功夫,夜星沉轻声道:“于是我决定在你见到他们之前,将这些事情和你说清楚。”

单飞略有喜意,“在下洗耳恭听。”

夜星沉微有沉吟,似考虑从哪里说起,“此事很是复杂,不过我还是从单鹏、巫咸两人说起好了。”

他提及“单鹏”的时候,看了单飞一眼才道:“这二人及其后代奉女修之令,捕杀使用异形香之人。”

单飞突然想到自己在邺城曾经做的那个“梦”他见到了女修,也听到了女修的临别留言。

如今想来,他当时好像是看到了古代的录影留言。

女修的留言真的不能再真。

“单鹏、巫咸二人对女修忠心耿耿,一直都在尽忠职守。这二人也是能力非凡,在女修以神棺自封后,发现了这个玄奇的地方。”

神棺?那就是女修之棺?自封,女修为什么要自封?单飞脑海中闪过这两个疑问,却没打断夜星沉。

夜星沉感慨道:“这世上有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对不对?”见单飞点头,夜星沉继续道:“单、巫二人发现的这个地方本来是能移动的,也不在这里。这个地方本来是在青州附近的海域。”

单飞讶然无语,半晌才道:“这是在海底吧?”

夜星沉微微点头。

你不会说我们呆的这个地方是艘潜水艇吧?不然这个地方怎么会在海底移动?怎么会从青州移动到扬州出海之外?

单飞心中反问,缓望四周的环境,发现枫树、长亭、古道看起来都是真切,唯独此间似乎没有初望那么宽敞。

夜星沉接着道:“这里本是在青州以东,也一直是在海底。为了不让不相干的人看到,单鹏、巫咸对这里做了一些改变,让此间变得更隐秘一些。不过经历了近两千年的时光”

看单飞又像要晕过去的模样,夜星沉微笑道:“这里存在了许久,这些年来虽是隐秘,还是被一些人看到。而以那些人的见识,偶入此间又见到这里的情形,也就只能用仙境、仙山几字来形容。”

单飞对这点很是理解,古代人是有天才,那些人脑洞开的现代人都是无法揣摩,可更多的古代人见识还是有很大的局限,他们对不能解释的东西,往往推到神仙鬼怪身上。

“但他们说出去,还是会以自己的理解看法来形容,口口流传出去后,也就变成了世上所谓的海外仙地。”

知道单飞的困惑,夜星沉解释道:“这个消息并非我等有意放出,只因为从前单鹏、巫咸的后人很是善良,救下海难之人却又放了出去。他们虽让这些人严守秘密,可以你的见识,没道理不知道这世上能保守秘密的人并不多。”

单飞知道这是人性的弱点,思索道:“他们并没有遵守自己的诺言,认为这里非仙人不能居住,或因虚荣,或好浮夸,遂将这件事传了出去。这里的人料到这点,才开始转移地址,因此再来寻找的人始终无法再找到这里。这里可以移动,这种事情又反复发生在东海,世人不解玄奥,才认为海外仙山是有数处,时隐时现,这才形成海外有蓬莱、方丈、瀛洲等仙山的说法?其实传说的诸多仙山,本来都是指的这里?不过有人贪婪,将此地形容的满地黄金,有人求仙,将此地形容的飘渺难找,非有缘人不能入内,更有甚者会夸大此间的规模,说有什么九天九地之分”

***通常只有一个,但流言却是千差万别。

夜星沉抚掌笑道:“你很聪明,不等我说,就想到了这些。”

单飞暗自叹息。他自出海前,就对冥数和海外仙山有了诸多猜测,但直到如今得夜星沉肯定,他才感觉这是最为合理的解释。

就算到他那个年代,还有人不停的在考证史载仙山的所在,有的人说是在山东神秘所在,有人说是在东海南海,有人甚至信誓旦旦的说仙山是在日本、琉球、朝鲜什么的,反正是能说多远说多远,反正你也不会去找的是不是?

可这个传说本来秦朝之前就有,那时候日本、朝鲜和蛮夷之地没什么区别。

日本人更似徐福和地方土著相结合产生的后代,朝鲜是有明确的记载那是商朝的箕子过去教化地方土著创建的国度。

虽然棒子一直数典忘祖的认为宇宙都是他们创建的,可事实就是事实。箕子虽不辞辛苦的对蛮夷之地多加开发,但那时候的朝鲜、日本这几地比江东未开发区更加的荒凉你想几千年后那地方还以能吃到新鲜的蔬菜水果为自豪,可见土地的贫瘠,那几千年前这两地能发展到哪里?

若是做个比喻的话,当时从中原去那几个地方,那就是从***大城市去了贫困县,怎么会让人有仙境之感?

但就算在他单飞眼中,这里都有点类似仙境。在古人眼中,这里的所有看起来都是匪夷所思,那就是非仙人不能做到。

而且这里和潜水艇般可移动,这也怪不得方位难定,让世人寻找的极为艰难。

顿了片刻,夜星沉见单飞回过神来的样子,“这里本是难找,但在秦始皇之时,事情却发生了改变。”

“为什么?”单飞不解道。

“你莫要忘了,秦始皇本是女修之后。”夜星沉提醒道。

s:还需几天才能回去,真累啊!!求几张解乏!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