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87节 冥数之主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87节 冥数之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和刘备冰释前嫌后,很快将注意集中到眼下的难题,“我见过海岛里的树木,知道海岛若常年气候恶劣,狂风肆虐,岛上的树木长的就会矮小,甚至有的岛上长的不过是些苔藓藤蔓。”

他并未明说原因,刘备思索片刻,却想通其中的道理,赞同道:“应该如此。”

刘备戎马一生,心思多在用兵民生之上,对自然少加注意,听单飞说的道理浅显易懂,却是非处处留心难以达成这种学问,暗自赞赏。

他毕竟是一代枭雄,很快触类旁通道:“这荒岛的树木不算高大,但也不算矮小,这说明此岛常年的气候尚可。”

单飞点头道:“不错,正是如此。”他说话间,双手用力,将身边一棵手臂粗细的树木连根拔起道:“树木的根茎不同,浮萍的根不过毫末,有些植物的根茎却可深入土地数十丈之长。据我所知,我们眼前的这树木是南方乔木类,本应长的很是高大。”

刘备不懂单飞的分类,可对他说的结果却在认真思索,联想到单飞方才所言,刘备分析道:“全岛的树木长的不高,如果不是因为气候缘故,那只能是因为地下的土质有问题,或者地下土质经过改造,这才引发树木的异变?”

“不错。我正是这样想。”单飞沉思道。

种过庄稼的人都知道,深翻土地、下肥、轮流播种植物才能保证丰收,只因为土地供给庄稼的资源亦需要不时的补给。

“这么说地下的确有问题。可以你之能,也发现不了入口吗?”刘备诧异道。

单飞摇摇头,“如果入口开启的机关就在岛上,我应该早有发现。我方才听了许久,地下土壤有异,下方不远是岩石类的回声,可那岩石极厚,我等恐怕无能为力。”

掘墓并非只凭一只洛阳铲就可搞定一切,洛阳铲对黄河左近的土质很是适合,但对泥沙土质就无甚大用,更不要说对坚硬的岩石。

眼下单飞只有简易的挖掘工具,知道挖下去也没什么作用。

刘备暗自奇怪,迟疑道:“可冥数的人也会出入的,是不是?”他想说的是——只要冥数出入,肯定会有入口存在。

单飞早就想过这个问题,皱眉道:“我只怕控制出口的机关不在外边。”

刘备讶然半晌才道:“你是说……他们是在地下控制机关,接想进的人进入?可他们的人在地下,如何会知晓上面的动静?”

“我不算了然。”单飞摇摇头,思索道:“但我想自海燕前来,我们的行踪恐怕早落在他们的眼中。那些虎鲨不是无缘无故的聚来,冲翻我们船只的海浪恐怕也是被他们操纵。”

刘备越听越是骇异。

“孙翊来此,必定有进入冥数的把握,而孙尚香、徐慧均知入口的奥秘就在海下。”单飞沉吟道:“如此看来,冥数少和外界关联倒是真的。入口机关如果是在地下,那只有在他们默许下,外人才能进入冥数。”

刘备默然良久,“那我们怎么办?”

单飞有些无奈道:“我们只有等——等孙尚香的消息,或等……”他心中暗感奇怪,眼下看来冥数对岛屿周边的情况清清楚楚,如果冥数以追杀变数人为己任的话,那就没道理将他这个变数人置之不理。

他在等冥数的决定!

可话未说完,单飞神色微改,突然俯身贴到地面倾听地下的动静。

刘备略有紧张的看着单飞,想问又是不想干扰单飞举动时,神色亦变。

大地震颤!

地震了?

已在休息的太史慈、施密等人均是察觉到异样,先后奔来道:“怎地?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话才落地,倏然连退数步。

单飞、刘备亦是连连后退。

就在他们方才所立之地的不远,地面在震动的过程中竟裂开一条细细的缝隙!

小山看起来浑然一体,但此刻宛若被劈成两半。裂缝越扩越大,再过片刻,竟然裂成宽达丈许的深沟。一眼望去,深沟下方黑黝黝似不见底,如同通往地狱的模样。

施密等人亦是赶到,见到这种情况均是难掩骇异,就连太史慈都是额头冒汗。

单飞借火光向下望去,见地层如他判断,上方不过丈许土壤,但土壤之下完全是坚硬的岩石。

岩石开裂。

这道裂缝竟有如***一斧劈出!

若非***,谁会有这般惊天动地的力量?

不过地缝并非垂直而裂,却是稍有斜坡。单飞眼见那裂缝扩到丈许就不再延展,再过片刻,地面又晃,裂缝居然有合拢的迹象!

心中凛然,单飞还是叫道:“太史将军,我下去看看。”

应是有人控制开启地裂。

冥数对地面上的动静了然,他们是不是听到他单飞所言,这才开启了入口看他是否会进入?开口再闭后,以他的能力,绝对无法启动这个机关。

他错过这次机会,再入冥数千难万难。

单飞闪念间,身形飞泻而下。

太史慈、刘备均是极为胆壮之人,但那一刻还是稍有犹豫——这毕竟是他们从未面对的局面。

眼看裂缝开始合拢,就要将单飞封入地下,太史慈无力阻挡,嗄声道:“刘兄?怎么办?”

刘备眼中闪过抹坚毅,决然道:“地上的一切,有劳子义1他话音未落,人已闪身下了地缝,太史慈伸手没有拉住,等定过神来,眼睁睁的看着刘备亦消失在地缝之中。

大地片刻合拢,宛若从未开启一样。

太史慈一帮人等却是心惊肉跳,若非亲眼目睹单飞、刘备消失不见,实难相信天地间竟有这种奇诡的事情发生。

单飞算是滑翔而落。

地裂稍斜,他伊始还能控制下滑的速度,可下方的岩石很快滑不留手,他不是壁虎,亦是止不住下坠的力量。

咬牙间,单飞放松了身躯、屏住呼吸滑落,就听耳边风声呼呼大作,正骇异地下所在如此之深时,前方通道倏弯。

那感觉就是像从u型滑道而下,急落到低点时再倏然反冲。

单飞精神紧绷,遇到这种变故后还能控制住身形。前方似有光亮一闪,他下意识的扑向那点光亮,探臂一抓,竟固定了身躯。

前方有个洞口,黑黝黝不知通向哪里。

危机暂去,单飞正琢磨时,就听身旁似有一声低呼,听那好像是刘备的声音,单飞急叫道:“我在这里。”

地下的情形极为诡异,黑的更是不见五指。单飞听刘备下来,感觉他和自己的经历大同小异,暗想自己轻身功夫比刘备要高,自己能够控制到了这里,可刘备只怕稳不住身形。

“单统兵?”

刘备似听到单飞的呼叫,空中还能回了声,可转瞬间随着低呼声远去,不知到了哪里!

单飞暗自冒汗,按照势能转动能的原理,刘备完全不会化力斜冲,从上方滑落后反冲而上,会比他冲得要高。

这里设计的奇特巧妙,正常人都会如刘备般滑到更高的地方。

他单飞是个例外。他被那点光亮吸引而来,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转力变向。

刘备没有撞壁而是远去,这么说上方还有个……入口。

单飞站在洞口极目望去,却是看不清楚上方的究竟。想了片刻,他摸了下口袋,拿出块火石用铜钱敲打了下。

火星一闪就逝,单飞却是愣祝火星很是微弱,但那点光亮对他来说,已够他看清附近的动静。

他处于一个岩石坑中,立在岩石壁上的一个孔洞中。

岩石壁似还有不少孔洞,而在他头顶的上方,却有最大的一个洞口。

刘备从那里掉下去的?

他听到单飞召唤,如果能立足脚步,没有道理不回来找单飞,这么说,那个洞口也可能滑不留手,刘备掉入后,根本无力抗拒下滑之势,这才离他单飞远去。

那洞口究竟要通往哪里?

这个洞口呢,前方又会是什么奇特的地方?

单飞静默片刻,摸了下脚下前方不远处,感觉触手生凉。脚下是个金属管道。

有人在这个孤岛下,开天辟地的搞出一条通道,然后在地下岩壁上开出很多孔洞,埋下很多金属管子。

单飞想想都觉得头大,但他这时再没有旁的方法,索性双腿一并,溜滑梯一样的下去。

管道并非笔直,而是有些环绕,和泳池伫立的那种滑水道类似。

不多时,前方亮光突闪,似已到滑道的尽头。单飞一时间由暗到明,反看不清前方的情形。

但他素来小心谨慎,甩出时早就挺腰鱼跃以防突发的变故。可他才到半空,看清前方的情形时,重重落在了地上。

他差点坐在了地上。

单飞不是个容易吃惊的人,可他见到眼前的情形时,还是莫名惊诧。

他来之前想到会面对太多的情况,就算地下如十八层地狱般的恐怖,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可他从未想到过自己会看到个长亭。

长亭古道,有寒蝉凄切,悲秋意枫红,衬夕阳日晚。

一人正负手立在长亭内看着前方满树的红叶,听单飞前来,缓缓转身。

那人鬓角已有华发,眼角更有沧桑,不过峥嵘岁月却不能改变他一双眼眸的神采。

只看到那双眼的光华,就会让人忘记了岁月的沧桑,时光的流转。

那人望见单飞的错愕,不改雍容的神色,微笑道:“你来了。”

他如朋友般熟络的问候,单飞虽是久经磨练,但那一刻还是无言以对,却听那人淡然又道:“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夜星沉。眼下、就是冥数的主人1

ps:求订阅!求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