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86节 有志者事竟成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86节 有志者事竟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太史慈听到海岸有船时,不惊反喜。他毕竟和众兵士见识不同,脱难后立即想到如今已入海,要想回转,没船只绝对不行。

他们的船只已翻,若有船只近岸,那本是喜事。

可等听到那船竟是孙翊的船只,太史慈先是一惊,随即喝问道:“那孙翊太守呢?”

几个水手纷纷摇头,脸上露出惊疑之意。

太史慈遇乱连连,不免情绪暴躁,暗想你等有一说一,这般支吾做什么?

单飞看到那几个兵士见鬼一样的模样,意识到有事情发生,摆手道:“先去看看。施密,留两人在此守候。”

他举步先行,那几个兵士在前领路,有一人已经吃吃解释道:“单统兵,那船是空的,一个人都没有。”

单飞心中微颤。

有士兵接着道:“我们也搜过这荒岛,根本人影都无。奇怪的是……船只反倒完好无缺。”顿了片刻,那士兵担忧道:“单统兵,是不是有鬼?”

太史慈神色微冷,暗想我等船只倾覆,落汤鸡一样的落水。孙翊原来也带人经过此地,经历应该类似才对,偏偏孙翊的船只无损,人却不见,倒真的有点奇怪。难道这帮人真的如刘备所言,都进入了海底?

单飞看出那几个士兵的担忧,喃喃道:“要是有鬼还好些。”

他知道人类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远是肤浅,只要是人类难以解释的自然现象,通常会归为神仙鬼怪之流。

好事归神仙,坏事归鬼怪。

可此事若真的有鬼,他还能安心一些,毕竟咱没做过什么亏心事。

这件事若是人搞出来的,那才叫可怕呢!

单飞虽是这般想,可想到刘备所言,结合自己在海面上观察所知,倒感觉方才那股冲翻大船的波浪很可能是人搞出来的!

徐慧早知道这点,这才沉入海底再没出来。

孙尚香很多事情埋在心中,对孙翊、大乔、徐慧的三角恋心知肚明,亦对徐慧为人很是了然,这才一直盯着徐慧。

伊人知道徐慧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说,她是找到冥数的关键!

孙尚香是个聪明的女子,一定是有发现才入水的。孙尚香入水却不通知他单飞,或许在伊人的心中,这件事本是孙家的事情,她没道理让旁人陪同前赴不知名的危险?

冥数是在海底,怪不得秦皇汉武都是无法找到。

可冥数怎么能深藏海底这多年?而且发起那大的风浪?单飞以现代人的思维,都是有点想不明白。

瞥见施密欲言又止,单飞道:“什么事?”

施密苦涩道:“方才我在清点人数,发现……孙河太守也不见了。”

单飞这才想起孙河也在船上。

实际上,这一路行来,孙河一直高傲无言,就连太史慈和他都是少有话说。孙河蓦地消失在海中,众人皱眉的多,但伤感的却是没有哪个。

太史慈也听到了施密所言,不过神色淡漠,并没有什么反应。

众人快步绕过前方葱郁的小山。山上多是矮树,有经验的人见到都是心中微凉,暗想海上行船,船只大才会安全,这种树木做个筏子都难,先不要说远航,就算外边的虎鲨群都难通过。

眼下生还的指望就落在孙翊的船只上。

单飞心中却想冥数并非不通外界,那么他们到陆地是通过什么手段?

等到了山侧崖旁,一艘大船正靠海岸深水处停着。众水手指着大船议论纷纷,见单飞等人行来,一人上前道:“单统兵,我等查过船只,船上的粮水还可供月余,可并没有人在船上。”

单飞点点头,见岸边竟还有只小船,和太史慈、刘备等人乘小船到了大船上。

他看过孙翊造船的船舱设计图纸,上船后先敲下舱板和甲板,听船体回声感觉船舱里的确切割了很多区域,不过空空荡荡的没有多余的回声。

绕大船转了圈,单飞止住了脚步,招呼先前那水手近前道:“你们都确定这是孙翊太守的乘坐船只?”

那水手恭敬道:“单统兵,当初贺将军曾拿孙翊太守设计的船体图找多人询问,卑职对此印象深刻。这艘船的多处特征都符合那图上所绘。而且这船虽不奢华,但用料极为讲究,扁铁勾钉都是眼下不常用的材料。如今的江东,应无第二艘这样的船只。”

单飞向其余的水手望去,见众人赞同的点头。让众人缓退,单飞对太史慈、刘备道:“不知两位将军有何看法?”

太史慈皱眉不语。

刘备沉吟片刻已道:“这艘大船能平稳到了这里,并非孙翊一人能够做到,这说明他带的水手不少。孙翊带的人虽多,看船中器物却不凌乱,看来他们路途中并未遇到什么意外。如此想来,孙翊太守带人可说是风平浪静的到了这里,然后乘小船上的岸。”

“那他们人在哪里?”太史慈问道。

刘备思索道:“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此岛看起来虽是安宁,恐怕另有玄机。孙翊太守是找到了入口进入地下。”

太史慈沉默下来。

单飞感觉刘备的推理不考虑鬼怪因素,先从常识入手,和他单飞想的倒是大同小异。

见船中除了没人外,并无别的异常,单飞和二人下了大船回到岸上。这时探岛的水手均已回转,纷纷表示没有发现孙翊的行踪。

单飞倒不意外,暗想此地若真的通往冥数,入口这么容易被发现反倒让人起疑。

太史慈在单飞思索时已高声喝道:“先将船上的清水尽数搬到岸上。”

施密神色略有异样,不过还是立即传令下去。

单飞很快明白了太史慈的用意,如今孙河、孙尚香不见,孙翊下落不明,太史慈身为孙家忠臣,肯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不过太史慈这么想,不代表所有人均有这个打算。

这时候不比现代航海,现代的海上时不时会有游船经过。但这个年代,除了孙翊和他们的乘船外,这里几年都难有船只经过。

众人所乘的大船已然翻入海里,眼下能回转的希望都在孙翊的那艘船上。太史慈为人老辣,知道若被人弄走了大船,那后果不堪设想。

搬走了船上的清水,就算有想走人的,亦会明白在海上绝支撑不了几日。

太史慈对机关暗道没什么认知,对于这种事情却想的清楚明白,他亲自派人守住清水,就是要防这个意外发生。

找不到孙翊、孙尚香,太史慈绝对不会考虑回转一事。

单飞开始带人查勘荒岛。如今旁人或许是茫然不知从何下手,但单飞看土经验极为丰富,暗想如果岛上有机关暗道供人入内,土质土层必定和天然形成的有些区别。

他利用船上的器物做了些简单的测听装备和挖土的工具,等环岛一周后,单飞神色略有凝重,举目望向岛中靠海的那座小山。

他暂没有发现岛中的任何异常。

这时天色已暗。

太史慈见状,吩咐众人先生火用饭,决定休息一晚。

单飞吃了点干粮后,已经瞄准了岛上唯一没有被查探的那座小山。

他素来是遇挫愈勇的性格,制作个简易的火把后,单飞很快的振作了精神,缓步登山细心查看周围的动静。

刘备一直跟在他身边帮忙留意四周的动静,可隔行如隔山,很多事情若没有相关的知识储备,分辨起来绝不容易。

见单飞趁夜查探小山一圈后坐下来沉吟不语,刘备皱眉道:“单统兵,难道我们料错了?入口不在岛上,而在我们翻船的海底?”他知晓单飞的底细,更明白若是连单飞都不能发现地下的秘密,只怕这里再没人能发现孙翊的行踪。

单飞环望四周的地势,突然道:“刘将军,你可知道,气候不同,树木的长势亦会不同。”

刘备点头道:“不错,北方多见高大挺拔的树木,但在南方看到的树木却多是盘根错结。”

单飞道:“树木和人般,都靠汲取自然的力量生长,汲取的力量多,自然高大挺拔。有些树木在恶劣环境下生存都是不易,更是无力生长。”

刘备怔了下,嘴角带丝苦涩的笑意。

单飞说的是树木,他想到的却是自己的情况。

生存不易,谈何生长?

或许逆境成就人才,但对太多人而言,逆境更容易磨去峥嵘的棱角、憧憬的理想。

单飞望见刘备的神色,已猜到他感慨为何,安慰道:“不过有志者事竟成,将军心怀大志,锲而不舍,我想终有成行的一日。”

刘备默望单飞良久,轻叹一口气道:“当年耿曾受光武帝所托攻打豪强,耿被飞箭所中却不言败,随即抽佩剑砍断飞箭继续作战,终大败敌手。”

单飞微有意外,不知刘备这么说的意思。

光武帝就是刘秀,东汉的开拓者,和刘备般,都是汉高祖刘邦的后人。

“耿成行后,光武帝就对其感慨道将军前在南阳建此大策,常以为落落难合,不想有志者事竟成也。”

扭头望向无边的夜空,刘备喃喃道:“我每逢落魄困惑时,常以光武帝此言自勉,不想今日单统兵亦对我如此勉励。我听到这话难免感慨,还望单统兵莫要介意。”

单飞见刘备鬓角华发早有,想到他在狼牙峰的模样,半晌才笑道:“刘将军客气了,你我之间素有误会,但经这些日子的患难与共,单飞早将刘将军当作朋友一样。”

他说的这话若是被别人听了,难免觉得自大,毕竟他单飞眼下还不算有什么名气,而刘备早就声名在外。

刘备闻言,眼中却是光华闪现,振奋道:“刘备能得单统兵原谅、当作是朋友,如今就是死在海外,也算不虚此行。”

天墨接海。

海阔连天。

二人相视而笑,但感觉朋友莫逆在心那一刻的美好,远胜太多的勾心斗角。

ps:求几张月票,有票的朋友,还请支援下老墨,多谢了!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