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85节 他乡遇故船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85节 他乡遇故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浪起到浪消,海面全无征兆的模样,可众人瞬间已由天堂到了地狱。

船侧翻,重重的砸在海面上。海浪苍茫间,有惊呼声四起。

单飞从惊醒到跌落亦不过瞬间,他人在空中时,只感觉这海浪像从海底突然涌了上来,奇怪的难以言表。

船上众人纷纷落水时,他亦想不了许多,身形急闪间,他在船体侧翻时踩船侧而上,径直冲到船舷高侧,一把拉住了铁制的栏杆。

栏杆都弯!

海上早就混乱一团,单飞不见孙尚香的踪影,见太史慈、刘备均是跌落水下太史慈一沉就浮倒也精通水性,可刘备一沉再起时,一口水已喷了出来。

刘备不会水!

这家伙恁地胆壮,旱鸭子居然还敢远赴海外?

单飞叹息间早顺船舷溜下,摘下船舷上系住的如救生圈般的葫芦瓜,用力的甩给刘备。

刘备接过葫芦瓜后总算不再沉下去,心神稍定。

单飞人在高处远望过去,放声高叫道:“全力游向海岛,快1

他说话间,利用灵活的身手早取下船上系着的葫芦瓜抛向水中的兵士。

那些人伊始虽乱,不过很快的稳定了身形,毕竟能被贺齐选中的水手,均是精通水性之人。他们听单统兵语气中少有的紧张之意,有人立即奉行命令,有人回头望去,脸色立白。

海面鱼鳍如刀般凸出,正划破水面,向这个方向迅疾的冲来。

虎鲨群冲来了!

所有人一想到方才虎鲨同类噬咬的血腥场面,都是毛骨悚然。

船上备用葫芦瓜倒多,很多人都是分到一个,但无论有没有葫芦瓜帮助的人都是奋力的向岛上游去。

可人在水中速度再快,又如何游得过海中生活的鲨鱼?

很多人回头望去,眼见虎鲨群越游越近,有的已经骇的手脚抽筋,向海底沉了下去,更有人骇然高叫:“救命!救我1

有人拼命前冲,哪顾得上溺水的同伴,太史慈、刘备、施密三人纷纷出手捞起附近的水手,一颗心却在不停的下沉。

如今这局面,自保都难,要在虎鲨群冲来前游到海岛,更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三人这般想时,齐齐望向船舷处挂着的单飞。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们早对这屡出奇计的少年产生信任之感,暗想这时候若还有人能够救下水中的众人,只有单飞!

可单飞不过孤身一人,这种时候自救或许没有问题,但要说救下众人,实在是千难万难。

单飞目光从水面掠过时,眼中有些讶异。

局面混乱,他却是最先镇定下来的人,在向水上扔葫芦瓜的时候,他已看到远方的鲨鱼游来,在船掀的那一刻,他就看到徐慧掉入了水中。

徐慧本是此行的关键人物,单飞绝不会让其有事。他知道常人落水,总会挣扎出水片刻,他一直等着徐慧出水时施救,哪想到她一沉入水,竟再没浮起。

孙尚香亦是不见了踪影。

单飞暗自错愕,他知道以孙尚香的功夫,自保不难,这会儿为何消失不见?

伊人能去哪里?

不过眼见形势险恶,单飞再顾不上二人,望见虎鲨群冲近,落水的众人离岛却远,单飞略皱眉头,已拉起船侧一张固定好的硬弩,瞄准了远方的虎鲨群扣动了弩机。

嗤!

海面上鲜血再涌。

鲨鱼天生嗜血,对血腥味尤为的敏感,它们嗅到血腥气味倒和瘾君子见到***类似。海上血涌,虎鲨立即放弃了追踪海中的众人,反向受伤的鲨鱼聚拢过去。

众人见状,不失时机的拼命向海岸游过去。

等上了岸边,众人暗叫侥幸,心道若没有单飞独撑大局的射杀虎鲨为众人拖住时间,只怕此次要尽数葬身海底。

举目望去,众人见大船倾斜入水了大半,只剩下一点桅杆、弦栏还露在海面之上,单飞还踩在弦杆上看着海面的动静,而他的周围,早就围满了密密麻麻的虎鲨,让人望了毛发都立。

众人两次被单飞所救,心中早当他是兄弟朋友,见他这般危险,心中着实焦急,但眼下无一人能救得了单飞。

“单统兵,快点上岸再说。”刘备放声高喊。

单统兵此刻被虎鲨所困,他若能上岸,还用你喊?

众人心中都在嘀咕,但再没旁的办法,只能跟随刘备齐声高呼道:“单统兵,快些上岸1

单飞听到众人呼喝声传来,微皱下眉头。

他武功高明,若走早走,此刻还留在海上,是在看着徐慧落水的方向。

徐慧再没浮起。

而虎鲨过了徐慧落水的海域,亦没有鲜血溢出。

徐慧不是自寻死路的女人,她没见到孙翊时绝不会死,那她去了哪里?

难道海底另有机关?

旁人绝对难想这点,因为这实在超乎太多人的想象,可单飞见识着实广博,对海下另有秘地并不稀奇。

他和晨雨当初被困的地方,不是亦在瀑布水潭之下吗?

有心下水一探,可见到眼前密集的虎鲨,又听到刘备和众人的呼喝,单飞转念之间,突然飞身而起。

众人见他落脚处正是虎鲨群密集所在,不由失声高呼。

有数头虎鲨等不及猎物入水,早就冲破水面亮出了满口利牙向单飞咬去。

众人见到这般险境,有的吃惊无语,有是骇然失色,就算太史慈、刘备二人见到,亦是悚然动容。

他们二人虽是疆场名将,但在这种时候,自认也是没有脱困的可能。

单飞脚尖轻点,正踩在一头虎鲨的鼻尖之上,冲天再起,避过了数头虎鲨的致命一击。

众人见其避开的险恶无比,却又高明至极,有的忍不住低声欢呼起来。

单飞飞起时早想到下一步的举动,瞧准一头浮出海面的虎鲨背脊,单飞飞身踩到。

那虎鲨虽是挣扎反咬,但等大嘴露出水面时,单飞已然腾身而起。

他两次借力后,已闪身到了虎鲨群之外。瞧准水面漂浮的木板、葫芦瓜之流,单飞借力用力,脚尖一点就起,竟从海面径直冲向了岛岸。

众人见单飞在水上奔跑如履平地般,震惊的早忘记了欢呼。等见单飞轻身纵起,轻巧的落到海滩之上时,甚至衣裤不湿,众人一时间忘记了险境,喝彩连连,再望向单飞时,满是崇敬的目光。

单飞从水面冲来,暗想自己比起达摩祖师的一苇渡江可能还差点火候,但以如今的身手,比起他那时候的少林和尚表演的水上漂可是高明太多,看来自己又掌握一种卖艺的手段。

调侃心思转瞬而过,单飞带众人稍离沙滩,凝重道:“立即清点人数。”

施密一旁道:“单统兵,郡主不见了。”

太史慈、刘备亦是留意这点,齐声问道:“单统兵,你方才可曾见到郡主的下落?”

单飞摇摇头,暗想孙尚香自从船只失事后就再也不见,徐慧亦是消失,难道徐慧知道入海的门路?而孙尚香是跟踪徐慧去了?

“船上的水手死了五个。”施密又道。他心中悲哀中又有庆幸,暗想如此海难,若是没有单飞,不要说五个,说不定众人已尽数死在海中。

单飞环望四周,发现孤岛不大,可也不校举目望饶环境被前方的小山遮挡,难以尽览岛上的形势。

“施密,你立即派人查查岛上的情况。”单飞吩咐道。

施密领命,早派出手下搜寻荒岛。不过他传令后,本人却没离去,期期艾艾道:“单统兵,徐夫人也不见了。”

他这次奉命出来,知道要保护几个至关重要的人物,孙尚香、徐慧尽数消失,实在难以向上面交代。

刘备一旁接道:“单统兵,有件事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们眼下同舟共济,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单飞感觉刘备像看到了什么。

刘备看了太史慈一眼,缓缓道“我落水时其实看到了郡主,徐夫人落水时,以郡主的身手,倒不见得会落水,但她竟没有如单统兵般自救,反倒径直跃入水下。”

“刘兄想说什么?”太史慈感觉刘备言语中有未尽之意。

刘备沉吟片刻,“我感觉郡主是发现了什么。”

太史慈反问道:“她会发现什么?她总不成是发现冥数就在海底?”他这本是不耐烦的言语,可见单飞、刘备居然默认的样子,太史慈吃惊道:“这怎么可能?冥数中人又不是神仙,这海上有恶鲨难数,他们如何能在海底生活?”

刘备看了单飞一眼,“这世上本是玄奥无穷,我等所见,不过如沧海一粟罢了。”

太史慈沉默片刻,随即问道:“郡主若是发现什么,为何不通知我等?”

单飞、刘备均是苦笑,暗想你太史慈都猜不到的事情,我们初到江东,怎会明了?

“对了,敖伯呢?”单飞突然问道。

施密神色有些惭愧,“他当时是在船尾,我等均没留意。”

众人知道他的意思,暗想这茫茫大海,无论敖伯何等经验,只怕也是难以幸免。但当时情形实在突然,众人自救都难,根本无暇管得了太多。

就在这时,搜岛的水手已然急奔而回,急声道:“单统兵,小山那面的海岸有怪事发生1

“什么怪事?”太史慈喝道。

几个水手面面相觑,半晌才有一人鼓起勇气道:“那里停着一条船。”

太史慈神色不耐,暗想你们一惊一乍的,停条船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可水手随即的话让他脸色亦变。

“那应该是孙翊太守的船只1

s:七夕节,晚上有葡萄架的听夜话,没葡萄架的就投票吧。哈哈。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