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79节 海外仙山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79节 海外仙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怔住,他不仅仅为无船出海而发呆,还因为听到贺齐说的“海外仙山”几字。

贺齐认为孙翊是去寻海外仙山了?

海外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

昔日徐福曾上书给秦始皇言及此事,秦始皇这才两次派遣徐福带数千童男童女,入海访仙。

而根据史***载,汉武帝七次巡海,亦是在寻海外仙山的所在。

秦皇汉武都是华夏顶尖的存在,都说空穴来风、未见无因,让秦皇汉武都深信的事情,绝不能简单的用迷信糊涂几个字来形容。

如今孙翊又去寻海外仙山,看起来贺齐竟也略有所闻。

难道真的是有点不为人知、偏被这些人知晓的缘由,这才引发这批人前仆后继的探索?

单飞寻思的光景,故作不经意道:“贺将军,你说孙翊太守是去寻什么海外仙山?”

贺齐人是倨傲,但见单飞见识不凡,倒也对其稍加另眼看待,“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据我在丹徒打探,孙翊太守造船的时候,已在寻访海边的许多老船公,那些人均听孙翊太守说什么要找仙人寻长生,纷纷拒绝。”

他神色很是讥诮,但不是对单飞讽刺,看起来更是对孙翊有些不满。

单飞暗想老船公这帮人拒绝是正常,人老了,虽是希望长寿,但为个虚无缥缈的长生远赴海外,随时葬身大海那可是得不偿失。

但听贺齐言语讽刺,单飞倒是想到太多事情船公都认为孙翊是在效仿秦皇汉武寻找仙人求长生,但孙翊此行不是正要寻找长生香、同时查探大哥“死去”的***?三香和女修有关,流传着实久远,秦皇汉武和孙翊行为类似,都是向海外探索,他们亦是在寻长生。

长生香和长生类似一个概念。

冥数和长生香有关。那冥数的所在和海外仙山有关吗?或者冥数就是海外仙山的所在?

秦皇汉武访仙山不会也是在寻找冥数,或者说是在找寻长生香?

一念及此,单飞心中怦怦大跳,倒感觉这个猜测极有可能。

贺齐不知单飞这般想,但见他对仙山很是在意的样子,暗自摇头他贺齐得吴侯信任,如今功成名就,只道人活一世,当求尽情享受,穷一生辛苦寻求长生绝不是划算的买卖。

不理单飞,贺齐望向孙尚香道:“郡主,长生虚妄,海外多难。郡主以千金之体,实在不适宜去海外寻找什么神仙。”

他对孙尚香虽是尊重,但此刻言语稍重,对此事很是不以为然。

孙尚香默望贺齐片刻,凝声道:“我这次不是去找什么仙人,而是要找我的亲人。我三哥生死不明,我一定要找到他的下落。”

贺齐微滞,叹息道:“可是出海是要船的。”

刘备、太史慈面面相觑,知道这是个天大的难题。

就算有图纸,可造海船绝非一朝一夕就完成的。

孙尚香道:“贺将军所领的船只,或者没可能达到海外,不过以贺将军的能力,应不会对我等所需视而不见。”

她知道贺齐是狂了些,但也有他真正的本领,不然二哥也不会让贺齐在丹徒接应自己。

这件事在孙家内部都是极为隐蔽,孙翊亦是一知半解,除孙尚香外,只有孙权对此事很是了然。

不过孙权一直遵从孙策临走的吩咐,对此事再不插手,一切均是由孙尚香来处理,而孙尚香执意去寻冥数,除了要找三哥、甚至大哥外,还想对此事做个最终的了断!

贺齐沉默半晌,这才苦笑道:“郡主,如今江东船舰全是内河所用。不过我这里倒真有一艘出海的用船。”

他说话间领众人出了大殿,下了楼船后乘小船到了艘大船前。

那艘船的规模还不如贺齐所乘楼船的三分之一,高不过两层,看起来却是极为的坚固牢靠,最妙的是船上三桅挂的都是横竹云帆。

单飞心中暗赞,他知道华夏用帆史也是久远,早在三千年前,人类就开始会借帆行船,而后的船帆制作益发的灵动,由最早的顺风而走,逐渐演变成“船使八面风”的境地。

横竹云帆极为灵活,远较常用布帆拆卸方便,使风更是精巧,适合远海航行,此法领先西方足有千年之多。

轻敲船板,感受到船板的坚实光润,单飞知道这船绝对是上好的木质打造。船体新漆,防水防撞看起来还能防海水腐蚀。

贺齐带众人上了那条大船,脸上却有担忧的神色。

“郡主,这是当年讨逆将军征讨许韶时,从其手上缴获的战船,听闻许韶曾用此船出海。”顿了下,贺齐又道:“此船很是坚固,我又多有养护,如今出海不是问题。船上的干粮、清水也是一应俱全。我在船舷两侧、甲板船尾均是设置了硬弩。”

太史慈、刘备、庞统几人听了心中反寒。

他们也有见识,听到海外仙山时想到的和单飞类似。他们知晓秦始皇派徐福远赴海外时,徐福第一次折损了数千人手,空手而回,而徐福向秦始皇禀告的失败缘由是要去海外仙山,却被鲛鱼所阻。秦始皇这才又在其船只设置排弩让其出行。

结果徐福没有再回来。

谁都不知道徐福是被鲛鱼干掉,还是徐福杀了鲛鱼到了仙山,但海上的凶险不止难揣的风浪、暗礁,还有甚至可和大船抗衡的怪鱼,贺齐这般配制已是尽心,却也显得此行极为险恶!

孙尚香镇静道:“有劳贺将军了。”

“可是”贺齐欲言又止,见孙尚香望过来,贺齐终于道:“郡主,这样的船只有一艘。我在船上装了足够三个月的口粮清水。”

贺齐做事利落,考虑周全,知道出海什么都能少,唯独清水是必不可少的。

“再加上硬弩配备,这艘船已不能装太多的人手。”贺齐暗想吴侯让自己一切听郡主的吩咐,本以为要率众跟随,但船只不济均难出海,这艘船又能装下几人?

不想孙尚香截断道:“贺将军不用前往,只需有劳将军派遣行船的必备人手就好。”

“郡主1贺齐暗自惊诧,心道都说郡主虽是年少,但若论聪颖,在江东实乃少见的人物,可她不知海外凶险还是怎地?这般决定实在过于草率。

“我意已决。”孙尚香不容置疑道:“此番出海需要单统兵随行,庞郡丞就不用了。”

庞统暗自舒口气。他是对此事好奇,但知晓自己本事的局限,更知道自己在这种事上根本帮不上什么,若是反倒送了性命,未免太过冤枉。

单飞却在叹气。

但这时候单飞知道这困难也难找旁人接锅,应声道:“单飞听令。”

贺齐暗自皱眉,他见单飞对船舶一事熟悉,暗想这小子对海上的险恶只怕更是了然,本想让他劝劝孙尚香,哪想到他答应的比谁都快。

孙尚香转望太史慈、刘备二人,轻声道:“我虽有了决定,可此行着实凶险难言。”

太史慈、刘备见孙尚香如此,均道:“郡主若有所遣,我等愿随郡主同行。”太史慈是急欲查出孙策“死去”的***,刘备却是狠角色,心中亦有想法。

刘备在前来丹徒前,早让魏延悄然回转向新野的兄弟通下气息。他暗想自己老大不眼看岁月蹉跎,无甚功业,更不要说对***曹。他知联合计划已然失败,不过见江东声势日起,更兼水军剽悍,说服江东对抗曹操之心从未改变。

可要取得江东的信任,亦要对江东有些功劳。正因如此,刘备这才陪单飞剿匪,如今更是一不做、二不休,舍命陪君子搏上一常不过他心中可惜他没有骗单飞,他对兄弟素来信任,赵云跟他,但他从不管兄弟的举动,若是兄弟不说,他亦不干涉兄弟的行动。赵云到了丹徒,一直却没现行踪,若得赵云帮手,此行说不定能多一些把握。

孙尚香轻轻点头,看向贺齐道:“贺将军,对于随行的水手、舵手,还请将军将此行凶险说明”

贺齐暗想这种拼命的活儿,除非孙家的死忠,余下的只有多用钱来收买人来卖命了,“郡主放心,我已找好人手,多是我信得过的、有本事的手下”

他话不等说完,就听舱外有人道:“郡主,此行算上我一个。”

众人一怔,暗想这事情若非极大的勇气都不愿出海,来人竟要主动参与?众人回头望去,见来人胡茬铁青,满是剽悍之意,正是庐江太守孙河。

孙尚香蹙了下峨眉,“孙太守你怎会来到这里?”

孙河昂然道:“我身负叔父和讨逆将军所托,如今叔弼有事儿,怎能置之不理?海外虽是凶险,可我却是不惧,此番无论如何,孙河也要随郡主前往找寻叔弼的下落,方不负叔父和讨逆将军的信任1

他说的慷慨激昂,太史慈微微颔首赞许,庞统却是垂下脑袋。

单飞从不被别人的几句“漂亮话”就激得热血沸腾,见庞统的神色,暗想孙尚香应是为亲人,可庞统却说过孙河是为长生香而来,这小子如此大义凛然

他不等想下去,就听舱外有人冷淡道:“庐江太守真的是为叔弼的安危来的吗?只怕是为了长生香居多吧?”

众人又愣。

单飞不用扭头,只听到那平静如冷水般的话语,就知道哪个来了。

是徐慧!

那知晓太多秘密的女子,得孙翊传书,竟然也来到了这里!

.

s:求票!求订阅!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