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78节 怪船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78节 怪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刘备见江上的船舶连绵起伏,煞是壮观,都是心中惊诧,见孙尚香径直向江边行去,更有些意外。

这支水军难道是被孙尚香调遣而来?

众人不等到了江边,早有兵士迎上来道:“郡主,贺齐将军请你至船上一叙。”

刘备早有揣度,闻言暗道果然是贺齐贺公苗的水军。

他知道孙策一统江东后就开始筹划水军一事,经孙权数年经营后,水军的规模更是壮大。

贺齐是江东名将,一直在孙权左近行事,协助孙权平定吴郡的山越,所控的水军更是江东一绝。

孙尚香微点螓首,带领众人到江岸后上了一艘小船。

有水兵运桨送众人到了近江中的一艘巨舰旁。

那巨舰如楼,高有四层,船首方形。

大船极其壮阔,船上有旌旗如云,长***如林,萧杀雄壮之处,让人望之凛然。

单飞见到这般壮观的战舰,倒不诧异。中原素来南船北马,北方平原开阔,行兵多用马力,南方水道纵横,作战更靠船运。南方因更借助水路运输,制船技术极为发达,直到明朝时,船舶制作的各项指标,还远在世界之首。

而在三国时期,虽说海运因内战早就停顿,但据史***载,孙权所乘坐的飞云楼船,已达到五层的规模。

孙尚香轻盈的踩战舰踏板而上。众人随伊人上了大船,见大船甲板宽敞直可跑马,舱阔更如大殿,殿中富丽堂皇,支柱均是经过精心的雕镂彩饰,甚为华美。

刘备暗自叹口气。

他听闻贺齐为人极具本事,亦得孙权的信任,生性奢侈。如今见到果然名副其实,刘备却是暗有忧心。

大殿尽头正坐着一人,甲胄不离身,颌下黑须如针,目光精湛,望之着实气魄雄壮。一见孙尚香前来,那人起身施礼道:“贺齐见过郡主。”

孙尚香摆摆手道:“贺将军不必客气。”

贺齐又向太史慈微微颔首,目光从单飞、刘备和庞统身上略过,微皱下眉头。不过此人做事倒是干脆,知道郡主带这些人随行必有用意,径直道:“郡主,吴侯让我近海入江调船运兵发往江乘剿灭山越,然后吴侯说贺齐所领之兵,可尽归郡主调遣。”

单飞暗想这帮人作战很是聪明,值得学习。

贺齐将山越从吴郡赶往江乘,随即带兵包抄,但怕对方发现痕迹,这才移兵海岸,从长江口运兵。怪不得费栈就算狡猾,事先也是无法察觉江东大军的动向。

孙尚香轻蹙眉头,“烦劳贺齐将军回禀吴侯,此番不用兴师动众,只需贺齐将军提供些有用的……行船人手即可。”

这个要求不算高,贺齐听了却是皱起了眉头。

孙尚香见了,反问道:“怎地?”

贺齐沉默片刻,伸手从身后拿出个卷轴铺在桌案上,问道:“郡主可知这上面画的是什么?”

众人向卷轴上望去,见上面横七竖八的画了很多线条,众人能看到图样有如船舱的轮廓,不过别的地方就有点看不明白。

孙尚香摇摇头。

贺齐沉声道:“贺齐听吴侯所令,得郡主传信,立即在丹徒寻找孙翊太守留下的线索,然后就找到这个卷轴。我在郡主来之前,早问过丹徒施工的工匠,知道孙翊太守这些日子来,***了许多能工巧匠,就是在打造一艘船,这是那艘船船舱的设计。不过这船舱的复杂程度远超我的认知,郡主可知道这么设计为了什么?”

太史慈、刘备、庞统都是盯着桌案上的图纸,神色困惑。

他们虽是能力不凡,庞统更是饱读诗书,但对这种事情并不了然。

孙尚香蹙眉看着贺齐半晌,“我不知道三哥是为了什么。但我此番向前来,是向贺将军求助的。”

伊人言下之意就是——这时候不要搞什么猜谜,有话直说就好。

贺齐眉头微竖,沉声道:“如果郡主连这个事情都看不出来,我倒不认为郡主应该去找孙翊太守。”

孙尚香知道贺齐这般说绝非无因,亦知他是为自己考虑,但想这件事如果我不去,难道派你贺齐去吗?

她向冥数挑战看似轻描淡写,但她早知道冥数绝不好惹。这件事本是极为隐秘,她有不得不去的理由,除她之外,她实在想不出旁的合适人选,见贺齐在孙翊设计的船只上讨论不休,孙尚香轻叹一口气,“单统兵,你来说说我三哥这么设计是为了什么?”

众人一怔。

庞统正揪着胡子思考,闻言差点把胡子安在眉毛上。

贺齐更是不屑,他早看到了单飞,亦知道这是丹阳新晋的统兵,可想就算郡主目光不差,此人年纪轻轻很有才华,可统兵不过是负责调度兵马,会和将作有什么关系?

难道这个统兵以前是个船匠?可就算是船匠,百中也无一人能懂其中的玄奥。

孙尚香倒和众人不一样的看法。

女人是求安全的动物,因此对人的举止极是留意,孙尚香更是女人中的女人,在留意卷轴图案的时候,亦在留意周边人的动静。她看到了单飞观望卷轴时讶异的模样。

单飞不是困惑,而是讶异。

只凭这一点,她就知道单飞见过这东西,是以才让单飞说说。

单飞见众人望来,倒不推搪道:“那我就献丑了。”

见贺齐的笑容带着不屑,单飞并不介意,“这是一种水密隔舱的设计图。”

众人多是茫然。贺齐目光微闪,已带讶然之意,他思索许久,又找极具经验的船匠询问,这才知道图纸设计的含义,哪想单飞随口道出,见识竟是这般广博。

其实单飞心中讶异更深。

他考古出身。考古并不局限于瓶瓶罐罐,如是适逢其会,对华夏某些方面的渊源流传也是需要涉猎。

秦汉时期本是华夏造船业的一个巅峰——秦皇曾派遣徐福带数千人远赴海外,汉武帝更是屡次出海巡游,以盼见到传说中的仙山,仙山有没有不得而知,不过这两个皇帝的爱好倒促进了造船航海业的蓬勃发展。

当初船只到现代已不可考,因为金石可传,木制品和书画却易腐烂,经岁月沧桑,现代人看到的古董多是鼎器瓦罐之类,而传世的木制船只可说是极为罕见,考古学家多是从史***载或从墓葬里的船只模型来推演当初的造船水准。

单飞知晓秦汉造船业发达,但见到孙翊让人设计的船舶图纸,还是难掩讶异。

水密隔舱的设计兴起在宋元时期。

那时华夏、印度、***等国家的海上贸易极为兴旺,船只在西太平洋、印度洋之间穿梭往来,蔚为壮观。

不过当时除了华夏外,旁国的船只多是触礁就沉,少有幸免,唯独华夏的船只在海中遨游,虽有损伤,但还能触礁后继续航行,到岸后再行修补,减少损伤。

这其中的奥妙就在水密隔舱。

见众人都是神色困惑,单飞解释道:“江河行船,因河道不宽,船只偶有破损,也能及时救援,因此在船舱的结构要求上并不繁琐,贺将军所乘的楼船看似磅礴,但多在推动力方面考虑。不过若是出海行船,情况就要复杂许多,如撞到海上的暗礁,船体破损,海上孤立无援,可说是极容易覆灭。”

他侃侃而谈,庞统暗自叹息,心道我也自诩博古通今,怎么和单飞所知完全种类不同?

太史慈、刘备早知单飞的本事,闻言还是难掩惊奇之意。这二人都是擅长马战、步战,唯独对水战不算擅长,对船只的建造更是陌生。

单飞接着又道:“水密隔舱就是因出海的考虑应运而生,这种舱体切割繁琐。”略在图纸上数了下,单飞道:“据我看来,这个舱体最少切割成十八个空间,而且看其标识……”他指着上面的虚线道:“这里应该是要用防水材料,比如用桐油灰来腻密防止水侵,如此一来,就算外层舱板撞上礁石,但仍可支撑下去。”

略近观看,单飞指着分割线条上星星点点的标志,“我想这里应该是要用扁铁和勾钉进行连接的标志,这种连接比用铜竹之类的连接器件更加的牢靠。”

略做思索,单飞得出结论道:“孙翊太守在丹阳抽调大量的金钱建造此船,想必对船体用料极为讲究……而这里无论水密隔舱,还是舱体方面的设计,均是考虑到持久多变的海上情况,孙翊太守造这艘船的用意,应该是出海远行。”

他话音落地,众人叹服。

贺齐本事高明,无论水路、陆路、用兵马战均是极为精熟,为人性好奢靡,难免倨傲,可听单飞一番话下来,他眼中惊诧之意极浓,实在不知眼前这小子年纪轻轻,这般认知是从哪里学来?

孙尚香嘴角含笑,倒感觉颇有收获,轻声道:“单统兵这么解释,不知道贺将军可是满意?”

贺齐哼了声,盯着单飞道:“你既知这些门道,那可知我等船队的设计,本和孙翊太守的目的不同?”

单飞微怔,意识到问题所在。

秦汉造船业虽是发达,但在汉末,对出海早不热衷,如今经战乱多年,大家都在窝里斗,更无心海外扩张。

孙权手上的楼船或多,可是……

单飞一念及此,皱眉道:“贺将军是说眼下船只均不易出海吗?”

贺齐神色略带嘲弄道:“不错,孙翊太守造船更像是为远赴海外仙山设计的,我所领船只,绝没有可能远赴海外!若是有人乘此间的船只冒然出海,只怕撑不了几日,就会葬身大海1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