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77节 音讯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77节 音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地下幽幽,单飞听孙尚香突然提及孙家的往事,心中同情,一时间却不知道如何安慰。

孙尚香需要安慰吗?

曹操、刘表、妫览几人的分化江东大计,竟被这少女极为淡静的化解,这样的一个少女,年纪轻轻看起来就丝毫不逊孙策,骨子里面的刚强更是让男儿都汗颜。

可见到伊人眼中的雾气,单飞终于看到伊人深藏的心伤。

伊人和他一般,不会轻易向旁人吐露这种心伤。

吐露何用?不过惹得旁人唏嘘一场,要淡忘的终究会淡忘,要惆怅的只有更加的惆怅,流年逝水洗涮后,铭记的铭记,散场的散常

孙尚香抬头又望向了头顶的石板,“娘亲临走时再次落泪,那是我见到娘亲第三次的落泪。”

眼中雾气深重,孙尚香完全坠入了以往的时光,“娘亲握着我的手对我说道香儿,不要哭,孙家的男人,不会让人小看,孙家的女子,也是一样!只是娘亲再也照看不了你了,你却还要照看孙家。”

许久的时光。

孙尚香幽幽道“我一直记得娘亲的话,我也一直在照看着孙家。可是”

顿了良久,孙尚香伤感道:“爹娘都已不在,大哥也去了,二哥整日忙碌,三哥却始终听不进我的只言片语。”眸光转动,终望向了单飞,孙尚香轻声道:“亲人如果都不在了,那家在哪里?”

她说的怅然,亦夹杂着酸楚。

单飞默然听着,了解伊人的意思家不止是间房子、江东的基业,还有亲人的关怀和惦念。

他不解孙尚香为何突然和他说及这些,但听伊人这么说话的时候,他心中感慨,倒暂时忘记了身处何地。

“咚”的一声闷响,突从头顶的方向传来。

单飞心中微动,立即拉着孙尚香退后两步。头顶震荡之声不停,不多时,开始有石屑不停的下落。

应该是吕蒙带人在硬破机关。

这里的石板并不算厚,以俞六的能力,可以听出下方是空的。

单飞微舒口气,就见孙尚香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对此没什么特别的惊喜。

前方头顶的石屑簌簌而落,再过盏茶功夫,一块大石重重的落下来,紧接着,俞六的脑袋探了进来。

夜明幽光下,单飞、孙尚香并肩而立。

俞六见到二人,先是骇了一跳,等看清二人后,惊喜道:“郡主,单统兵,你们都在,实在太好了。”

他很快扩了洞口,等洞口可容纳人过时,孙尚香、单飞飞身上了顶层,见吕蒙正带着不少人守在上方,见郡主无恙,都是极为喜悦。

孙尚香道:“太史将军、刘备应该还在地下,吕蒙,你率人入内寻找,提防里面的高手刺客。”

单飞见孙尚香绝口不提严虎一事,暗想都说女人守不住秘密,但如今看来,孙尚香倒是个特例。

孙尚香不说严虎一事,想必是听到太史慈所言,对刘备所为故作不知罢了。

二人回转到议事堂后,堂外夜色已隐。

不多时,太史慈、刘备同时而出,二人见单飞、孙尚香都在,神色均喜,很有恍如隔日的感觉。

刘备笑道:“太史将军还在担心郡主、单统兵有事,但我说两位武技极佳,应该无恙的。”他这时早隐去了愤慨,若非单飞亲眼看到刘备干掉了刘磐,几乎以为他是喝茶后悠闲归来。

刘备此人够朋友,但也够隐忍。

单飞一直对刘备有些戒心,但此时倒感觉若和此人结交,看起来比曹操要让人信得过。

曹操有政客的圆滑,但刘备真有侠客的风范。

太史慈拎着刘磐的脑袋道:“郡主,果如你料,严虎另有其人,却是刘表从子刘磐所冒。我遇到刘磐,趁其不备,斩了他的脑袋。”

刘备默然不语。

孙尚香轻“哦”一声道:“太史将军辛苦了。不过此事不宜张扬,你传讯吴侯就好。”

又过了半个时辰,吕蒙率人走出密道,神色微有古怪,“郡主,下层房间颇多,足足有十八之数,但我等除了发现三具尸体,几具白骨外,再没有发现别人的影踪。”

他素来做事稳妥,可这次却让孙尚香、太史慈身处险境,自身先逃到了出口,难免惴惴不安。

见孙尚香沉吟不语,吕蒙低声又道:“可是卑职在下方却发现一间石室,里面满是破碎的铜镜,似乎经过激烈的打斗。而且还有两间房间特别的奇怪,从其中一间能看到另外一间房的三个死人、几具白骨,可从另外一间房望过去,不过是面可照人的镜子。卑职从未见到这么古怪的镜子,而且那镜子照人极为清晰,很是奇特。”

刘备脸色微变。

他杀了刘磐是激于义愤,暗想我刘备对你刘表极为赤诚,看出你荆州的危机,不怕冒杀身危机来联合江东。你刘表说的比唱的都要好听,但你暗地兴兵,把我刘备置身何地?

可他毕竟不是莽夫,杀了刘磐后,立即想到以后应当如何?听吕蒙这般形容,明显是说他和太史慈所在的房间,可对面的房间居然可看到他那间房?

那间房如果有人藏匿看到他刘备出手的话,他刘备回转荆州后,该如何处置?

吕蒙费力的形容,本以为孙尚香不懂,没想到郡主不过“哦”了声,“这世上还有这般奇特的镜子吗?”

略作沉吟,孙尚香已道:“搬大石封住上方的石室,填土掩埋秘道,然后一把火烧了这里就好。”

单飞心中微凛。

他知道地下可能还有***藏匿,孙尚香这招看似简单,但***若无其余的逃生道路,上方填石用土,再断瓦残垣的堆积在上面,那两人只怕从此葬身此地,却不用浪费孙尚香的一丝气力。

刘备心中微动,不由瞥了孙尚香一眼。

吕蒙遵令退下。

孙尚香转望刘备道:“刘将军,很多事情我们没有说,但我们亦没有骗你。如果有人在这件事上当受骗,只能说他伊始就在骗着我们。”

刘备心中微凛,琢磨着孙尚香的言下之意。

就听孙尚香又道:“刘将军是值得信任之人,不过此事还未了结。”

单飞暗想刘磐已死,山越被平,丹阳内乱早定,还有尚未了结一事只怕就是孙翊的下落了!

孙尚香道:“我等尚要前往丹徒,不知道刘将军可有意跟随?”

刘备一怔。

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真诚道:“郡主若有需要刘备帮手的地方,刘备绝不推脱。不知”他看了眼单飞。

孙尚香道:“单统兵自然也会去的。”

她说完后,不等单飞表明态度,已向山下走去。

若是旁人这么说,单飞能推就推,但见孙尚香这么说,单飞还真的没法拒绝。孙尚香前往丹徒,肯定是找孙翊的下落,亦极可能向冥数宣战,这种机会他绝不能错过。

赵云不也是前往丹徒了?

孙尚香让刘备随行,是不是要借助赵云的力量对付冥数?她怎么会知道赵云人在丹徒?这少女究竟还知道什么没说,没有人猜得明白。

这时曙色已现,孙尚香才到了山下,前方就有数骑疾驰而来。

单飞望见来人时,脸现讶异之色。

来的数骑看甲胄都是丹阳兵,但为首那人,却是庞统。

庞统见到单飞,眼中闪过丝喜意,点头向单飞示意,庆祝他还没有断气。打过招呼后,庞统随即向孙尚香道:“郡主,卑职有要事禀告。”

孙尚香摆摆手,不相干的人尽数散到一旁守住,场中只剩刘备、太史慈、单飞三人。

庞统见孙尚香没有再驱逐的意思,再不隐瞒道:“郡主,你方离开丹阳不久,徐夫人就接到了孙翊太守的传信。”

众人心中均震。

“信中说什么?”孙尚香玉容上终有些激动之意,江东作乱一事声势浩大,她不过淡然视之。可听三哥有了音讯,伊人还是难掩关切之情。

单飞一旁望见,暗想孙尚香对旁人冷漠,但对亲人着实看重,经方才地下一番言语,他倒相信孙尚香这种关切绝对是为了孙翊、而非为了长生香的下落。

庞统道:“徐夫人没有让我看信,但临走前对我说了,她说孙郎让她前往丹徒。郡主吩咐卑职,若有消息及时禀告,卑职这才赶到狼牙峰。若是在这里见不到郡主,卑职就会前往丹徒了。”

众人面面相觑。

刘备、单飞暗自感慨,听庞统所言,孙尚香早就敲定了行动路线,不然庞统也不会到这里来寻。

这少女一举一动,原来早就计算妥当。

刘备心惊,单飞却是心喜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一样的队友,孙尚香越是高明,对付冥数不是越有把握?

孙尚香略做沉吟已道:“太史将军、刘将军,单统兵、庞郡丞,还要烦劳你等跟我前往丹徒一行。”她号令一下,早翻身上马,径直向东而去。

众人黎明出发,用的尽是快马,不过晌午时分,已至丹徒。

丹徒在长江之南,又在江乘之东,已近长江入海口。

单飞人在马上,远望大江如带,有冷风送水气扑面而来,虽是鞍马劳顿,还是为之精神爽快。

可他目光掠远后,心中却惊。

大江滔滔,江上不知何时早有船只连绵排开,远望如连绵山峰般铺在江面,看起来着实气势恢宏,景色壮观。

s求票!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