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74节 兄弟难当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74节 兄弟难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严虎眼中有寒芒闪现。

单飞在观察室中看着太史慈挺拔的背影时,对太史慈着实刮目相看,但他对身边那一直默默无语的伊人更是难以直面。

孙尚香听到太史慈说出对手的全盘计划,竟没有丝毫意外。

这是不是说明孙尚香早知道此事?

原来他不是柯南,他身边的少女才是!

曹操驱虎吞狼,妫览瞒天过海,刘表笑里藏刀的声东击西。这三人完全不动声色的暗自策划,瞄准江东孙家的基业准备一撕而裂。这些计划若真的实现,江东这几日只怕完全两样。

可孙尚香见招拆招,她早就怀疑妫览、发现山越异常的举动,竟能沉住气装作完全不知的样子。

伊人不动声色的借他单飞击垮了妫览,然后派他领兵当诱饵来欺骗费栈,最后趁敌手不得不发之际,早调动江东大军围剿击杀了费栈的人马。

妫览被擒,费栈兵败,针对江东的四支势力少了两支,如今孙尚香要对付的除了冥数外,只怕就是刘表的势力。

单飞心中早有猜测,等听太史慈提及“严虎”二字似有强调时,他心中再无怀疑,这个严虎恐怕是假的。

真的严虎不会怕死。

假的严虎来自哪里?

一想到太史慈方才提及刘表时,刘备的不安,单飞已有预料这个严虎多半是刘表派来的人马!

在单飞的印象中,刘表是娶了小三忘记原配的主儿,废长立幼导致荆州尽丧,此时应近昏庸老迈,可如今看来,刘表还是宝刀未老。

黑.***老大就是老大,想当年刘表单***匹马的到了荆州,就能将荆州的黑.***一锅的端了,可见为人老辣。如今黑老大出手,让刘备来丹阳假意和解,借甘宁的名头干扰视线,遣“严虎”暗中策反,派黄祖外围绞杀……

刘表所用的套路真的不同凡响,很有黑老大两面三刀的风范。

见严虎冷笑不语,太史慈早去了畏惧,恢复了昔日傲啸沙场的自信,“我们唯一不能确定的是严虎是否真的复原了。他若真的复原,我倒极想见见。”

单飞明白太史慈的意思,这恐怕也是孙尚香的意思如果严虎真的复原了,那意味着孙策也可能复原。

“可若严虎没有复原的话,那领军的就不应该是严虎。”

太史慈看着眼前的‘严虎’道:“这个假扮的严虎为了让人相信他是真的严虎,早就暗中联系了严虎的旧部。一帆、一山一蝠之流听他要找孙家报仇,不惜为其卖命,也就送了命。假严虎为何不亲自领军,却让一帆带队?他知道虽自己乔装打扮,在脸上涂了层死人粉后和严虎很有些相似,但我和他交战多年,对他用兵的风格如何不知?只要他亲自领兵的话,恐怕早被我看出了破绽。”

盯着“严虎”,太史慈一霎不霎道:“刘磐,你说是不是?”

“严虎”眼中冷厉微闪,终于抚掌笑了起来,“太史慈,我倒小瞧了你。”

他一抹脸上的白.粉,露出一张略显峥嵘的脸庞,和方才的模样略有了不同,但他能乔装成严虎,看起来的确有严虎三分的模样。

这人是刘磐?

刘磐是哪个?

单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就听孙尚香道:“此人乃刘表从子,和文聘并为刘表帐下的高手。此人一直为乱我江东界边,肆意妄为,但为人骁勇,武功着实不差,我二哥一直拿他无可奈何。”

单飞半晌才道:“你早知刘磐就是严虎?”

孙尚香凝望单飞片刻才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人要为乱江东,而我一定要想办法将其平定。”

单飞怔了下。

那面的太史慈冷冷对刘磐说道:“你没有小瞧我,你这般作为,只因高看了我。你知道若和我真的对战,只怕还是望风而逃罢了。”

刘磐微微脸红,身旁那两人就要上前,却被刘磐止祝

太史慈道:“可你若是扮作严虎,那情况大为不同。你知道迟早要和我交手,这才尽招严虎的旧部在身边后乔装成了严虎。你在秣陵露面,就是想告诉我太史慈,严虎活转了!你本想出其不意的杀了我。”

“可你也做得一手好戏。”刘磐冷笑道:“你早有预料,在军中却故作落马,是不是也准备趁我不备,将我一举击杀?”

单飞心中微恍。

他一直跟着太史慈,直到孙尚香出现后,太史慈都没有和孙尚香通过消息,这么说太史慈对严虎是有人乔装早有预料?

太史慈畏惧严虎的死而复生,但太史慈更知道有人不过是在借尸还魂,那他的胆怯只怕半是发自内心,却也有很多装作的成分。

就算没有他单飞领军,太史慈在江乘那战是否真的败了?

太史慈良久才道:“乱军中我没能杀了你,但你亦没有杀了我。你们筹备许久的计划被单飞的出现搅个七零八落。刘磐,你这般回转,绝对无法向刘表交代。你知道我不会放过你,你也不想放过我,因此故意退到此地,不就是想在这里将我绞杀?”

刘磐轻叹道:“不错,杀了太史慈,胜过取了丹阳城。太史慈,你说了这多,想必是在拖延时间。可上面的大火一时绝不会灭,单飞、孙尚香另有人手招呼,而招呼他们的人,身手或许不如冥数高明,但若论暗杀之道,绝非这两人能够应对。”

太史慈心中微沉。

他看出刘磐并非妄自尊大,实则很有自信。他见到刘磐后,立知局面对自己很是不利。他和刘磐交手多次,若论骑兵对决,刘磐并非他领军的对手。但他知道刘磐、文聘、甘宁这些人本是疆场的骁将,武学的高手,无论马上步下均非等闲。

更何况刘磐身边还有两个高手!

太史慈还没算上刘备,他故意揭穿刘磐的用意的确在拖延时间。他入地下良久,迟迟不见孙尚香、单飞的踪影,感觉这二人恐怕出现意外。

刘磐冷笑道:“单飞、孙尚香此刻说不定已死。太史慈,此地只有一个入口,你无路可逃!只凭你一个人,你以为可以战胜我等?我虽不是严虎,可我身边的一鸨一鸥均是严虎帐下的高手,更何况、我们还有个刘将军。”

太史慈向刘备望了过去。

刘备却是垂头不语。

刘磐哈哈大笑道:“太史慈,你的确和刘备有些交情,但你莫要忘记,他还是我叔父的手下。他和他的兄弟都在新野栖身,你以为他会为了你,背叛我叔父?舍弃好不容易得到的栖身之地不成?”

凝望着刘备,刘磐***道:“刘将军,我知道你栖身新野,一直难展拳脚,但你素对荆州无甚功劳,也让我叔父难对你委以重任。你不是一直以曹操为生平敌手?这次杀了太史慈,除去我叔父心中一患,刘磐管保在叔父面前举你为将,到时候我等甚至可兵发许昌,对曹操宣战,岂不是生平快事?”

刘磐算的明白,太史慈虽是武功高明,可在场四人均是不差,以四对一要杀太史慈不难。可刘磐知道刘备素有仁德之名,亦知他和太史慈的交情,对刘备的决定不能不防。

单飞向孙尚香望去,见伊人竟还沉住气,知道她也在赌刘备的决定。

刘表不可靠,但刘备是否可以?

这就是孙尚香一直在等的***?

知人知面难知心,单飞若是刘备的话,也知道抉择的艰难,刘备帮太史慈就是背叛刘表,若是走漏风声的话,刘备如何还能在新野混下去?刘备若是不帮太史慈的话……他能否过得了自己所言的仁义一关?

半晌,太史慈竟然沉默不语,甚至不再去看刘备一眼。

刘备反望太史慈,良久道:“子义,你我认识多年,但相见的次数并不算多……”他神色犹豫,一时间不知如何来说的样子。

太史慈默然片刻才道:“刘将军,记得不久前,我就曾和你说过你我虽是朋友,但人各有志,本难勉强。为了江东,太史慈送命的事情也是要做的。”

单飞暗叹。

太史慈原来早就打了预防针,他那时候就知道刘表参与到***江东的计划中。

见刘备不语,太史慈又道:“如今我为江东,你为荆州,两军交战难言仁德。更何况、你对我素有恩情,你若出手对我,我不会有什么怨言。”

太史慈手按刀柄,早就全力戒备,但说出此话时,并没任何埋怨。

这本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刘备涩然笑笑:“多谢太史将军体谅。”

他缓按剑柄,却不急于出手,眉头皱起道:“流年易逝,弹指沧桑。想当年子义为孔北海向我求援时,我曾和子义说过兄弟难当,即为兄弟,或许不见得有福难宪若有难处,就要有难同闯,不然难称兄弟。我不知道子义当我刘备是什么,但我一直当你是兄弟1

刘磐脸上色变。

太史慈眼中有精光闪烁。

“可我还有更苁卦谛乱啊!绷醣肝兆沤1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