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72节 讨账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72节 讨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若是旁人在此,任凭有卧龙、凤雏的能耐,但没有现代人的想法和认识,绝对想不到这是个观察室。

夏虫不可语冰。

没见过的东西,很多人很难想象出作用。

偏偏单飞就能想到建立这房间的目的。

只从面前的这块单反玻璃,他已经猜到这两个房间的用途——有人要在他们所处的这房间观察对面房间那几具白骨的动静?

这人要做什么?

山腹内的复式楼上层有床榻,石桌上有人体穴道图,那正是适合休息思考的地方,复式楼下层却是有很多房间,还有观察室。

下层是实验室?

有个科学怪人弄了几具透明的白骨过来,在暗中观察白骨的行动,难道是在搞科学研究?

秦皇镜能照出人体内部的情况,不过秦皇镜只有一块,那这白骨不也可以代替秦皇镜的功能?像严虎那样的人看起来恐怖,但对科学家来说,不是个极好的**研究模型,价值难以估计?

单飞感觉这个想法更近科幻,但如今身在观察室看着白骨,益发感觉此事极有可能。

他早有这种感觉,绝对有身处更高科技文明的人曾到过这里,而且所做的事情,远比他立志要做成功人士、开个包子铺的计划更加的宏伟。

可对面房中的白骨是谁的呢?

不会是……孙策的吧?

单飞忍不住瞥了眼孙尚香,见到伊人正看着对面房间的白骨,神色专注。

对面房间的白骨一共有三具。

似是感受到单飞的疑问,孙尚香摇头道:“不是我大哥的白骨。”

“这个……”单飞有些意外,他知道仵作之流能从白骨中推出很多事情,他亦能从白骨中多少揣摩到此人死因什么的,怎么孙尚香也有仵作的认知?

“我大哥比你要高半个脑袋。”孙尚香解释道。

单飞虽瘦,但个头却不矮,知道以现代的标准,自己是近一米八左右,暗想孙策如果还比自己高半个脑袋,那最少要有一米九了。

望见对面房间的三具白骨比他单飞都要矮点,单飞明白孙尚香的判断依据了。

“我们说话的声音不低,太史将军他们却像听不到我们的话?”孙尚香略有奇怪道。

“这是一种独特的设计,那面的声音可传到这里,但我们的声音却传不过去。”

单飞以现代的角度考虑道:“但我们肯定可以通到对面那个房间的。***找找道路。”

他才要去寻找通往对面房间的暗门,却听孙尚香道:“不急。”

单飞怔了下,见孙尚香立在单反镜前看着对面,若有所思的模样。

太史慈、刘备完全没有发现这面还有人暗中窥视。他们蓦见白骨后,神色很是紧张,片刻后,太史慈还在颤抖,刘备却上前用腰间剑鞘稍微触碰下白骨,回头道:“是死的。”

剑鞘可直接碰到骨头,在刘备的想法中,活着的白骨可以走动,那肯定还有肌肉的,只不过肌肉透明了而已。

他既然径直碰到了骨头,那说明白骨已死。

回头见太史慈如临大敌的模样,刘备却没嘲笑什么,他知道很多恐惧是根深蒂固,很难讲清缘由,而克服这种恐惧,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不知道单统兵和郡主去了哪里?”刘备感觉白骨立在这里虽是恐怖,但终究没什么危险。他的目光很快被对面墙壁的镜子吸引,缓缓走到镜子前,刘备伸手摸了下镜子,神色赞叹道:“这镜子照人竟如此清晰明澈,实在是少见的宝物。”

物以稀为贵。

秦汉三国的铜镜制造已算不差,但高档些的镜子,打磨抛光的工艺极为繁琐,而且过段时间还容易生锈模糊。

单飞虽不能看到刘备所见的镜子,但知道这镜子在三国的年代面世,可想而知的珍贵。这种镜子就算在皇宫内,也算是难得的稀有之物。

刘备此刻就站在单飞面前。

他自然没有想到镜子的背后,单飞、孙尚香还在立着,看着自己鬓角的白发,刘备涩然笑笑,摩挲镜子中的自己片刻,稍整下仪容。

单飞又看了孙尚香一眼,见她亦在仔细的望着刘备,暗想这少女怎么会对刘备这般留意?她的目光不像爱慕,更像是在审视。

孙尚香低声道:“要了解一个人,不应从言语来了解,因为言语从自古产生的那一刻,就有迷惑别人的本性,也被太多人利用作为欺骗别人的手段。”

因此你就在暗处观察刘备的举动?

单飞心中琢磨,听孙尚香又道:“因此无论对方说的再漂亮,聪明的人并不会完全相信,而是要透过言语的外表看看里面究竟装着什么,这也就有了圣人行不言之教的说法。圣人知道,真正想要教诲一个人,声嘶力竭的去和他辩论只能改变表面,却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内在。”

看着孙尚香眼中又有伤感的模样,单飞轻轻点头。

孙尚香望着对面的刘备道:“圣人展现出自己良好的行为,让更多的人高山仰止足矣,因此尧舜垂手而天下大治,秦王暴戾、汉武贪功,无论他们有再强硬的手段,终究无法将不属于自己一类的散沙捏在一起,导致国败民困。”

单飞没想到孙尚香的治国理论竟也高明。

这用现代的话描述就是——你上面做的好,下面才会跟着做好,你是个残忍贪婪的主儿,成天叫着廉政清明的,谁都不是傻的,久而久之都会变成和你一样了,怎么可能廉政清明?

可真正能像尧舜那样以身作则的人实在少之又少,华夏多数统治者是希望宽以律己严以待人。

孙尚香接着道:“刘将军说荆州要和江东联手,我是不信刘表、黄祖的。刘表心胸狭隘、嫉贤妒能,黄祖暴戾昏聩,他们这种人性格根深蒂固,你要他们改变本是千难万难。”

单飞心中微动。

他知道孙尚香是个极为精明的女人,而孙尚香一直没有给刘备回复,忙是一个原因,但孙尚香考虑的多亦是一个原因。

“但我却不知道刘将军是否可信。我听过他太多的事情,知道这种人应是江东极好的帮手,但究竟能否成行,我还要仔细考虑一下。”

孙尚香这面说话的光景,刘备在那镜子前摸索半晌,好像感觉搬不走镜子,略有失望道:“太史将军,镜后没有机关暗门。这里似乎只有入口,却没有出路。”

这是肯定的。

单飞暗自发笑,心道如果这是观察室的话,对面房间肯定只会安排一个入口,安排那多出口做什么?让白骨跑出去吗?

见太史慈似镇定下来,刘备道:“我等本是要追寻郡主和单统兵的,但如今他们不知去了哪里,我想以吕蒙校尉的精明,应该已扑灭了上层的大火。这里四通八达,严虎若是熟悉地形,我等只怕搜不到他,既然如此,不如上去请吕校尉多派人手来搜,或许能有收获。”

刘备用兵果敢,做事却是稳当。

太史慈闻言感觉很有道理,他对镜子并没留意,终于道:“好,那我们……”

他话音未落,刘备倏然拉住他的手,贴镜而立。

一个声音冷冷的传来,“你们还想着上去吗?”

那声音极为低沉森冷,让人一听心中有如结冰。

单飞微怔,孙尚香眸光冷芒闪现时,就见三人已现在了对面房间的入口处。

太史慈全身一震,见对面中间那人身着甲胄,脸色苍白有如死人的模样,失声道:“严虎?你……你……真的没死……”

他虽已知严虎未死,但见严虎出现那一刻,还是心中震撼。

单飞、孙尚香互望一眼,随即向严虎的胸口望去。严虎甲胄在身,将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他一张脸苍白的有如死人,不过并不是骷髅。

严虎身边两人,均是一袭黑衣,黑巾蒙面。

单飞初见时倒感觉这两人就是那两个女***,但两个女***身材纤细并不高大,严虎身边的两人却是魁梧雄壮,极具疆场的气息。

这两人是谁?

虎豹龙蛇山,蝠鸥鸨翁帆。

严虎手下的一豹严舆和龙蛇均被孙策所杀,一蝠一山一帆又被他单飞毙了,这三人莫非是鸥鸨翁三人中的两个?

搞了半天,当初孙策困住严虎,他手下都没有战死,跑的倒是干净。

单飞心中担忧,他知道严虎既然敢出来,必定有他的把握。太史慈、刘备为人不差,单飞不忍二人毙命。

虽说按照历史,刘备肯定不会死,但现在的历史究竟会变成怎样,单飞已没什么把握。

可观察室和对面的房间偏偏没有什么通道。

单飞就要寻找其它的暗道,孙尚香却拉住他的衣袖道:“看看再说。”

心中费解,单飞这次并不知道孙尚香在想什么。

严虎嘿然道:“太史慈,我自然没死。当年孙策欠我许多,今日我死而复生,永垂不死,就是要向你们讨回欠我的一切。”

他说话间缓慢上前一步。

太史慈脸色苍白,手按腰刀,眼看严虎一步步逼来,似早骇得手脚发麻。

刘备以手按剑,身躯竟也在颤抖不已。

严虎冷笑声中,蓦地伸手拔刀,一刀就向太史慈砍来。

单飞心中微沉时,就见场上有刀光明耀。

严虎一个跟头翻了回去,胸口甲胄已裂,露出****但正常的胸膛,可他神色却不正常,甚至可说是惊奇万分,指着太史慈喝道:“你竟敢还手?”

ps:求几张月票推荐票!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