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71节 单反镜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71节 单反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听孙尚香所言,感觉她语气中有些古怪董卓被人所杀是自作孽,孙尚香究竟伤感什么?

不过他没有费心思去揣摩这少女的情感,只在想着异形香的问题。

原来异形香竟有这个缺陷。

它让人能力大增,但也能让人发狂。

原来上天要人灭亡,必先让其疯狂是有出处的,这个出处源自异形香。

单飞嘀咕的时候难免奇怪他知道鬼丰用了异形香,但他每次看到鬼丰的时候,都感觉此人或许言语尖锐些,所说的逻辑却是极为清楚明了。

鬼丰不算残忍,他不是总念叨不想杀人吗?鬼丰如果发狂后会变成什么模样,逻辑不受控制?他总不成会变成阿法狗吧?

那不是更难对付?

单飞感觉脑袋有西瓜那么大,但还没忘记女***的事情,“貂蝉暗算了董卓,然后跟了吕布?这个貂蝉好像好像、也不算是个坏人。”

孙尚香淡淡道:“你指出别人的错误,不意味你就是对的。你杀了个坏人,不能说明你就是好人了,对不对?”

这个女人逻辑不简单!

单飞心中暗赞,知道孙尚香所言绝对没错,狗咬狗的事情层出不穷,二汪不能说自己咬了条泰迪,自己就是牧羊犬了。

或许貂蝉、董卓是分赃不均才导致貂蝉下的黑手呢。

孙尚香继续道:“吕布武功不差,但为人可鄙,反复无常。貂蝉跟了他许久,未见得是好女子。”

感觉孙尚香是在提醒他莫要重蹈董卓、吕布的覆辙,单飞尴尬笑笑。

孙尚香随即回到正题,“吕布死后,貂蝉却是不知下落,但我早听说她隶属个神秘的组织,要杀我们的两个女子这般诡异,倒让我怀疑她们和貂蝉都属于那组织之人。”

“这组织的底细郡主也不知吗?”单飞心怀期待道。

孙尚香沉默良久,“我只知道这组织出自荆楚,为首的亦是个女子。但始终查不到她们的首领究竟是哪个。”

见单飞略有失望,孙尚香轻淡道:“但你应该可以查的出来的。”

“什么?”单飞一时错愕。

他说话的功夫,又带孙尚香经过两间房,此间规模宏大,可每间房都是干干净净的,再没什么赘物。

单飞暗想有人在山腹创建此地,肯定不是搞单身公寓出租,而是有他的目的。但此间如此空旷,里面的东西尽数被搬走了,倒让他琢磨不出此地的用途。

他一心数用,琢磨着山腹密室的用途,想着三香的缺陷,关心着貂蝉的下落,可听到孙尚香对他这般推举,真的不明所以。

“我今天才听到郡主说的神秘组织,怎会查到她们的首领?”

这时伊人又拿出了夜明珠,有幽蓝淡淡,照伊人的眼眸如月更似海,其中似藏着什么。

单飞问心无愧的望着孙尚香,暗想自己在这件事并没有欺骗什么,也就不用怕被伊人揭穿。

半晌,孙尚香才移开目光,“她们使用的幻术神奇,但并非对每人都会适用。”

单飞明白这点。

催眠也是看人看性格看情绪,受限很多。

“你怎会这快的坠入她们的幻术?”孙尚香若有深意道。

单飞也正考虑这点,良久才苦涩道:“或许是因为我的意志不坚?”他知道意志薄弱的人最容易被催眠。

街头术士骗的人,大多是没有主见、喜欢听信别人安排的人,从这个道理来讲,算命的也算是催眠师的。

单飞虽认为自己有主见,可他对自己这快坠入幻境还是莫名其妙。

孙尚香轻摇螓首,秀眸中又带丝感伤,“你不是意志不坚,而是意志太坚。很多人没有主见,容易被别人的想法左右。意志坚强的人,不易受旁人的想法影响,但他自己会影响到自己。”

单飞目露思索之意。

这已是很高深的心理学范畴,但心理本离不开人性,单飞思考孙尚香言下之意,恍悟道:“我因为心中执着的想着什么,才被她们一声呼唤催发,自己让自己坠入了梦境?”

孙尚香微有沉默。

“可她们怎会知道我想念晨雨,而且她们的声音极像晨雨。”单飞不解道。

见孙尚香默默望着他,单飞想到孙尚香方才所言,终于明白她的意思,“那两人了解我?”

孙尚香轻叹道:“以我的看法,她们不但了解你,而且了解的很多很深刻。但她们又想杀你”

顿了片刻,孙尚香幽幽道:“这么了解你,却又想杀你的女人,我并不知情,但你难道不知吗?”

单飞错愕。

他总算明白孙尚香方才为何言语有些古怪,这女子想的倒真的天马行空,不拘一格,这女人原来是在怀疑有小三想要干掉他单飞!

可单飞细想之下,却觉得孙尚香所言简直无懈可击。

对方若不了解他,怎会几句呼唤就将他拉入幻境,而那股幽香不是孙尚香身上的香气,却和晨雨的体香极为类似。

敌人早就了解他,这次就是在对付他?

可他真的想不出会有哪个女人这么了解他,甚至想要干掉他!

他没做什么缺德事埃

花心汉负心太多,难免会有女人惦记,女人狠起来可是六亲不认。可他单飞似乎没有对哪个女人负心,更不要说到了生死相见、蓄谋对付的地步。

皱眉思索良久,单飞诚恳道:“郡主,我真的不知是谁下的手。”

孙尚香凝望单飞良久,似在分辨他所言真假的样子,不过终究无言的笑笑,“这里地形复杂,我们眼下先考虑怎么出去”

她话未说完,见单飞陡然停住,孙尚香知道他发现了什么,低声问道:“怎地?”

单飞立在一面墙前,神色错愕无比。

他没有立即回答孙尚香的问话,反倒伸手在对面的墙上敲了下。

孙尚香走过来,见前面墙体黑黝黝的,和别的墙体很是不同,不由蹙起了眉头。

她对很多秘辛了解极多,可在材料认知这方面,还是远远不如单飞。

片刻的功夫,单飞才道:“这是什么?郡主你可知道吗?”

孙尚香反问道:“这不是墙吗?”

单飞差点笑了出来,可他内心的惊诧让他神色很是古怪,“这的确是墙,我是想问墙体是什么做的,郡主可知道吗?”

见孙尚香摇摇头,神色困惑的模样并不像作伪,单飞心中暗想,这少女不是现代人。

他心中早对孙尚香如此年轻,却有如此深邃的思想起疑,暗想冥数虽规定变数人不能存在,但谁都没规定只许他单飞穿越了。

孙尚香不会也是穿越过来的吧?

可经此一问,他知道孙尚香若真不知道眼前是什么,那她很难是现代人。

因为眼前这面墙体的材料,只要是现代人,多少会了解一些。

“这是玻璃。”单飞解释道。

孙尚香很是奇怪,“什么玻璃?玻璃是什么?”

单飞更是确定心中的念头,可也实在被这突然出现的玻璃墙体搞的有些发懵。

据他所知,玻璃这玩意大规模的使用是在很多年后。

隋唐的时候或之前,西域已有玻璃,隋唐亦有玻璃制作的工坊遗址被发现,但那时候的玻璃制作困难,也远没有大规模的使用,而且品质并不好。

可眼前这面墙装的不但是块优质的玻璃,而且极为类似审讯室辨认犯人所用的单反玻璃。

这也是说,这玻璃质地极佳,抗击打、隔音减噪,最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人可以从玻璃的一面看到对面的情形,但对面的人望过来,却发现不了这里的情况!

因为玻璃的那面,更像面镜子。

那面的人更多看到的是自己的影子。

玻璃镜子较早的使用记录是存在于威尼斯、法兰西。可如此质地优良、多功能的玻璃,就算十四世纪的法兰西也是无法制作,这绝对是近代的产物。

单飞虽感觉肯定有人比他更高科技,穿越后不但带来了秦皇镜这种优良装备,甚至流年、三香这些玩意都是这人搞出来,但蓦地在这里又见到现代产物,他还是有些***。

见单飞不语,孙尚香轻伸纤手也敲了下玻璃,微有迟疑道:“你怎么会认识这东西?这东西有什么作用?”

她话音才落,就有一个声音蓦地传来,“太史将军,此地不宜久留,我等还是早点另寻出路的好。”

单飞、孙尚香互望一眼,都听出那是刘备的声音。

“刘将军,你在哪里?”单飞轻呼一声。

前方倏亮。

单飞、孙尚香不虞这种变化,但出于本能同时而退,几乎退到身后的墙壁处才停了下来。

前方房间顶部四角、正中的位置镶嵌着似夜明珠的东西,在房门推动的刹那,竟同时而亮,将房中照的柔和无比。

刘备、太史慈走了进来。

单飞虽不知道太史慈是为了卫护孙尚香才冲了进来,可见他和刘备都是一副烤***的模样,倒也佩服他们的勇气。

但他眼中随即露出惊异之色,不但是他,这面的孙尚香、那面的太史慈、刘备亦是神色骇异。

前方的房间内光线柔和,但照出房间景象的那一刻,却是森然可怖。

房中竟立着几具森森的白骨!

审讯室、单反玻璃、森然的白骨?

单飞那一刻脑海中闪过个奇怪的念头,他那声呼唤,刘备显然没有听到。这么说,他们能听到刘备、太史慈的声音,可刘备、太史慈却听不到他们的?

这不正是现代常见指认犯人的那种房间设计模式?

如果放在从前,这房间内说不定也站着一人,凝视着对面房间的白骨?

不过这不是指认犯人的地方,而更像是个观察室观察白骨动静的一个地方。

s明天要带儿子出门旅游,大概十天左右吧,假期了,让我陪着出去看看走走,孩子的要求不能拒绝,只能向大家表示歉意了。更新会放缓,两天三节会保证的。回来后会努力更新的,呵呵,抱歉了。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