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68节 镜室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68节 镜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油滴落下,到石室变成火窟,不过片刻之间。

单飞想到此行危险,却未想到对方手段这般毒辣,入口杀机,石室火烤,危机往往都是在不经意之间。

他被石桌上人体穴道图吸引,暗想这里这么多人呢,要抓严虎并不困难。他哪想到严虎居然无声无息的在这石室地表引入石油,这是什么鬼地方,为何会还会有石油存在?

单飞念头陡转间,石室内已成火海,有浓烟立起。

这时情形和放火烧山不同,山火从风走,或许还有空隙可避,但油火地下燃起,根本无从躲闪。

“郡主快走1吕蒙急声叫道。他飞纵时,已到了方才下落的入口前,单飞被人体图吸引,吕蒙却时时刻刻留意着危险,他早派人扼住上方的入口,只怕万一入口闭死,这些人就要活生生闷死其中,但他亦没想到杀机来的如此突然。

火光中,有人影翩跹,已投入一道门中。

是孙尚香!

旁人或许没有看清,但太史慈目光不差、单飞眼光更是敏锐,同时发现这点。

太史慈脸色微改。

单飞脑海中立即闪过两个念头跟过去,退回去?

念头转动时,单飞早就凌空而起,随着孙尚香先后投入石门之内。

太史慈骇然失色,他虽早知道单飞的勇气,却没想到此人在这种关头表现的勇气,简直让他汗颜。

他太史慈有照顾孙尚香的重任,单飞却没有,但这种关头,第一个跟孙尚香冲过去的竟是单飞?

厉喝声中,太史慈亦要跟随冲过去,但前方火焰陡涨,太史慈虽是身手高强,也却扛不住如斯烈火,几乎须发都燃,被猛火硬生生的迫退数步。

“太史将军,快上来。”吕蒙焦急叫道,随后向后厉喝道:“绳索1

他虽是武功不差,但面对这般火焰,亦不敢再跳下去。

太史慈却是置若罔闻的模样,身形高跃而起,这一次竟然冲过火焰,落到孙尚香进入的那道门前。

“喀”的声响,门竟合上。

太史慈一把没有推开石门,一颗心沉了下去。

他这时全身着火,如同火人般,前进还有活路,但这刻离入口早远,再退回去绝没什么可能。

有一人扑来,抱着太史慈倏然滚入另外一道石门内。

吕蒙额头冒汗,见到扑出那人竟是刘备,一时间不知道是喜是惊,但大火陡起,烤得众人在入口都是无法立足,吕蒙连连***,厉喝道:“取水来。”

俞六嘶声道:“要取沙1

这时石油比煤矿还要稀奇,根本未在世间应用,见到的都少。俞六总算见过此物,知道要将这些大火扑灭用的要是沙,只有隔绝了空气,这些大火才会熄灭。

但取沙灭火的时光,石门内几人究竟会变成怎样?会不会早就窒息而亡?

石门一关,外边声音立绝。

单飞见前方那倩影飘忽如雾,那时候除了诧异孙尚香如何会炼就这般身手时,还想着四间房都射出了火星,这么说对方最少有四人!

方才那些丹阳兵居然没有搜到人,就只能说四间房都有暗道。

吕蒙带的这些人打仗或许可以,但若论对地下机关的精通,那可远远比不上摸金校尉可能也是因为南方如今未经大规模开发,有名的坟墓不算太多的缘故。

不过严虎这些人放把火,绝不是想烧死他们自己,严虎他们藏在暗道,肯定会有活下去的办法。

和孙尚香追上这些人,然后***暗道,找到这些人的藏身之所,他和孙尚香就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单飞想到这里的时候蓦地止步,前方又现出一间石室,室内极为简陋,不过一张木榻而已。

孙尚香就立在房间的正中,她在看着那张木榻。

这不会是山越居住的地方,而更像是隐居世外的人住的地方。

这里的人费尽心思的在山腹开出石室,巧设机关,不过要在这里休息,看看穴道图?单飞百思不得其解。

单飞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听孙尚香看着那张木榻道:“我进来的时候,没看到人影,只听到木榻的那面有声响。”

伊人根本没有回头,不过算定单飞一定会跟上来的模样。

单飞二话不说,俯身拉住木榻的边缘,向上拉了下。

他这时候的力气或许不能举鼎,但拎起一张木榻绝不会吃力。

木榻动也未动。

单飞燃了火折子,看了眼地上,鼻翼动动,房中还残留些石油的气息。他那一刻极为的专注,稍微弓下身子仔细查看着地上,很快发现木榻旁有个浅浅的脚樱

脚印染了外边的石油。

石油已然浸向这面的房间。

炽热袭来。

这人放火后,脚尖踩到了地面的石油却未觉察,回转时匆忙开启了木榻关联的地道

单飞脑海中闪过这幅画面的时候,并不***近的炽热惊乱,他镇静的将左脚脚尖对准了那脚印,稍蹲下身子,琢磨着那人使劲的角度时顺势一推木榻。

木榻滑开。

有地道无声无息的闪现。

单飞立退,孙尚香却闪身到了单飞的身边,和他并肩而立,秀眸向他望来,眸中似也有些惊诧。

伊人显然没想到单飞开启这道机关不过用了几息的时间。若非伊人对单飞早有信任,几乎怀疑这暗道机关是单飞设计出来的。

单飞这次开启机关凭借的完全是敏锐的观察和嗅觉,还有对人习惯的留意。

见孙尚香望来,单飞低声道:“小心。”

他手中盾牌还在,灭了火折子,拎着盾牌矮身小心翼翼的进入了地道,见侧壁有一扳手,他心中微动,稍微扳动下,已封住了上方的入口,暂时隔断了火源。地道不长,从空气的流动性来感觉,前方居然是个不小的空间。

单飞并不急于前行,等感觉稍微适应了前方的黑暗后,立即屏住了呼吸,默然倾听周围的动静。

有檀香幽幽,呼吸细细,那是孙尚香的体香和呼吸。

除此之外,他听不到旁的动静。

心中极为警惕,单飞凑到孙尚香的耳边低声道:“怎么办?”

这个严虎不简单!

他先是吓倒太史慈,狼牙堡被破后,他还能绝境反击,若不是他单飞会几手,完全听吕蒙他们的,说不定早死了两次。

对严虎这样的一个人物,虽不闻名经传,他单飞再不会掉以轻心。

孙尚香未语,纤手微扬,手上竟发出幽蓝的光芒,原来有颗夜明珠被她托在手上。

单飞怔了下,夜明珠本是他的标配,这东西能照明还不耗氧,和现代的手电筒一样方便,他没料到孙尚香居然也有一颗。

蓝光一出,周围大亮。

那一颗夜明珠刹那间化作千颗万颗的模样,点亮了幽暗。而在房间大亮的时候,单飞蓦地发现有人影憧憧,均是立在他们周围静默无言。

单飞手脚刹那冰凉。

他从未想到这附近竟然有这多人在埋伏,可他方才为何根本听不到这些人的声响?

身形微弓,单飞手持盾牌,随时准备暴起的模样,不过他很快放松了自己身体,微松了口气。

他周围不是有很多人,而是有很多铜镜。

铜镜错落排放,在夜明珠突出照明的时候,交相辉映,将夜明珠和他单飞、孙尚香照了出来,这才让房间大亮,同时在周围现出很多影子来。

这是什么鬼地方?摆放这么多铜镜做什么?

单飞瞥了眼孙尚香。

伊人眼中亦有困惑,但手指却摸在刀柄上,保持着警惕。

单飞暗想这少女不但心思缜密,若论沉稳,还远在太史慈之上,也不知道她小小年纪怎么会有这种性格,总不是和他一样?

念头微转,单飞知道孙尚香对此地也是茫然,放弃了询问的念头,提盾四望。他发现密室宽敞,但其中除了铜镜外,再无异物。

石室中静的让人心悸。

单飞忍不住微微吸气保持着放松,缓缓站起身走到面铜镜前,谨慎的用枚铜钱敲敲面前的铜镜。

铜镜是正常的铜镜,看其花纹,应该是秦汉前战国左近时代的出品。

单飞知道年代不同,画风也不同,这道理不但可应用在现代,用在古代也是一样。秦汉主题多求仙,明清风格好世俗,战国是近远古崇拜的时期,铜镜花纹多以盘龙怪兽为特征。

看一眼那铜镜的花纹色泽,他已经有八成把握确定了铜镜的年代。

战国的铜镜,为何会立在这里?

这里在战国时就已存在吗?

单飞想到这个念头时,透过镜子的影子看着身后的孙尚香,见她正托着夜明珠给自己照明,轻声道:“这里好像没什么,我们另找出路”

他话音未落,脸色突然变的极为难看。

那一刻镜子中蓦地多出个身影。

黑黑的身形,幽暗中带着难言的惊心。

身影遽出,夜明珠的照耀下,立即化作幻影千重。然后单飞就看到一道电光击来,化作千万道光亮向孙尚香袭来。

“小心1

单飞呼喝声中,突见新月升起。

孙尚香出刀。

单飞查看铜镜的时候,她一直在留意周边的动静,女人的直觉通常敏锐,她的直觉在女人中更是出类拔萃。

此中杀机深邃。

来剑本是凌厉,绝对是高手刺出,在这种诡异的环境下,更如同千万剑的刺来,让人根本分不***幻。

当!

空中火星闪现,新月刀却正劈在剑尖上。

单飞没料到孙尚香出刀如此准确,但在刀剑交击的那一刻,却感觉身边有光华一闪。

光华现,镜室内蓦地闪***万道雷电向单飞轰来!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