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67节 步步杀机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67节 步步杀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太史慈、吕蒙吃惊的难以言语。太史慈已经知道单飞不简单,能在疆场指挥太史铁骑击败严***兵,又在乱军中杀了严虎手下高手一帆的人,怎会简单?

可他没想到这个统兵还是多面手,俞六做不到的事情,单飞能够做到?

单飞不理众人诧异的目光,早将两侧石壁和地面又听了一遍,对于头顶也没放过,他如今内息雄厚,感觉极为敏锐,俞六听不到的东西,他却能够听到。

都是玩土木的,却也有上工下工之分。

等将工具递还给俞六后,单飞问道:“有长绳吗?两丈左右就好。麻烦再取几面盾牌来,这里人手一面就好。”

众人完全一头雾水。

俞六也是奇怪,可见孙尚香点头示意他听从单飞的吩咐,俞六道:“我手头没有,我这就去给单统兵取来。”

江东兵攻克狼牙堡,凿险要为道,绳索这种东西必不可少。

俞六出外后不久就带来一根结实的长绳递给单飞,又将盾牌人手分了一面。

单飞接过长绳后,将一端系在那吊环上,然后道:“都退后一些,两丈之外吧。”

他说话时亦是退开两丈,手上扯着绳索的另一端。见刘备退到自己的身后,单飞暗想这老小子够朋友,也的确够谨慎。

刘备仁义,可不意味着他蠢,他知道单飞专门搞这东西的,在现代的人都不信什么***,可刘备知道单飞让他退两丈外,必定有单飞的道理。

乱世中的刘备颠簸流离的能活到现在,本有他的能耐。

太史慈、吕蒙互望一眼,又向孙尚香望去,终于还是迟疑的退到了单飞身后。

单飞见前方再无旁人,一手拉着绳索,一手拿着盾牌,众人见他这般模样,难免也是戒备起来,均持盾护在身前。

考虑了片刻,单飞终于用力一拉绳索。

前方顶上那吊环果然是活的,倏然向下一动,然后众人就感觉眼前一花,前方看似极为厚重的花岗岩地面倏然而起,将前方的道路完全封死。

道路虽封,花岗岩封住的甬道内却是咯咯声不绝于耳,又过了片刻,前方再没了动静。

众人心中凛然,一时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

吕蒙悄然后退数步,见前方再无异样,诧异道:“这是怎么回事?”

单飞不等回话时,前方那封住的花岗岩无声无息的落下,又现出前方的道路。

俞六递上火折子看了下,脸色改变。

众人亦是目瞪口呆。

前方本来都是极厚的花岗岩铺路,就算俞六都完全听不到脚下还有暗道,但此时此刻,前方的地面完全塌陷成个坑道,竟又露出条通道。

俞六见单飞不再说话,跳到坑道中轻声道:“这下面果然另有空间。”

吕蒙快步上前,这才发现地面陷下一人还高,那条通道的周围竟全是严整巨大的花岗岩石,厚度超乎想象。

这种岩石弄一块都是不易,这周边均是如此规模的花岗石,除了人工雕琢搬运来外,再没有别的可能。

做出这种暗道,所费的功夫绝非一点半点。

吕蒙初时不以为意,细想之下却是为之骇然,暗想这种工程就算以吴侯之力做起来都是费力,更不要说其中还有极为巧妙的机关动力?

这里不过是山越费栈的老巢,这帮山越怎么会有这般本事?

见众人均是脸色肃然,不知和他是否想的一样。见单飞还是捏着那绳索不语,吕蒙笑道:“多亏单统兵提醒,才让俞六找到这个地道。不过其实不用单统兵那么小心,我们若是站在原处拉动拉环,整个人不过沉下去,好像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拎着手中的圆盾,吕蒙四下看去,“这周围也没看到什么箭矢射出来。”

太史慈知道吕蒙年少气盛,对别人出风头难免会挑点问题,一旁道:“小心总是没错的。”

俞六留意四周的环境,神色渐转惊惧道:“太史将军,我等若没有单统兵,这会儿只怕早被夹成肉饼了。”

“什么?”太史慈、吕蒙异口同声的问道。

俞六弯腰下来,从地上捡起一点粉末道:“这是方才我投石问路后没有捡起的石子。”

太史慈、吕蒙均是骇然失色,就算刘备都是脸色改变。

他们已经明白俞六的意思。

俞六知道这里有严虎藏着,探路时难免小心翼翼,投石问路看有没有敌手的埋伏本是老办法。

俞六看起来没少丢石头,有块石头正好落在地道的尽头。

可如今石头变成了齑粉!

众人脑袋都是活络,不用俞六解释已然明白石子是被上下的花岗岩硬生生的夹成了粉末!

原来吊环一拉,有花岗石凸起随即封住甬道,转瞬地下的花岗岩上升而起,直到顶部再下。吊环下若有人的话,在拉动吊环那一刻,前后道路均被封死,除被夹死外,再没有别的路走。

吕蒙额头汗下。

太史慈疆场上对敌难数,从未将生死放在心中,但想到方才不过转念间就已生死永隔,也是手脚微凉。

二人望向单飞时,不再有任何轻视之意。可二人心中还是难免惊诧单飞这人看起来并不出众,乍一望,实在难信他的本事高明如斯,常人轻视倒也正常。郡主为何对他绝对的信任,莫非郡主对他很是熟知吗?

单飞没什么得意,反倒更是警觉。

他想的比吕蒙还要深远。

要抓严虎绝不用等到严虎回转狼牙堡才下手。巨人棺下的天坑是天然的生态环境,但无论巨人棺的入山口机关还是天坑中潜水艇密室,都和这里的机关仿佛,亦和许都外的活死人墓仿佛。

这像是一类人创出的环境。

孙尚香让太史慈带他单飞来狼牙堡,恐怕早知道这里会有密道,孙尚香也知道他能开启密道?孙尚香知道他的底细?可孙尚香让刘备来这里做什么?

单飞那一刻内心警觉,表面仍是无动于衷的样子。

众人一下那暗道,眼中均有诧异之意他们竟像是从屋顶走了下来,到了一间极大的石室。

石室内除中间一张石桌一张石榻外,并无他物。

吕蒙、俞六二人一到这石室,俞六抢先查看此地的机关,吕蒙最先看到石室有四道侧门。

哪道侧门藏着严虎?

吕蒙这片刻的功夫,早传出号令,上方随即下来十数个精壮的汉子,均是手持利刃。吕蒙吩咐道:“你等分成四组,从四门而入,若遇严虎,生擒来见郡主。记住,一定要生擒1

俞六这会儿的功夫已查勘过四道门户,发现并无机关,遂一一打开。那十数个汉子应令分别入门查看动静。

太史慈虽未亲身去查,但手按刀柄,心中满是紧张之意。

单飞一入石室,目光却落在石桌之上。

石桌上刻着两个人像。

人像全是**,和他那时候卖的经络穴道图仿佛。不同的是现代的人体经络图多是含含糊糊的照古书抄录描绘,更多的都是个平面图,而那两具人像刻的却是栩栩如生,同时将人体的经络穴道标注的清清楚楚。

单飞一看到那两个人像,目光就很难移开,因为他知道人体的经络如川,六腑藏海,穴道在人体内更是深浅不一,各具妙用。

古人极具智慧,给穴道起名时往往具有极其深刻的作用和用意。他学了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后,对人体内部阴阳变化的领悟已是极为深刻,但一看到那如呈现在眼前的人体穴道经络图,看着那上面标注的穴道如涌泉、照海、太溪之类,立即觉得人体内的气息强弱、关联变化竟和穴道所标含意极其类似。

如果说自然常识分科是人对自然界的理解和认知,但穴道就是人对自身内在的了解和功能设想,单飞霍然想到。

古人对人体怎么会有这么深邃的见解?

是秦皇镜的功劳?魏伯不是说秦皇镜甚至连人的经络穴道反应都能照得清楚!

秦皇镜能照人体五脏经络,长生香能让人体透明

这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关系?

单飞脑海中光亮闪闪,似乎将一切渐渐关联时,有脚步声响,那十余汉子已经从四道门后走了回来,纷纷道:“房中没有严虎。”

众人均是一怔。

他们找密道、破机关,终于来到这个看似普通,实则奇诡的环境,暗想严虎再无旁路可走,哪想到这里居然还无严虎?

严虎会去哪里?

难道这里还有暗道机关?吕蒙想到这里,立即向俞六望去,俞六擦下额头的汗水道:“我已经细心找过这里”

他话未说完,单飞突然伸出手去,接住了上方落下的一滴液体,鼻翼动动,豁然抬头向上望了去。

众人亦随他抬头望去,就见石室顶部黑黝黝的一片,看不清究竟。

“怎么回事?”吕蒙立即问道,“来人,搭人梯,拿火折子上去看看。”

单飞心中惊骇,急声道:“不要1

他说话间,转头四顾,突然发现地面有横纹交错,不知何时,其中的纹道已在流淌着黑黝黝的液体。

“这是什么?”有人亦发现脚下的异常,凑火折子向地下观看。

单飞脸色急变,一枚铜钱飞出,正中那人手上的火折子,火折子飞天,早被单飞一把抓住,喝道:“都灭了火折子。”

地上竟像是石油,而头顶滴落的亦是石油,这些石油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

单飞大喊间,众人错愕,但在那片刻的功夫,早有十数点火星从四道门内弹了出来,霍然落在地上。

“轰”的声响。

石室陡燃!

s求点吧,月底了,有的兄弟姐妹还请给老墨几票,虽然没啥大用,意思一下也好,谢谢了!

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