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65节 迎战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65节 迎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秋风吹冷夜,树影动婆娑。

孙尚香叙说往事的时候没有畏惧,只有心伤。或许在她心中,亲人变成什么模样不重要,但失去亲人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众人先是心惊,后被孙尚香情绪感染,心中很是感慨,一时间都没想着去问下文。

许久的功夫,太史慈咬牙道:“此事难有……”

他“可能”两字不等说出,见孙尚香望过来时的忧伤,随即止住了下文。太史慈知道孙尚香没必要在此事说谎,可他心中满是不解,是真正的不解!

“破虏将军糊涂了不成,他为何一定要用长生香?”

在太史慈心中,男儿死也好,活也罢,痛快就好,为追求个长生,变***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根本不值得。

孙尚香没有回答。

单飞对这个结局倒不意外,他想秦皇汉武有机会用长生香的时候,绝不会怠慢,唐太宗就是相信长生什么的,这才多服药石导致身体出现了问题。

这可都是华夏金字塔尖的人物。

这些人也克制不了对长生的**。

有权的人很少有不求长命的,越有权的这种心思反倒越重,因为他们想将自己的权利千秋万代的延续下去,不然也不会有什么万岁万万岁的说法。

不过孙策年纪轻轻就使用长生香,倒的确让人有点奇怪。

众人静等了良久,将近山顶堡上时,孙尚香才道:“我当时还小,见到我大哥那模样,知道他还是出事了。这世上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无论你是否有所预料,但该来的还是会来,因为什么样的人,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你或许可以勉强将那事情稍加拖延,但你真的很难改变一人的性情。你如果无法改变这个人的性情,只要时机成熟,他迟早还要做出他想做的事情。”

她说这话时言语依旧平静,但神色却有些无可奈何。

单飞三人没想到孙尚香年纪轻轻,对很多事情的体会却是异常的深刻——孙尚香说的再正确不过。

不过……孙策究竟是什么样的性格,才导致他一定要使用长生香?

“我大哥说他杀了于吉,因为于吉骗了他。于吉说多用长生香,会有不同。但多用长生香,只会让身体更加的透明,但不能让人长生后又回到正常的模样。”

停在堡门前,孙尚香道:“我大哥那时候才将严虎、于吉的事情详细说给我听,又说他终于忍不住长生的***,使用了长生香,但他……已变成了一具活着的白骨,头颅亦是如此,他这才穿戴成那般模样。”

单飞心中微动,突然想到董胆见过个活着的白骨,那莫非是孙策不成?

不然孙翊为何憔悴疲惫和那人谈了很久?

孙策还没死吗?

他那种人,就算变成那种模样,应该也不会自荆可他若没死,孙家为何传出他的死讯?孙策又去了哪里?

心中疑团阵阵,单飞知道这是孙家的**,他听着就好,孙尚香若是不讲,他在刘备、太史慈两人面前,就不便询问。

这时堡中厮杀已停,火把照得堡中有如白昼般,江东兵有列在堡门警戒动静,更多的人是在忙碌的查看堡中各处。

严虎不在堡中!

这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但就因为这样,也难逃走。江东兵扼守住狼牙峰的要道,如果严虎没有肋插双翅飞到天上的话,他只有一个不见的可能——他入了堡中的密道。

孙尚香轻盈的入了堡门,立在堡坪之间,对江东兵搜寻不得没有不耐,更没有催促。她低声又道:“我大哥对我说,他这个样子,绝对没办法再在军中留下来。他面对我的时候,看起来虽是平静,但我知道,他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才出现在我面前,也信我能面对这一切,但他没有办法再面对兄弟……还有妻子。”

单飞理解孙策的心理。

一般人变成孙策那种模样,说不定早就崩溃,就算不崩溃的也没办法忍受旁人看怪物一样的目光。孙策虽是意志坚强,但能面对妹妹说出这一切已是不易,但他自诩风流的人物,那种模样比杀了他还难受,怎会留下?

刘备却想,孙策、周瑜攻克皖城后,皖城有绝色姊妹大小乔,孙策娶了大乔,周瑜娶了小乔,两对壁人,可说是一时佳话。孙策这样子,看起来不是死了,而是隐了,但听他言语,还是念及着大乔,想必是很爱大乔吧。

孙尚香立在月下,新月般的眼眸又带着些朦胧。

“我大哥说,让我们当他死了就好,我们就传出了他的死讯。”

“因此破虏将军并没有死?”太史慈激动道。

孙尚香轻点下螓首。

“那他在哪里?”太史慈追问道。

孙尚香反问道:“你不怕见他吗?”

太史慈身躯颤了下,想必想到面对一副走动白骨的模样,但他随即道:“我和他是兄弟,无论兄弟如何,我都不怕。”

他这句话说的诚心诚意,孙尚香听了,幽叹道:“他若听到你这么说,想必会好受些。只是……我在那之后,也没见过他。”

太史慈神色失落。

孙尚香又道:“他见我的时候,已决定离去,但还是放心不下创下的基业,遂向张昭、二哥简单交代后这才离开。他选择将江东的权利交给二哥,因为二哥虽也好武,但性格却比他沉稳许多,亦听他的话。我三哥武功或许更高,但三哥若接管江东,以他的性格,肯定要追查我大哥的死因……”

单飞皱了下眉头。

如今事情渐渐清晰明了,孙策听信于吉的话用了长生香,反将自己变成了透明的白骨,他这种人难忍这种情形,看来终究隐退。这件事虽是诡异,孙策隐瞒属下也是有情可原,可他为何要瞒着兄弟孙翊呢?

“他瞒着三哥,因为他知道这件事绝不能追查下去1孙尚香立在月色下,有着难言的孤单。

为什么?

单飞、刘备心中同时怀有困惑,太史慈一旁道:“或许破虏将军根本不应该寻找长生香。”

孙尚香向太史慈望过去,“我大哥当初的确也这么说的,他已后悔。可是我们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对不对?”

单飞心中微震,指尖却触摸到身上暗藏的无间香。

孙尚香没有望向单飞,继续道:“我大哥不想我们追查此事,因为我大哥那时候已知道,若追查下去,长生香给孙家带来的只有更多的灾难。”

眸光从刘备、单飞身上掠过,孙尚香道:“这也是我为何要将这件事和你们详细说明的一个原因,我不想你们再经历这个灾难。”

刘备脸色微改,琢磨着孙尚香是真心劝告还是危言耸听。

单飞看着那朦胧的眼眸望过来,许久才道:“多谢。”

孙尚香扭头看向天空的明月,半晌才道:“不用客气。”默然许久,孙尚香又道:“我大哥也是如此劝诫二哥,二哥最听大哥的话,已绝了寻找长生香的念头。但我三哥却是不然。我虽让他莫要查下去,可他表面答应了我,却根本听不到心里。”

神色苦涩,孙尚香道:“那时我虽是明了很多事情,但对很多事情也是懵懂无知。我听了三哥的承诺后,本以为这件事就算了了,可直到近来,我才发现,他一直瞒着我在追寻大哥的死因,甚至找到了长生香的线索。这次我到丹阳,本是要阻止他,可一切却已经晚了,他想必已经去了冥数那里,因为我大哥变成这般模样,本和冥数密切相关。”

单飞、刘备均是身躯微震。

太史慈紧皱眉头,“那个传说中的秘地?”他居然对“冥数”二字也不陌生,随即道:“郡主,你既然知道叔弼去了冥数,为何……还在这里?”

孙尚香蹙眉道:“我知道我大哥的死和冥数有关,也猜到三哥去了冥数,但我不知冥数在哪里。”

太史慈愣住,拳头握紧。

他虽有满腔的忿然,但不知向谁来发。

“我听我大哥所言,始终没有追查过此事,可我如今一定要查出冥数的所在。”孙尚香轻声但又坚决道:“你们想必已经见过严虎?”

太史慈身躯已不颤抖,但脸色难免难看,“不错。”

“他是严虎?”孙尚香反问道。

太史慈毫不犹喳化作灰我都认得。”

孙尚香看向单飞,“你也见过他?你确定他不是白骨?”

单飞摇头道:“我是第一次见过严虎,我只感觉这人很是诡异,如同死人般,他穿着甲胄,我看不到他的身躯。”

他倒还考虑到***的可能。

孙尚香沉吟片刻,“像我大哥和严虎这样的人,本不会再考虑旁的事情。”

众人均是点头,暗想若是变成严虎、孙策那般模样,想做的事情不是长生,就是恢复原状了。

“可严虎不但作乱,看起来还是首脑人物。”孙尚香又道:“这么说,他可能已经恢复原样了?不然他怎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单飞、刘备心中微动,倒感觉孙尚香的设想很有可能。

“这件事本和冥数有关,严虎能够恢复原样,也可能和冥数有关。”孙尚香又道。

太史慈恍然道:“郡主执意要在这里活擒严虎,莫非是想从他口中探得冥数的地点?”

单飞暗自皱眉,心道你探得冥数的地点能如何,难道还准备杀过去不成?

不想伊人那一刻有着难言的坚定,新月般的眼眸闪着明月般光辉。

“不错,我就是准备从这里得知冥数的地点,然后去看看冥数的那些人物,是否真的如传说中的那么可怕1

ps:求票!求订阅!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