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63节 永生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63节 永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孙尚香竟然来了?她来这里做什么?为了狼牙堡的严虎?

单飞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下意识向她身后望了眼,孙尚香竟然是孤身到此,并没有带那帮叱咤丹阳的娘子军。¤,

幸亏没有带来,如果真的带来的话,这帮女人的胭脂气息恐怕早传到了山上。

单飞这么想是因为随风而来,有股淡淡的檀香气息,那是从孙尚香身上传来的。他不记得自己初见孙尚香的时候,嗅到过这种檀香。

他不是那种成天围着女人转的男人,但对嗅觉经过了特别的训练,不然也不会对血腥气,铁锈这些气味很是敏感。

感觉到孙尚香似略有不同,单飞倒没有自作多情的认为人家是为了他在打扮,他急于知道原委,虽对孙尚香突来略感奇怪,还是问道:“郡主为何这么说?”

孙尚香望向了山上片刻,开口道:“严虎是被我大哥所杀。这件事太史将军最清楚,还是由太史将军叙说好了。”

太史慈苦涩笑笑,接道:“那时正下着雪,我见到严虎那般模样的时候,惊愕可想而知,等听到他临死还笑着说自己能够永垂不死,一定能活过来的时候,我更是骇得不能动弹。”

没人笑他。

单飞、刘备本对太史慈如此恐惧心存困惑,但知道自己若是和太史慈一样的境地,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们知道我那时候第一个念头是什么?”

太史慈问了句,见众人都没回答,自顾自道:“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将他斩个七段八段的,然后一把火烧了。我那时候……竟对他说的话有一点相信。”

单飞听出太史慈言语中的颤抖,暗想他有这种念头不足为奇,“可你……应该没有这么做?”

如果太史慈这么做了后,严虎还能死而复生,那实在太可怕了。

太史慈艰难的摇摇头,“我不是不敢那么做,我那时候心中的念头前所未有的强烈——我不想让他活过来!等我终于有了气力想要下手时,破虏将军突然走了出来,喝止住我。那时破虏将军脸色也不好看,他说是他杀了严虎,让我四下看看有没有别的活口。”

单飞心中微凛,他一听这句话,立即想到孙策已将许家中人斩杀的一干二净。

太史慈接着道:“我那时候很是奇怪,忍不住问破虏将军有关严虎一事,不想他很有些不耐,让我抓紧去看看。”

他是要支开你。

单飞旁观者清,立即意识到这点。

太史慈目光空洞的望着山上的火光熊熊,接着道:“我和破虏将军相交数年,从未见到他这般暴躁的模样。不过我终究还是听从他吩咐,四下仔细搜寻,发现许韶所住之地其实没有几人,但那几人和许韶般,尽数毙命。等我回转再见破虏将军时,发现破虏将军还在,可严虎的尸体竟然不知去向。”

是孙策搞的鬼!

不然谁能在孙策的眼皮子底下将严虎的尸体运走?

单飞立即想到这点,听太史慈继续道:“我向破虏将军询问严虎一事,亦追问尸体去了哪里。破虏将军只回了我一句——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忘记了吧。”

心中微震,单飞记得孙翊对董胆也曾说过这种话。

太史慈长叹一口气,似要将多年积郁的心思吐个干净,“我是想听从破虏将军的吩咐忘了此事,可谁知道这噩梦……”

他没再说下去,但在场三人都知道,太史慈是说这噩梦没有尽头,他终究要有面对噩梦重来的时候。

良久,狼牙峰厮杀声竟弱。

单飞听厮杀声已是从近山顶处传来,暗想江东军准备很久,对于狼牙堡倒是一攻就克。可要捉严虎,似乎路上亦有机会,太史慈、孙尚香定要等严虎回转狼牙堡才下手,只怕另有打算。

望向孙尚香,单飞心中疑惑重重,真怕孙尚香和魏伯那帮人一个毛病,没想到孙尚香见他望来,开口道:“严虎尸体是被我大哥藏起,我大哥的目的,是为了长生香1

单飞已想到这个可能,但听孙尚香亲口承认,还是心中震撼。

孙尚香说出此事时,眸子中带丝迷雾,喃喃道:“孙家的祸根,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种下。”

单飞听孙尚香两次提及祸根,搞不懂长生香为何变成祸根,谨慎道:“郡主为何这般说?”

无论孙尚香怎么说,他都会听下去,他怕的是孙尚香不说。

孙尚香秀眉微蹙,玉容中却带着坚定之意,“据我所知,严虎初被大哥所擒时,大哥饶了他,是因为严虎说许韶知晓长生香的玄秘,大哥被他言辞所动,许诺给严虎***厚禄,让严虎前往许韶那里探秘,”

看到太史慈握拳的模样,孙尚香道:“太史将军,我大哥在这件事上一直在瞒着你。”

太史慈垂下头,并没多说什么,可谁都看出他身躯微颤,心中很是激荡。

孙尚香也不过多劝慰,接着道:“严虎不久后就给我大哥传信,说已知长生香的玄奥,让我大哥前去许韶所在之地寻他。我大哥素来恃武无忌,只带了太史将军前往。但这件事本是极为隐秘,我大哥终究没有和太史将军说明。等我大哥见到严虎、许韶时,二人对他都是极为恭敬,而许韶更是愿摒弃前嫌,领手下归顺我大哥。”

单飞心中暗自奇怪,这些事情太史慈看来也不知情,孙尚香又是如何知晓?

孙尚香竟似看出单飞的困惑,随即道:“这些事情,本是我大哥对我提及。”

单飞心思微转,“那旁人知晓吗?”

孙尚香明白单飞问什么,径直道:“此事如今只有你们三人和我知晓,我二哥略有所知,三哥一直并不知情。”

单飞皱了下眉头,不解孙策为何独对孙尚香提及此事。

太史慈心中本有惆怅,暗想他当孙策是多年的兄弟,不想孙策竟对他一直刻意隐瞒此事,但听孙翊竟也不知情,他心中多少好受一些。

孙尚香接着道:“我大哥听许韶同意投靠,心中高兴,当下许诺许韶、严虎官位。可我大哥更是关心长生香一事,等他开口询问时,许韶支吾半晌,直到看我大哥要发怒时,许韶这才提及,他祖上本有长生香,但使用后,会如严虎一般的情形。究竟为何这样,他并不明了。但许韶又说,使用长生香的人会死而复生,这点绝对不假。”

太史慈脸色又变。

单飞暗想只凭“死而复生”四个字,对天下人已是极大的***,不然天底下怎么会有那多人不惜一切代价延续几年的寿命?

但天底下的人若知道使用长生香后会变成严虎那般模样,是否还要使用,那是值得斟酌的事情。孙策蓦见严虎的样子,只怕也是承受不起……

他心中已有猜测,倒真如他所料,孙尚香随即道:“可我大哥乍见严虎的模样,和太史将军一样的惊愕。他震惊之下,只以为许韶、严虎用心险恶的引他入彀,当下出手重创了严虎,又杀了许韶一干人等。”

沉默片刻,孙尚香秀眸中闪过丝悲哀之意,“但我大哥清醒过来后,终于感觉此事很是玄奇。许韶、严虎未见得是骗他。”

这两人死的冤枉!

单飞觉得孙策所为也是正常,无论哪个,突然见到严虎那般模样,只怕在惊惧下都会做出偏激的举动,孙策不被严虎吓到,还能重创严虎,已是非一般的镇静。可孙策这种人清醒过来,立即知道严虎、许韶那时候是真心投靠,不然周边不会不设伏兵。

孙策就是想到这点,这才让太史慈去寻有没有活口、或者说是去查看有没有埋伏。

严虎、许韶既然没有埋伏,那他们本是真心投靠,但事情阴差阳错,才导致如此难以挽回的结局。

“我大哥在太史将军离去后,立即藏好了严虎的尸体。”

山峰厮杀声已停,想必江东兵顺利占领了狼牙堡。

孙尚香沉默了良久,又向山顶看了眼,轻声道:“之后的数月,严虎的内脏竟一直没有腐烂。”她这么说觉得怪异,解释一句,“他上半身的肌肉皮肤不见,只有内脏骨骼被看得到,心脏显露的最是明显,我大哥甚至可以看到他心脏的伤口在体内慢慢的结疤。”

单飞见多了尸骸白骨,胆子极大,可听到这种诡异的事情,还是感觉头皮有些发麻。见孙尚香镇静自若的说出这些事情,倒对这女人的胆量很是钦佩。

很多女人见个蟑螂都要跳脚,孙尚香验尸官一样的冷静实属难能。

“我大哥对此觉得奇怪,平日多是留意严虎的尸体变化。单统兵,你见过不朽如同沉睡般的尸体吗?”孙尚香突然问道。

单飞摇摇头。

他知道什么千年古墓的干尸很多算是不腐,但那些尸体的样子比腊肉还要差,像严虎这样的,他不要说见到,听都是第一次听到。

孙尚香“哦”了声,轻声道:“三个月后,严虎活转了,而且言语走动自如,除了透明的样子不改外,和没受伤前没什么两样。”

她说的轻描淡写,但太史慈听了却是几乎***出声,就算刘备都是脸色改变。

严虎真的活了?而且早在很久前就活转了?那他为何直到如今才开始为乱?

单飞见过无间香的奇特,对长生香会带来什么样的效果都准备接受,这时还能冷静道:“后来呢?”

“我大哥知道长生香的确能让死人复活后,就感觉那不就是意味着长生并非虚妄?因为人的寿命有终,只要等死前使用长生香,长眠一段时间再复活,那不是可永远的延续性命?”

单飞怔住,他对长生香有过万般的揣测,却从未想到长生香中的长生会是这样的定义。

ps:能订阅还请订阅支持老墨,多谢了!

.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