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61节 摊牌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61节 摊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心中疑窦暗生,知道太史慈外粗内细,不会忽略这个小小的礼节。(〈?网[太史慈若随口向刘备致歉,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太史慈却没有说出,其中只怕另有玄机。

太史慈见单飞微微一笑,似是毫不挂怀的样子,策马又向南行去。

刘备神色平淡,竟也没有多说什么。

单飞见太史慈一路向南,倒搞不明白他究竟想着什么。

要追严***兵吧,这度也是太慢了,要是不追严虎,太史慈明显是在循着严虎离去的方向。

不多时,前方兵马已现,有旌旗招展,旗上均绣个“程”字。

单飞见围来的兵士都是江东子弟的着装,骑步兵结合,最少有三千人之众。

太史慈见到那队伍前来,勒住了马缰。

不多时,前方有一骑飞奔而至,“太史将军,程将军说了,有骑兵从此突围,他带人劫杀一阵,被他们跑了数十骑。不过……”

那骑看了单飞、刘备一眼,欲言又止。

太史慈道:“但说无妨。”

那骑遂道:“严虎跑了。”

太史慈眼角又跳了下,许久才道:“你们也确定那是严虎的骑兵?”

那骑犹豫下才道:“程将军说应该无误。”见太史慈并无二话,那将道:“太史将军,我等还要围剿山越。程将军请我转告,恕不招呼了。”

那面的大军开拔,继续向北挺进,想必是要和东西两方的人马对山越形成合围之势。

太史慈目送那大军远走,解释道:“这是程普将军的队伍。”

刘备目光老道,一见江东军阵容的威肃,就知道领兵的绝对是老将。江东姓“程”的老将只有一人能带出这般的队伍,那人就是程普。

程普自孙坚起事后就跟随孙家,先后帮孙坚讨黄巾、战董卓、力斩华雄、大破吕布,坐稳孙坚手下四杆***的头把交椅,又帮孙权训练丹阳青巾,其人无论用兵武功,都是着实了得。而自孙策、孙权接掌江东以来,程普若论资格,已在诸将之。

程普居然也来此平叛?刘备暗自摇头,对孙家的策划很是心惊,暗想刘表派他前来合谈,他虽问心无愧,但兄弟张飞都猜到了刘表的用意,以孙家的精明,是否早有怀疑?

刘备心中凛然,可毕竟多经风雨,仍能保持神色不变。

太史慈说话时眼中寒芒微闪,随即隐去,继续策马南行.

南方地势渐变崎岖,很快又现丘陵。

再过个把时辰,前方山脉连绵。太史慈人在山口沉吟许久,眼皮子似乎又在跳动不停。

单飞、刘备面面相觑。

太史慈虽不说,可不但单飞、就算刘备都察觉到太史慈的神情不属。

山越处心积虑的图谋作乱,太史慈见山越被破后就再不将此事放在心上。如果山越为乱在太史慈眼中都是无关轻重,那让他如此不安畏惧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山中响哨传来,有人从山中快步走来,又是先望了单飞、刘备一眼,见太史慈示意他但说无妨,遂道:“启禀太史将军,严虎部是从此道而退……我等奉命并未拦截。”

单飞心中一怔。

只凭此人寥寥数语,他知道太史慈、孙家对严虎的行踪,甚至比对山越还要重视。

太史慈点点头,领众人入山,循山路而进。

天近黄昏,太史慈命众人暂且用饭后,又带众人一路行下去。如斯将近半夜,山中凄冷,时不时有野兽嚎叫声此起彼伏,单飞、刘备虽是不惧,但也暗自惊心。

单飞忍不住道:“太史将军,你究竟要带我等去哪里呢?”

铅云已去,天空虽有薄云浮荡,但抬头望去,仍能见北斗方向。

单飞见星辨向,知道众人入山后折而向东,是向海岸的方向。

太史慈脚步微顿,并不回头道:“前方再过十数里,有一山叫做狼牙峰,地势极为险恶。费栈在那里建堡依险而抗,我等始终对其无可奈何。”

刘备皱眉道:“如今费栈率山越来江乘作乱,堡中必定空虚,因此太史将军带人反袭他的老巢?”

单飞不能不说刘备头脑活络,分析的合情合理。

太史慈点点头道:“刘将军说的丝毫不错,不过若袭击费栈的老巢,本不用两位出马的。”

单飞、刘备互望一眼,暗想这种避实就虚的好活你们不给我们做,一定要我们死扛山越才开心嘛?

不过单飞对山越为乱始终兴趣不大,这次平叛算是赶鸭子上架,他最关心的事情倒是严虎死而复活的事情。

太史慈一直隐瞒的秘密,很可能和长生香有关。

单飞就是怀着这个念头,才跟了太史慈一路。看了刘备一眼,见他闷葫芦一样,单飞暗想以刘备的脑袋,只怕亦是想到这点。

张飞一直在寻三香,刘备就算不对他单飞有敌意,如今刘备落魄至极,要想咸鱼翻身,对三香的神奇怎会熟视无睹?

太史慈话说半截,策马再次前行。十数里很快就过,前方有山峰耸立在连绵的山脉之中险峰四面壁立,高有数十丈,抬头望去,感觉山体直如利剑般,简直要插到天上一样。

山上怪石嶙峋,除有一条窄且险恶的山道通往山上,单飞再没看到***的道路。

这种山势着实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费栈选这种地址建堡顽抗很有眼光。

单飞想到这里,极目望过去,见到山顶似有堡立,占地颇广的模样。不过他所立的地方和山顶距离颇远,看得不是十分真切。

众人将近山下时,有人从暗中闪出,低声道:“太史将军,前方已在山越的监视下,我等一直小心的不让他们觉动静,不过对方究竟有没有察觉,我等并不知情。”

单飞见说话那人年纪虽轻,但脚步沉稳,举止亦是谨慎,倒感觉此人是个人才。

太史慈轻声道:“子明辛苦了。”

那叫子明之人瞥了单飞、刘备二人一眼,略有迟疑。

单飞一路行来,着实见到不少人向太史慈传递信息,看起来比山越还要神秘。而这帮人见到单飞、刘备在场时都是迟疑谨慎的模样,明显是对外人的介入满是戒备。

这些人图谋狼牙峰,只是为了拔去山越在这里的尖刺?

太史慈神色恍惚,但还留意到叫子明那人的迟疑,径直道:“吕蒙,刘备将军和单飞统兵是奉郡主之命参与此事。因此、有话但说,不用隐瞒。”

吕蒙肃然道:“遵令。”

单飞心中稍颤了下。

吕蒙吕子明,江东大将,日后是袭取荆州、擒杀关羽的关键人物,而“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俗语说的亦是吕蒙。

单飞这段时间见大人物倒是见的麻木,知道吕蒙扬名天下还是以后很久的事情。不过他知道这种迹的人物都算是潜力股,适当招呼也是无妨,遂对吕蒙微笑点头示意。

吕蒙略有怔,随即点头回礼,心中对单飞略有好感。

不过他们所行之事本来极为隐蔽,这刻更是紧要关头,吕蒙慎然道:“太史将军,前几个时辰有人6续回转此地,严虎亦在此列。我等已将狼牙峰四面围困,只等信号一出,抢攻破堡不难,擒住贼亦有把握。”

单飞暗想江东诸将如此慎重其事,看起来策划许久的模样。这样看来,倒真如太史慈所言,不用他和刘备出手,既然这样,太史慈找他们二人来这里做什么?

太史慈点头道:“如此甚好,有子明来安排,我最放心不过。”他摆摆手,等吕蒙退下后,太史慈这才转望刘备道:“刘将军,你我虽是朋友,但人各有志,本难勉强。我自跟破虏将军后,感其恩义,此生对孙家鞠躬尽瘁,孙家若有吩咐,太史慈送命也是要做的。”

刘备微皱眉头,思索着太史慈的言下之意。

太史慈继续道:“江东孙家命运多磨,先有孙坚将军殒命岘山,后有破虏将军英年早逝。孙家江东基业初起,可窥视江东的人却不止是山越。”

顿了片刻,太史慈缓缓道:“据我所知,刘表、黄祖从未放弃图谋江东的打算。”

一言落,山谷幽寂。

秋风吹凉了冷夜。

刘备沉默。

太史慈看了刘备许久,“前一段时间,有锦帆贼甘宁为乱长江,杀人越货无所不为,力图吸引江东的注意,掩饰山越作乱的计划。因此我听刘将军前来讲和,倒很是意外。”顿了片刻,太史慈似漫不经心道:“不知道刘将军对锦帆贼所为有何看法?”

刘备半晌才道:“甘宁甘兴霸少不知事,但如今早洗面做人,我虽和他话都没说过十句,但观人知行,只怕……此事并非甘宁所为。”

他说话时慎重其事,无论谁听到他所言,绝不会怀疑他的真诚之意。

因为他评价的问心无愧。

太史慈凝望刘备许久,这才问道:“那会是谁冒充锦帆贼行事呢?”

刘备沉默下来,并未言语。

太史慈转望单统兵,你这么聪明的人,觉得此事会不会和曹操有关呢?我听说妫览曾和江北的刘馥有过书信往来,而山越作乱的恶费栈,也早被曹操收买1.

ps:求票!求订阅!老墨请你支持!.

未完待续。8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