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57节 铁骑雄风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57节 铁骑雄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陆逊又惊又喜。

他早知道疆场形势千变万化,但不经磨砺,终究还是纸上谈兵。若论实际的应变能力,刘备半辈子积累的经验,绝对比他陆逊要胜过太多。

山越的军阵中央已被刘备冲击出了裂痕。

这就如瓷器裂纹般,一条裂痕显露,很多时候,只要再加上一锤子,整个瓷器立即就稀里哗啦的散掉。

刘备知道这个道理,魏延亦知。

魏延一直紧跟在刘备的身畔,在刘备指挥丹阳骑兵击停、击退山越兵的时候,他已经分出一队兵马杀了出去。

他负责实施最后一锤的计划。

荆州能人难数,刘备独重魏延,带魏延来到丹阳,并非没有道理。刘备没有预知的本事,但却有识人的眼光。

魏延率众骑杀出时,所率的骑兵如刀——一把真正的尖刀!

山越中阵已乱,魏延就沿着刘备敲出的那道裂痕刺了进去。

一骑正在山越之后,显然是指挥中军阵仗的山越首领,见山越退后,不由大声呼喝,数***刺死几个后退的山越,将将挽回了山越的颓势。

魏延已到。

那山越首领见状,毫不犹豫的就要催马上前。

两军交战,军心最为重要。

那山越首领也是不俗,知道这种时候要挽回颓势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击杀对方的锋将。敌方锋将一倒,军心就溃。敌方的前锋兵马一散,甚至可冲乱敌方的全部人马。

深秋时节。

铅云本闷杀了一秋的寒瑟,兵马犬牙交错的抗衡中,却有单骑惊艳横绝。

这时战局正在将乱未乱的时分,魏延早就一骑绝尘的到了那山越首领的近前,挥刀劲斩!

狂风大作,激起了一地的尘土落叶。

马借人气飙,人借马力壮。

魏延从冲到至,所用的时间不过转瞬间。

那山越首领本待上迎斩杀对方的锋将,却发现对方已至面前;那山越首领才要提***劲刺,就发现对方挥刀已斩到他的眉睫;那山越首领正要挺***抵抗魏延的一刀,才发现那刀势凌厉,几尽无坚不摧。

刀落!

***折!

人头飞向半空,撒下了一地的鲜血。

魏延不看那飞向半空的人头,长刀血淋淋的半空斜指道:“***1

投***再掷。

呼啸声中,投***刺在山越众的身上,有如铜墙铁锤般拍了下来,激起尘土高扬,波纹般的扩散。

山越兵溃!

单飞远远望见,心中亦是震撼。

魏延的武功或许不如他,但在疆场中,魏延的指挥力、决断力绝对出色,和刘备配合的亦是天衣无缝。

刘备出兵竟如高手过招,不过刹那间就找到山越看似最强、实则最弱的地方,然后刘备就敲出道裂纹,而魏延就负责将整个阵仗击散。

怪不得当初这二人在山中轻易的就击溃了山越的兵马,若论疆场指挥能力,这两人均是万中无一的人物。

从山越驱赶百姓冲锋,到刘备、魏延主动出击割断山越和百姓的联系,紧接着魏延斩杀敌将、击溃山越的中阵,不过片刻的时间。

局面更乱。

有百姓没头苍蝇的乱撞,更多的百姓却向丹阳兵的方向涌来,似乎这里才是他们最安全的地点。

陆逊见百姓冲来,喝令道:“出***,竖盾,莫要放箭1

他喝令声中,徐元几乎同时喝令,“出***1

***非掷出,只是斜刺如林,尖端寒芒闪现,如给盾牌兵铁甲装上层层尖锐的长刺。

有百姓见状,惊呼声中,终于向两侧分散,还有人根本不知死活的上撞,却被盾牌兵径直拍倒。

这种时候,命令只对军队有效,对于这些盲目的百姓,呼喝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只有雷厉风行的震撼才能让这帮人向两侧开始逃跑。

丹阳兵知道这些百姓可怜,可他们这样做已是尽自己最大的容忍,他们不能因为可怜而忘记了自己的使命。

他们还要抗拒山越兵。

敌兵杀来时,绝不会可怜你的可怜。

百姓分流,山越左右两翼的人马已然出动,对丹阳兵开始呈包抄之势。

陆逊早就下令——防御转右。

他已看到魏延和刘备兵合一处,化作一把长刀,从正中溃散的山越间捅了进去。

单飞人在马上安稳不动,对周围的变化动静却是清楚了然——刘备本是负责右翼的骑兵,也负责起对抗右翼的山越,但军情有变,刘备当机立断,无视右翼的山越,反倒从中军杀了过去。

这种策略简单明了,单飞已预料到刘备接下来的举动。

击溃中军,杀到中军最后,反抄山越的右翼,形成前后夹击的形势,和陆逊的步兵将右翼的山越绞杀其中。

这正是错乱对阵的精要所在,亦是田忌***的疆场演绎。

当年田忌和齐王***,己方战马均是略逊,齐王以为吃定了田忌,不想孙膑不过略施小计,就帮田忌赢了齐王。

孙膑是取田忌的上驷对齐王的中驷,以中对下,再以下驷对齐王的上驷,取得两胜一败的战绩,赢了齐王千金。

万法本一同,赌场之术在疆场中运用起来亦无两样。这无非是如何聪明的进行资源调配,集中优势兵力打击敌人最脆弱的一环,争取胜势。

山越人多,已方马快。

刘备深知这点,这才以优势骑兵最大限度的杀伤对手,只要陆逊带步兵抵抗住山越的攻击,他甚至可帮陆逊取得三战全胜的战绩。

陆逊亦是明白这点,这才重点防御山越在右侧的进攻。

众人都根本没有考虑到左侧的局面。

左侧是太史慈的铁骑!

无论在谁的心目中,太史慈领骑兵冲击山越的左翼,绝不会有任何问题。

右侧山越未等近战时,左翼双方已然交手。

太史慈在刘备率兵杀出时,几乎随即而动,他冲的正是山越左翼。

左侧的山越在刘备冲击的时候,早就呐喊上前。

太史铁骑倏然而散,化作弧形。

单飞最是空闲,望见太史铁骑变化的那一刻着实心中震撼。

方才刘备用兵,简洁干脆,实则是因为他和丹阳兵配合并不纯熟,这时候任何一个复杂的变化都可能导致军队的散乱。

对刘备来说,只有最简洁的命令,才能最高效的指挥丹阳骑兵。

可太史慈不同。

他随孙策征伐多年,身边的铁骑已如他的手臂手指般结合在一起,演化复杂的变阵,才能制造更强力的攻击。

铁骑化弓。

那是一道极其完美的弓形。

长弓绞动,蓄势待发。

有枝长箭正搭在长弓之上,箭尖最锐利的寒芒处,正是太史慈。

长弓震颤,弓弦响动间,那枝利箭已经射了出去,伴随着那枝利箭的锋锐,还有弓背上的无数羽箭纷飞,汇入到那杆巨箭之中。

单飞是现代人,见过***炮对杀,亦在电影中见过诺曼底登陆的残酷,可在太史慈变阵的那一刻,他才深刻了解疆场名将能百战不殆的原因。

铁血的军规,敏锐的观察,持之以恒的、不知多少年如一的磨练,这才能造就疆场长胜的神话。

太史慈几乎将疆场的暴力铁骑转化为艺术境界。

哪怕山越再是剽悍人多,但那一击几乎是太史铁骑最完美的一击,这一击就算曹操的虎豹.骑来面对,只怕都是难以正撄其锋!

巨箭轰在了山越的左翼正中。

山越炸了开来。

左翼立折!

太史慈完美的巅峰一击,正是要速战速决的解决掉左翼的战斗。那枝箭炸碎了山越的左翼,余势不停,深深的向山越心脏刺了下去。

山越的中军、左翼均溃,只有右翼才要和陆逊的步兵短兵相接。

丹阳军见状精神大振。

徐元、傅婴、李宇轩等人全力以赴的撑起铜墙铁壁时……

单飞脸色突变。

两军对战,有尘土高扬,厮杀声、鼓声震天般的响动,这本来是极为混乱的情形,亦是让人杀红眼的时刻。

所有人都想着最快、最高效的解决掉对手才能在疆场上活下去。

这时候本没任何道理可言。

纷乱的疆场中,单飞耳边吵闹,感觉却是独静。

他感觉到刘备、魏延的骑兵冲杀不停,几乎一口气杀到了山越的背部;他感觉到陆逊额头有汗水滴落,坚持撑着对抗着山越如潮涌般的进攻;可他亦感觉到一点特异之处——太史铁骑突然停了下来。

那无坚不摧的一箭本来可顺势射穿山越的心脏,一直射到山越的身后方才止歇的。

骑兵的优势不是静,而是动;不是肉搏,而是飞掠——飞掠中掠夺着对手的性命。

可那一箭居然停了下来——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尘烟四起时,和铅云携手遮掩了天光。

有风过,似吹起了无边的雪。

这是深秋季节,怎么会有雪落的感觉?单飞心中凛然,极目望过去,脸色微变。

他见到那锋锐的箭矢前,突然出现道雪墙,那道雪墙正在向太史铁骑那枝利箭迎了上去。

不是雪墙!

而是白衣扎甲的骑兵,气势如虎的骑兵!

单飞心中狂震,他那一刻突然想到秣陵城那个魏三颤抖着说出的话语——严虎好穿白色的虎皮大氅,用的***也是亮银***,他是左撇子,他身后的兵士都是白衣扎甲。

那是严虎的兵马?

魏三没有看错!

严虎拦截上了太史慈?严虎是另有其人,还是死而复生?可无论对方是不是严虎,单飞都记得太史慈当初述说严虎时深藏的恐惧。

单飞不知道太史慈怕什么,但知道太史慈那面肯定有了变故!

ps:求订阅!

.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