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52节 绝无可能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52节 绝无可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单飞不解山越退兵的目的,心中很有戒备,知道小心总比送命强。

朱然开了城西小门后,快步走出,向陆逊抱拳施礼道:“伯言,如今军情还是紧急,若有怠慢之处,还请莫要介意。”

陆逊忙道:“义封兄何出此言,战时拘泥平日的礼数,岂不太过死板?”

他和朱然是旧识,见朱然只招呼自己,对单飞并不理会。怕单飞不满,陆逊侧身介绍道:“义封兄,还容我暂且介绍,这是单飞单统兵,此次我等来援助秣陵,本是孙郡主下令,单统兵亲自出马。陆逊不过得郡主、统兵信任,负责领军。”

朱然得游骑禀告,对援军情况略知一二,不过心中着实有些错愕。

他暗想山越***围困县城,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校我向丹阳求援的时候,本以为就算不是孙翊太守领兵亲征,也会派妫览、戴员或者徐元、傅婴一帮人来,怎么会来个什么单统兵?

而且陆逊不过是个白丁,又怎么来领兵?

孙郡主下令又是怎么回事?

孙翊呢?

古代就是这点极不方便,倒不像如今一个***可以搞定。

朱然心中困惑,倒不便急急询问丹阳的事情,向单飞抱拳施礼道:“有劳单统兵了。”

人与人不同。

朱然身为朱治的养子,做人极有分寸。转目突然见到徐元、傅婴等人就在单飞的身后,朱然略有惊喜道:“原来徐部将、傅部将也亲临秣陵,看来……秣陵、江乘百姓有救了。”

徐元、傅婴均见过朱然,知道他的身份,见他这般说,若是以往,二人自然感觉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但这会儿忙道:“义封实在客气了,其实一切……都是单统兵和陆校尉的功劳。”

朱然着实诧异,暗想这两位都是孙家老资格的部将,为何对单飞、陆逊这般谦逊?

陆逊亦是奇怪,忍不住道:“义封兄怎么会镇守秣陵?”

朱然微笑道:“这其实是近日的事情。不久前,吴侯遣我前来掌管秣陵县,这消息甚至还未传到丹阳时,山越就至。”顿了下,朱然反问道:“伯言又如何会到这里?当初我听说援兵是由伯言统领,倒是费解。”

“还是承蒙单统兵举荐了。”陆逊笑道。扭头看单飞有些皱眉,陆逊意识到如今大家还是不急于聊家常,军情要紧,立即道:“义封兄,眼下军情为先……还得烦劳你说说山越的情形,他们怎会突然退兵?”

他心中其实很有感慨。朱、陆都算是江东大家,不过陆家和孙家曾有旧怨,导致陆家的人一直难以被孙权重用。可朱治却是孙家的老臣子,朱然和他陆逊年纪相若,但在吴郡时,和孙权极为熟络,如今得孙权信任就能出任秣陵县令,相较之下,他陆逊若是没有单飞的推荐,要达到朱然的地位,倒不知猴年马月。

朱然微皱眉头,“还请到城中一叙。”他见陆逊带的人马有千人之多,最难得的是有数百骑兵,着实放下了不少心事。

陆逊看了单飞一眼,见其点点头,遂请傅婴、李兵曹带兵暂在城外安扎休憩。

一入城中,陆逊道:“如今也不用什么繁文缛节,义封,我等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就好。”

朱然亦知道江乘还待丹阳兵援救,略道失礼,带众人径直上了城头,吩咐手下准备些干粮凉水送上来。

众人席地而坐,朱然开门见山道:“其实我奉吴侯之令来此也没多久,就接到江乘的告急文书,说有山越作乱。我立即派人加传文书,可文书未等出城时,就见山越已现踪迹。秣陵守军不过千余,山越却是几近万人。我感觉不妙,在山越尚未对秣陵形成合围时,立即派几骑快马将军文送出,随后让全城军民严阵以待,山越对秣陵只围不攻。这几天我并未睡好……”一指城头的铺盖,朱然有些苦笑。

单飞见朱然神色略有憔悴,估计不是摆拍,倒对此人略有好感。

朱然继续道:“可在今日清晨时分,我突然发现山越悄然离去,居然无声无息。那时候我实在又惊又喜,派人出城探听动静,发现山越好像在东撤。”

神色困惑,朱然奇怪道:“他们人手不少,一直只在城外招降,但没有真正的发起进攻。山越蓦地撤走,倒真让人难以理解。”

“义封兄觉得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陆逊沉吟时看了单飞一眼,暗想这帮人总不是因为拦截丹阳兵受挫这才撤兵吧?

山越只怕另有打算。

朱然迟疑片刻才道:“我只怕他们是欲擒故纵,假意离开松懈我等的戒备后,这才再来偷袭1

众人对朱然所言有些赞同,暗想若非如此,真无法解释山越为何大张旗鼓的围困秣陵,等众人赶来前却又悄无声息的撤兵。

朱然苦笑道:“就因为这个怀疑,我才不敢先开城门迎你等前来。不是我过于小心。”他说话时脸上突然有些怪异之意,轻声道:“实则是山越……”

他话未说完,倏然止住,脸上微有色变。

众人亦是顾不得朱然,霍然站起望向城外。

有马蹄声响。

马蹄声冷骤且急,众人一听,均是知道有大队人马冲来,像刘备这样的人物,甚至一听就知来骑不下五六百人。

丹阳骑兵已至,这时候还会有哪里的人马?

众人脑海中几乎都转着一个念头山越杀回来了。

尘土高扬,一队骑兵几如潮水般从西方涌来。

城外的傅婴、李宇轩见到这般阵仗,早就喝动兵马备战。傅婴脾气不好,但带兵能力着实不差,很快将骑兵调度妥当,但随即做了件让众人都奇怪的事情他单骑迎了上去。

城上众人面面相觑间,单飞最先道:“是我们自己人。”

除了这个原因外,他实在解释不了傅婴的举动。

陆逊暗想我等昨天黄昏才传信回丹阳,算时间的话,丹阳的孙尚香就算救援,人马也不可能出的如此之快。

既然如此,来人是哪个?

但来骑显然是自己人,不然傅婴再是鲁莽,也不可能单身迎敌。

倒如单飞所料,来骑风驰电掣般,但见傅婴迎上时已止。群马倏停,有尘土高扬,催枯草如浪,城头望去着实气魄非凡。

单飞一见那阵仗,心中已觉得对方号令森严,阵容如手使指般的极为齐整,领军之将的带兵能力比徐元、傅婴要高上几个档次。

傅婴极为恭敬的迎着骑兵为首那人到了城下。

“是太史将军。”刘备突道。

众人一愕。

朱然先是不解单飞的判断,等见对方骑兵为首那人和傅婴并辔行来,虽看不清来人相貌,但感慨单飞这小子判断倒准。

等听到刘备所言,朱然虽不知刘备是哪个,为何一直跟在单飞等人身旁,还是吃惊道:“是太史慈将军吗?”

见刘备点头,朱然快步下城,迎到城门前。望到来人雄壮威武、颌下美髯的模样,朱然躬身施礼道:“朱然见过太史将军。”

朱然是世家子弟,又是秣陵县令,地位虽然不差,但和太史慈自然无法比较。他见过太史慈,得知太史慈竟亲自领兵前来,心中大喜,觉得这次秣陵真的高枕无忧也。

他对单飞、陆逊赶来也是感谢,但觉得这两人实在过于年轻,本是怀疑丹阳为何会派这两人前来,可等到太史慈前来时,朱然自认了然原来这些人不过是太史将军所派遣的先行部队。

太史慈城门下马,大踏步前来,见朱然施礼,略有点头道:“单统兵可在城中?”

朱然不等回答时,单飞亦到了城下,含笑道:“太史将军亲至,可是要去平定江乘的山越吗?”

有人做项目害怕抢功,单飞只怕推不掉这功劳,一见太史慈来到,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太史慈终于说服孙尚香要换掉他这个统兵了,心中倒是大喜。

太史慈“嗯”了声,随即道:“听闻单统兵已和山越交战两次?”

单飞微怔,太史慈解释道:“陆校尉派的游骑先是撞到本将军,将军情简略说了遍。”

太史慈为人直爽,做事干脆利索,这时候绝不支支吾吾的故作莫测高深。

单飞心中微动,暗想这么说太史慈是未等己方军情送达丹阳就已出兵了。孙尚香先是派他单飞前来,随即太史慈又至,孙尚香深知孙家内情,太史慈更是疆场的老行家,莫非开始知道事情的不对?

见单飞点头,太史慈道:“山越究竟是哪方势力?”

单飞懒得嗦,示意陆逊、徐元回答,二人见状,遂将过程详说一遍。

太史慈微眯着眼睛但一直在认真的倾听,听闻过程后脸色稍冷,突然望向朱然道:“朱县令似乎并未出城和山越交战?”

朱然脸有愧色。他本以为陆逊等人赶来不过路途辛苦,但越听越是心惊,绝未想到这帮人早经历过苦战,甚至若不是陆逊、单飞、刘备几人撑着,几乎有全军覆没的可能!

如此说来,他朱然守住秣陵城也算不上什么大功。终究还是点点头,朱然道:“敌兵势大,城中兵少,卑职倒不敢冒然出兵。”

太史慈略有不耐,还是沉声道:“但你应该知道山越是由谁统领?”

朱然立即道:“是严虎带的兵马。”

陆逊等人一听,互望一眼,单飞杀的那壮汉和黑鬼,如徐元所言,正是一蝠一山,亦是严虎的手下。

不想太史慈本是从容冷静,闻言眼中却是闪过道极为凄厉的冷意。

“此事绝无可能1

.。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