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偷香 > 第350节 弥天大网

偷香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50节 弥天大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孙策之死本是疑点重重,其实还有另外一种说法。

当年孙策决裂袁术、袭取庐江、大败黄祖和轻取豫章后,一时间声威大震,阵容鼎盛。

武将周瑜、程普、太史慈、黄盖和鲁肃,文臣张昭、张和虞翻等人均是那时就已跟随了孙策。

孙策的班底三成是来自父亲孙坚,七成是靠自己的拉拢。

孙权眼下统领的精英,几乎全部是继承自孙策的班底。

单飞是个成功人士,但在世人眼中,那时候的孙策应该比单飞要成功太多。

孙策更像是有主角光环的,他死时不过二十六,却做了绝大数人在二十六岁时没有做成的事情。

那时的孙策英姿勃发,气势正宏,本有两条路走,一条是西进图谋荆州,一条是北上和袁绍联手对付曹操。

刘备可惜孙策出师未捷,从刘备的期盼来看是,孙策对老曹还是很惦记的。

那时候就算曹操都赞孙策儿难与争锋也!

谁都想看看孙策能做到何等成就,但当时很少有人料到孙策会死!

这种人怎么莫名会死?

料到的一人居然是杀马特郭嘉,单飞思绪飞转,记得史载曾说,孙策有意图谋曹操的身后,曹操慌张不已,郭嘉却道孙策刚并江东,为求建功立业杀的豪杰难数,他够兄弟,也结交了一批兄弟,但他自恃武功少加防备,如果有人要对付他的话,搞死他不难。

郭嘉没说几天后,孙策就死了。

然后很多人都说你郭嘉真是神了,你说人家死人家就死了,这就是你郭嘉安排的托儿下的手吧?

单飞对此倒不敢肯定,暗想说你死就变成凶手的话,那每个算命的先生都有作案的嫌疑。东北哥们没事就说弄死你,如果***都按照这个标准办案的话,东北哥们的前途实在堪忧。

说说在法律上是做不了证据的。

更何况早在郭嘉之前,孙策手下的功曹虞翻也说过和郭嘉极为类似的话。

这件事总不成是虞翻和郭嘉合谋吧?

郭嘉不太像安排刺客干掉孙策的人,郭嘉这家伙其实心挺软的,虽然和唐僧一样唠叨、有着孙猴子的神通,可人家就是喜欢讲道理,不喜欢动刀***的。

这是一种修养,郭嘉更像把修养变成了信仰。

见陆逊提及许贡色变,想必也是想到此事。单飞心思飞转,暗想孙翊寻长生香,查孙策的死因,转瞬就有许贡的门客来狙击,檀石冲又凑巧到了这里。

***!檀石冲和这些人有勾结……也和长生香有关。

单飞越想越入神,陡然脑海震了下,他记得有人说过孙策当初也在暗中寻访长生香!

是谁说了这句话?

对了,是阎行!

他记得当初和阎行去跳火坑、入曹棺的陷阱时,阎行曾经显摆说张角寻三香一事,不但黄巾军内部颇有人知,就算当年的孙策都暗中寻访!

那时候他单飞连三香有没有都不太肯定,自然没把阎行说的这些破事放心上。但如今想来,空穴来风,绝非无因。那时候阎行没必要将这事往死人身上推。

这么说孙策的确亦找过长生香!结果如何?孙策是因为长生香死的?

单飞想到这里,暗想如今孙翊又在找长生香、徐夫人说孙翊是在追查大哥的死因,孙河屁颠屁颠的从庐江赶过来、对妫览密室的白骨更加留意,甚至亲提妫览审探,庞统都看出此人心中有鬼,孙河跟着孙策多年,如果孙策找寻长生香,孙河对长生香一事也极可能知晓。

孙尚香啥都知道就是啥都不说的模样,再加上个啥都说好像也啥都知道的徐慧……

案情似乎脉络清晰,所有的一切都是和长生香有关。

孙家和长生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单飞感觉自己那一刻变成了柯北,但知道还欠缺一些关键的线索。

徐元哪知单飞满脑袋转的都是别的心思,见他沉吟不语,以为他对军情重视,终于道:“那些人不是许贡的手下,应该是许生的人马。”

***!

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拜托你一句话说完好不好?我刚才分析了一堆,难道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不可能,眼下山越是谁的手下,都不改我方才的判断。

许生又是哪个?和许贡是亲戚不?

单飞琢磨时,陆逊脸色凛然,丝毫不以推断错误为耻,皱眉道:“这难道是许生麾下的阳明神射军不成?”

徐元神色凝重的点下头。

单飞微皱眉头问道:“许生是哪个?很出名吗?”

见众人错愕的看着他,单飞感觉许生这人肯定很拽,但他真的对这人没什么印象。

陆逊见单飞不知,立即解释道:“单统兵,许生是会稽人,是逆贼许昌的父亲。”

我连老子都不知道,更不知道他儿子了。

单飞沉默时,陆逊看出这个无所不能的单统兵终于有弱点的,振奋的解释道:“许昌曾大逆不道自称什么阳明皇帝,许生自称越王,许昌有个儿子叫许韶的自称大将军。这爷孙三个联合在会稽左近的句章***,当年声势很是浩大,比起后来黄巾军的规模差了不少,但当时动辄调动数万人马,也是让朝廷极为震惊。”

许生称帝是在黄巾军之前?

单飞估算下时间,反问道:“那不是几十年前的事情?”见陆逊点头,单飞皱眉道:“他家还有人留下来?”

***不是诛九族的?

当初张角兄弟死后,听说棺材都被刨了戮尸,许生一家那么早过皇帝的瘾,怎么还会有什么阳明神射军留下?

陆逊道:“这爷孙三个后来下落不明了。我只知道他们手下的弓手很有名,自称阳明神射军,具体怎样,还要请教徐部将。”

徐元谦虚道:“陆校尉客气了,许生爷孙三个后来的确不知去向,当初我是破虏将军手下的一个小兵。那时破虏将军任吴郡司马,募兵对许生进行平叛。我因参与此事,故认得阳明神射军的样子,他们的衣着和弓箭都有记号,和如今伏击我们的弓手一样。”

他说的破虏将军就是孙坚,说话间,徐元递过一张硬弓。

单飞见那硬弓新漆的样子,其中烙有个“许”字,皱眉道:“这不是几十年的弓1

“可这绝对是当年阳明神射军弓箭的式样,就连字的烙印都是一模一样。”徐元肯定道:“我没有撒谎。”

陆逊道:“没人说徐部将撒谎。不过……这弓的确是新漆的。”

***的材料都有漆胶皮革之类,容易风化。陆逊和单飞的想法一样,暗想弓是新漆的,绝不是几十年前的弓箭了。那人呢?是否真的是许生的老部下?

“这帮人箭术的确不差,训练有素。”陆逊终于说出他的困惑,“难道这次尽是许生的人马?他们伏击我们……是因为和费栈联手了?”

他听上批山越曾经说过,贺齐击败了吴郡的洪进、吴免等人,这些人的手下或败或逃,被丹阳的山越大帅费栈合并。如今听许生的手下亦归费栈,陆逊只感觉费栈图谋甚大,已不是简单的作乱能形容。

“不止许生的兵马。”徐元摇头道。

陆逊心中微紧,“徐部将的意思是?”

“单统兵先前斩的两人,末将觉得,很可能是一蝠一山。”徐元神色凝重道。

单飞望向陆逊。

陆逊知道单飞要他解释的意思,神色有些难看道:“徐部将说的莫非是严虎的手下?”

单飞暗自挠头。

他倒知道严虎,这得益演义的传播,演义中曾有过一段太史慈酣斗小霸王孙伯符大战严白虎。

这里的严白虎其实就是严虎,东汉末年的一个军阀。

不过东汉末年军阀实在难数,曹操、袁绍甚至刘备都算是军阀,大鱼吃小鱼的生态环境下,大鱼被记住的不错,很多小鱼更如过客般。

严虎在历史上的记载更像个过客,可见陆逊这般模样,单飞知道严虎在江东恐怕也不简单。

徐元慎重点头道:“不错,都说严虎手下高手不少,以他自领有虎豹龙蛇山,蝠鸥鸨翁帆众多高手。虎说的就是严虎,豹说的是他兄弟严舆,其余以字代名,都是严虎网罗的江东高手。”

顿了片刻,徐元回忆道:“当初讨逆将军曾和严虎交手……”

他对旁人傲慢,但对孙家极为尊敬。孙坚、孙策先后被朝廷封为破虏将军、讨逆将军,徐元对二人一直都以官衔尊称。

“都说严舆有万夫不当之勇,在严虎手下算是第一高手,可讨逆将军和严家合谈时,一对一杀了严舆,随即围剿严虎,严虎手下的龙蛇鸥鸨翁都是死在那役,唯独一山、一蝠、一帆不在军中,躲过了杀数。但我当初曾见讨逆将军在军中悬挂这几人的画像,对这些人很有印象。”

徐元说到这里望向单统兵斩杀的那两人极像一山一蝠。没想到他们当初逃过讨逆将军的手掌,却死在单统兵的手上。”

他对孙策的武功极为钦佩,可今日见单飞轻易的击杀了这两个高手,自然对单飞也是极为敬畏。

神色感喟,徐元又道:“我也没想到,严虎的旧部,居然也参与此役之中。许生、严虎都是强悍一时,部下纪律严明,绝非寻常的山越可比。这一次,我等这般人手、这般不利的环境下能够胜出,并不容易。”

他说的这番话倒不是在表功,实则是已方人手不过五百,对方千余人伏击,又均是久经沙场的山越。丹阳兵能在被伏击的情况下转逆反胜,伤亡又少,在徐元眼中看来,已是极为庆幸的事情。

若没有刘备,丹阳骑兵肯定损失惨重,可若没有单飞,他徐元说不定早死在檀石冲之手。

众人听了徐元一番话,却是面面相觑,心中想的问题都和陆逊一样费栈此人居然这般能耐,网罗了许多孙家的旧敌,这么看来费栈的用意,只怕绝不简单!

.

Ps:求订阅,求票!谢谢!

.未完待续。


偷香》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